全本言情小说>总有刁妃坑本王>目录>

第520章 大结局

第520章 大结局

小说:总有刁妃坑本王作者:如霍至宝字数:5000更新时间:2017-12-06 07:06:52

  

  番外1:紫苏。

  白雪皑皑,整个天地好像铺了一层雪白的被子似的。

  我睁着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不是死了吗?死于龙靖的手上。

  对,我没有想要杀他,我只是想要死在他的剑下,下黄泉去陪阳笑天。

  而我选择死在龙靖的剑下,就是为了让他一辈子愧疚,不得安宁。

  这样的惩罚,远远比杀死他更沉重。

  可我明明死了,为什么还能看到东西?

  这里是什么地方,应该不是南阳国吧?南阳国从来不会下雪。

  一低头,我发现自己竟漂浮在空中,就像我穿越到这个异世的时候一样。

  我瞬间明白了,我死后灵魂出窍,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我的耳旁突然响起一道十分好听的声音。

  他说:“天儿,你真的决定要饮下金麒麟之血,来助为师施展移魂术,将她的魂魄移到灵国长公主体内吗?”

  “是的,师父。你既然能救我,也一定可以救苏苏,求你,成全徒儿。”

  阳笑天的声音!

  我惊呆了!

  寻着声音看去,我看到一个跟阳笑天长得一样妖孽的男子,他跟阳笑天一样好看,特别是那双眼睛,让人读到一丝熟悉的感觉。

  方才那把像是阳笑天的声音就是来自这个男子吗?

  他是什么人?为什么……

  我来不及多想,突然有一股吸力,将我往下拉。

  那吸力以我不能阻止的力量,将我拉入一具温热的身体内。

  那是一个女孩,竟然跟我长得很像。

  就像双胞胎一样,虽然相像眉眼间却有着本质的区别。

  “你是谁?为什么霸占我的身体?”她说。

  我摇头,表示无辜:“我不知道,我……”

  我来不及说太多,她虚弱地笑了笑,说:“罢了,活着太累,我的命本就不久了,你需要的话,这身体你就拿去吧……”

  她离开了她的身体,将位置让给了我。

  她微笑着说:“遇到一个那么深情的人不容易,好好珍惜吧。我叫白苏,再见。”

  我的眼角留下两滴眼泪。

  阳笑天,想尽办法想要让我复活的人是阳笑天。

  他真的好傻啊。

  我的灵魂与那具名叫白苏的女孩完全契合,我好想我的意识能快点恢复过来,我迫不及待想要告诉阳笑天,我喜欢他。

  我想告诉他,今生,我要许他一个未来。

  可是,耳旁突然传来阳笑天的声音:“师父,将她的记忆都抹去吧,我不想她记起过去的事而难过、自责。”

  “天儿,如果她不记得你,这一世你们会继续错过。”

  “我会努力,直至她爱上我。”

  我的眼角好涩,我想开口告诉他,不用你努力,这一世,我会好好爱你。

  番外2:读懂他,爱上他。

  来自紫萱的自述:琴墨,期盼来世早点儿与你相遇。

  那是一处地势偏僻的山庄,大火整整烧了一夜。

  那漫天的熊熊烈火,不仅燃烧着山庄里的一草一木,还将山庄上方的那片天空照得通红。

  一切,从那一天开始改变。

  “不……不要……不要!”睡梦中的他,声音充满了恐惧、无助和害怕。他控制不住地摇摆着头,一遍又一遍地唤着一个名字,“小白……小白……等我……等我……”

  我就坐在他的床边,握着他的手,十分清楚地感受到他恶梦里的一切。

  他如何从那漫天的大火之中捡回一条命,以及,那一刻他心底里说不出来的痛。

  失去站起来资格的同时,他失去了此生唯一的挚爱。

  从那一刻开始,他便没有选择地将他对他的小白那份深刻的爱给埋葬起来。

  我之所以能读懂他内心里的一切,那还是因为我从小就有一项普通人没有的能力——读心术,所以我比一般人多了一份探知人内心秘密的法宝。

  读懂他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哪一刻如此地庆幸上苍赐予我这项能力,同时,也从来没有那一刻如此地憎恨自己拥有这份能力。

  越是读懂他的内心,就越发情不自禁地迷恋他。

  起初,我也以为我只是同情他、心疼他,可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我越来越懂他之后,我发现,对他,我的内心竟升起一丝期盼的涟漪。

  我多么希望,他压在心底里深爱的那个人是我啊。

  看,他又在抚琴了。

  自从贴身照顾他的非语因为不能长期忍受疼痛离开了人世之后,我便开始全心照顾他。

  他每日清晨起床后,总会在山庄后院的凉亭中抚一会儿琴。

  这座山庄名叫无尘山庄。

  虽然他从未跟我讲过这个山庄、以及他和我的姐姐白苏在这个山庄里的故事,可我却一次一次通过他的眼睛读懂他们在此所经历的一切。

  就比如此刻,他所坐的位置,正是姐姐曾经无数次远远地望着他弹琴的背影出神的地方。

  因为姐姐很喜欢听他弹琴,所以他明知道此刻姐姐听不到,也还是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弹。

  有那么一两次我真的很想冲上去告诉他,姐姐已经嫁人了,他应该忘了她!

  可是,我又是那么清晰地读懂他的内心。

  他一直都知道姐姐已经嫁人了,所以他默默地待在这个地方,不却打扰她平静的生活。

  他明知道姐姐已经嫁人了,却怎么也忘不了他。

  如果能忘,如何还会等到今日。

  正因为读懂了他的内心,那股子冲动被我生生的克制住。

  他已经这么惨,我何必还要去在他的伤口中洒盐呢?

  有一次,我给他做了一碗而,他胃口很好,全都吃光了。

  我十分兴奋地问他:“琴墨,你是不是爱上我的厨艺?”我多想将“我”字后面“的厨艺”三个字给去掉。

  琴墨,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如果我真这么问,他会不会立刻赶我走?

  以我对他的了解,肯定会。

  所以,我不敢轻易地向他表露出任何我爱上他的蛛丝马迹。

  我的爱就是这么卑微,这么痛苦。

  听到我的问话,他错愕地抬起头来。

  我对上他眼睛的瞬间,读懂了他此刻内心的想法。

  原来,他之所以这么爱吃我做的面,那是因为他曾经跟姐姐一起吃过。他跟姐姐一起吃面时开心的那一幕浮现在他脑子里,我全都读出来了。

  曾经,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开心、很幸福。

  他们本该是这个世上最相配的一对,可命运弄人,他失去了双腿,也失去了姐姐。

  他心底的痛让我跟着莫名的痛,我的鼻子一酸,忍住想要流泪的冲动。

  “我去再给你盛一碗。”我一手拿着他的碗,一手捂住鼻子和嘴巴,不让自己在他面前哭出来。

  夜晚的时候,琴墨在院子里坐着发呆。

  他微微抬着头,双眼一眨也不眨地望着天上的月亮。

  我知道,他又在思念姐姐了。

  有时候,我甚至有点儿嫉妒我的姐姐。

  我嫉妒她一直占据着这个男子心里所有的位置。

  可是,我却一点儿也不恨她。

  我的姐姐是一个十分美好的女子,她值得拥有一切最美好的感情。

  琴墨的病越来越严重,就连医仙也没有法子救他,他早就放弃了治疗,只想在这个他与姐姐充满回忆的地方等死。

  看着他咳出的血,我心痛得无法呼吸。

  “琴墨,去找她,见见她。”我知道他想姐姐,我愿意陪着他去做一切他想要做的事。

  可是,他却拒绝了:“小萱,你走吧。”

  听到他陡然说出这句话,我慌了神。

  他在赶我走,我是不是连守在他身边,日日看着他思念姐姐的资格也没有了?

  我不甘心,我冲他说:“我不走、不走!我要一直陪着你。”

  琴墨没有想到我这么激动,他抬头,看向我,说:“小萱,如你所说,为了替你父亲紫阳赎罪,你为我做的已经够了。你走吧。”

  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他在生命最后一刻,想要独自离开的悲戚。

  “不!我不走!琴墨,你不要妄想一个人独自离去!”我头一次直接当着他的面点出他的心思。

  他的眸光闪了闪,仿佛想起来我懂读心术。

  他移开目光,不与我对视,转动轮椅,背对着我,吐出一个冰冷的字:“滚!”

  虽然看不到他的眼睛,读不懂他此刻的心思,可听到他这个冰冷的“滚”字,我的心就像被一刀劈成两半似的,疼痛难忍!

  我疼的不是他这样凶我,而是他得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推翻本心朝我吼出这一个“滚”字啊!

  “琴墨,我不走,永远不会走!”我第一次这么大声地对他说话,第一次这么大胆地表达自己的爱意,“我喜欢你!你知道吗?我爱上你了!”

  读懂他,爱上他。

  这是一条必然的路,我一门心思地栽进去,不想出来。

  吼出心底最真实的感受,我奔过去,俯身,从背后抱住他的脖子。

  我感觉到他的身体轻轻地颤了颤。

  他没有推开我。

  我不知道是难过,还是高兴,身体轻轻地抽动着,低声哭泣。

  我终于向他表白了。

  尽管,明知道这是一份得不到的爱,可我不后悔。

  过了许久,他握住我的手臂,将我的手臂拿开。

  他回头,盯着我的眼睛,温柔地说:“小萱,你是一个好女孩,将来会遇到一个更值得爱的人。”

  我就知道,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他说完,我的眼泪便流得更凶了。

  他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温柔地说:“小萱,谢谢你的爱。”

  我清楚地读懂了他心底的话。

  他想说,他的心全都给了姐姐,再也装不下任何人。

  他想说,在他离去的时候,还能被人爱着,他很幸福。

  我笑了,只要他觉得幸福,那我的爱就算值了。

  琴墨离开的日子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晌午,他坐在亭子里,抬头望着石子小道的方向,嘴角微微挂着一丝笑。

  从他缓缓闭上的眼睛里,我读懂了他此刻的内心。

  他看到一个穿着浅紫色衣裳的女子微笑着朝他走过来。

  我看着他微笑地闭上眼睛,心底默念:琴墨,来生我们一定要早点相遇。

  番外3:白苏。

  初晨。

  昨夜洞房,慕云天初次开荤,不知节制地要了我好多次,直到我累得一脚将他踹下床才肯作罢。

  梦里,不知为何,那份原本属于紫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原来一直是我,紫苏是我,白苏也是我。

  我就是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那一抹幽魂,从来就没有一个单独的紫苏,前世身为阳笑天的慕云天,他深爱的那个紫苏根本就是我。

  今生,灵魂附体为慕云天的阳笑天,他深爱的那个白苏也是我。

  我脑子里不停地回荡着紫苏被消除记忆时那最后的一幕。

  她想对阳笑天说,她喜欢上他了,他今生不用苦苦地求而不得,她会好好爱他。

  可是,她终究没有机会说出来。

  阳笑天为了不让紫苏后悔内疚,选择消除她的记忆,却不想,让他经历了这一世的苦恋,偿遍了苦楚之后,最终才抱得美人归。

  醒来的时候,枕头是湿的,眼圈是红的。

  身旁的位置多了一个人,一个与我牵手此生,终生相伴的人。

  他的眉眼舒展开来,整个人看起来格外平和。

  我知道,此刻的他是幸福的。

  我伸出手,手指滑过他的眉头,一点一点地滑过他的眉尾,这种与他亲近的感觉让我很心安。

  不管你是笑天,还是云天,前世身为紫苏时来不及说完的话,今生,我一定要亲口告诉你。

  兴许是被我的动作吵醒,慕云天睁开眼睛,捉住我的手,露出妖孽般的笑容:“苏苏,一大早就这样盯着为夫,真的好吗?”

  我脸一红。

  来不及说话,他的手往枕头上一摸,握紧我的手,眉心一痛:“怎么了?怎么哭了?眼睛都红红的……”

  他眼底带着的心疼之色让我的心柔软不已,我摇头:“没事。云天,你还在我身边,真好。”

  他的面色依旧紧张,温柔地拥住我,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肩:“做恶梦了吗?我在,我就在你身边,别怕。”

  我抬头,望进他充满担心的双眼里,轻轻地开启唇瓣,用尽力气,哑声开口说:“笑天,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这一世,不用你努力,我会好好爱你。今生,我许你一个未来。”

  我终于将紫苏没有来得及告诉阳笑天的话,说给慕云天听了。

  他的身体猛地一僵,不敢相信地看着我。

  我通红的双眼根本关不住眼泪,只能任由眼泪哗哗地流下来。

  他噪音沙哑地开口:“苏苏?”

  虽然只有两个字,可我却知道,他既是在叫白苏,又是在叫紫苏。

  不管白苏紫苏,那都是我。

  “你想起来了?”慕云天拥着我,慢半拍地反应过来我方才说了什么,面色变得欣喜若狂,“你是说,你早在上一世就已经爱上我的吗?”

  我一边哭,一边重重地点头:“是啊!我爱你,在你消失之后,我才知道,我已经被你勾走了心。”

  慕云天心疼而着急地替我抹着眼泪,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那么温柔:“苏苏,我从来没有这么庆幸,这一世,我还是找到了你,让你爱上了我。”

  “我也是。”

  那个早上,我们就只是单纯地依偎在一起,就感觉好像拥有了整个世界。

  琴墨故去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我已经怀孕七个多月了。

  初听到这个消息,我怔住了,久久不能回神。

  直到慕云天将我抱在怀中,温柔而担心地抚摸着我冰凉的脸,急切地说:“苏苏,想哭就哭出来吧。”

  他知道琴墨于我来说有多重要,就连平时都舍不得我哭一下下,现在却让我哭出来。

  可是,我却哭不出来。

  “啊、啊!”我的肚子突然很痛,我是大夫,我知道,那是胎动了,肚子里的孩子要提前出世了。

  慕云天急得不行,整个人都慌了。

  好在已经带着慕倾回到阳城的阳曦颜刚好到王府来看我,帮忙做了主。

  她已经生了一胎,有些经验,在她的帮忙下倒是没有出什么乱子。

  只除了慕云天不顾产婆的劝告,执意握着我的手,陪我生产。

  他说:“苏苏,生孩子这么痛苦,这辈子我们再也不生了。”

  孩子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听到他们的叫声,我的心一片柔软。

  是的,他们。

  我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我的脑子里突地闪过琴墨的面孔。

  或微笑,或隐忍。

  琴墨,你在天国安好,我会幸福,带着你的祝福一起幸福。

  琴墨的墓没有回归到临天帝国,而是在北慕国的无尘山庄。

  紫萱说:“姐姐,他去得很安详,他说他是幸福的,他希望你也幸福。”

  我含泪点头:“我会幸福的。”

  我知道,琴墨之所以选择留在这个地方,是因为那里承载着我们很多回忆。

  慕云天拥着我,说:“苏苏,我们的孩子,男孩取名叫想墨,女孩取名叫念琴吧。”

  我抬头看着他:“好。”

  琴墨,一辈子,我都会想你,念你。(全文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