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幕神捕>目录>

第一千零一章 大结局

第一千零一章 大结局

小说:天幕神捕作者:东城令字数:4080更新时间:2018-02-05 07:21:01

   “轰”八道流光,仿佛星辰一般出现在天际,狠狠的向宁月撞来。宁月的背后,渐渐的升起一道光轮,八件神器,仿佛镶嵌的宝石一般狠狠的打入光轮之中。

  “噗”仙帝捂着胸口,一道透明的窟窿出现在仙帝的胸膛,里面的心脏,早已经停止了跳动。仙帝茫然的站直身体,望着天地洒满的金黄,那一刻的美丽让仙帝突然有些茫然失措。

  “沙沙”清晰的脚步声响起,宁月雪白的身影缓缓的走来,狂风吹动了宁月的衣袖,身后的光轮,仿佛佛光一般荡漾着浩荡的威势。

  宁月顿住脚步,淡漠的眼神冷冷的盯着仙帝,薄薄的嘴唇轻轻地蠕动。

  “你,该死!”

  仙帝的眼眶骤然间瞪大,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茫然。在仙帝回神的一瞬间,一道绚丽的剑光将他的视野完全的吞没。

  芍药扒开厚厚的黄沙,怀中死死的抱着千暮雪的身体。看着眼前已经没有呼吸的千暮雪,泪水不争气的滴答滴答的落下。

  一道长长的影子,出现在芍药的面前,芍药的心猛然间提起。连忙回头,却看到宁月阴沉的站在自己的身后。

  “夫君……对不起……小姐她……”

  “我知道!”宁月的声音如此的轻,但言语中的伤心,却只有芍药才能明白。宁月轻轻的蹲下身体,轻轻的伸出手抚摸着千暮雪的脸颊。

  突然,宁月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了一阵狂喜,“暮雪,暮雪的身上还有生命波动……她……她还没死?”

  “真的?”芍药一听,连忙伸出手抓着千暮雪的皓腕,过了许久,芍药的脸上缓缓的升起了惶恐,“没有脉搏,没有心跳……”

  “但是还有生命波动……是涅舍利,芍药在自尽之前吞下了涅舍利?还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救她……什么办法?到底是什么办法?”宁月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眼神中充满了迷茫。

  “只要宿主成仙,就可以复活千暮雪!”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间响起,宁月的心,也在这一刻停顿了半拍。

  “是你?”宁月的眼神骤然间变得冰冷,“我该叫你系统呢……还是该称你为无量天碑?”

  “我是无量天碑,系统是宿主给我取的名字。”

  “你现在倒是不装哑巴了?”经过了上一次,宁月对系统的提防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冰冷的语气,早已没有了曾经的信任。

  “之前仙帝在宿主的体能种下了一道精神种子,为了防止暴露,我只好陷入沉寂。现在仙帝已死,我才可以重新出现,给宿主造成误会我深表歉意!”

  “你还会感觉歉意?”

  “不会!如果我的道歉能让宿主消除怨恨,我可以道歉!”冰冷的声音机械般的响起,宁月的眉头再一次紧皱。

  “你说只要我成仙,就可以复活暮雪?我如何成仙?”宁月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去判断系统的善意或者恶意,急切的再一次问道。

  “不错,只要宿主成仙!”

  “如何成仙?”

  “得到天道果位就可成仙!”

  “天道果位?”一瞬间,宁月想起了十年前那个接到的主线任务,“消除武林与朝廷的矛盾,让天地永久的和平?现在仙帝已经死了,朝廷和武林也已经和解,我的主线任务已经完成了吧?”

  “还没有,宿主需要通过在人间的影响力,颁布天条,补全天道的遗失。天条成立,三界众生必须遵循天条不可逾越,当天道补全的一刻,天道果位自会降下!”

  “天条?”宁月的眉头再一次紧皱,在仔细询问了无量天碑之后,宁月才明白,天条就是限制三界众生行为的规则,不可触犯,否则必受天罚。所有的善恶报应,都在天条的限制之中。

  一个月之后,泰山之巅。

  经历了灭世浩劫之后,原本的恩怨情仇和利益得失,似乎被见证这一切的所有人都抛弃了。在宁月提出创建天条的时候,竟然没有人发出反对的声音。

  花了整整一个月,宁月将天条整理完毕。但是,天条要生效,必须祭天颁布天下。而普天之下有资格颁布天条的,唯有人间帝皇莫天涯。

  时隔七年,莫天涯也如他的父亲一般进行了泰山封禅。泰山之巅,给莫天涯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痛,也给了他刻骨铭心的记忆。

  再一次回到这里,莫天涯的心情无比的复杂。在宁月的示意下,莫天涯一条一条的颁布天条。随着莫天涯的诵读,天空的霞彩祥云也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当最后一条天条落下,天空的云层突然间舞动了起来,仿佛万马沸腾,仿佛群仙舞动。

  “天条立,天地三界众生,当严守天条,如有违背,天地共诛”

  莫天涯的声音落地,突然间天地涌出无限的金莲,天空的云层在刹那之间被染成了金黄。天空急转,一个金色的漩涡出现在云巅之上。

  缓缓的,仿佛天空滴落的泪水,一个金色的光点从云层之上跌落,缓缓的飘荡在泰山之巅。所有看着这一幕的人,都惊诧的指指点点。

  金色的光点落地,仿佛一个鹅蛋一般。突然,蛋壳碎裂,一朵金色的莲花从蛋壳之中盛开。盛开的花蕊之中,一个金色的圆珠在莲花之中默默的舞动。

  宁月伸手一招,金色的圆珠落入宁月的手中,感受到里面蕴含的仙灵之气和生命之力,宁月的眼神变得无比的火热。

  “这就是天道果位?我只要服下,就能成仙?”

  “不错,这便是天道果位,宿主服下,就可成为天地间第一个仙人,而第一个仙人,注定要合身天道成为三界天帝!宿主还是尽快服下吧!”

  宁月轻轻的将圆珠递到嘴边,正要吞下之时,宁月却微微一顿。如果没有出现曾经差点被无量天碑阴死的一幕,宁月也许会毫不犹豫的将天道果位服下。可是现在,宁月冥冥中却又一个预感,如果服下天道果位,也许对自己不是什么好事。

  “宿主在等什么?快点服下天道果位,难道宿主不想复活千暮雪了么?”脑海中的系统再次催促道,而这一次,宁月竟然感觉到系统故作冰冷的声音中竟然带着一丝急切。

  宁月缓缓的收起天道果位,望着远处精美的雪纱花轿。突然间,心底有了决断。千暮雪在最后一战之中身死,宁月并没有透露出去。而天下所有人都以为,千暮雪仅仅是受了重伤。

  而坐在花轿之中不出来,对外的解释是千暮雪伤势未愈不可见风而已。芍药在花轿中陪着千暮雪,所有人都没有半点的怀疑。

  既然天道果位能让自己成仙,自然也可以让千暮雪成仙。而且宁缺曾经说过,千暮雪是仙灵之体将来注定成仙,两种考虑之下,宁月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抑制住了成仙的诱惑。

  身形一闪,人已化作流光射入花轿之中。

  “宿主,你要做什么?”似乎意识到宁月的打算,冰冷的系统突然间急切的喝到,“如果你不服下天道果位,我便判定你主线任务失败,你将会经脉寸断功力尽废……”

  “原本我还只是怀疑,但是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万分的确定了。你需要我服下天道果位,不是对我有好处,而是对你有好处!”话音落地,宁月闪电般的撬开千暮雪的嘴巴,将天道果位塞了进去。

  “轰”天空突然间垂下一道金色的光芒,将千暮雪的花轿笼罩其中,白光之中,天空洞开,一个莫名绚丽的世界,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仙境?那里是仙境?”虽然没人告知,但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世界就是仙境。

  “噗”突然间,宁月喷出一口鲜血,花轿在一瞬间爆开。宁月和芍药的身体仿佛被炮弹击中一般倒飞而去。

  盘膝而坐的千暮雪,突然散发出了炫美的光芒。原本美丽如仙的千暮雪,此刻更是如仙女一般超凡脱俗。无穷的彩带舞动天地,大地之上升起无数金莲。

  一道虚影,突然间从远处被什么吸引而来一般,渐渐的千暮雪上空凝聚。虚影越来越凝实,宁月的眼睛却在这一刻湿润了。这是千暮雪的魂魄,化身为剑散落的魂魄。

  神魂合一,魂魄涌入千暮雪的肉身。突然之间,一道光芒升起,千暮雪的肉身仿佛一朵盛开的花朵一般绽放,一层一层的褪去凡胎。

  千暮雪成仙的每一步,都清晰的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武林群雄,满朝文武,达官显贵,都整整的看着千暮雪一点一点的羽化成仙。

  眼眸缓缓的睁开,成为活死人的千暮雪在羽化成仙之后再一次睁开了眼眸。身形一闪,仿佛青烟一般来到了宁月的面前,轻轻的将宁月扶起,“夫君,谢谢你!”

  “你是我的妻子,何须言谢!”宁月的眼眶,却在这一刻湿润了,嘴里说着平淡,眼泪却不争气的一滴一滴落下。

  突然,千暮雪一掌拍在宁月的脑门。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但接下来,却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面金色透明的石碑,被千暮雪缓缓的拉出。直到彻底的脱离了宁月的身体,相比于被仙帝抽出的痛苦,宁月却在这过程中感觉到无比的舒服。

  “无量天碑,你胆敢脱离天道还妄图反客为主吞噬天道!你可知罪?”

  “混蛋……我布局千万年,孕育无量劫,最后却还是输给了人的一念之间!人心……到底是什么……”无量天碑闪烁着喝到,这一刻,宁月终于明白无量天碑为什么要自己吞下天道果位。

  自己成仙,他就可以彻底的夺舍自己并得以合道,而一旦天道果位被千暮雪服下,那么成仙之人就是千暮雪,无量天碑的一切算计就会满盘皆输。

  “轰”无量天碑在千暮雪的轰击下化作漫天的星辰飘散。看着飘散的无量天碑,宁月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

  “夫君,我已经成仙,天地三界分立,我不能逗留在凡间。你现在修为尽废,需重新修炼到天道之境才能褪去凡胎羽化成仙。

  暮雪是你的妻子,哪怕成了仙也是如此。我会在月亮上开辟桂月宫,你若想我的时候,就在月圆之夜站在桂月宫的房顶,我们就能相会。”

  “啊?难道我们只能这样了?”宁月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问道,“不是应该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么?”

  “各有缘法,成仙没有那么简单。不过,夫君却是不同的。两任无量天碑的主人让天道的传承出现了断层,夫君可以凭借这个功德位列仙班,暮雪在桂月宫等你!”

  话音落地,天空突然垂下了一道接应之光,三界分立,仙不可在凡尘逗留。千暮雪的身体,缓缓的被接引之光带上高空,虚空之上,仙界的世界更加的清晰。

  突然,千暮雪大手一招,青天白日之上,突然出现了一轮圆月。月亮如此的大,如此的明亮,仿佛在和太阳争辉。

  忽然,所有人的眼前,月亮之上竟然升起了一座巍峨华丽的宫殿。眼尖的人,还能认出这个宫殿和梅山之巅的桂月宫一模一样。

  千暮雪的身姿越来越朦胧,也越来越远去。缓缓,却又急速的向月亮飞去。

  “夫君,暮雪在桂月宫等你……等你……”

  五年之后,江南道镜湖周围围满了从九州各地赶来的人。在镜湖的中央,一座茅草屋就这么悬浮在镜湖之上。

  宁月手中的笔,在虚空之中狂舞,每一个字,仿佛升上天空的星辰一般镶嵌在无尽的岩壁之上。符文篇,武道篇,剑道篇,天道篇……

  密密麻麻数十万字的浩瀚巨著,将眼前雄伟壮观的山壁填满。当最后一个文字被刻下之后,宁月缓缓地站起身,慵懒的生了一个懒腰。

  身体骤然间发出璀璨的光芒,仿佛盛开的花朵一般一片一片的褪去凡胎。

  “芍药,莹莹,小萱,小雪还有萧萧。我先走一步,你们也要努力修行,我和暮雪,等你们来,不要让我们等太久……”

  话音落地,宁月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地之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