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戾王嗜妻如命>目录>

番二 第016章:轻描淡写要好处

番二 第016章:轻描淡写要好处

小说:戾王嗜妻如命作者:昭昭字数:5863更新时间:2018-05-13 07:53:05

  

  靖婉点点头,“真的,前些日子我们就知道了你跟小叔的关系,爷爷没接受,但也没有要管小叔的意思,所以,你真不用担心,该怎么过日子还怎么过。本来小叔还说,等你拍完戏,一起吃个饭,倒是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你。”

  这样的结果,对之前的迟晋而言,是想都不敢想的,现在心里自然是非常的高兴,同时又觉得尴尬与难堪,毕竟,这么不齿的事情被撞见,不过,也确确实实的打心眼里感激这个“侄媳妇”。

  白谨容也在一边坐了下来,听到这么一则猛料,心中也只是惊讶了一瞬,但没翻起什么波浪,他这样的人,跟李鸿渊还是有类似的地方。万事万物少有能被他们看在眼中,放在心的,都抱着一种别人的事,与我何干的心态。

  “那么打扰一下,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还在地上爬不起来的黄少,他的眼神也是没有丝毫的波动,尽管,黄家跟白家的关系还是比较亲近的,可是,这个所谓的黄少,是他最不齿的人。他所在意的只是,他今晚约了唐渊见面,在谈事情的过程中,他的未婚妻遇到了事情,尽管并未直接涉及到她本身,也有解不开的联系,这会所,好歹跟他白家息息相关,现在他以主人自居,完全说得过去,发生了事情,他这个主人岂能不过问。

  四楼的经理急忙站出来,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他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显然,这件事情不需要他担责了。当然,他所说的也只是从靖婉干涉开始,之前的事情却是一无所知。

  “一次性将事情弄明白吧。”靖婉直接拍板做主。

  迟晋现在状况还不太好,更详细的东西,自然还是需要他的经纪人来补充。然而他的经纪人似乎还处在“自己的男艺人跟一个男人好上了”的震惊中,久久的没有回神。

  迟晋吐了一口气,但是已经冷静下来,事情已经是最好的局面,那么,爆不爆出来其实都无所谓,既然他的爱人的家人不会成为阻碍,不会伤害到爱人,那么,他就有勇气面对一切。只是当下,他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在算计自己。毕竟他跟那位所谓的黄少没有交集,从来没见过对方,不可能莫名其妙的被盯上。“还是我来说吧。”整理了一下思绪,将前因后果,一一道出,跟他经纪人之前所言的,倒也相差不多。

  “相关的人呢,都有哪些,乖觉点,自己站出来。”靖婉淡淡的开口说道。

  否认吗?怎么可能!瞧着已经是避无可避,有些人腿软脚软的滚出来。

  尤其是那位,迟晋所在公司的董事,心里可谓是在咆哮了——迟晋你搭上了这样的靠山,你早说啊,你怎么就不说呢?公司又不是不准人谈恋爱,就算你找了个男人,但是,对方那样的背景,公司还能阻止不成?就算是心里鄙视,明面上肯定也是大力支持的。为什么不说?为什么就是不说?如果早说了,哪里还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公司肯定给你最好的资源,把你当祖宗一样的伺候着!

  显然,这些话,现在没办法吼出来。

  靖婉从来都是讲道理的人,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将事情问清楚了,该谁的责任就是谁的。

  “所以说这是为了抢元启集团下的品牌代言,迟晋威胁性太大,竞争对手就想把他搞下去?迟晋这才刚刚被灌了药,后面必然会有很劲爆的东西,然后明天的娱乐头条,就是当红影帝,参加性趴,吸毒,生活糜烂,甩出一堆的照片为证,这么一出,对于一个明星来说,倒的确是再无翻身的可能。这主意,很是不错啊。”靖婉甚至拍了拍掌。

  不过谁都听得出来,她说的是反话,这位女士显然是生气了。

  “想必包房里也没有监控,在会所里的事情也不准流出去,那么,设计迟晋的一系列事情又算是什么呢?”

  显然,黄少干的那些事情,肯定都不会准许留下把柄证据,也不会破坏会所的规矩,这一次,他是被利用的那个,只能说,策划这件事的人,胆子实在是不小,也或者是脑子发热没考虑后果,就算是真的将迟晋给弄下去了,他自己,说不定会被直接弄死。但是现在,他肯定也不会好过,事后势必会被人算账的。

  这一下,罪魁祸首,想缩也缩不住了,直接被揪了出来,会所的人动的手,整个人被狼狈的推到地上。

  这个人,靖婉其实也知道,对外的形象也是很不错的,或许打造的就是高冷人设,偶尔的暖男一下,能叫他的粉丝,尤其是女粉丝为之疯狂尖叫,在靖婉读大学的时候,同寝室的一个同学就对他迷恋的不要不要的,收集了大把大把的周边,平时对周围的人那是各种安利,而且还是起后援会的管理人员之一,经常性的出去参加什么接机啊,探班啊,之类的活动,家境其实也就一般的,花在自己身上的钱,还没花在这个男人身上的十分之一。

  其他人说她呢,她就说那是她的精神食粮,没有了不能活。

  如此这般,靖婉想要不印象深刻都很难,然而,这个人骨子里的性情,却是如此的卑鄙无耻肮脏。

  而这一刻,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的下场不会好,心理防线塌了,可半点都没有所谓的高冷男神模样,怎一个狼狈了得。

  “迟先生,你准备怎么处置他?”靖婉将选择权交给了迟晋本人。

  迟晋对外的人设而言,品行很不错,想来,本身应该也不差的,不然,唐小叔大概是不会看上的,毕竟,就靖婉所知,唐小叔那个人,本质上其实是很挑剔的,不是足够的好,很难入他的眼,在没有了解的情况下,一见钟情这种事,不太可能发生在他身上。

  而事实上,那个想要毁了迟晋的男人,好像也是这么认为的,甚至将他看得更好,听了靖婉的话,将祈求的目光看向迟晋。“迟晋,迟晋,我是一时鬼迷心窍,你原谅我一回,就这一回,保证在没有下次了。以后我以你马首是瞻,我……”

  “你退圈吧。”一直低眉敛目垂眸的迟晋,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那个男人的声音戛然而止,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不是,你说什么?”

  “我说,让你退圈。”迟晋直视对方,意思很清楚,眼神很坚定。

  “你,你……”那人指着迟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你居然这么狠,你的粉丝整日的蹦跶,说你这里好,那里好,本质上不过是伪君子,装得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因为好,就成了你算计我的理由?今日要不是我运气好,逃过一劫,明日你会良心发现放过我吗?你现在处在巅峰期,退圈了,还能留下不错的名声,被你算计成功了,我退圈也是必然,但我还能清清白白吗?原谅你,我又不是圣父。”

  那男人的脸色乍青乍白,或许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转瞬间就恶语相向,“迟晋,你凭什么让我退圈,你不过是卖屁股的兔儿爷,靠男人上位的玩意儿,你今天让我退圈,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将你被男人包养的事情抖出去,你不让我好过,你也休想好过。”红着眼睛,大有拉着对方一起下地狱的打算。

  迟晋收回目光,根本就不再搭理他,他现在依旧很难受,什么都不想多说。他知道,这个人不管叫嚣得多凶,本质上也做不了什么,别的不说,唐家人不会允许。

  既然靖婉将决定权交给了迟晋,其他人就都没有插话,现在瞧着事情已经定了,白谨容摆摆手,让人将这人“送出去”,显然,日后不管是以什么样的身份,都不能再跨入这会所的大门半步。

  罪魁祸首解决了,现在就轮到黄少这个人渣了。

  靖婉下脚,基本上就没控制什么力道,这人的子孙根,或许真的就此废了,这会儿,人疼得都快没意识了,然而,却没有人同情他。由此可见,这人真的很招人厌弃。

  不过,这个人就不能交给迟晋处理了。

  靖婉瞧了一眼依旧还放在面前的酒杯,“直接交个司法机关处理吧。”

  此话一出,让不知道多少人神色怪异,这是现在关进去,回头放出来?

  靖婉将他们的神色看在眼前,笑了笑,“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我可是守法公民,遇到这样违法犯罪的人,当然是走正常途径来处理。”

  ——姑奶奶,走正常途径,你将人踹成这样,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我听说黄少以前玩得很疯,想必下药这种事,早就不是第一回了吧,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的查查,看看这些禁药都是从哪儿来的。另外,黄少手上是不是还沾了其他不该沾的东西,都一并的查查。”

  “既然婉婉这么说,那就这样吧,来人,将黄少送去警察局。”李鸿渊发话拍板。“然后跟他们局长好好说说,既然坐在那个位置,就要对得起那身衣服。”

  这一下,没人笑得出来了,唐渊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就注定不管黄家人怎么活动,都不可能将他给捞出来了,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是死刑呢,还是死缓,或者无期,如果真沾了人命,绝对逃不出这三者之一。

  所以说,走正常程序,未必就是仁慈,也可能是完全不给后路,不留情面。

  黄少显然已经没有反抗自己命运的机会。

  事情到此为止……才怪。“参与的人,有哪些,站出来。”

  显然,靖婉这是准备一勺子全烩了,一个不留。

  那四个跟着黄少一起玩的,这会儿想死的心都有了,这都叫什么事儿,他们最多也就旁观一下,绝对没有参与其中啊,真不想去跟黄少作伴啊。不过,比起黄少,他们绝对是良民,所以,应该不会太凄惨?

  有唐六少这尊佛镇着,他也不敢不出来。

  不过才走出来,另外就有人急匆匆的赶到,这西装革领的,瞧着就是一精英分子,不过,在看到现场的阵仗之后,只觉得眼前发黑,险些晕了过去,但是,显而易见的,他不能晕,不然他那不成器的弟弟,可能就真的麻烦了。

  走上前,抬手对着四个人中的一个狠狠的一巴掌,直接将人给打翻了,还好旁边没什么东西,不然撞上了,准得头昏眼花,严重点的,直接脑震荡了。

  而动手打人的那位,手上一阵发麻,所以,几乎可以想象他弟弟脸上得有多痛,不过,现在根本就不能去看,甚至不能流露出半点不忍心疼的表情,“六少,是我没教好他,今日多有冒犯,还请你见谅,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育他,我在这里给你赔罪了。”说起来,他接到电话,在电话里没听得太清楚,因为这边说话的声音不大,而且周围还有点嘈杂,只大致知道,是跟唐家的六少扯上了关系,没法细问,脑仁已经突突突的疼,现在更不好细问,总之,先道歉总是没错的。

  说起来,他也是正好在附近,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赶过来,不然,还不知道后面有多麻烦。

  “阿渊,你们这圈子,是时兴帮人道歉的吗?我倒是头一回听说。”靖婉淡声道。

  不等李鸿渊回应,那精英男就一把拽起弟弟,将他揪过来,“赶紧道歉。”

  本来被打了,已经很憋屈了,现在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疼,换个时候,早就暴跳如雷了,可是现在,再怎么憋屈,也只能憋着,“六少,那个,六少夫人,之前的事,是我不对,不过,请你们相信,我真的没参与进去,平时玩玩儿也没过火,真的。”

  李鸿渊抬起头,“道歉,站得比别人还高,这是你们的诚意?”

  精英男最先反应过来,一把按在弟弟肩上,然后一脚踹他腿弯,摁着他跪下,还从旁边倒了一杯茶,塞到弟弟手上,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下,“愣着干什么?”

  心里要多窝火有多窝火,但是被自己哥哥按着,再有形势所迫,也只能抬起猪头脸,将刚才的话再说了一次。

  靖婉瞧着他,“你确定,道歉的对象对了?”

  猪头脸面上有一瞬的扭曲,转了转,面对迟晋,“迟先生,抱歉,今日冒犯了。”

  原本迟晋只是安静的看着,就像一个事不关己的看客,没想到却又转到他身上来,有人给自己跪着道歉敬茶,这种事儿,还真是,他也就在拍电视剧电影的时候遇到过,让他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甚至怀疑是不是吃下去的药还在发生作用。

  而他身边的经纪人,更是直接跳了起来,他可受不起,如果坐着不动,他怕回头会被找麻烦。

  迟晋面上还算镇定,不过,跟自己同行的人就算了,这人,真的不是他能随便开口处理的,就算是他跟自家爱人的关系已经被捅破了,他也没到那个地步。不由得将目光投向靖婉,怎么说呢,他觉得也就这位“侄媳妇”能说上话。

  靖婉应着他的目光,却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张家人,好像有一个是广电的,貌似在皇家影业也有很高的话语权。”李鸿渊不咸不淡的开口。

  他是什么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靖婉眉一挑,皇家影业什么的,她倒是不知道,不过这广电嘛,打好关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杯茶,迟先生接了吧。”

  靖婉都这么说了,迟晋也没说什么,照做了。

  皇家影业,圈里三大龙头公司之一,拥有的好资源不计其数,得到这些,就算是一个纯粹的花瓶,也能飞速上升,在短时间里成为一线。现在,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落到了他手上,心里多少都有点像在做梦。

  然而,他知道,不是,一切都是真实的。

  虽然说这什么张家人还没承诺什么,但是他却并不担心他们会不给,相反,只会多,不会少,而且,自家爱人的侄子侄媳妇,实际上已经在给他撑腰了。不然根本就不会做到这个程度。

  迟晋借着喝茶之际,微微的敛了眉目,日后,他的星途将会是一条星光大道,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他在这短短时间里就得到了。不过,迟晋很清楚那都是因为自己的爱人,虽然有自己的自尊,但是,因为爱人得来的,他也半点不排斥,他要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站到更高的位置,方能不辜负了。

  精英男笑着跟迟晋说了几句话,当然,也不能忘了白谨容,做周全了,这才带着蠢弟弟离开,离开了众人的视线,面色一下子冷了下来,一言不发,一直到车上。

  “你喜欢玩儿,整日的胡闹,不干正事,这些都我都忍了,谁让我们老子死了,妈改嫁了,家里边又一群豺狼虎豹,有些事情,我要是不做,就只能等着被他们活吞了,因为太忙,我顾不上你,也只能由着你,可是,我早就跟你说过,不管玩什么,都要有底线,不要干出仗势欺人的事情,可是你呢,把我的话当耳边风?”精英男越说越生气,最后直接吼了出来。

  他那弟弟,大概也是被他这模样吓着了,“哥,真跟我没关系,我就带着两个小明星,那也是她们自个儿贴上来的,是黄少……”

  “姓黄的是什么德性,你不知道?你还跟他混在一起?你要是跟他一样,我早抽死你了。”

  “现在想混一起,也混不成了。”

  “你嘀咕什么呢?给我好好说话。”

  “哥,我说黄少完了。”然后就将今日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精英男听完,沉默了片刻,“日后你可以多花点时间在娱乐圈,跟迟晋拉拢拉拢关系。”

  “他一个戏子!”刚才跟一个戏子跪着道歉,他已经很火大了,回头不整他,就已经很仁慈了。

  “他是不是戏子,你不需要在意,你只要记着他是唐家小叔的爱人,只记着这一个身份,你还能有这么大的怨气?”

  某弟弟一下子哑火了,“可到底就一男人,唐家老爷子还真能……”

  “不管唐家老爷子是怎么想的,唐家小叔没跟迟晋分开,你就不能轻视他。迟晋这条线,虽然迂回了一点,但是比起唐家的其他人,要好走太多,毕竟,迟晋要在圈子里混,就不能绕开皇家影业,只要帮了迟晋,唐家小叔就得承情,你耐心点,态度好点,别只做表面子功夫,肯定有得到回报的时候。”

  沉默了片刻,“知道了哥,我听你的。”

  “嗯。”

  而会所里,几个人坐着闲聊,剩下的几个,打算等他们家长来领。总之,不放点血,事情就完不了。

  至于那位迟晋公司的懂事,其实根本就没人搭理他,这种冷处理,对他而言才是最好的方式,也是给迟晋最多好处的方式,只好今天的事儿一日不松口,他就得一直捧着迟晋。

  而对于让人跪着道歉这种事,在这圈里,其实不算多稀奇,而李鸿渊跟靖婉,更是从封建王朝的最高权利者走下来的,适应力就更良好了。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你们聊着,我去一下洗手间。”靖婉如此说道。

  说起来,他们几个人,靖婉就像润滑油,有她在,感觉气氛还不错,她一走,场面好像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