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军爷撩妻之情不自禁>目录>

第三十八章 实验成功

第三十八章 实验成功

小说:军爷撩妻之情不自禁作者:凹凸蛮字数:4641更新时间:2018-05-02 07:03:54

  

  许家庭离着砸下来的石头不过仅隔一步之遥,只要刚刚他反应稍稍晚一秒,现在的他怕是正在被送去医院的路上。

  沈筱筱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被吓得面色一阵一阵发白的男人,语气一如方才的来势汹汹,“许瑾瑞在哪里?”

  许家庭咽了一口口水,他瞥向周围早就是被打的爬都爬不起来的一群人,亏得他堂堂将军,如今竟被一个小女孩给逼的差点跪下来。

  沈筱筱见他没有回复,径直走上前,又一次将他提了起来,“说话啊,许瑾瑞在哪里?”

  “城西墓园。”许家庭脱口而出。

  沈筱筱将他丢开,没有片刻停留的跑出了大宅。

  原本还是一片嘈杂的院子突然间犹如人去楼空的死寂。

  江娉是听见声音的时便变从宅子里跑了出来,只是当看到沈筱筱扔下石头之后被吓得顿时白了脸,躲在花坛后说什么也不肯出来。

  许家庭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他用力的喘了两口气,脸色也从之前的苍白变成了现在的涨红,他咬牙切齿的撑起自己的身体,目光阴鸷的盯着扬长而去的女孩背影。

  “老爷。”江娉小心翼翼的跑过去,“您没事吧。”

  许家庭目眦欲裂的瞪了她一眼,“我刚刚看到你出来了。”

  江娉怯弱道,“这位沈小姐为什么好端端会跑来家里闹?”

  许家庭缓慢的站起身,“你为什么不过来,而是躲在后面?”

  江娉不敢直视男人的眼睛,她只得含糊不清的说着,“我只是一个女人。”

  许家庭直接与她擦肩而过,“给我放水,我要洗澡。”

  江娉唯唯诺诺的跟在他身后,整个许家仿佛一刹那便恢复了以往的安宁。

  沈筱筱一路奔跑,跑的筋疲力尽,她双手撑在膝盖上,遥望着这条环山公路,被黑雾遮掩,她好像都看不到尽头。

  “筱筱。”许沛然从计程车里走了下来,他起初也只是猜测,或许他的筱筱会在这里。

  其实出于自私心,他多么希望她不再这里,哪怕还要自己继续找,继续找,他也不愿意在这里将她找到。

  沈筱筱听见声音,朦胧的眼中慢慢的走来一道黑影。

  许沛然目不转睛的凝望着她满头的热汗,拿出干净的手绢想着帮她擦一擦。

  他想着只要自己像一个傻子一样不去捅破那层纱,眼前这个傻女孩会不会也如之前那样跟自己伪装不记得了?

  沈筱筱直接抓住他的手,眼中带着期许,“我找到他了,我真的找到他了。”

  许沛然心脏处犹如被一只手狠狠的攥住,那一刹那他差点没有喘过气。

  沈筱筱面带微笑,“我们去见他,我们现在就去见他。”

  许沛然被她拉着走上了计程车,他原本以为她所谓的找到了是指许瑾瑞这个人还活着,可是一听到她说的名字,他神色一凛。

  墓园?

  墓园!

  夜深人静的墓园有一种说不出的寒冷,就算是在炎炎夏日中,这里也是阴风阵阵,让人一进入就不由自主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许沛然虽说是不信神不信鬼,但大晚上的走在这黑漆漆的墓园中,也是禁不住的被吓出一身冷汗。

  然而走在他前面的小丫头却是昂首阔步,那闲庭信步的模样好似并没有在意自己身处何地。

  许沛然听闻着呼啸而过的寒风,忍不住的开口道,“筱筱,要不我们等明天天亮再来?”

  沈筱筱充耳不闻般继续往前走。

  许沛然紧随其后,生怕她把自己抛下似的,“筱筱,这里怪瘆人的,你等等我啊。”

  沈筱筱张望着偌大的墓园,视线昏暗,她看不清楚墓碑上写着什么。

  许沛然紧张兮兮的说着,“筱筱,黑漆漆的咱们也看不清楚,免得认错人,我们明早再来吧。”

  “你回去吧,我就在这里。”沈筱筱继续往前走。

  许沛然急忙跟上,“你不怕吗?”

  “身正不怕影子斜,为什么要害怕?”沈筱筱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又一次失望的往前走。

  许沛然早就被吓得双腿打颤,他苦笑着,“筱筱,这里葬着几百个人,有可能一不小心就错过了,明天再来吧。”

  沈筱筱突然停了下来。

  许沛然见有戏,继续说着,“你这样找下去,很容易看错的。”

  沈筱筱回头盯着他。

  许沛然心里一咯噔,她的这种眼神好像看的不是自己,更有一种她错过自己在看他身后的模样。

  他僵硬的扭动着脖子,阴寒凄凉的墓园应景般的扑面而来一阵寒风。

  许沛然声音打着哆嗦,“筱筱你在看什么?”

  沈筱筱道,“我们可以分头找,这样效率更高一些。”

  许沛然却像一块牛皮糖一样死死的抱住小丫头,“不要,筱筱不要丢下我,我怕。”

  沈筱筱拽开他,“你是一个男人。”

  许沛然哑着声音,“你现在也可以把我当成一个姐妹儿。”

  沈筱筱哭笑不得的盯着他,“你这样真的像一个娘们。”

  “筱筱,你别丢下我啊。”许沛然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后。

  从深夜一直找到朝阳初升。

  许沛然有些疲惫的坐在台阶上,“筱筱,咱们放弃吧,很有可能这是许家庭为了支走你故意骗你的。”

  沈筱筱坐在他身侧,眼眶泛红,“我找不到了。”

  许沛然听着她带着鼻音的一句话,忙不迭的捧住她的脸,“筱筱怎么哭了?”

  沈筱筱背过身,双手紧紧的抱着膝盖,“我就想再看看他,就看一眼。”

  许沛然如鲠在喉,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得在沉默中将自己的外套搭在她的肩膀上。

  初升的阳光斜斜的落在墓园中,温暖的照耀着每一张都带着微笑的照片。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沈晟易刚刚睡下不到一个小时又被吵醒,他面色有些难看的盯着跑来打搅他睡觉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只得硬着头皮汇报着情况,“许公子昨晚上痛的厉害。”

  沈晟易捏了捏鼻梁,“难不成以后的每一次实验都需要我给你们把步骤列出来?你们只需要像我的提线木偶一样按照我设定的情况工作着?”

  工作人员不敢吭声。

  “我以前不止一次说过,一旦开始用药,不得中断,更不能介入治疗,只得靠实验对象的意志力扛过去。”

  工作人员点了点头,“是。”

  “把门关上。”沈晟易躺回床上,熬夜之后太阳穴两侧不受控制的突突跳着。

  工作人员动作轻咛的把房门合上,他心有余悸的拍了拍心脏位置,最后只得阔步走向实验室。

  许瑾瑞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他静静的躺在实验台上,呼吸孱弱的起伏着。

  工作人员站在他身侧,继续重复的说着昨天说过的那些情况,无非就是熬着。

  许瑾瑞意识昏昏沉沉,他尝试着睁开双眼,可是努力了好几次,只有眉睫轻轻的颤了颤,仿佛这已经是他竭尽全力之后使出的最大力量。

  工作人员开始注射药物。

  透明的液体源源不断的进入他的体内,在融合上他血液的瞬间便如同沉睡中的野兽被唤醒了那般肆虐的开始占据他的所有意识。

  “啊。”许瑾瑞一口气没有憋住,被激痛弄得喊了一声,也只有这么一声,他蜷缩着身体,抵御着这犹如火山爆发的剧痛。

  筋骨好像断了,被硬生生的扯断了,他瞳孔圆睁,眼前的景物虚虚实实,他想着凭着自己的一己之力征服身体里的猛兽,然而却是不自量力的被伤的遍体鳞伤。

  “又出血了。”工作人员瞧着他手臂上冒出的血珠子,眉头不可抑制的紧皱成川。

  许瑾瑞呼吸沉重,痛到一种极致便是会麻木了吧,那一刻他竟然觉得自己不痛了,完完全全的不痛了。

  “不好。”

  实验室乱成一团。

  沈晟易再一次被惊醒,他站在实验台前看着奄奄一息的许瑾瑞,确认了一下用药剂量,在这一刻,他想着的是放弃吧,就让他这么离开或许还是一种解脱。

  大概是听到了什么,许瑾瑞提着一口气抬了抬手,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从休克中清醒过来。

  沈晟易皱了皱眉,“不要再继续了,现在只用药二分之一,我怕接下来的二分之一,会直接弄死你。”

  许瑾瑞尽力的挤出一抹微笑,“我已经完成了一半,再努力,努力一下,我就可以活下来了,不是吗?”

  沈晟易闭了闭眼,声音里竟是有些说不出来的颤抖,“坚持这么久,为了什么?”

  许瑾瑞同样闭上双眼,大概是没有力气了,他没有回复长官的问题。

  沈晟易知晓他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继续,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对旁边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继续。”

  工作人员注射的时候双手都是颤抖的,他知道这药下去床上的人会面临什么,然而他却是静如一潭死水一动不动的躺着,好像感受不到疼痛了那般,只是偶尔发出压抑的一声呼吸或者皱一皱眉,除此之外,他竟是毫无反应。

  另一人压低着声音问着,“是不是已经死了?”

  沈晟易抬手搭在他的心脏处,虽然起伏很弱,但还在跳。

  工作人员再问,“还继续吗?”

  沈晟易长叹一口气,“继续。”

  药物在继续推进许瑾瑞的身体,他的额头密密匝匝的全是冷汗,灯光的照耀下,一张脸苍白的像一具尸体,毫无血色可言。

  时间一分一秒弹指即逝。

  清冷的房间加湿器安静的工作着,偶尔会有一两只小鸟从虚敞的窗口处挤进那颗小脑袋。

  沈晟易坐在沙发上阅读着今日新闻,时不时会观察一番床上昏迷不醒的男孩。

  距离实验成功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然而他倒是能睡,真的是一个月连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如果不是确定他还活着,自己估计都要通知许家来接人了。

  “叩叩叩。”工作人员敲了敲门。

  “进来。”沈晟易放下报纸。

  工作人员道,“车子已经安排好了。”

  沈晟易站起身,“我去一趟军部,这里你先看着,只要他醒了立刻通知我。”

  “是。”

  房间再一次恢复安静。

  床上本是紧闭双眼的男孩眉睫毫无预兆的动了动,随后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因为初醒,他有些不适应这突然的阳光,又一次闭上了双眼。

  小鸟继续叽叽喳喳的闹腾着。

  许瑾瑞睁开了双眼,第一时间是有些茫然,当看清楚周围的环境之后,他才想起自己身处何地。

  他想着撑着身子站起来,却是努力了好几次,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床上。

  “咕咕咕。”小鸟挺着胆子的落在了小桌上没有吃完的盘子里,啄着里面的饼干屑,翅膀呼呼的震动着。

  许瑾瑞扭过脑袋,目光灼灼的盯着正在大快朵颐吃着饼干的小鸟。

  小鸟抬起头,有些惊恐的朝着男孩看过去,当视线对接上的刹那,它几乎是没有片刻迟疑的展翅而起,更是拿出自己视死如归的速度飞驰的往窗户扑腾而去,却不料飞的太忘情直接撞在了窗户上。

  许瑾瑞醒了片刻,又疲惫的沉睡了过去。

  岁月如旧,一场大雨不过片刻便湿透了整个操场。

  军校学生临时取消了训练,一个个东张西望的寻找着能够遮挡雨水的地方。

  许沛然这段日子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但是他就是觉得不对劲。

  从他们回来开始,不对劲的感觉愈演愈烈,好像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那种既视感,他觉得这沉闷的天迟早会引来大暴雨一样,他的沈筱筱沉默了这么久也是会在某一天完全爆发。

  沈筱筱擦了擦头上的雨水,寻着小道朝着宿舍走去。

  许沛然跟上前,“筱筱等一下还要训练。”

  “我知道,我去换一件衣服。”沈筱筱走上台阶。

  许沛然没有跟上前,他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心里的落寞越来越大。

  沈筱筱回了宿舍,翻箱倒柜的找到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然而她却没有第一时间换上去,她看向墙壁上的日历,她的大哥哥已经离开一个月了吗?

  这一次她是不是就算再等上一个五年,他也不会出现了吗?

  他不会再出现了吗?

  沈筱筱紧紧的攥着衣服,心里好像被挖了一个洞,疼得她忍不住的痛哭流涕。

  “筱筱你怎么了?”许沛然徘徊在楼道处,当听见哭声时下意识的推门而进。

  沈筱筱背过身,强硬的拒绝着他的靠近,“别过来。”

  许沛然望而却步,“筱筱你这是怎么了?”

  沈筱筱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故作平常的擦了擦脸上那代表她懦弱的眼泪,她道,“我要换衣服了。”

  许沛然却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屋内,“筱筱,你这是在自欺欺人。”

  沈筱筱依旧重复那一句话,“我要换衣服了。”

  许沛然咬了咬牙,“筱筱,你难道还听不懂我的言外之意吗?你这样——”

  沈筱筱没有理会身后是不是还有另一个人,直接抬起手准备将套头的T恤脱下来。

  “我出去。”许沛然身体反射性的转过去,临走前依旧不忘再说,“筱筱,就算没有了许瑾瑞,你还有我。”

  沈筱筱放下了双手,她没有说出自己心里的那句话,她望着窗户方向,鸟语花香,一切都如同往常那么怡然自得,然而只有她知道,初春是他,盛夏是他,金秋也是他,她心里的四季现在只剩下毫无温暖的冬。

  就算是十个许沛然,我也只想要那唯一的许瑾瑞。

  沈筱筱紧紧咬住下唇,身体在轻微的颤抖,最终还是没有抑制住掩面痛哭。

  许沛然靠在墙上,听着里面断断续续的哭泣声,烦躁的扯下自己的军帽。

  ------题外话------

  等等让我想想让他们怎么阔别重逢。

  最后小蛮明天可能会停更一天,抱抱,是可能,可能会,也有可能不会哦,爱你们,大家五一快乐,要快乐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