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废材小姐大神医>目录>

第872章 271.番外,离山夜行(二)

第872章 271.番外,离山夜行(二)

小说:废材小姐大神医作者:夏向北字数:5580更新时间:2018-04-11 06:52:49

  

  ..,最快更新废材小姐大神医最新章节!

  “你,你到底是谁?”沉吟良久之后,顾掌柜终于开口,却是问起了上官平的身份,他布置的这个阵法,非常厉害,寻常人根本破不掉。而这少年,似乎是轻而易举。

  “极道,上官平。”上官平淡然开口。

  极道,是她与好友创立的组织,旨在锄强扶弱,济世救人,这一年多来,她们都是用这个名字,行走江湖。

  顾掌柜的神色松了松,却还是露出了一丝疑惑,“原来是极道的白侠,老朽眼拙了。”近一年来,极道声名鹊起,在一众江湖帮派中,极为耀眼,都是一些丰神俊朗的少年们,为首的两人一喜穿白衣,人称白侠,一人喜穿黑衣,人称黑侠,两人从来都是一起行动,今天却只来了一个,这有

  点奇怪。

  东方少阳却忍不住扯了下嘴角,她一个小丫头,居然也混上了个侠客的名号。

  “拜在我的手中,你不丢人。”上官平神色自若,“我只是先天优势,如果是单论阵法造诣,我不如你。”

  顾掌柜两眼一瞬间冒出了精光,可随后又黯淡了下去,就算造诣深,又如何,不还是败了嘛?

  “你还是不说?”上官平皱了下眉头,这个顾掌柜,是个老油条,她莞尔一笑,“你莫不是在等你的同伙相救?”

  顾掌柜的脸色大变,连忙否认,“我没有同伙。”

  上官平弹了下衣角,看着顾掌柜露出了同情的神色,“他的真实名字是白随风,是白家耀最小的儿子,严格意义上来说,他是你的敌人,而不是同伙。”

  “你说什么!”顾掌柜猛然起身,神色狰狞,“他是白家耀的儿子?”

  东方少阳的眉头沉了下去,白家耀,是当今江湖的武林盟主,侠肝义胆,为人极为正义刚烈,深受江湖各方人士爱戴。但几个月前,有人密报朝廷,白家耀掌握了一种能号令天下的神秘力量,就在荆州附近的离山一带,皇帝经过多方证实,确实发现了疑点,白家耀出身寒微,却只用了五年的时间,就从一个小人物窜升到

  武林盟主,这非常的奇怪。

  所以,他这次下来,就是借着雪妖的事情查一下离山,没想到上官平居然比自己快了一步。

  可从顾掌柜的神色看,他对这位白家耀却是恨之入骨。

  上官平点了点头,“你可以不信我,但你要相信极道的名声,我们办的案子,从未失手。”

  极道,严格意义上说是一个杀手组织,但他们不杀人。

  “他为什么要帮我?”顾掌柜万分不解,“顾家与白家,不死不休,他为何要帮我?”

  “他只是庶子,要上位,总要有所作为。”上官平的眸子亮如星,眨动间光芒无限。

  顾掌柜却一下子听明白了上官平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他是来偷学我顾家的天机之术?”

  上官平点了点头,“是与不是,你可以自己问。”

  这一下不仅是顾掌柜,就是东方少阳,都有些不明白,他们都看着上官平,就见少年勾起了唇瓣,看向神色木然的念儿,淡然笑道,“白随风,你还要藏到什么时候?”

  白随风居然是念儿!

  所有人都看向念儿,少年神色木然,却突然诡异一笑,抬手往脸上摸去,假面落下,一张清秀算不上英俊的脸映入大家眼帘。

  假面薄如蝉翼,却是人皮所做。

  “白侠果然名不虚传。”白随风阴沉一笑,手中的砍柴刀再次举起,“本想放你条生路,你却自己送上门来。”

  东方少阳此时上前一步,挡在上官平前面,挑着眉角冷喝,“放肆!”

  上官平却笑道,“方兄无需担心,最多五步,他就会倒下。”

  这明显是鬼扯,白随风自然是不信的。

  一,二,三,四,五...

  随着白随风每往前走一步,他的力气就少了几分,到了第五步,他果然就再也走不动,浑身直冒冷汗,气喘吁吁。

  “堂堂白侠,居然下毒。”白随风喘着粗气,看着上官平,眸中都是恶毒。

  上官平闻言轻笑一声,“堂堂武林盟主的儿子,居然做起了杀人狂魔,名副其实的血妖,不知是否上梁不正才会如此。”

  “住口!不许你侮辱我爹,他是名正言顺的大侠,岂是你这等小人能比的。”白随风支撑不住,跌坐在地上,他全身无力,可言辞仍是激烈。

  顾掌柜此时冷笑,“白家耀是大侠?我呸!他是全天下最无耻之人,抛弃妻子的鼠辈,不,他是杀人狂魔,要不是他,我的女儿,我的孙儿,怎会变得如此!你,你快说,把我的念儿怎么了?他在那里?”

  他说了这么多,才想起念儿还不知所踪,生死未卜,几步上前,一把揪住白随风的衣领,提小鸡一样将他提起,凶神恶煞般的询问起来。

  “他死了,别惦记了,一个傻子而已...”白随风狞笑着,反正自己也活不成了,拉一个人垫背也好。

  白家耀的儿子众多,白随风只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个,他若想要走进白家耀的视线,就必须要有能做大事的本领。

  “我杀了你!”

  顾掌柜发了疯,将白随风往地上一摔,就去拿砍柴刀,而此时,一直默然不动的无脸女人,突然飘了过来。

  “念儿,念儿...娘饿了...”

  说着,那女人嘴巴一张,森森白牙就咬向了白随风的脸皮。

  黑夜里,破茅屋前,两盏风灯左右摇摆,暗影重重叠叠,一个没有脸皮的女人,飘飘荡荡的去咬人...

  这种场景实在是...恐怖!

  东方少阳想要阻止,虽然云里雾里不知事情经过,但他也猜到里面的几人都是这女人咬死的,白随风固然可恶,可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自己面前,他还是做不到。

  一直柔软的小手拉住了他的手,上官平轻轻摇头,漆黑的眸子,看向茅屋的暗影,竟是全神戒备的神态。

  那里还有人!

  东方少阳霎时明白了上官平的警告,他的手不由按在腰间,那是一个信号弹,只要他扔出去,他的人就会出现。

  “啊...你别过来,救命啊,救命...”白随风手脚并用,往后面躲,奈何他身上没力气,躲的也不快。

  女人的嘴巴已经贴上白随风算得上清俊的脸。

  “...”白随风恐惧得忘记了尖叫,就那样傻傻的看着女人。

  “住手!”

  伴随着这两个字出口,一股大力卷起无脸女人的身子,拉出去一丈远,力道凶猛,可却并没有伤到任何一人。

  暗影中走出一身材高大的汉子,一身藏青长袍,五官立体俊美,下巴上一缕八仙胡,给人一种儒雅大家风范的感觉,可若仔细看,便会发现,他的眸光闪烁不定,该是心机深沉之辈。

  “白家耀!”看到此人,刚捡起砍柴刀的顾掌柜,眼睛都红了,他拎着刀就往前冲。

  “你不是他的对手,若你妄动,你们一家三口必死无疑。”上官平闪身挡在顾掌柜身前,目光警惕的看着白家耀。

  “久闻少侠朱兰玉质,聪明过人,今日得见,果不其然,白某真是钦佩得紧。”白家耀负手而立,身材笔直,一幅大侠见小虾的沉稳姿态。

  他这是场面话,里面并没有真心实意的成分在。

  上官平淡然道,“白盟主过誉了,比起盟主当年,小子未敢比照。”

  顾掌柜的脸色逐渐缓和,听见上官平的话,他才稍稍安心,这人似乎并打算与自己为难。

  白家耀的眸子沉了沉,和你以前比起来,我可比不上你,这话听着既是褒奖也是讽刺,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陈年旧事,提它作甚?我们都已成年,一切要向前看。”白家耀盯着上官平的眼睛,说的极为缓慢。

  上官平玲珑剔透,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过去的事,就不要在揪着不放了,以我今日的地位,你想撼动我,并非易事。

  她无所谓的一笑,“白盟主身在江湖之远,上官平自然无计可施,可你也知,庙堂上还有皇帝,若我将你的事上报朝廷,你猜皇帝会不会想要铲除你?”

  白家耀面色一冷,笑容分外的温和,“天高皇帝远,白某一向奉公守法,皇上就是想要铲除,也要有个名头。岂会是非不分,少侠真是多虑了。”

  白家耀混迹江湖多年,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早已有一套他自己的想法,根本不会将上官平的话听进去。

  再说,皇帝要操心的事那么多,怎么会关注江湖上的事。

  “如果皇上觉得你的存在,会危急江山社稷那?”上官平慢慢勾起了嘴角,眸中大有深意,随后她抬起头看向了夜空。

  星子漫天,却都闪烁不明,在暗沉的夜空更显朦胧,只是,在白家耀抬头的瞬间,西北方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信号!

  白家耀脸色大变,顿时觉得自己上当了,西北方是他的大本营所在,那里突然出现了这种信号,必然不是好事,但他又不愿相信,毕竟上官平无法分身。

  分身...等等。

  “那边是墨云?”白家耀突然想起自己一直忽略了一件事,墨云并没有在这里。

  上官平含笑道,“白盟主才意识到不对,已经晚了。”

  白家耀的脸色完全沉了下来,表面上故作大度,可那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雪妖的事是你编造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非也,”上官平摇着指头,嘴角的笑意一点一点的消失,整个人变得肃杀无比,“此血非彼雪,顾诗莲的脸皮被你生生剥去,天机绝学被你盗取,如此丧心病狂,十恶不赦,是个人都和你有仇。极道就是要

  管这世间的不平事!”

  “就凭你?”

  “嗯,就凭我。”

  话音刚落,上官平已经化作一道流光,笔直的朝白家耀冲去!白家耀不甘示弱,亦化作一道青光,迎击而上。

  他的眼中全是轻蔑,上官平的深浅他刚才全看在了眼里,就凭他与随风的对战,自己杀他简直是绰绰有余。

  真是自不量力!

  砰!

  两条人影在空中相遇,随着一声巨响,又极快的分开,不同的是白影飘然落地,青影则倒飞了出去!

  咚!

  白家耀的身躯砸在地上,溅起细碎的雪花,飞扬成一朵白云。

  “你...”白家耀不敢置信自己会如此轻易的就落败,只是刚说了一个字,他就喷出了一大口血,先前的优雅完全不见了,此刻的他看起来分外狼狈。“永远不要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你要用心。”上官平看着白家耀,“我知你不服气,但将天机绝学密保给朝廷的,正是你的儿子,你有今日,全拜他所赐,可他之所以这样,全是从你这里学去的,你就是他

  的一面镜子,他能看到的自己的未来就是现在的你。”

  看着自己的儿子低下头去,白家耀要说的话全都憋了回去。

  该,叫你心软!

  这明明就是个套!

  一步一步的将自己引入!而那边墨云带着人直接抄了他的后路!

  分头行动,引狼入室,最后瓮中捉鳖,好个极道!

  这时,顾掌柜郑重的行礼,“白侠,多谢你!”

  上官平连忙扶起他,“那里的话,你能悟出天机学,我们也算是同宗,本该互助,只是顾小姐她的脸...”

  “哎,她如今痴傻,只要能吃饱,其他的对于她来说,都一样。恶贼受到报应,我的心愿已了,就此别过。”顾掌柜再一弯腰,拉起痴痴的顾诗莲,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上官平看着父女两个的背影,心中莫名的惆怅,那个女子,本该韶华灼灼,可却在最美丽的年华遇到了错的人,此生全被毁了。

  白家耀狠狠的看着,原来是顾世昌主动找了极道,这个老不死的,当初就不该心软。

  “殿下,这两个人就交由殿下带回,也算不虚此行。”上官平朝东方少阳一拱手,“还请殿下勿怪隐瞒之罪。”

  东方少阳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扬手将信号弹甩向半空。

  “大哥!”不多说,银七一脸焦急的出现在东方少阳身侧,“小弟该死,居然睡了过去。”

  东方少阳一摆手,“我无事,将人带走吧。”

  银七自是不敢多说什么,领命去了。

  “东方少阳,永承朝太子,未请教小姐芳名是?”东方少阳低眉含笑,一颗心全在上官平身上,这里的一切,居然都是她安排的,这个女子,真是太令人惊讶了。

  “上官青萍。”上官青萍也是落落大方之人,东方少阳能公开自己的身份,自己也不好隐瞒。

  两人相视一笑,一起转身离开。

  他们都以为银七会听命办事,可谁也没想到银七从白家耀的口中得到了惊天秘密,也是这个秘密,让上官青萍与东方少阳最终有情人劳燕分飞,一人嫁做他人妇,一人被整成了废人。

  牢房里。

  东方少月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眸子中都是张狂之意,“东方昊,白家耀并没有骗我,上官青萍就是巫族的传人,若她交出五行阵的秘密,你就能无所不能!”“五行阵不过是个中级的阵法,最多就是利用五行之力增强自己的实力,在巫族真正厉害的是宇宙中无处不在的传送阵,只要启动它,就可以到达任何地方,白家耀不仅骗了你,还报了仇,你一直为他办事

  ,却浑然不觉,真是二!”龙璇玑捧着圆鼓鼓的肚皮,颇有些意兴阑珊。

  她已怀胎六月,这其间想尽了办法要撮合东方少阳和上官青萍重拾旧情,可东方少阳死也不要整容,也不医治废腿,还是东方昊提醒了她,父皇可能在意之前的事。

  现在看来,他确实是在意的,上官青萍已经提醒他要留意银七,可他却完全没放在心上,银七被他的话刺激,又躲着看了白随风的遭遇,早就下定决心要自己争取高位,否则庶子怎会有出头之日!

  “璇玑,你累了,还是回宫歇息,朕让人炖燕窝给你补补。”东方昊压根没有去听东方少月的话,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龙璇玑的肚子。

  龙璇玑捏了把自己已经肥了一圈的胖脸,无奈的点点头,“走吧,但不吃燕窝,我要吃上次哪种麻辣烫,变态辣的...”

  话才说了一半,她立即意识到不对,连忙侧头去看身边的男人。

  果然,东方昊脸上全是黑线,俊美容颜一丝丝龟裂,幽深的眸子中一阵要杀人的冷意,“追雨,滚去不周山,小太子安全降世,朕免你死罪,不然,就将你钉在深渊的峭壁上。”

  周围的温度已经降到冰点,暗卫中的追雨在东方昊训斥完之后,一溜烟的跑远了,可他并不担心,反正过不了几天,娘娘就会来的,小凤凰可是要出世了。

  一间大气典雅的现代房间中,绝美高贵的女子收了手,凝目看向自己对面的俊朗男子,温柔一笑,“阿天,咱们的璇玑很幸福,东方昊很不错。”

  这女子正是神女帝玄灵,苏芳菲等人回归,自己的女儿却被留下,这令她极为气愤,终于在一个月前被她打开了时空镜,若女儿过的不好,拼着命不要也要去将她救回来。

  可现在一看,帝玄灵就知道即使自己过去,璇玑也不会同自己回来,因为她爱东方昊。

  龙傲天冷哼道,“算他识相,他若敢负了璇玑,我必灭他!”

  嘴上说得严厉,可神色却已然放松,大手搂过帝玄灵的肩膀,“丫头,我们终于有外孙了。”

  帝玄灵窝在丈夫怀里,目光温柔缱绻,她的晚年虽然没有女儿陪伴,但只要她能获得幸福,当娘的就该知足。

  窗外一片旖旎风光,花圃里的百合迎风盛开,如雪般晶莹的花瓣,宛若少女娇艳的姿容,在春风中浅笑。

  番外完。

  现在是2018年3月14日,我打下番外完这三个字,心里莫名的惆怅。

  码字并不容易,尤其是对于新手,想做一个讲故事的人,也不容易,几次都想放弃,翻看评论又开始码字,那些鼓励和赞扬,让我心安,终是不能辜负大家的口袋。

  当然,更多的还是批评,标点错,人名错...各种错...很抱歉,真的很抱歉,我还需要继续练习,未来也许会写的好一些。

  但无论怎样,批评也好,赞扬也好,我都感谢并感恩,码字赚来的钱足够我支付母亲一年的医药费,如此,就够了。

  书分上下两部,大家耐心看,如觉得实在枯燥,就笑着放下吧。三月,愿你们都能在春风中从容一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