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未来开拓者>目录>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万道唯一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万道唯一

小说:未来开拓者作者:一念乱天机字数:10262更新时间:2018-04-21 07:46:10

   终结源头和玄天大帝都明白,一切都已经脱离了掌控,升到了更高的层面。!

  那是超脱之道和道衰之劫的争斗,现在谁能够提前一步降临,谁是最后的胜利者。

  而此时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在这无限的宇宙之,万年以来不知多少新生的人物在以难以理解的速度成长着。

  一片古老的大陆,这里是最古的时代,可以追溯到第二历最开始诞生的宇宙。

  本来它的生命早已走到了尽头,甚至沉睡在末日之地只剩下了残骸,但在超脱之道出现之后,它化为了大陆,再次获得了新的生命。

  而万年以来,这一大陆的央,一缕意志缓缓苏醒,在莫名的力量影响下,化为了一个年轻人。

  他面目年轻,充满了生机,但不知道为什么,身却流露着一种无古老的气息,似乎可以追溯到第二历开始的时代。

  “没有想到,我居然能够成为生命体,活着原来是这种感觉吗。”

  “真是美妙的感觉。”

  年轻人迷醉的表情,感受着四周的一切。

  片刻之后,他张开了双目,看着天空之,眼弥漫着尊敬。

  “超脱之道,伟大的道理,让我这古老大陆都化作了生命,从此拥有了无限的可能。”

  “请您等待,我必将承载您的力量,带来万世的太平。”

  无穷的星空之,一缕缕星光残从无穷多元宇宙之汇聚而来。

  那是浩浩荡荡,无穷时空以来的星光余晖,在某种力量的影响下,化为了一道流光。

  无穷星空的余晖化为了一位老人,它似乎秉承一切的余晖而诞生,浑身都弥漫着一种古老的气息。

  另外一处所在,万物初生的无穷生机在神秘之地汇聚,化为了一位神秘的女子,她浑身燃烧着磅礴的气机。

  各个地方都有这种神秘的人物在天地超脱之道的作用下诞生。

  而一些异的大陆之,一些凡物生灵们也同样不断发生着变化。

  央大陆,这位于宇宙心的土地,一个青年站在一座雄伟的山峰之。

  他遥望天地虚空,一种内敛的霸气从他的双目之露出,似乎要照射大千世界,无穷时空。

  “我霸梵天一定要成为超脱之道的承载者,主宰世间。”

  一股无边霸气在他的心灵之孕育,蕴藏着无穷的奥秘。

  边界遥远的地域,一位清净道人眼神明亮,注视着脚下的蚂蚁,看着它们为了食物努力生存。

  眼路出淡淡的喜色,似乎看到了时间最美丽的情景一样,他陷入了顿悟之。

  在这万年以来,无数新生的生灵绽放着光芒,他们的修为根本没有极限,他们突破境界如同吃饭喝水一样迅速。

  而无一列外,他们都是从超脱之道彻底统一所有基础规则之后诞生的生命。

  他们这些新生的存在被过去的人称为超脱一代,因为他们是在超脱之道孕育唯一之道的时候诞生的。

  这个时候的规则已经完美统和,他们天生是从心灵、智慧、身躯都完美无缺的一代,没有一丁点的破绽。

  这导致了不管他们是天生天养,还是后天而生,修行起来都没有丝毫瓶颈,一切都是吃饭喝水一般水到渠成。

  万年的时间,出现了五十二位觉悟者。

  是的,没有错误,仅仅只是万年,出现了五十二位觉悟者,其有超脱三十位都是唯一一代,其他的都是古老的存在们突破了最后的瓶颈。

  而这一切都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万年之,出现了三位汇聚无穷智慧、气数于一生的人物。

  霸王霸梵天、万道神主生玄机、众星之主星无限。

  三位人物,其一位是后天无智慧者,后面两位则是先天智慧者。

  他们的出现彻底震动了十二位无存在,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超脱之道诞生的这唯一一代居然如此强大,只是万年出现了三位可以匹敌他们的存在。

  而且这三位的晋升是没有任何瓶颈的,似乎他们天生应该成为无存在。

  与之相对的,十二位无存在们却是感觉到了极限,哪怕他们获得了超脱烙印,可以通过它深入了解超脱之道的所有奥秘。

  但了解只是了解,想要彻底领悟,还是做不到,至少万年以来劫命运道天、三圣道主,耗尽了所有的智慧,也只是理解了其一部分奥秘。

  超脱之道是在不断发展的,而且伴随着成为唯一之道,正在以不可想象的速度膨胀发展,他们领悟的道理只是勉强和这万年以来的发展媲美。

  也是说,他们在超脱之道占据的道理重越来越微小,这很尴尬了。

  而时间之主则是唯一进展巨大的人物,也许是因为他本身的力量在过去体量超越了想象,所以在融入超脱之道的时候也有特殊的能力,让他在理解超脱之道的时候速度远其他人更快速。

  天下千秋也是另外一个进展最快的人,因为她的背后站着白凤九,帮助她理解整个超脱之道。

  如果可以,白凤九当然希望天下千秋能够成为唯一之道的承载者,不过他也知道着一切并不是他能够左右的。

  从唯一之道开始孕育到时候起,超脱之道已经不再属于他了,而是属于这无穷的多元宇宙每一个生灵,需要的是真正能够承担这无穷希望的人。

  哪怕是他,也只能帮助天下千秋别人理解的快一点,想要彻底承载也看最后的结果。

  白凤九站在四季花园岛,看着多元宇宙之的几道身影。

  “霸王霸梵天,真是厉害,居然已经领悟了百分之九十九的超脱之道,意志和超脱之道完全同步。”

  “万道神主,领悟万道,超脱之道内的所有道理几乎没有遗漏,只差那最后的唯一本质了。”

  “众星之主星无限也是厉害,将超脱之道所有的道理都映照在自己的心灵之,化为亿万星辰,让它们自然演化,自己则是掌握核心一点道理,构建自身之道。”

  “他们的智慧实在是太过深邃了,甚至超越了那些古老的无存在,他们才是希望,古老的存在们已经掉队了。”

  “除了时间之主,他曾经独自指掌过完美的循环之道,可以说占据了超脱之道的近半体量。”

  “融入超脱之道,凭借体量加持,相互影响从而迅速理解整个超脱之道,如今也已经抵达了最后一步,只要取得本质认可,可以冲击唯一了。”

  “愚愚有我的支持,所以也差不多掌握了所有的超脱之道,但是能否承载唯一,也难以确定。”

  “如果没有意外,那么最后承载唯一的将会是他们五人的一个。”

  “时间没有推算错误的话,大概会在百年之后的某一天。”

  目光扫过宇宙两极,透过了无限的空洞,他看到了一股洪流正在缓缓苏醒,而在洪流之,两道身影正在那里搏杀。

  “终结源头和玄天大帝,争斗了万年,还是不分胜负,两者都已经走到了极限,看他们的样子也许快要分出胜负了。”

  “时间差不多也是百年左右,和唯一之道差不多的时间点吗。”

  “那么也许可以这么做,增加获胜的胜率。”

  心思考着,白凤九宛如一尊玉石一般,端坐在这里很久很久了,他的身边愚愚也坐在那里,不过仔细看去可以发现,她的双目微闭,显然进入了修炼之。

  白凤九的一只手牵着她的手,无数神秘的信息冲入了她的心灵之,那都是超脱之道的信息。

  而且是以一种彻底解析的最基本构造的信息,这是白凤九给她的支持。

  时间之主站在超脱之道核心所在,他盘膝坐在虚空,看着眼前一圈淡淡的光幕,它封锁了其的东西,但是他可以感觉到那东西对自己的吸引。

  缓缓触摸在这光膜之,时间之主的眼露出了一丝思索。

  “唯一的道理,无数年年了,从穿越开始到现在,我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无之,唯一之道。”

  “当那一颗来临之后,我将获得真正的超脱。”

  呐呐自语,威能无限的时间之主,似乎也有着自己的烦恼。

  目光闪烁,他抬头看了看天空:“白凤九吗,真是可怕的人物,直到我领悟了超脱之道,触碰到了这唯一的本质,我才回忆起了你的存在。”

  “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走出了另外一条无之的道路,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将这超脱之大留下,目的恐怕是为了催生出一位唯一承载者吧,这种永恒的机会都没有夺取,难道你的道路超越了唯一之道,让你不愿意承载这道理吗?”

  “又或者,这唯一之道承载之后,有什么你不想承担的后果吗。”

  “不过我需要感谢你,你的放弃,将会成我的伟大,哪怕这其有你所不愿意承担的结果,但是只要能够踏足真正的不朽,我什么结果都可以承受的。”

  伴随着这句话,时间之主的体内忽然一道清脆的咔嚓声响起,那是一枚晶莹细小的虚幻圆珠,其似乎蕴藏着无穷的信息。

  而此时这一刻晶莹的细小圆珠忽然破碎,化为无数信息洪流流入了时间之主的体内。

  接着时间之主有形的身躯崩碎,化为一片波动,瞬息之间融入了超脱之道。

  没有人知道发什么什么,只是这一刻天地之间其他十四位无存在们,察觉到时间之主的气息消失了。

  它似乎从未存在,也从来没有出现过。

  白凤九此时也是一愣,接着目光落在了超脱之道,然后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张了张嘴,然后飒然一笑。

  “原来如此,没想到,你居然有第一历时间的烙印。”

  “时间是最神秘的道理,从第一历最开始存在,它的本身是第一历的烙印,和我的山海玉板记录的信息是一样,也许在细节会有差异,但是不会差太多。”

  “原来如此,你也获得了第一历到第二历的所有信息,具备了和超脱之道彻底共鸣的机会。”

  “从现在开始,你是超脱之道,超脱之道是你,它已经拥有了生命。”

  “真是巨大的魄力,放弃了自己的一切,保留最纯粹的意志融入这唯一本质之吗。”

  “那么祝你一路顺风,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老乡。”

  这一刻,白凤九已经看到了一切,包括这时间之主真正的来历,第一历第二历再也没有半点秘密,甚至他的目光透过那无穷的空洞,看到了那伟大的洪流。

  他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时间之主的时候,所感觉到的那一股同源气息,居然是这样的原因。

  目光透露着一丝笑意,静静的观看着这一幕发生。

  因为这时间之主的忽然发动,唯一之道的承载者已经出现了。

  而与此同时,在宇宙两极空洞之,似乎受到了这一股波动的刺激,终结源头和玄天大帝背后的道衰之力在迅速沸腾。

  两人的意志都充斥着一种狂热,似乎要失去了理智,开始不计后果的疯狂厮杀。

  力量在飞溅,他们的肢体在纠缠,疯狂的刺入对方的身躯之,他们仿佛变成了怪物一样,身体正在某种力量的影响下发生着变化。

  那是最初劫主种子们被孕育的时候出现的状态,但是现在却出现在了他们两人身。

  白凤九的目光深沉,看着他们两人的模样,暗道:“真是可悲。”

  “终结源头,你本来还有机会真正争取那唯一之道的,但是你选错了路。”

  “道衰之劫虽然也是唯一之道,但是它可不是没有主人的,你只是一个躯体罢了,接引它的主人降临的躯体。”

  “从最开始,不关你们是谁声谁赢,结果都是一样,当你们成长到极限的时候,它才会真正降临。”

  “现在你们的融合,显然是它感觉到了不对劲,正在促使你们完成劫主的诞生,然后开启真正的道衰之劫。”

  “茫然不知,真是可怜。”

  “被唯一之道所同化,谁都解救不了你。”

  看着两道身影在疯狂之厮杀,他们的躯体化为了一团烂泥,两团迷失的意志在其距离冲突,不断洒落点点意志碎片。

  抵达了基础规则的不朽存在,他们本该永恒不朽,但是却因为投身进入了道衰之劫,现在反而不再拥有不朽。

  此时终结源头已经发现了不对劲,他毕竟是基础规则缔造者,虽然转化为劫主,但是他的核心本质仍然是终结之道

  而现在他发现一切和他过去成为劫主的时候完全不同,一股力量正在迅速侵蚀他的意志,这是一种诡异而恐怖的力量。

  他感觉自己游离在核心本质之外的思维被迅速侵蚀,这是一种同化,继续这么下去,他一定会死。

  本能告诉了他危险正在迅速降临,终结源头心升起了不祥。

  但是在这危机时刻,他非常冷静,一切惊慌失措都没有意义,他要破局。

  “道衰之劫,算你是唯一之道,想要彻底毁灭我的本质也不可能,我是终结之道的缔造者”

  “出来吧,终结之光。”

  下一刻,一道神秘的光辉从他的意志之迸发,那是终结之道最根本的本质,一种不朽的光辉,瞬间照射在了玄天大帝的意志之。

  “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玄天大帝的意志如同阳春白雪,迅速消融,化为了一缕缕了意志的烟雾飘荡在终结源头的意志四周。

  终结的光辉,这是终结源头最后的手段,现在全部施展出来了。

  虽然获得了胜利,但是终极源头并不兴奋,他感觉到一股莫测的力量依然在向着他的外围意志之扩散。

  这种力量简直不可抵抗,它的心升起了不祥。

  “怎么回事,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现在怎么办。”

  意志在急速思考,下一刻终结源头下定了决心。

  “不行,这是我最后的机会,绝对不能放弃,这一股波动一定来自道衰之劫。”

  “我现在已经镇灭了玄天大帝,第一步祛除这力量,第二在同时汇聚所有劫主本源,成为真正的劫主,掌管部分道衰之力。”

  想到这里,终结之道的本质光辉开始绽放,这是每一个基础规则缔造者最后也是最强大的手段。

  终结的光辉再次升起,从他的意志之迸发。

  它迅速将终结源头和玄天大帝所化的那一团蜡制肉团笼罩。

  一缕缕莫名的波动在这终结之光的照耀下被强行祛除出了这蜡制肉团之,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吸力从终结之道的意志之升起。

  蜡制肉团的所有道衰本源都被直接吸入了终结源头的本质之,开始融入了那基础规则核心本质。

  白凤九看到这一幕也是微微一挑眉头道:“终结源头开始拼命了。”

  “居然敞开自己不朽的本质,强行融合道衰本源,这是要和道衰之劫彻底融为一体,成为其的一部分。”

  “这个想法倒是不错,劫主本源本身是没有烙印的,是道衰之劫流露出来的诱饵,但是如果这个诱饵被猎物吞掉,消化掉,按这诱饵不再是诱饵,而是成为了真正食物。”

  “终结源头,果然不能小看,居然想到了这个方法。”

  “成为道衰之力的一部分,如同病毒潜伏进去,然后在道衰之劫进行侵蚀。”

  “如同人体之潜入了病毒一样,如果不能有效治疗,那么会死亡。”

  “如果成功,那这件事还有变数,虽然几率很低。”

  一声闷响,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两极空洞之,那是一个有着无威严样貌的存在。

  似乎天地之间一切英伟都汇聚在了他的身,但是这种英伟之下是绝对的无情和冰冷。

  终结源头的力量在无限的提升,他感觉到了自己彻底融入了道衰之劫,甚至连接到了一股神秘的源头,自己也是这神秘源头的一部分。

  眼闪烁一丝冷光,接着他的意志开始沿着这一股冥冥之的联系,向着那源头回溯而去。

  他的身形在下一刻缓缓变淡,消失在了空洞之,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白凤九看着他消失,眼微微闪过一丝光芒:“厉害,一成功展开了侵蚀吗,祝你马到成功了。”

  面容平静,没人知道白凤九在想什么。

  下方多元宇宙,时间之主融入超脱之道,引发了巨变。

  最新诞生的三位无存在也在刹那之间察觉到了这种变化,霸梵天,星无限和生玄机都是面色难看。

  他们也到了最后一步,眼看着要突破,成为承载唯一之道的人物,但是现在一个老古董却忽然抢先一步,似乎要成功,这是他们无法忍受的。

  霸梵天性格霸道无,立刻做出了选择。

  只听他的声音响彻多元宇宙。

  “霸道唯一,舍我齐谁。”

  轰隆

  伴随着宛如雷滚滚,他瞬间炸开,化为滚滚滚洪流冲入了超脱之道。

  一缕意志伴随着洪流,向着超脱之道的本质之所冲去,不惜一切,哪怕展露自己的一切本质,也要冲击唯一。

  霸梵天确实霸道,在一瞬间做出了决定。

  他的意志此时已经化为一道流光,向着超脱之道孕育唯一的光辉冲去,快的无与伦,甚至超越了时间和空间,一切似乎都在这一刻静止了。

  伴随着一声冥冥之的闷响,他的意志消失在了这光辉之。

  而下一刻,生玄机和星无限也做出了决定,一缕星光,一缕万色光辉升起,向着唯一之道的光辉冲去。

  但这一次,结果却是震撼的。

  只听两道脆响,星无限和生玄机如同脆弱的晶石一样,直接炸开,他们的意志在这撞击之下直接破碎,化为了亿万道。

  破碎的意志四散飘飞,其他诸多无看到这一幕都是面色骇然。

  道的目光深邃:“好恐怖,居然可以破碎基础规则的本质。”

  天沉声道:“他们后来居,可我们领悟的还要深,居然都无法进去,看来我们真的落伍了。”

  命、运、劫、三圣道主都是沉默无言,面对这一幕,他们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

  捏紧了拳头,这几位最古的无存在们,心不是滋味,看着一个个后来者追他们,他们正在慢慢失去自己的权柄和地位。

  但他们无法可想,超脱之道是如此,指明道路,只要不断修持,未来不管花费多少时间,也许一个纪元,也许两个纪元,也许无数个纪元,甚至无数历的时光,总能够修炼到基础规则之境。

  他们已经可以预见,在遥远的未来,将会有无数的基础规则缔造者出现,然后他们将会泯然众人。

  这是超脱,也是真正的大同时代。

  在他们沉思的时候,超脱之道孕育唯一的光辉之开始发生了剧烈的颤动。

  亿万次的波动,一道道浪花以这团光辉为心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宛如潮汐,频率却高出了千万倍。

  所有生灵都感觉到了这种波动,一种冥冥之的感觉涌了他们的心头。

  唯一之道即将诞生,一切都将迎来新的未知。

  只有白凤九淡定无,透过一切看到了本质。

  那一团光辉之,时间之主的意志正在和霸梵天的意志在争斗,这是你死我活的争斗,只有胜利者才能承载者唯一之道。

  唯一之道是何等伟大,想要承载自然有无数劫数,不管是霸梵天和时间之主,都是对方的劫数,胜利者只有一个。

  光辉之,时间之主和霸梵天不断闪烁,一道道意志所化的攻击向着对方落下。

  两道身影的速度已经抵达了不可测度的境界,这是思维的争斗,每一次碰撞必定会有一丝意志粉碎。

  意志和思维的拼,最是凶险,**裸毫无半点缓和,这是最直接,也是可以最快分出胜负的战争。

  强大者胜利,弱小者死亡。

  只听霸梵天的意志在回荡。

  “时间之主,你已经老了,死去吧,当我成为唯一之道的时候,我会让你复活,成为未来的一员。”

  “你们应该退出历史的舞台了,这是属于我的舞台了。”

  时间之主风轻云淡,面部不变,不管他们做出任何决定,都丝毫不在意。

  他自然有自己的把握,哪怕这位新生后来者如何天资绝世,但在这思维的战争之依靠的不是天资,而是纯粹的意志,这一点他自问不输给任何人。

  无数年的等待和磨砺是为了今天,新生的强者再怎么厉害,在这一点都会有缺陷,他需要做的只是等待对方的缺陷暴露。

  霸梵天自然察觉到了时间之主的目的,他的意志再次回荡。

  “我知道你在等待我的意志路出破绽,但是我可以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

  “我的意志同样是经过无限时间洗礼的,所以我没有破绽。”

  时间之主闻言,意志微微感到意外,但是他没有回答,一切话语都苍白无力,最后都要用实力来说哈。

  无声的碰撞,一波接一波,每一次碰撞都会有部分碎片产生,然后一**的巨浪会传入外界。

  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的本质都在消耗,这是纯粹的消耗战,现在已经进入了尾声。

  他们已经发不出任何思维了,只有最后一点本质在发起最后的碰撞。

  一道紫色的灵光的身影,一道变化莫测的身影瞬间发生了碰撞。

  砰

  一声轻响,只见紫色灵光的身影一拳轰在了那变化莫测虚幻身影的胸口,而那虚幻的身影则是一指点在了紫色身影的额头。

  下一刻,两道身影都爱瞬间破碎,化为无数碎片,点点散去

  在这无限光辉的地方,只有无数的点点意志碎片在飘荡,似乎没有胜利者,同归于尽了。

  但这个时候,在虚幻的意志碎片之,一点光辉缓缓亮起,那是一个虚幻的圆珠,它散发着淡淡的吸力,将四周破碎的虚幻意志缓缓吸入其。

  仿佛一个磁石,在这安静的光辉之掀起了风浪。

  伴随着第一道碎片融入这虚幻圆珠之,一道意志复苏了。

  没有任何思维的能力,因为它太弱小了,只有一丝本能,让他吞噬四周的虚幻意志碎片。

  一颗,两颗,三颗,然后无数的碎片如同风暴重新汇聚一起,化为了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张开了双目,缓缓吐出了一口气:“我活过来了,胜利者终归是我。”

  伴随着这一道淡淡的话语,空间无穷的光辉向着他汇聚而来,冲入了这一道身影之,一种神秘的波动以他为心,向着多元宇宙笼罩而去。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宛如心脏的跳动声在宇宙所有生灵的心灵之响起,无数人的心灵之都感觉到了一个存在。

  他们最根本的力量都连接到了他的身,亿万众生,无穷意念,不论善恶都在其,化为了一股力量。

  无思无想,无劫无铸,无量无极,无痕无际,无有无存、

  不可捉摸,不可思考,不可理解,不可视见,不可话语,不可听闻,不可感觉。

  这一刻天地具静,无数生灵都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又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心灵一片蒙昧,似乎看到了唯一。

  “唯一之道成,超脱唯一,众生永恒。”

  伴随着一道声音响起,一切众生,包括所有基础规则缔造者都感觉到他们的心灵之忘记了什么。

  他们不再记得有时间之主的存在,哪怕是基础规则缔造者也一样,他们感觉到的是一个无限的未来已经降临。

  白凤九站在四季岛屿,和愚愚并排而坐,只听他道;“恭喜恭喜,你终于成了唯一。”

  一道身影淡淡出现在了这里,看着白凤九,这是一个面目冷峻的青年,没有半点气势,仿佛一个最普通的人。

  但是他的眼,却蕴含着众生天地一切运转。

  时间之主,这一刻他承载了唯一,同时也成为了无人可以知道的存在。

  淡然坐在凉亭之,时间之主看着白凤九道:“真是没想到,我们居然来自一个时空,能够成道,还是要多谢你了。”

  “选择不同,无需感谢,这是你自己的机缘。”

  点点头,时间之主也不在感谢,然后道:“那么什么时候出发。”

  白凤九笑道:“现在走吧,处理了道衰之劫,才是真正的天下太平。”

  一旁的愚愚眼神惊看着时间之主,从他的身她感觉到不到半分力量的气息,但是本能告诉她,自己绝对伤害不了眼前之人分毫。

  听闻两人要走,愚愚看着白凤九道:“早点回来,我可不想当寡妇。”

  白凤九微微一笑,摸摸愚愚的头发道:“放心,过了今日,一切都会安宁。”

  转头看着时间之主,淡笑道:“走吧。”

  时间之主点头道:“好。”

  下一刻,两人已经无声无息消失了,只有愚愚一人坐在凉亭之,静观天地宇宙时空。

  下面,宇宙两极的空洞在迅速缩小,两道身影分别站在了宇宙两极之,而深邃的对面,则是一道巨大的无形波浪向着他们冲来。

  一道人影站在这无穷的浪花之,下一瞬宇宙两极的空洞完全闭合,愚愚再也看不到任何画面了。

  眼露出一丝担忧,呐呐道:“一定要回来啊。”

  少女满怀担忧的等待着这场战争的结束。

  这一片神秘的地域,这里不是虚无,也不是宇宙,处于一种无法言喻的状态之,任何生灵,除开基础规则缔造者级别,一旦进入这里,立刻会被消融。

  此时两道身影站在这神秘之地,看着眼前一片巨浪滚滚而来,其站着一道身影。

  白凤九眼神淡漠道:“可惜了,终结源头,失败了。”

  时间之主点点头道:“道衰之劫,在我成唯一的瞬间,我已经感应到了它的存在。”

  “它本身有着意志,乃是先天唯一,本来我们的世界都不会出现,是它无疑之缔造而出。”

  “它在第一历获得了很多收获,所以才会让第二历出现,不过为了消化第一历的所得,他陷入了沉睡。”

  “那终结源头自以为自己在第一历破灭一切,获取了道衰之劫的秘密,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只是对方留下的一个棋子罢了。”

  “现在终结源头已经彻底被这先天唯一夺取了身体,它真正降临了。”

  白凤九了然点点头,然后道:“那么出手吧,面对它,可没有留手的机会。”

  话音落下,白凤九双目微微一变,这片神秘之地化为了一片数据点海洋,一切的根源都清晰的出现在了他的眼。

  看着这无穷信息根源,他的目光了落在了前方,看到了此时的终结源头,它的意志之一道另外的思维占据了他的意志,取代了他的一切。

  似乎感应到了白凤九的目光,这身影目光向着他看来,冰冷的意志在回荡。

  “你们居然能走到这一步,出乎我的意料,那么让我试一试你们的力量吧,我的道衰之道。”

  淡淡对着白凤九挥挥手,瞬息之间白凤九看到了一片数据凭空而生,正在破坏自己存在基础。

  感应着这些数据的破坏,白凤九的身体瞬息消失无踪。

  白凤九的意志回荡:“一切都会衰竭吗,数据也一样,厉害。”

  “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话音落下,白凤九再次出现,一挥手,一道流光笔直而去,扑向了道衰之劫。

  这到光辉乃是根源数据所化,一切数据在它面前都在崩解溃散,不管怎样力量都是无用。

  它化作一道流光,直指无边巨浪之的存在,一点永恒的本质在那里闪烁。

  照见虚妄,一切真实头逃脱不了白凤九的眼睛。

  道衰感受着来自白凤九的攻击,感受到了一种危机,这种危机不是杀死他,而是要封印他。

  面色一沉,一抬手,一股真正的道衰之力产生,向着这一道根源之光落下。

  砰

  一声闷响,根源受阻,但是它并未停止,而是瞬间化作流光,从另外一个方向向着道衰而来。

  时间之主看着白凤九和道衰交手,然后点点头,下一刻亿万光辉从他背后升起,他踏步而,一拳向着道衰落下。

  这一拳无法形容,天地众生,无穷宇宙都在其,汇聚成为一道唯一的光。

  面对这一拳,道衰身体一僵,左手挥出,向着这一拳挡去。

  而同时根源之光也化作剑气,向着他劈来。

  无可躲避,道衰右手升起,拿捏印法,两股道衰之力向着剑气和拳头轰去。

  无声无息的碰撞,然后道衰炸裂,化为虚无,翻滚的无穷道衰之力构成的巨浪都是一静。

  道衰下一瞬再次出现,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一缕根源的光辉正在他身体之出现,和他的本质进行着纠缠。

  而时间之主并未停留,依然一拳落下,霸道无双。

  砰

  又是一震,道衰溃散。

  时间之主道:“白凤九,动手,我来全力压制他。”

  白凤九微微一笑,身形一顿,下一刻化作无数的光辉。

  那是根源,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割裂一切状态,所有的道衰都被光辉压制。

  每一次道衰之力要反击,都会引来时间之主的唯一光辉压制。

  这一片神秘之地,只剩下了光辉,无穷的光辉,三种光辉在纠缠,在挣扎,在厮杀,无声无息,但是大恐怖。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千年,也许是万年,也是亿万历,又或者只是一瞬。

  一股光辉被压制,然后缓缓缩小,直到最后化为了一个点,一个似乎无限小的点,最后消失不见。

  两道光辉化作身影,正是白凤九和时间之主。

  白凤九看着道衰消失的地方,缓缓道:“没想到居然真的封印了它。”

  时间之主淡然一笑道:“无他,力量尔。”

  看着白凤九,他缓缓道:“你要走了?”

  白凤九微微一笑:“对,我要回家了,带媳妇。”

  时间之主眉头一皱:“你还有这种感情?”

  看着时间之主,白凤九淡淡一笑。

  “她等了我亿万载,现在该我陪她到永恒了。”

  ...............

  时间缓缓过去,一晃是千万年,亿万年,多元宇宙无的伟大,无边无际,辽阔无尽。

  每一个生灵从出生是自由的,这是一个心想事成的世界,但是却璀璨而辉煌,无数的奥秘可以随意去探索,无穷的美景可以去观看,美好的生活永无结束。

  在无限遥远的时间之,一个神秘的点,这里有一个宇宙,一颗星球,蔚蓝色的大海,仿佛宇宙的珍宝。

  一栋海边小楼之,两道身影依偎在一起,遥望大海。

  男子面挂着笑容道:“愚愚,今天我们吃什么啊。”

  美丽的少女满是狡黠道:“你猜啊。”

  男子神秘一笑:“那...吃...你啦。”

  少女顿时一声惊叫,要逃跑,可惜男子一下将她抱起,在笑声两人消失在了小楼天台之。

  日升月落,潮起潮落,这一刻直到永恒。

  (全书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