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放下那个汉子>目录>

大结局

大结局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字数:6090更新时间:2018-03-10 07:53:52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叶霜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

  不对,她现在连自己身体的概念都感觉不到,所以“伸手”这个动作也是不可能存在的。

  与其说是黑暗,不如说是虚无。一切的概念都在这里化为飘渺的感觉,就好像是做梦一样不真实。

  不过她不是死了吗?

  遇到珍妮弗之后的记忆碎片闪现划过,叶霜突然想起了自己失去意识前发生的事情——所以说,她现在到底算是个什么存在?

  仿佛有声音从黑暗中的遥远处传来,在她努力集中意识的去辨认之后,才能听到似乎是来自外界的几个熟悉声音。

  “见鬼了!你们天朝人真会玩,居然还能变性,不停的变,隔三差五的变……当然你更会玩,居然还能这么操作……”这是安东尼斯崩溃抓狂的声音。

  “我姐到底什么时候醒啊?这伤口为什么一个月了还不愈合?植物人也不应该影响新陈代谢啊!”这是叶枫担忧压抑的声音。

  “闭嘴吧小傻子,如果她新陈代谢正常的话,这种伤口应该当场就挂了……啧!你和小霜居然还瞒了我这么大事。”

  连姚知行也来了么……

  虽然感觉不到身体更没有疲惫的概念,但是叶霜还是很快的有了支撑不住的感觉,听了断断续续的几句之后,那些声音终于渐渐越飘越远,而她也慢慢的再一次失去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叶霜的意识再一次从仿佛是深渊的黑暗中被吼声唤回来时,她听到了外界属于自己老爸的声音。

  “你跟我说这叫救她?!谁让你用这么个鬼法子救人了!!!”

  这声音不仅中气十足,还余音绕梁,一听就让叶霜肯定了这次恢复意识绝对是被亲爹吵醒的,看来音量大小和她的收听清晰度也有关系,而且医生也不全是胡扯,跟植物人说话确实有助唤醒,当然最好还能尽量大点声儿……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叶霜又听到叶枫的声音也跟着掺和进来,对比叶爸就小声多了,似乎还有点帮人说话的意思:“爸,爸你别生气,这都一个月了……”

  ……等等,怎么还是一个月?

  她觉得自己好像失去意识挺长时间来着。

  叶妈也在劝:“老叶你先别着急,韩初这孩子挺好的,能想到办法就已经不错了,再说这都一个月了。”

  也是“一个月”……( ̄. ̄)

  所以说,你们讨论的时候多少透露点儿有用信息啊。

  都是一家人,少点套路多点真诚不好么。

  默默吐槽着,因为身体条件缘故而被剥夺了发言权的叶霜被一阵阵疲惫感侵袭,比上一次更快的再次失去意识。

  ……而下一次的醒来,就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久到甚至就连没有意识,理应感觉不到时间流逝的叶霜都觉得,这一次她大概错过了很多很多的时间……

  ……

  叶霜真正彻底清醒过来,并且终于能够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说不出的酸涩倦怠。

  想想其实也正常,毕竟她一直躺着嘛,机械元件太久不用都会老化,更别说她还是需要锻炼活动的肉体凡胎……没有出现肌肉萎缩现象就已经很值得人感动了。

  大脑重启运作,思维活动慢慢恢复正常速度,终于找回了正常智商状态的叶霜理清现在的状况并将自己打量过后,终于满意而放心的松了口气。

  而穿着睡衣迟缓犹如老年人般慢慢起身,从床上挪下来赤脚站在软和的厚地毯上时,叶霜才后知后觉发现到有什么不对劲。

  着眼望去,她现在正站在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卧室中,但明显不是类似医院VIP病房的地方。

  旁边的墙壁被整面改成了巨大的落地窗,阳光毫无阻碍的从外面透射进来,洒进了这里的整个房间。正对大床的墙上挂着一个大电视,对着落地窗的另外一边内侧墙壁上,则是满满一墙的书架,从地板延伸到天花板的占满了整个墙壁,里面不仅摆放着看名字就艰涩难懂的工具及专业书籍,还塞满了各种颜色、高高低低的文件盒。

  床头旁边尺寸大到夸张的办公桌上正摆着打开屏幕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甚至还有一杯咖啡,看样子主人刚刚才在这里办公,手背试了试杯子的温度,甚至还能确认对方离开的时间并不长……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她既不在医院,也不在家里,怎么会跑到这么一个完全陌生的地盘?

  落地窗外是大大的花园,围墙后面还能看到开阔的绿景和远处的湖泊,以及间隔有距、错落点缀在其中的精致别墅……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高尚别墅区了……价格也超级“高尚”的那种。

  叶霜默了默,继人生遭遇外星进化之后,她现在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又经历了一次穿越……

  门锁“咔”的一声轻响,有什么人从外面打开了房门。

  被惊动的叶霜从窗前回头,韩初一手拿着手机正在低头操作着什么,另一只手在推开门后随意的抬起,扯了扯不知怎么被弄得有些褶皱的领口,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走了进来,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

  叶霜:“……”

  等等!

  说不定这真的就是他家啊!!!

  因为突然意识到了这件很不可思议,最起码是大大超越了叶霜想象底线的事情,霜妹很理所当然的就这么在窗户边僵住了。

  而当韩初似乎是看完手机上的信息,并且也处理好了他要处理的事情之后,顺手把手机揣回兜里抬头时,他的目光就不经意扫到了床边的石化霜妹一只……

  ……以她仍未减退的进化视力发誓,在看清自己之后,被震在原地的韩初一双眼睛惊讶的睁大,保持了肯定至少有半分钟都没眨动一下的高难度状态……

  本来叶霜还挺心虚的,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跑到了人家家里,尤其现在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冷不丁见到屋子主人,这情形确实是有点误入别人领地的尴尬。

  但是见到韩初的反应比自己还惊讶之后,再回想起她陷入昏迷之前对方的那张蠢脸,有这个对比在前,她瞬间就自在了许多。

  两两对视许久,叶霜突然一笑,率先打了个招呼:“韩哥。”

  “……”

  韩初总算是缓缓的眨了下眼睛。

  “你醒了?”有了第一个动作之后,韩初像是终于捡回了吓掉的智商,他点点头走过来,等到重新坐在了前面摆放着电脑的那张办公桌前时,也顺便捋顺了脑子里杂乱的思路。

  “先坐。”韩初也招呼了一声,抬抬下巴示意叶霜不用客气。

  叶霜没想客气,但左右看了看,整个房间就韩初坐的那一把椅子,然后再来能够让人坐下的也只有一张大床了……

  不仅能坐下,还能躺下……

  叶霜:“……”

  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应该是不至于被经常挪动的,那么想想之前她醒来的位置,再看看这间几乎是到处都充满了韩初个人风格摆设的房间……

  ……总觉得有什么了不得的结论浮现出来了。

  韩初见叶霜站着没动,仅仅是四下看了看后就一副若有所思、默然无语的样子,于是他也似乎想到了什么,大方的直接点头承认了:“没错,我们在同居。”

  叶霜再次:“……”

  想了想,叶霜还是决定把心态放得阳光点儿,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的试探着问:“为了方便照顾我这救命恩人?”虽然对方这用词有点儿纠结,但细节问题也可以不用在意的嘛。

  “照顾你是护士的事情,我不擅长这个。”韩初冷静客观的回答,垂下视线盯着电脑屏幕,手握鼠标点开了屏保,开始在里面的表格中点击操作了起来:“我说的同居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不用多想。”

  “……”不是,这才真正是需要多想的地方好么!!

  韩初的声线平稳无波,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般继续补充了下去:“还有,我们已经在一年前登记了结婚证……如果你是在担心不合法的话。”

  “!!!”

  叶霜震惊!

  叶霜如遭雷劈!

  叶霜一脸懵逼,抖着嘴唇快要被吓傻:“韩、韩哥,我是不是被人穿越了?我觉得自己好像跳过了什么重要剧情啊,你确定你是和我结婚了?……韩哥你先跟我说说清楚啊,不要玩那张表格了!!上面数据都快被你点成乱码了以为我没看到么!”

  ……

  被叶霜拆穿之后的韩初恼羞成怒,于是他丧心病狂的决定给叶霜放个大招。

  大概是抱着干脆一次性把所有爆料都摆出来,然后再慢慢帮人重新组合三观的想法,韩初果断带着叶霜出了主卧,走了几步就直接拐进隔壁,强硬的把人推进去向她展示了一间婴儿房。

  叶霜:“……”

  “我记得你第一次出现明显的细胞震颤现象时,我请人帮你检查血液样本之后曾经就说过吧。”

  叶霜的三观果然炸裂了。

  她震惊的站在房门口,有点怂的不敢去亲眼确认房间当中那个婴儿床里是不是躺着什么。而韩初的声音就在叶霜耳边响起,不疾不徐的慢慢说明着:“被植入的基因和你身体原本基因差距太大,融合的过度快速和不完美就造成了过多冲突……生物的进化都是循序渐进的,而你没有这个过程就直接被强行拔升,于是造成了你的细胞本身极度不稳定,犹如在高空走钢丝般,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彻底崩坏……”

  叶霜“咔擦咔擦”僵硬转头,干巴巴问:“可是这……和房间里的……那个有什么关系?”

  “我接下来就要说到这里。”韩初深深的吸口气,闭上了眼睛:“中枪的生命危机其实也算误打误撞的给了你一次机会……基因可以被看成是一种智能的程序,它们对自己造成的破坏和病变是很迟钝,甚至没有自觉性的,但是它们对外来的伤害却又很敏感。比如人受伤了会有血小板凝固伤口,生病了也会自行产生抗体抵御病毒等等等等。”

  “当你突然遭遇来自外界的巨大重创时,这个更高级的进化体就判断了你需要调动体内潜能去对抗这个危机,然后它们用更快的新陈代谢以及我们目前医学还无法解答的其他什么原理保护了你。但是这个过程中也需要消耗很大的能量,人受伤越重,恢复时间就需要越长,这个道理不用我再跟你解释吧?”

  “……哦,那还真是挺幸运的。”叶霜还是懵逼,坚持把话题又转回来:“可是孩子?”

  “孩子是另外一个问题了。”韩初叹口气:“因为重创的缘故,你的身体启动了自我保护机制,可能也是因为这一点的关系,所以当你伤势渐渐趋于稳定的同时,基因崩溃的速度也开始减缓。但即便是减缓,它依然存在,若是等你脱离了生命危机,进化的那一部分高等细胞重新活跃起来,那么你的身体又会重新面临原本的威胁……”

  “还记得吗?”韩初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叶霜低下头,慢慢伸出手放置在她的小腹上:“我跟你说过的,怀孕也许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

  生命是无比神奇的东西,它从一颗结构最简单的受精卵开始发育,在妊娠过程中慢慢构架丰满出一个完整的生命体。

  神经、血管、骨骼、内脏……以及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这个过程中完完全全的从无到有的变化培育起来。

  以基因蓝本为最初的设计,以妊娠母体为培养的土壤。潜藏在世间中每一处的规则自然会潜移默化,慢慢的让种子成熟长大,最终成为一个健全而独立的生命个体。

  “他以你体内拥有的基因代码完成了一次独立而完善的发育,这个孕育过程是符合生物规律的自然成长衍变,得到的当然是结构稳定的新细胞。而在这个过程中最终被整合好的基因程序,也同样的交换反馈到了培育着他的母体里,毕竟都是系出同源,它自然也能够补全你的进化融合问题……”

  韩初眨眨眼,解释完后突然停顿了许久,就像突然卡壳了一样。

  等叶霜都觉得奇怪的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时,他才突然伸出手捂住她的眼睛,而后在黑暗中继续:“叶霜,我不希望你死。”

  “……最后这句简直神转折。”

  沉默半晌后,被蒙眼的叶霜终于忍不住虚脱的吐了个槽。

  ……简直是瞬间从科教频道强行跳转言情频道的感觉。

  韩初吐出一口气,松开手埋头压在叶霜肩上环住她,低低的笑出声来。他可能也挺不适应的,笑了足有半分钟才抬头,然后就着这个姿势斜挑眼角看她,一脸的淡然镇定和理直气壮:“睡都睡了,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韩哥你节操掉了,快捡起来拍拍,大概还能用。”

  “先不要了吧。”韩初倒很淡定:“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是,这个很重要啊。”叶霜郁闷:“本来当上司时候气场就够强硬了,现在没有节操的你让我很没有安全感,下限这东西虽然不常用,但偶尔还是能够阻止一些丧心病狂的。”

  “下限啊……”韩初回忆起某些往事,听到这里忍不住木着脸给她呵呵了下:“这东西早在我让你怀孕的时候就没了,姚知行、安东尼斯、还有我岳父……”

  “等等!”叶霜突然想到什么,震惊阻止他继续数下去:“我昏迷的时候有一次短暂恢复意识,听到外面有人说什么一个月了,好像我爸也在吼,说什么你用这么个鬼法子救人之类的……难道那时候你们说的,就是指我怀孕一个月?”

  韩初也意外:“你居然能听到?”

  “……”难道她不该听到?

  好歹也是事关自己的人生大事,这些人怎么都这么任性就自说自话决定了?!叶霜有些抓狂。

  “……听到也好。”他又想了想,随即判断这点儿小事根本不值一提,于是瞬间把这问题抛到脑后:“总之就因为这个,后来我也是费了好大工夫才让岳父松口允许我们登记……当然,小枫也帮忙说了不少好话。”

  “……”

  果然这就个吃里扒外的熊孩子!

  ……

  叶霜其实也是觉得挺不可思议的,毕竟这个关系跳跃幅度确实太大了。

  但也许是韩初一直表现得冷静理智的分析,再加上后面的这个态度又太过理所当然,所以她居然并没有什么关系变化了的不适应感,除了现在太过亲昵的姿势以外,两人就好像还是如同以往的相处模式一般自然。

  而韩初呢?

  最初只是不希望她死,所以不管是联络医院、查找资料、分析数据还是其他什么……所有为此付出的一切,他都觉得是很正常且理所当然的,就比如若是换成姚知行或安东尼斯昏迷不醒,他也会这么做。

  因为是朋友,所以会在乎。

  而到了后来,在见到叶霜并没有多大改善的状态之后,他又开始慢慢的觉得,如果对方能醒过来恢复健康的话,自己其实还愿意付出再多些的代价。

  因为是身边很重要的存在,所以无法接受对方可能会消失的这个假设。

  心态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开始转变,在意和关注也一天比一天加深,直到某一天韩初突然想到——她到底还能不能醒来?如果不能,在未来人生中缺席了已经无比习惯其存在的这么一个人,他会不会无法适应?!

  ……接着一切就恍如醍醐灌顶,他似乎自己就给自己来了个点悟。

  也许是他其实早就在潜意识的关注着叶霜,只是现在才有所察觉。

  也或许是因为在挽回的这个过程中关注成了习惯,于是培养了这个错觉。

  但不管起始的源头是什么,最终走向的结果都已经一样了。

  他们一起过圣诞节,一起在家里做饭,一起吐槽和给人挖坑,一起解决一个个问题,甚至一起经历生死……事到如今,韩初已经无法从那么多的回忆中捋出他越来越注目叶霜的线头在哪儿,而他此时唯一能清晰肯定的是,在这条红线的终点上拴着的,就是那个人没错了。

  叹了口气,收紧环抱住叶霜的手臂,感受到刚才还轻松跟自己调侃的人瞬间又变得僵硬了的身体,韩初不以为意的用头顶轻轻磨蹭一下叶霜的脸颊,重新闭上眼慢慢开口:“你大概还没法很快适应,毕竟是缺失了一年多的时间……但是没关系,我们可以放缓脚步慢慢来。”

  “我偶尔抽烟,应酬时会少许饮酒,嗜好甜食……当然,定期去做牙科检查的习惯我还是一直遵守的。”他缓缓的、慎重的,向叶霜重新介绍着自己:“我的身家还算丰厚,负担一个家庭是没有压力的,职业你也了解得很清楚,如果担心风险,我可以慢慢转型偏向一些文职的工作,但如果你喜欢新鲜和冒险,我们也可以继续从前的模式……我家人很和善,妹妹也很喜欢你,我们还有一个三个月大的可爱孩子,他将来一定会很帅气……”

  怀中的身体在诉说中渐渐软化,没有那么快的全然接受,但至少抗拒的态度不再那么明显。韩初唇角勾起一个微笑的弧度,口中继续着如同相亲介绍般的细碎念叨,而睁开的眼中,目光却渐渐柔和……

  在叶霜来看到婴儿床后只是震惊,而不是当场回身扇他一个耳光的反应之后,韩初其实已经能够猜出对方的态度。

  也许她还没确定自己对他是不是有爱情,但是最起码她并不厌憎现在的这个结果。

  ……那么至少是有好感的。

  而有了最初的好感之后,接下来的一切都可以慢慢的来。

  反正还有足够长的时间。

  耐心、等待、一击必中。

  而此刻,倾诉还在继续着——

  “……一切都不用着急……”

  一切都不用着急。

  “……我会慢慢的等你愿意握住我的手……”

  他是最好的猎头,当然也是最好的猎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