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绝品废材:邪尊的逆天狂妃>目录>

第120章大结局(二十四)

第120章大结局(二十四)

小说:绝品废材:邪尊的逆天狂妃作者:午日阳光字数:5730更新时间:2018-07-09 06:43:25

  

  东方颜抬手把她脸上的泪水轻轻的擦掉,“这回放心了?”

  “不,我不放心儿子。”云裳轻声的道。

  任何一个人失去了自己,虽然会伤心难过,但是还会好好的活下去,可是儿子不同,没有了爹娘,就是有再多的人疼爱,他的人生总是缺少了最重要的部分。

  “那我们这一次一定要赢。”东方颜托住她的脸颊,眷恋不舍的一吻落在她的唇上。

  云裳搂住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的吻,两人谁也没说告别的话,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会生死与共。

  远远的地方,按照东方颜吩咐的埋好灵石的澹台玉,看着拥吻的两人,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忽然明白,为何云裳会选择东方陌离了,这个男人可以毫不犹豫的陪她赴死。

  “说说吧,裳儿的想法是什么?”东方颜拥着她。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我突破虚空镜时,是把一切都看的虚无了,有即是无,无即是有,领悟到了这一层,就突破了虚空境,所以突破的关键在这个虚上。所以我觉得归一境的重点在这个一字上,我们的丹田里,达到虚空镜后,无论是灵力还是魔力的莲花都不再增长,那么这个一是不是代表着把代表着修为的莲花变成一,也就是归一。”

  云裳这个想法已经产生很久了,但是她一直没说,这可是要冒大险的,弄不好就会变成废物。

  听了她的话,东方颜眼睛一亮,“裳儿也是这样想的?”

  “你也是这样想的?”云裳惊喜的道。

  “嗯。”东方颜点点头。

  “如今情势所逼,无论情劫来不来,我们都已经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了,魔王再出来,我们谁都不是他的对手,不如一拼,拼赢了,我们就彻底的赢了。”云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输了,我们就用自己为他们换取一个安定的生活空间。”东方颜把云裳没说的话说出来了。

  云裳一怔,他一直是最懂她的人,不说他也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你的决定呢?”云裳问道。

  “当然是拼了。”他用力的抱着云裳。

  “陌离,遇到你是我三生之幸。”云裳在他怀里轻声的道。

  这个久违的称呼再一次从她嘴里说出来,东方颜的身子一颤,“遇到裳儿,是我之幸。”

  云裳推开他,笑着对他道,“我们再比一次,看谁先成功。”

  “赌注不变。”东方颜接过话道。

  “一言为定。”云裳转身在地上盘膝坐下。

  东方颜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裳儿,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也盘膝在地坐下。

  时间太紧了,不到三天的时间,的确是一拼。

  东方颜神识沉入丹田内,看着那层层叠叠黑白交替的莲花座,又看了看那七株小树,咬了下牙,一咬牙用灵力把那莲花座毁去,层层花瓣散开,灵婴从莲花座上跌下来,惊讶的看着散开的莲花瓣。

  东方颜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灵力和魔力都在消散,他赶紧用灵力和魔力同时卷住那些飘散的莲花瓣,想把他们重新凝结在一起,形成一朵莲花瓣,这一步很关键,成功不成功就在这一步。

  而与此同时,云裳也做着跟东方颜同样的事。

  当第一个花瓣凝成时,东方颜的心里爆发出惊喜,云裳也同样,可是随着灵力和魔力的消失,想要再凝出一片莲花瓣就很难了。

  东方颜心里一凛,这个时候他明白,方法是对的,但是想要成功不太可能了,灵力和魔力都不够。

  此时的云裳已经睁开了眼睛放弃了继续突破,泪眼朦胧的看着东方颜,她终于明白,所谓的情劫是什么了,此时,不就是情劫吗,归一境需要强大的力量,而她手里只有一个鱼鳞空间,她和东方颜只能有一个用,而她已经做出了选择。愿来这一劫自己终究还是躲不过去。

  最后看了眼东方颜,她意念一动,拿出鱼鳞空间,两日前,她已经知道最后打开鱼鳞空间的十三枚珠子在哪里了,一直戴在她的手腕上,就是乌飞尘送给她的那一串手串。

  那是他娘给他的,他送给了自己,愿来那就是打开鱼鳞空间的最后信物。

  摘下手串,她扯断了绳子,十三枚珠子自动的飞到了鱼鳞空间上,落入相应的圆孔里。

  鱼鳞空间在慢慢的打开,云裳利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在周围布下了一个九级防护星阵,做完了这一切,她笑看着东方颜身子缓缓的倒了下去。

  东方颜察觉到什么,豁然睁开了眼睛,正看见云裳倒下去,他撕心裂肺的就要扑过去,云裳的声音传来,“陌离,我没事,不过是又变成废物而已,坚持下去,你成功了,就可以保护我了,再也没有人能欺负我了。”

  东方颜猛然守住即将散去的灵力和魔力,他明白,云裳已经做出了牺牲,如果自己这时放弃了,两人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一行血泪流出,狠下心来闭上眼睛继续,此时,鱼鳞空间的力量散发出来,自动的没入东方颜的丹田,他凝聚花瓣快了很多。

  云裳带着笑意闭上了眼睛,陌离,对不起,我坚持不住了呢!

  云裳布下九级防护星阵,没有人能看到里面的情景,但是云衍他们却感觉到云裳生命在流逝。云川已经回来了,带着媳妇一起回来的,他们彼此对视一眼,站在原地没有动,如果这是主人的选择,他们陪着就是了。

  三天过去了,吸魔阵中的魔王长啸一声,吸魔阵破了,魔王愤怒的双眸寻找着把他困住的人,没找到。

  他一走动,东方颜让人埋下的晶石一起爆发出光芒,又一次的把他困在里面。

  神兽族这次已经按照澹墨教的阵法布置好了阵法,就等着魔王再一次出来,好开始战斗。

  东方颜此时已经在最后关头,莲花座的形成。

  这一次,魔王只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就破开了阵法,神兽族人立即迎上去,澹台玉也做好了准备,人族强者已经做好了准备,一圈一圈的把魔王围在里面,他们明白,只要东方颜和云裳成功了,他们就有救了。

  所以绝对不能让魔王去打扰他们。

  可是愤怒到极限的魔王,实力已经不是他们能阻挡的了,神兽族这次来的都是族内实力最强的人,可是即便有澹墨教的阵法,也一个一个的被魔王揍飞出去,而人类强者更是不堪一击,魔王感觉到东方颜那里强大力量的存在,正是他需要的,他一步一步的往他那里走去,路上阻碍他的人和兽,都被他毫不费力的拂开。

  眼看着他就要到防护阵跟前了,他的手已经举起来。

  “不许伤害我爹娘。”一道小小的身影如离弦的箭一样射出去,小拳头奔着魔王砸去。

  所有人都在参加战斗,留下云霄和浮沉护着小锦儿,两人反应过来后,赶紧追去。

  所有人看到那小小的身影,小小的拳头,心一下子都提了起来,完了,这孩子活不成了。此时谁也没想为何那么小的孩子会御空飞行。

  云容撕心裂肺的喊道,“锦儿。”

  妹妹把儿子交给他,可是他居然没有守护好他,原本以为有云霄和浮沉守着他,身后就是他的飞船,不会有危险,可是他也没想到这孩子会这么激动的冲出去啊。

  他身子一晃就奔着锦儿飞去。

  九霄人和暗处守着锦儿的离宫人,都什么也顾不得的奔着他飞去。

  魔王看到那奔着他飞来的小小身影和那小小的拳头,心一凛,好强大的力量。

  正要躲开,才发现那孩子的速度太快,一拳砸在他的右眼上。

  “啊。”魔王痛喊一声,血浆纷飞,右眼眶成了一个血窟窿。

  小锦儿的身子却被自己的力度给震飞了出去,魔王暴怒的一拳砸向锦儿。

  浮沉和云霄、云容最先冲到锦儿身前,云容接住锦儿的身子抱在怀里,背过身去将锦儿护在胸前。

  云霄和浮沉联手接住魔王的一拳,两人同样被魔王这一拳打飞出去,魔王的又一拳又落下来,只要落下去,云容和金锦儿就会被砸成肉酱。

  赶不及的九霄人和离宫人都撕心裂肺的喊道,“不。”

  云容再一次的感觉到了死亡的靠近,他用尽全力把小锦儿扔出去,“玉剪接住。”

  玉剪闻声立即奔着小锦儿飞去。

  “舅舅。”被扔出去的小锦儿看到云容要被魔王的拳头砸中了大哭起来。

  就在这时,那么强大的魔王居然被人一脚踹飞了出去。

  众人欢呼起来,东方颜,是东方颜出来了,天灵之巅有救了。

  逃过一劫的云容看到东方颜怀里抱着一个人,正是自己的妹妹,他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东方颜也不用手,一脚接着一脚的活生生的把魔王给用脚踢死了。

  魔王看着东方颜,这个他努力了几万年都没达到的境界,他达到了,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

  东方颜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她怎么这么傻,每次都是这样,把生的希望留给了自己,就不能自私一回吗?

  偌大的战场,那么多的人,此时却鸦雀无声,目光都落在他怀里的人儿身上。

  云容木然的走到他跟前,“裳儿怎么了?”

  “她把鱼鳞空间给我了。”东方颜的声音轻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散了,但是所有人都听到了。

  他们的心都一沉,这个惊艳了他们两世的女子难道又一次的离开了吗?

  小锦儿从玉剪怀里挣脱,飞了过来,小心的问道,“爹,娘亲是累了,睡着了吗?”

  东方颜看着儿子,柔声的道,“是啊,你娘亲累了睡着了。”

  “我就知道娘亲是累坏了,哥,我们把这个大坏蛋烧掉,娘亲最喜欢把坏蛋烧成灰。”东方锦对跟他一起飞过来的云霄道。

  “好。”哥俩转身走到魔王的身边,然后你看我我看你,异口同声的道,“没有火。”

  东方颜手一动,黑鸦的火焰就把魔王的尸体吞噬了。

  秋呜呜的哭起来,玉剪无奈的道,“裳儿妹妹还活着。”

  “活着?”秋一怔。

  “你没看见云衍他们还都好好的吗?他们可是灵魂契约,跟主人同生共死的。”玉剪提醒道。

  听到玉剪的声音,所有人都发现,云裳的灵宠都跟在东方颜的身后。

  东方颜没看其他人,抱着云裳缓缓离开,身旁跟着两个儿子,一大帮灵宠。云容和印岚青、九霄人、离宫人都赶紧跟了上去。

  众人都懵了,他就这么走了?难道西域的地盘他不要?

  澹台玉看着东方颜那笔直的身影,心里最后的一点纠结也放下了,他一直都知道,入了她心的男人是最幸运的,东方陌离无疑是那个幸运的人,可是这幸运是他用生命、忠诚和无尽的宠爱换来的。

  天灵之巅恢复了平静,西域草原却热闹了起来,因为那个预言的日子要到了。

  草原深处,九霄岛安静的坐落在这里。岛上很热闹,东方锦和玉和两个小家伙在岛上飞来飞去的,一会儿落在九色鹰身上,一会落在宫殿上。

  “锦儿,你娘呢?”秋拿着刚做好的玉皮鸡问道。

  “跟我爹在修炼。”锦儿道。

  秋闻言失笑,好吧,还是拿回去热着吧。

  香闺暖帐里,云裳讨饶道,“不要了。”

  “不行,裳儿现在才恢复到王阶,太弱了。”东方颜不依不饶的道。

  “弱就弱点呗,有你在也没人能欺负我。”云裳双手无力的推着他,要不要整天把她按在床上啊!

  “裳儿可是还欠着一大堆的债呢,神猴族人可是还等着你炼制傀儡身体呢,这样修炼裳儿最省力,再说了,打赌裳儿可是输了,愿赌服输。”东方颜哄着身下的人儿。

  “对了,是不是要到预言的日子了?”云裳忽然问道。

  “关我们什么事,我又不想当什么皇。”东方颜的吻又落下来。

  “我想知道谁是皇啊,我要去看。”云裳撅起嘴道。

  东方颜看着她撅起的小嘴,无法拒绝,“再一次,我就带裳儿去看。”

  春意再起,柔情无限!

  这一天,西域草原挤满了人,原因很简单,预言的日子到了,有些人是想着那道龙运没准会砸在自己身上呢,大多数人是有自知之明的,只是不想错过这样的盛况,就想亲眼看着天灵之巅第一个皇的诞生,这样的时刻以后可以跟后辈吹嘘一辈子的。

  因为当时云裳预测的时间很准确,连时辰都有,时辰还没到,人就都聚来了。

  云裳是被某人抱来的,她懒懒的躺在东方颜怀里,看着晴的万里无云的天空,嘟囔道,“不会又有什么变化吧?”

  “有变化也不许你动用灵力,你现在身体很虚弱,修为也不允许你动用神测。”东方颜很果断的切断了她的幻想。

  “人家那里虚弱了。”云裳无语的白了他一眼。

  当时自己都以为要死了,可是就在陷入昏迷时听到魔灵气急败坏的声音,“你这个蠢主人,当我是摆设啊!”

  然后无尽的灵力和魔力输进云裳的身体里,破碎的莲花瓣一片一片的漂浮在她的丹田里,不凝也不散。后来她醒了之后听魔灵说才知道,自己突破虚空境后就可以和魔灵共用魔灵空间里的灵气和魔气。

  当然之前她也可以用,但是需要吸收为自己的灵力,现在她可以直接使用。

  不过,魔灵现在把灵力和魔力都用在护住她的莲花瓣上,想要把莲花瓣凝成一朵莲花就要她重新修炼,然后一片片的凝结起来,等修为再一次达到虚空镜之后,她就可以把莲花凝成一朵,踏入归一境。

  所以云裳根本不虚弱,现在没有力气是他拉着她天天修炼导致的。

  “裳儿现在能走路?”东方颜挑眉道。

  云裳顿时蔫了,“好吧,我虚弱。”

  东方颜得逞的笑了。

  “爹,娘,云,色的云。”缠着云容一起追来的东方锦喊道。

  云裳立即转头看去,云从天边蔓延而来,片刻功夫就布满了整个天空。

  “时辰刚刚好。”云裳从东方颜怀里坐起,嘀咕道。

  这时,她脑海中传来一道声音,“刚刚好还不赶紧把宫殿拿出来。”

  云裳一怔,这声音是谁的?她眸光一亮,了然,用神识跟他沟通道,“你是天道。”

  “嗯。”天道应了一声。

  “把我坑的这么惨,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云裳咬牙切齿的道。

  “这能怨我吗,想要达到归一境,就要经历非人的灾难。”天道没有底气的道。

  “哼,宫殿是我的凭什么拿出去?”云裳不满的道。

  “天灵之巅第一个皇帝由你决定还不行吗?”天道妥协道。

  “我想想啊。”云裳买关子道。

  “别想了,错过了时辰,就要再等千年之后了。”天道急急的道。

  云裳可没想错过去,意念一动,炼制的宫殿就从空间里飞出,落在草原上。人群顿时激动了,预言是真的啊,都御空而起想要飞上去,特别是那些想要当皇帝的人。

  可是没有一个人能上去,此时云中金光已经隐隐可见。

  云裳问东方颜道,“你真的不想当皇帝?”

  “不想,我没有那个时间管别人。”说着还在她的唇角落下一吻。

  云裳又看向儿子,“儿子,想当皇帝不?”

  东方锦摇摇头道,“不想,我要跟着爹娘去见识更广的世界。”

  儿子也不想当皇帝,云裳眉头一蹙,看来只能委屈自家哥哥了,毕竟她身旁没有其他人了。

  东方颜看了眼她就明白她的意思了,一脚把云容踹了出去,云容惊呼一声,落在宫殿之上,此时金龙从天而降,落在云容的身上,然后没入了他的身体里。

  他身上的气息顿时变了,有龙运入体,那种睥睨的帝王气势自安而然的流露出来。

  “哥,别忘记把宫殿认主啊!”

  云裳传音给自家哥哥后就赶紧对东方颜道,“赶紧走。”

  小锦儿奇怪的问道,“娘亲,我们去哪儿?”

  “去哪儿都行,总之不能留在这里了,害怕被你舅舅给撕碎了。”云裳拍拍自己的小心脏道。

  东方颜好笑的看着怀里做贼心虚的人,是该出去躲躲,带着妻儿离开了天灵之巅,嗯,先回去看看爷爷和小叔吧!

  许独丘千难万险的来到了西域草原没找到云裳,苦着一张脸,心里在呐喊,小友,你在哪里?

  ----------

  生命中,有一种爱是静静守候,还有一种爱是不离不弃。

  无论那一种爱,爱的深沉时都会如浓烈的酒,如痴如醉。

  一睁眼就可以看到,春暖花开。

  一个笑就心意相通,一生眷属。

  陪伴、牵挂,爱无言,情无声。

  感动清浅岁月,暖沧海、笑苍生!

  (全文完)

  ------题外话------

  亲们,《绝品废材:邪尊的逆天狂妃》完结了,感谢的话阳光每次都说,但是还要谢谢一路追文到底支持正版订阅的亲们,为了对得起你们花出的每一分钱,阳光已经尽全力了。

  新文明天上传,明天阳光要睡个懒觉,所以新文在下午上传,希望亲们继续支持,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