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穿越之田园女皇商>目录>

第五十八章 结局(下)

第五十八章 结局(下)

小说:穿越之田园女皇商作者:爽口云吞字数:15294更新时间:2018-03-06 07:34:24

  

  看到果真是凌慕华,木槿曦暗暗狠瞪了他眼,凌慕华不痛不痒的朝她挤眉弄眼了一下,直把木槿曦气得七窍生烟。

  “草民叩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凌慕华跪在了木槿曦身边,恭敬的叩了一个头,然后直起身子的时候不由得瞟了眼木槿曦,注意到她有些僵硬的姿势,怀疑她在这里到底跪了多久。

  皇上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凌慕华的眼神,视线落在了木槿曦身上,想到珏麟,还有两个侄子,心里还是不由得一软,冷声道:“你先起来吧!也跪得够久了,要是珏麟知道了也不知道会怎么埋怨朕!”

  木槿曦扯了扯嘴角才说道:“谢皇上。”说完先是微微的动了动,果然发现是双腿都快要麻木了,一动就难受得不行。

  麻痹,还是第一次这么跪着,感觉膝盖以下的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怎么?跪得太久了,受不住了?要不要朕让人进来扶你一把?”皇上半真半假的问道。

  木槿曦心里虽然是很想出声附和着说要,但是这个时候还是别拔老虎须了,所以她咬了咬牙说道:“多谢皇上关怀,臣妇很好!”

  说完一咬牙猛的站了起来,接着身子一晃,微微抖动了一下双腿,眼睛不由得瞟了眼旁边的椅子。

  皇上将她这不由自主的一瞟看在眼内,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了起来,只是面上依然板着一张脸,显得无比的冷酷严峻,将视线落在了凌慕华身上,问道:“你说你知道珏麟中毒的真相?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知道这里可是皇宫,如果你说了一句假话……”

  “草民知道,所以草民说的话句句属实,不敢有丝毫欺瞒皇上,请皇上明察。”

  “你说!”

  木槿曦站在一旁却是有些不安了起来,慕大哥到底想干什么?

  她才想着就听到凌慕华张嘴就来了一句,让她当场就僵住了身子,瞠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瞪着他。

  “珏麟身上的毒是草民寻来的!”

  “慕大哥!”

  凌慕华不理会木槿曦的震惊和皇上陡然沉下来的冷峻面色,淡定自如的继续说了下去。

  “而草民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受到了大皇子的逼迫,大皇子让人挖了草民娘亲的坟墓,将草民娘亲的尸骨挖出烧成了灰,用来威胁草民,让草民不得不听命于他。毒药就是大皇子命草民费尽心思寻来的奇毒……”说到这,凌慕华忽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皇上,您只知道珏麟中毒了,只知道这是一种奇毒,但是皇上您恐怕万万都不会想到这种毒还有一个奇特之处,那就是可以从最初的中毒者身上传到另外一个人身上,而且两者必须是有亲缘关系,还必须是成人之间才能将毒从一个人身上传到另一个人身上……草民这么说,皇上明白了吗?”

  木槿曦更加的震惊了,微张着嘴巴,愕然的看着面上带着淡笑的凌慕华,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慕大哥到底在说什么,她怎么一句都听不明白?他们当天说的明明不是这样的啊,怎么今天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完全变样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不明白!

  皇上也是又惊又怒,特别是凌慕华话里的含义,毒可以从最初的中毒者传到另一个人身上,两者还必须要有亲缘关系……现在是珏麟中毒了,和珏麟有亲缘关系又是成人的人,不就是他自己?所以他的意思是他也中毒了?

  笑话!他自己有没有中毒会不知道吗?他是大楚的天子!每天都会有太医院的御医给他请平安脉,如果他身体有丝毫不适御医一早就察觉出来了,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这简直就是笑话!

  皇上拒绝接受凌慕华的话,也不知道是心底下意识的不想接受如果这是事实意味着的真相,还是真的不相信凌慕华的话,总之皇上听完凌慕华的话后没有慌张,只是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当朕是傻子可以由你随意耍弄?你是不是想说这都是大皇子的诡计,大皇子他难道想弑父不成?”

  对自己的儿子不敢说百分百了解,但是最基本的还是有的,弑父,他不敢!

  “皇上,如果这不是真的,草民又怎么会冒险说这样的谎话呢?这毒药是草民寻来亲手交给大皇子的,当初就将这毒药的厉害之处也一并告诉了大皇子。一开始草民还真的以为大皇子的目标是珏麟,没想到啊,大皇子这是想一箭双雕呢,因为他知道如果珏麟出事了,皇上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了。”

  “皇上,草民既然已经选择了坦白,自然就没有任何理由再说假话了,草民是受够了大皇子的威逼,按照原来说好的,大皇子答应草民只要珏麟死了,他就将草民娘亲的骨灰还给草民,可是直到现在大皇子还一直在找借口不将草民娘亲的骨灰还给草民!草民打听到大皇子早就将草民娘亲的骨灰毁了!既然大皇子不仁,那草民只好不义,和他同归于尽了,草民不好过,他也别想好过!”

  “皇上要是不信,大可将大皇子传唤过来问话,只要让御医在大皇子身上看看就会发现大皇上身上也沾着这种毒药,但这只是因为大皇子接触过才会沾染上,极轻微不会造成什么损伤,这种毒药只有进入了体内才会成为致命的毒药,珏麟就是,还有皇上也是。草民觉得皇上还是先请御医来给皇上诊诊脉吧!”

  “慕大哥,你到底在胡说什么!”木槿曦终于忍不住出声低吼道,眉心紧紧蹙着,目光满是担忧焦急。

  他再这样说下去,是不是连命都不想要了?他这样到底是想做什么?他知道不知道他这样说会有什么后果!就算事情真的是大皇子做的,他也脱不了干系,因为毒药是他寻来的!皇上一样不会放过他的!

  凌慕华淡淡的笑了笑,有些愧疚的看着木槿曦说道:“小曦,对不起,珏麟的事我也是迫不得已,我不能不顾我娘的骨灰,我娘生前就受尽了苦楚,我不能让她连死后都不得安宁,只可惜我最后还是保不住她的骨灰……”

  “慕大哥!”他越是这样冷静云淡风轻她就越是担心,难道慕大哥真的打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吗?他们不是已经商量好了吗?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木槿曦的心控制不住的急躁了起来。

  “都给朕闭嘴!”皇上黑着脸猛的用力一拍龙案,让龙案上的东西都跟着震了震,皇上阴阴沉沉的盯着凌慕华半响才说道:“朕会弄清楚的,要是你说了半句假话,朕就将你凌迟处死!”

  “皇上!”木槿曦面色大变,失控的叫道。

  皇上没好气的横了她一眼,“你也给朕闭嘴!你两个给朕滚到一边去!没有朕的允许不准出来!”

  皇上当下就决定了要将大皇子叫来问个清楚,凌慕华的话他虽然没有全然的相信,但也不是没有怀疑,珏麟中毒是事实,就像凌慕华说的,他都自行进宫来坦白了,这个时候也没有必要说假话了。就算他是想报仇,那也不用将珏麟搭进去,还有小曦的态度,如果真的是凌慕华对珏麟下毒为的就是陷害大皇子,那小曦就不可能对他是这样了。

  如果凌慕华说的是真的,那也就是说自己现在也中毒了?

  没有人不怕死,做皇帝的就更不用说了!特别是现在这种毒太医院的人都还没有配制出解药,只是配制出了压制毒性蔓延的药而已!皇上有那么一瞬间也慌乱惧怕了起来,万一自己真的中毒了,那该如何是好?

  可是很快皇上就冷静下来了,他一手撑着额头闭着眼极力的平静着内心翻腾的思绪,自己是皇帝,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即使真的中毒又如何,他就不相信真的没有解药!

  想着想着皇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瞟了眼还站在一旁的木槿曦,眉心一皱,不由得问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珏麟?也从来没有见你进宫看过珏麟……”

  木槿曦身子一僵,冷着脸说道:“珏麟在宫里多的是人照顾,用不上臣妇!臣妇还要照顾祖母还要照顾两个幼子,实在是分心乏术!而且臣妇相信宫里的御医会配制出解药的!”

  配制不出来的话也死不了,还担心什么?他既然有胆子冒这个险那就要承担后果!

  “万一御医配制不出来呢?”皇上又问。

  木槿曦奇怪的瞅了眼皇上说道:“皇上,现在御医不是已经配制出压制毒性的药了吗?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配制出解药了吧?臣妇瞧皇上也不像是担心的样子,这样看来的话那情况肯定是挺乐观的了。”

  皇上一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两个先退下吧!”

  木槿曦和凌慕华相视了一眼才鞠着身子退到了偏殿里等着。

  两人一进偏殿木槿曦就低声吼道:“慕大哥,你刚才是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很危险?你不要命了是吗?”

  相比木槿曦的焦急不安凌慕华倒是淡定得很,“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木槿曦咬牙,“我觉得你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还有你说的中毒是什么意思?皇上真的也中毒了吗?”

  “自然是。”凌慕华冷笑一声,“只有这样大皇子才能彻底的倒下,永无翻身之日,即使皇上没有把他赐死,他这辈子也玩完了,还有皇后,还有骆家,通通都要玩完了!”

  用他一个人换这么多人的未来,他觉得挺值得的!反正他一个人了无牵挂的,就算是死了也不亏,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了不是吗?

  木槿曦被他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了,你现在就先操心一下珏麟吧!还有皇上要是将大皇子传过来问话,要是让大皇子逃过这一劫的话就麻烦了。”

  木槿曦赌气的说道:“你不是已经计划好了吗?那你还担心什么?”

  大皇子这次是逃不过的,如果只是珏麟皇上还有可能顾及到他们的父子之情,但是现在扯上了皇上自己,一旦证实皇上也中毒了,那大皇子就是弑父杀君,谋反!条条罪名都够他吃一壶了,更不用说多罪并发。这可是和谋害大臣不一样,就算大皇子有一百张嘴也是说不清楚了。

  现在她担心的是慕大哥要怎么办!木槿曦眉宇间染上了浓浓的忧虑,凌慕华却是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一点也不为自己担心。

  皇上在大殿上正准备让人去传唤大皇子,李公公却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皇上,隐卫传了消息过来,皇上是否现在就看看?”

  皇上精神一震,“拿过来!”

  李公公忙将手上的信笺双手递给了皇上,皇上飞快的拆开了外面的封蜡,薄薄的一张纸却让皇上面上的表情变换了几番,眼里闪着惊痛失望和愤怒。

  信笺上写的就是隐卫查出来的消息,确实和凌慕华说的相差无几……这就说明了这个嫡长子竟然真的想要弑父杀君,谋反吗?就是因为那一点小事,就是因为看不惯自己对珏麟的器重信宠,他就丧心病狂到了如此的地步?这样的秉性即使没有珏麟也做不了大事!

  原本还想将他传唤过来问清楚,给他一个机会的,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一瞬间皇上好像就老了十多岁,脸上也露出了极为疲倦的神情,高大的身子还微微晃了晃,吓得李公公忙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扶着他的手臂,“皇上……”

  皇上紧紧闭着眼沉默不语,良久之后才无力的摆了摆手说道:“传朕旨意……”话到嘴边,皇上还是痛心迟疑了一下,可是想到信笺上说的,还是硬下了心肠,“传朕旨意,大皇子为朕之嫡长子,却不思进取,心胸狭隘,屡屡以下犯上,不法祖德,不遵朕训,肆意妄为,品行无端,今又因私心下毒谋害穆王府小王爷,故将大皇子禁锢于大皇子府,非召不得出!”

  李公公闻言如同被雷劈中了一样,惊愣不已的甚至忘记了反应,第一次在皇上面前失态了。

  皇上久久听不到李公公的回应,扭头一看,立刻就随手拿起了龙案上的纸镇朝着李公公砸了过去,怒吼道:“没听到朕的话吗?还是你也想学那个逆子一样谋逆朕?”

  “皇上息怒,皇上恕罪,奴才不敢,奴才对皇上忠心耿耿,绝无二心!”李公公双腿一软,噗通的一声跪了下来,咚咚咚的磕起了头,就怕皇上这会儿一怒之下会命人将自己拉出去砍头,虽然自己在皇上跟前伺候了这么多年,但是伴君如伴虎啊!

  “行了,滚出去宣旨吧!”皇上黑着脸不耐烦的挥着手。

  “是是是,奴才马上就去,马上就去!”李公公连滚带爬的出了未央宫,心里暗道这是要变天了,大皇子要倒台了,只是怎么这么突然?皇上的话是说珏麟小王爷的毒是大皇子下的?

  李公公想着想着忽然觉得全身都冒出了冷汗,身上窜出了一股冷意,让他抖了抖身子,什么都不敢再想,飞快的领着人出宫去宣旨意了,圣旨估计很快也会跟着下的了,大皇子这次是翻不了身了!

  偏殿里的木槿曦和凌慕华两人对这个结果也是意外非常,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皇上为什么会这么突然的就要将大皇子禁锢在大皇子府里?发生了什么事?两人面面相觑着,心里对眼前发生的事和局面都有了种捉摸不定的感觉,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皇上这突如其来的旨意顿时震惊了整个京城,大家做梦也想不到,更加想不明白皇上为什么会突然对大皇子发作,还一出手就将大皇子的后半生的希望都截断了,禁锢啊!大皇子是犯了多大的罪才让皇上这么狠心的要将他禁锢在大皇子府里?

  等李公公将皇上的话传了之后大家才明白过来,竟然是因为大皇子对珏麟小王爷下毒了!

  李公公到了大皇子府的时候大皇子还在暗自得意,想着珏麟什么时候死呢,却是一瞬间从云端跌落到了地狱!

  “不,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你这该死的奴才竟然敢假传父皇旨意,本皇子要将你碎尸万段!”大皇子听完李公公的话傻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朝着李公公扑了过去,根本不能接受这份旨意,他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还来不及享受,怎么可能就被父皇禁锢起来呢,这绝对不是真的,绝对不是!

  “哎呀,大皇子,奴才就算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假传皇上的旨意啊,这可是皇上的口谕,圣旨稍后就会到了,大皇子要是不信,奴才也没办法,只是这是皇上的旨意,大皇子不相信也要遵守,不然就是抗旨不尊,罪加一等啊!大皇子可要三思!”李公公被大皇子发狂的行为举动吓得忙躲到了侍卫身后探出脑袋飞快的说道。

  “来人啊,将大皇子府围起来,不准一只苍蝇飞进去,也不准一只苍蝇飞出来,不然就唯你们是问!大皇子府的人非召不得出!”

  李公公宣完皇上的旨意又急急脚的赶回宫去复命了。

  大皇子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禁卫军将自己的府邸围了起来,一颗心还没有从这巨大的打击中缓过劲儿来,傻愣的站在庭院里一动不动,对周遭的哭闹声,尖叫上充耳不闻,完全傻了一样。

  永乐宫里皇后听到这个消息尖叫了一声之后就晕了过去,醒过来之后立刻就赶去了未央宫,穿着素服脱簪跪在了未央宫外,想要请皇上收回成命。只是她跪了三天三夜,直到晕厥过去皇上也没有见她一面。

  朝廷上对于皇上这突如其来的旨意也是反应各异,有人觉得大皇子这是罪有应得,身为皇上的嫡长子,不宽以待人,严以待己,反而心胸狭隘,人品卑劣,阴险毒辣,甚至连一向跋扈嚣张的二皇子都比不上,这样的人将来怎么成得了大事,因为妒忌珏麟小王爷就对他下毒,那以后有其他的臣子惹他不快,是不是也要毒死?

  有人则是觉得皇上此举罚得太重,虽然大皇子对珏麟小王爷下毒,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况且珏麟小王爷此刻不是还好好的吗?既然如此,又为什么不给大皇子一个机会呢?他可是皇上唯一的一个嫡子啊!

  但是当御医诊断出皇上确实也中了和珏麟小王爷一样的毒,而且是从珏麟小王爷身上传过来的,朝廷上的大臣顿时都嘘声不语了,因为李公公说了,皇上之所以会中毒就是因为大皇子知道这种毒药有这种奇特的性质,知道皇上肯定会将中毒的珏麟小王爷留在宫里,这样一来皇上也会中毒,一箭双雕!

  皇上中毒和珏麟小王爷中毒那是两码子事了!这样一来,大皇子的罪名就不是谋害朝廷重臣而是弑父杀君,想谋逆了!

  皇后一听到这个立刻又晕了过去,虚弱的身子越发的不行了,整日躺在床上,即使心里焦虑到了不行,惊恐到了不行却什么都做不了,因为她也被软禁在了永乐宫!

  皇上虽然也中毒了,但是时间不长,又是从珏麟身上传过去的,所以情况比珏麟要轻得多了,可是珏麟的情况却严重了起来,因为即使后来木槿曦偷偷的将解药给他喝了情况也不见丝毫的好转,后来御医再次诊脉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体内还有另外一种毒!

  木槿曦慌乱不已的去了大牢,因为凌慕华被关进了大牢了等着处置,凌慕华听到她的话才猛然的想通了所有的事,不只是他们算计了大皇子,大皇子也算计了他们,大皇子是给珏麟下了两种毒!

  木槿曦一听他的话当下就眼前一黑,凌慕华却是迅速的冷静了下来让她去请老哥来看看,或许他有办法,木槿曦不敢耽搁,立刻出了宫将人请了进宫里来,当时老王妃也在,一看见老哥立刻就愣住了。

  老哥替珏麟和皇上都诊了脉,皇上的还好说,因为这毒本身就是他配制出来的,只是珏麟的,他是可以调配出解药,解药需要的药材宫里的库房也有,但还是少了一样东西,白狼的血。

  木槿曦一听立刻就懵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问了几遍老哥还是非常确切的说是白狼的血,因为白狼的血非常珍贵,甚至说是可以解百毒,是珏麟解药的药引子,没有白狼的血,就不能成功调配出解药。

  木槿曦和老王妃又是惊又是喜的,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小宝身边的那个宠物不就是一只纯种白狼吗?

  木槿曦立刻就出宫去问小宝要小黑了,小宝听说自己的爹爹中毒难过害怕得要命,现在听说小黑的血居然可以帮爹爹解毒,他安抚了一下小黑,很温柔的跟他说了一番道理,可是小黑压根没理他,反而是听了木槿曦的话之后像是明白了她的话,绕着她不停的转着圈子,大声的叫着。

  看着已经长大了不少的小黑,木槿曦第一次庆幸自己当初将它捡了回来养,如果不是当初一时心软,今天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老哥在为皇上和珏麟解毒的时候,大皇子却是屡屡求见皇上不成之后终于绝望了,在皇上昏迷的时候他先是将自己的妻女杀了,然后又放了一把火,将自己的不解,委屈,愤怒,不甘,还有失望和绝望都烧成了灰烬。

  皇上一醒来就听到了这个消息,气得立刻吐了一口血又晕了过去,而皇后在听到大皇子的事后悲戚的大哭了一场,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真的觉得自己后半生没希望了,夜里用一根白绫了结了自己,只留下一封书信,说都是因为自己教导无方才导致了大皇子犯下了大错,希望皇上看在多年夫妻一场的情分上,不要剥夺大皇子的皇子身份,依然将他葬入皇家的陵墓里……

  先是大皇子自焚,再来就是皇后自缢,纵使皇上先前的身子再硬朗,精神再好也禁不住这连番的打击,加上又才解了毒,终究还是病倒了。好在大楚现在的朝政也算得上是清明一片,又有丞相太尉等人坐镇,倒是没有出什么乱子,但是低迷的情绪还是免不了的了,特别是对皇上的几个子嗣来说就更是如此。

  几个皇子公主都没有想到他们的兄长会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最后落得了这样的一个结局,就连一向喜欢到处蹦跶的二皇子也安静了下来。

  随着大皇子自焚,皇后自缢,所有的事似乎都结束了,但是实际上又没有结束……起码对珏麟来说是没有结束的,因为他解了毒出宫回府之后立刻就被木槿曦打入了冷宫,将他赶出了景兰苑,让他无限期的去陪两个儿子住,什么时候她消气了再回景兰苑。

  木槿曦一方面暗自庆幸大皇子自己软弱等不到皇上冷静下来问话就先自焚了,这样倒是省了他们很多麻烦,只是他们是从这件事里摘出来了,所有的黑锅都让大皇子背了,但是慕大哥现在还被关在大牢呢!皇上现在身子不适,短时间内肯定是没有精力去理会慕大哥的,只是时间一长,说不定皇上就忘记他这个人了,那他就要在大牢里老死了!

  想了想她只能让珏麟出面暗地里叮嘱了大牢的人一番,不能折磨慕大哥,更加不能用刑了,要单独给他安排一个牢房,吃的,用的尽量好点,让他少受点苦,等这件事的风头过去了,皇上冷静下来了,他们再找机会跟皇上说这件事。

  好在大皇子的事发生一个来月之后大楚就迎来了一件喜事,有外国的使臣来访大楚了!为了迎接这个国家的使臣,皇上不得不在宫里设宴,皇宫这才有了一丝喜气,一扫之前的阴沉。皇上也逐渐的从大皇子的事里走出来了,大皇子有那样的一个结局完全是性格使然,他自己要走上这么一条路,也怪不得别人了。

  宫宴当晚,三品以上的大臣都携家眷进宫参加,木槿曦几个好友这才终于是见到了她,问清楚了前段时间发生的事,听罢都唏嘘感叹了一番,只有徐茉柔还是忧心忡忡的,因为凌慕华现在还关在大牢了,已经关了一个多月了!

  木槿曦猜到了她的心思,安慰了她一番,只是自己心里也是有点没谱的,也不知道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珏麟已经试探过了,结果什么都试探不出来!经过这次的事之后皇上的心思是越发的难猜了,就连珏麟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次接待使臣的事皇上破天荒的交给了二皇子处理,二皇子也难得的正经了起来,将事情办得妥妥贴贴的,让皇上当着众大臣的面高兴的夸赞了他一番,二皇子的生母贤妃也是高兴得不行,现在皇后不在了,后宫的事暂时由她和德妃掌管处理着,现在自己的皇儿又得了皇上的夸赞,她自然是高兴的。

  宫宴开始不久来访的使臣就被宣进大殿了,这还是木槿曦第一次见到有使臣来访大楚呢,一时间心情也被调动了起来,目光熠熠的盯着走进来的使臣。

  然后听了皇上的话她才知道原来这个国家竟然是在海外的!

  按照惯例,使臣上来之后先是献上了他们带来的礼物,皇上又回赏了,他们这才走到了座位上坐了下来。

  “小曦,你看,那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姐,听说是他们国家的公主呢,只是看着和我们大楚的公主很不一样呢,他们的穿着打扮也不一样。”骆嘉慧半途跑到了木槿曦这边来了,看着那个公主难掩好奇的和她八卦着。

  木槿曦扫了一眼那个公主,这次这个小国来访的团队中除了这个公主之外,还有一个王子,听说这个王子是他们国王最小的儿子,这次随着使臣出来为的就是想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而这个王子居然和二皇子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混熟了!看起来像是难兄难弟一样了!

  “皇上不是说了吗?他们是在海外的,跟我们不一样,有一些国家的人还是蓝色的眼睛,金色的头发呢!他们已经算是好了,和我们也没有多大的差别。”只是五官看起来更加的深邃立体一些,倒是想现代的欧洲人了。

  骆嘉慧奇怪的瞄了眼木槿曦,“你怎么知道?”

  “……从书上看的。”

  “哦。”骆嘉慧点了点头,目光又移到了那个王子身上,然后发出了花痴一样的声音,“小曦,你看那个王子,长得真好看,可以跟珏麟小王爷一比了!”

  骆嘉慧的声音传到了对面的男席位,惹来了某人的一记狠瞪。

  木槿曦又淡淡的扫了一眼那个王子,正要收回目光,就瞧见对方对自己露出了一个绚烂的笑容,即使她早就心有所属,嫁为人妻,但是这么一个极品帅哥对自己露出了这么绚烂的笑容,她还是被电了一下,露出了呆滞的表情,这一幕看在珏麟眼里,让他几乎捏碎了自己手上的杯子。

  只是木槿曦回过神来之后却发现这个王子似乎有那么一点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心里有了这个疑惑,她就忍不住一直盯着人家看了,她越是看,珏麟的面色就越是黑沉,但是她一点都没有注意到珏麟的表情反应。

  “小曦,你注意点,你可是有夫之妇了,你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盯着一个陌生的男子看,你是想给你丈夫戴绿帽子吗?”骆嘉慧低声提醒道。

  “你不觉这个王子看起来好像在哪里见过?”木槿曦终于收回了视线。

  骆嘉慧眨了眨眼,摇了摇头:“不觉得,这么好看的人我要是见过肯定不会忘记的!”

  木槿曦又问了问其他人,大家都说不觉得,这让她更加的困惑了。

  这边木槿曦径自疑惑着,那边皇上和使臣聊得非常的愉快,在歌舞表演之后那位非常漂亮俊美的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大殿中央,单膝跪下,朝着皇上行了一个西方礼仪才问道:“大楚的皇帝,我们有件事想请您帮忙,不知道皇帝陛下可否应允?”

  皇上坐在龙椅上感兴趣的问道:“哦?你说说,朕能办到的一定办到。”

  王子微微松了一口气,说道:“是这样的,我父亲曾经有一个妹妹,但是她远嫁来到了大楚,只是我们并不知道她到大楚之后到底是在哪里生活,现在情况又是如何的,祖父临终前一直念念不忘姑姑,让父亲有机会的一定要找到姑姑,看他过得是否好。这次来大楚,我们希望皇帝陛下能够帮助我们,找到姑姑,我们将不胜感激。”

  木槿曦听到王子的话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怪异的表情,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荒谬的念头。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熟悉的面孔,熟悉的故事,难道这些人和慕大哥有什么关系?

  这么想着,木槿曦又忍不住将目光落在了那位王子身上,这次珏麟忍不住了,人悄悄的走了过来,无声无息的坐在了她身边她都不知道,让他更是气恼了,一把扯住了她的手,咬着牙低声说道:“你这么盯着他看是什么意思?想红杏出墙吗?”

  木槿曦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就看到了一张妒夫的脸,这会儿也不顾跟他还在闹别扭了,凑到他身边就是一阵嘀咕,珏麟面色变了几变,有些怪异的瞧了眼那位王子,最后在她威逼的眼神中不甘不愿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王子是否知道那个大楚的男子是大楚哪里的人,他是否提起过自己在大楚的事情?或者是他叫什么,如果知道这些我们查起来也会轻松很多,不然的话大楚地广人多,无疑是大海捞针。”珏麟站了起来笑着问道。

  王子瞧了一眼珏麟,知道他的身份是大楚举足轻重的王爷,二皇子已经提醒过他了,什么人都能得罪,千万不能得罪他。王子笑了笑说道:“根据我父亲的话,那位男子似乎是骆,好像是大楚某个地方的贵族,他是家中的次子,至于他生活的地方他并没有说清楚,只是说那是一个很繁荣的都城,是大楚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

  珏麟挑了挑眉,想了想在皇上疑惑的目光中走到了皇上跟前低头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皇上先是一脸的诧异,然后是怀疑,怀疑这是珏麟为了救凌慕华而想出的诡计。

  “皇上,只要将人带出来对质一下就什么都一清二楚了不是吗?你在担心什么?”

  皇上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想了想还是吩咐李公公去将人带出来了。

  只是凌慕华毕竟是在大牢生活了一个多月,即使珏麟已经让人多加照顾了,依然是无法和在自己府里比的,所以凌慕华这会儿不但人瘦了一圈,人也憔悴了不少,就只有一双眼睛还炯炯有神,闪着点点光芒。

  徐茉柔从看到凌慕华的身影之后完全移不开视线了,双眸里闪着浓浓的痛惜。

  来的路上李公公已经将事情简单的跟他说了一遍,但是凌慕华和皇上想的一样,都觉得这是珏麟和木槿曦搞的鬼,所以二话不说就将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神情淡定平静无比,似乎一点也不关心自己到底是不是这个王子的表兄弟,更加不在意自己出来之后是不是还会回到大牢去,他这副不争气的样子看得木槿曦一阵跳脚。

  不过相比凌慕华的冷淡,那边的王子和公主却是神情激动了起来,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最后才说道:“你能不能将你娘画出来,或者你手上有你娘的画像,只要拿出来一看所有的事情就都清楚了。”

  皇上听到王子的话也是眸光一闪,说道:“既然如此,你就画一幅你娘的画像吧!”

  凌慕华眉头一皱,没有拒绝,宫人将笔墨纸砚拿上来之后他凭着记忆很快就将他娘亲的画像画出来了。

  王子看到他画出来的画像又一阵激动,连忙命人将自己随身携带来的画像也拿了出来摊开一看,两幅画像上的人根本就是同一人!

  王子当场就失态的一把抱住了凌慕华,凌慕华则是僵成了一座雕像,完全懵了。

  是真的?不是珏麟和小曦的主意?他娘的亲人真的找到大楚来了?

  皇上却是一脸的复杂,心里既庆幸又气恼,庆幸的是使臣要找的人这么快就找到了,他们自然就不用再花费心思了,气恼的是如此一来,凌慕华之前所做的事就只能一笔勾销了!

  不管皇上如何,珏麟和木槿曦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凌慕华终于可以化险为夷了!

  凌慕华的危险化解了之后木槿曦又将所有的精力放到了皇商的事上了,现在距离皇商更替换选就只剩下一个多月了!来访的使臣听说一个多月后大楚有盛大的事,所以一时好奇就决定留下来,多待一些日子,凑凑热闹再走,招呼他们的事就落在了二皇子和萧景晏的身上。

  萧景晏是丞相,自然不可能有时间陪着这些人在京城里转悠了,所以他就将这个任务甩给了萧骁,谁让他最闲,最适合不过了。

  珏麟以为凌慕华的事解决之后自己应该也能回到景兰苑,槿儿也应该原谅自己了,谁知道她一转身又投入到了皇商的竞选上,而且因为时间不多了,她更忙了,就连小宝也开始抱怨说他还以为自己没有娘亲呢,木槿曦只能在回府的时候安抚他说过了这段时间她就可以天天陪着他两兄弟了,小宝这才勉强的重拾了心情。

  而木槿曦的化妆品经过了无数次的试验和失败,最后终于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成功的做出了让木槿曦满意的产品,虽然还是不能和现代的相比,但是在古代来说已经足够了!

  而各地的商人也陆陆续续的来到京城里,一时间京城变得热闹非凡了起来,到处可以见到来参加皇商竞选的商人,木槿曦也让人悄悄的去打探了一下消息,打探回来的消息让她不由得重重的吁了一口气,情况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峻啊!好在自己最后决定用化妆品来参加,如果用其他的东西,像是丝绸什么的,她肯定会输得很难看!

  官府早早就在京城中央的一处广阔的空地上搭起了高台,到了竞选当天,各地商人云集,加上围观的百姓,简直就是人山人海,听说之所以会用这种方法是为了防止参加竞选的商人作弊和贿赂评选的考官,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就显得透明多了,毕竟周围还有这么多百姓看着呢。

  皇商的竞选是要通过层层筛选,淘汰,能来到京城的都是过五关斩六将存活下来的,可即使如此人数也不少,所以将竞选分成了好几轮,同行同业的相互比较,最后剩下的三位再由官府和皇上裁定评选出皇商的人选。

  木槿曦一开始用的是蘅馥轩的护肤品,这些护肤品是改良过了的,比一开始的还要好,所以即使同行业的也有不少相同的产品,但是她最终还是有惊无险的打败了对手,一路闯进了前三名。

  最后的评选是在宫里进行,剩下来的前三名被带进了宫里,在景泰殿角逐最后的胜利。

  参加的人虽然多,但是放眼望去却只有木槿曦一个女子,只是大家都知道她的名号,她在关内的桃花大酒楼还有之前的宜春院戏班子可都是赫赫有名的,现在关内一代的酒楼饮食行业已经被她垄断了,还有那些女人用的胭脂水粉,她那里是叫什么护肤品啦,没人能在这些生意上面占便宜,因为大家都敌不过她的东西好啊!

  更不用说在京城北方这一带了,这两年她是迅速崛起,鲸吞蚕食了不少的产业,再低调也挡不住这厉害的架势,还有强大得无人能敌的背景啊!所以不少人暗地里都说她其实也没那么厉害,不过就是因为背后有个穆王府和丞相府撑腰而已,没有了穆王府和丞相府,她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妇人!

  木槿曦对别人的窃窃私语丝毫不在意,充耳不闻,精神紧绷,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前面的对手上,有一家的胭脂水粉确实很好,连她这个现代人都不得不感叹,对方可这是下足功夫了,她忽然有些担心了。彩妆和护肤其实是一体的,她的彩妆确实是新颖,但有时候新颖的东西不一定就能胜出,如果对方也有这方面的产品,那她的胜算就要大大的下降了。

  到了木槿曦他们展示自己的产品的时候不但皇上在场,就连后宫里的贤妃和德妃都出来了,美名其曰说是这毕竟是为了后宫里的女人的福利,她们不放心,所以想亲自过来选。木槿曦看到贤妃心里咯噔了一下。

  二皇子现在和珏麟的关系虽然是缓解了,但是以前可一直都是死对头的样子,这个贤妃会不会因为以前的事而刁难她?

  木槿曦一路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到了最后,也不知道应该说她运气好还是不好,她是最后一个展示的,而皇上和两个妃子对第一位展示的东西很满意,不住的点着头,好像已经下定决心了一样,让她的心都提吊了起来。

  木槿曦原本是想按照正常的步骤来,但临时又改变了主意。

  “皇上,两位娘娘,请允许臣妇挑选一位宫婢协助臣妇。”

  “哦?你要宫婢协助?”皇上挑了挑眉问道。

  “是的,皇上。”木槿曦笑着回答道。

  皇上没有多想就摆了摆手,让她随意。

  很快木槿曦就从景泰殿的宫婢中选了一位站到了自己身旁,大家一头雾水的看着她的动作,不明白她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木槿曦先是让大家看清楚了宫婢的样貌,妆容,然后让宫婢退下去将自己脸上的妆容清洗干净,素着一张脸走回了大殿上,重新站在了木槿曦面前,此时的宫婢和刚才的看起来颇有差别,本来就不显眼的五官更加的平淡无奇了。

  “小——咳,你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贤妃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木槿曦淡淡一笑:“请皇上和两位娘娘耐心稍等片刻。”

  接着木槿曦让这位宫婢坐到了一张凳子上,她自己则是站在宫婢面前挡住了皇上和两位娘娘的视线,手上拿着什么东西开始在宫婢的脸上不停的动作着。皇上和两位娘娘只看到了木槿曦的背影,还有就是看到她的手时不时的动着,可以知道是在宫婢脸上做文章了,但是到底是做了什么文章却是一点都看不到。

  木槿曦对于化妆自然是无比的娴熟,只用了短短的两刻钟就完成了宫婢的妆容,停下手上的动作之后,她端详了一下宫婢脸上的妆容,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皇上,娘娘,臣妇已经好了。”木槿曦笑着说完,然后在皇上和两位娘娘好奇的目光中缓缓的侧过了身子,将身后的宫婢完全暴露了出来。

  “啊!这,这,这是刚才的哪位宫婢?”贤妃率先惊呼着叫道。

  “天啊,如果不是一直在咱们眼皮底子下,臣妾真是不敢相信啊,皇上,这居然是同一个人,简直差别太大了!”德妃也目露惊叹,不可思议的说道。

  皇上眼里也忍不住闪过了一丝赞叹,面上却控制得很好,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很简单,只要一套臣妇手上的化妆品,加上娴熟的化妆技巧就能化腐巧为神奇!东施也能变成西施!”木槿曦自信飞扬的说道。

  “噗!东施也能变成西施?你这话说得也太大了,要真是这样,这世间上岂不是没有丑女人了?”贤妃听了木槿曦的话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大大咧咧的说道。

  木槿曦却是扬唇一笑,“娘娘要是不信的话,臣妇可以做个实验,娘娘看了之后就会相信臣妇说的的话了。”

  “哦?你要如果证明?”

  “请允许臣妇再挑选一名宫婢协助臣妇。”

  这次皇上连问都不问了,直接大手一挥,答应了。

  这次木槿曦挑选了一名年老的打杂宫婢,这名宫婢不但年纪已大,而且脸上的皮肤很差,满是皱纹,还有几道很明显的伤疤,看上去颇为吓人,皇上,贤妃和德妃看到这位宫婢还吓了一跳,心里暗道宫里怎么会有样貌如此丑陋的宫婢,要是夜晚看到这人,岂不是要吓死?

  然后木槿曦又转身挡住了皇上和两位娘娘的视线,像之前那样双手飞快的动作了起来,在这位宫婢的脸上涂涂抹抹的,因为这位宫婢的年龄较大,皮肤问题较多,所以这次她花了几乎半个时辰才终于完成了,完成之后忍不住抹了一把额头冒出来的汗水,微微吁了一口气。

  “皇上,娘娘,臣妇好了,请看!”

  当木槿曦再次移开身子的时候,这次连皇上都控制不住露出了惊愕的神情,微张着嘴巴,一脸的不敢置信,贤妃和德妃就更不用说了,两个人激动得都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眼里上控制不住的露出了精光,面上也是一脸的狂喜,两人同时在心里想道:这么神奇,要是自己有这种本事,那还怕皇上不来自己的宫里?

  果然是东施变西施啊,刚才那名年老的宫婢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位面容姣好的年轻妇人,风姿绰约,妩媚动人!脸上的皮肤看起来像是换了一张脸一样!

  看到皇上和两位娘娘的反应木槿曦就知道自己的策略成功了,这才不急不缓的将自己的东西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包括成分啊,功效啊,作用啊,用法之类的,加上之前他们看到的,木槿曦原本没有什么出奇之处的话霎时间像是镀上了一层金似的,让三个人都觉得神奇不已,特别是贤妃和德妃,恨不得立刻就答应下来,让木槿曦当皇商,然后快快将她的这些东西供应到宫里!

  可是奈何话事权在皇上手上,即使她们心急如焚也不得不按捺住,时不时的帮木槿曦说几句好话,希望皇上能选木槿曦做皇商。

  皇上对身边两个女人的心思知道得一清二楚,面上却是一脸的公正严明,严肃严谨,将自己的心思藏得深深的,一点也没让在场的人看出分毫来。等木槿曦将自己的东西介绍完了,皇上也是例行公事的说了几句就让她退下了,其他的什么都没说,让木槿曦心里也没底了。

  从宫里出来出来之后木槿曦就直接回府了,皇商的最终结果要三天之后才会公布,到时候会由官府将结果写在榜上,张贴在宫门外,再由专人去传消息,最后是圣旨。

  这三天的时间里木槿曦倒是没有觉得有多难熬,从宫里出来之后她反而是淡定下来了,好像一点都不急的样子,倒是珏麟,看到她这样子还以为她是紧张焦虑过头了,非常的担心一直开解着她,让木槿曦都不耐烦了。

  这三天的时间里木槿曦也不是白等着皇商的结果,她还颇有心情的带着两个儿子和几个好友出门成游玩了一趟,直到要公布皇商结果的头一天晚上才回来了,然后收拾了一下,晚上躺在床上居然很快就睡着了,让珏麟相当的无语,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想当这个皇商呢,还是不想当。

  第二天她早早就起来在府里等着消息了,有些紧张,有些期待,也有些害怕,害怕自己真的失败了,如果自己失败了,那失望的不只是自己而已,还有这么长时间以来付出了艰辛的大家。

  一直等到了巳时末才传来了消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偏偏是胭脂水粉这项拖到了最后才公布,在宫里的太监念着长长的前缀时大家的心都跟着吊到了半空中,越是接近真相就越是紧张,一颗心都像是要跳出胸腔一样。

  直到从太监嘴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听到了自己被封为了皇商,木槿曦才感觉到胸腔内一阵疼痛,反射性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刚才一直都是屏住了呼吸的!

  终于,自己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她被选上成为皇商了!

  木槿曦可是大楚建国这么多年以来第一个女皇商呢!不只是她自己觉得骄傲,就连老王妃这些人也忍不住为她骄傲了起来,皇商毕竟不同于一般商人,有了皇商这个身份,她因为女子之身而经商受到的诟病也会少很多,在商界的地位也会提升很多!

  木槿曦当上了皇商,自然是要好好的贺一贺了,穆王府又开始摆宴席了,要是别人,当个皇商,即使是皇商那也是商人,那些自诩是世家的人才不想凑上去,但是奈何这个人是穆王府的小王妃,身份特殊啊!这真是开国以来的首例了,还从来没见过做王妃的人还跑去做皇商的!

  不少人都暗地里说木槿曦太会折腾了,这样下去,珏麟小王爷都不知道要被她折腾成什么样子了,有这么一个妻子,珏麟小王爷也是挺让人同情的……

  到了摆宴席这天还是有很多人上门来表示祝贺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啊!不管大家心里是怎么想的,至少面上是跟穆王府和木家的人一样高兴的!

  木槿曦在前院招呼了一阵客人之后就忍不住躲了起来,实在是因为她觉得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太多了,天气又闷热,让她有种想吐的感觉……

  等她躲到了一处人少的地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闻到了淡淡的花香味这才觉得舒服了一点,心里暗暗嘀咕了起来自己这几天怎么觉得好像身体有些不对劲,熟悉的不对劲呢?

  想了想,她的面色顿时就变了,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平坦的肚子,想到某个可能,她面上控制不住的抽搐了一下,该不会是又中招了吧?

  打从珏麟解毒以来他们就只是同房了一次,一次啊,怎么会又中招了呢?这不科学啊!前两个都是一次就中奖了,这次又来?!

  越想木槿曦的面色就越难看,碰巧这个时候珏麟走了过来,看见她站在那里,手里还无意识的揉着一朵开得正娇艳的花,他怔了怔,奇怪的走了过去。

  “槿儿,你在这里干什么?”

  听到他的声音,木槿曦猛的扭头,凶狠的目光没来得及收回来,吓了珏麟一跳,下意识的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事惹她生气了。

  “咳咳,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样看我?”

  木槿曦阴恻恻的一笑,“很快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看你了!”

  说完气冲冲的往景兰苑的方向大步走去了。

  她要马上请府医把脉!

  珏麟傻愣了一下直到她快要走远了才反应过来,忙追了上去,他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又要开始长达好几个月的禁欲日子了!

  ------题外话------

  好了,正文到此就结束了,云吞想说的是这文不是思路严谨的历史文,或者专业知识很强的科学文,大家就不要太纠结其中的逻辑之类的事了,云吞写文的时候已经尽量查阅相关资料了,希望大家理解哈。至于番外,还不好说写不写……

  PS:关于新文的更新,会在年后,重申一次哈,具体的到时候会另行通知

  最后感谢大家的一路支持,有你们的支持云吞才有动力一直写下去,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