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一世成欢>目录>

第八百三十五章 安竹林的前世

第八百三十五章 安竹林的前世

小说:一世成欢作者:玖晴字数:5140更新时间:2018-08-01 06:52:37

  

  全本言情小说 ,一世成欢

  院子里的紫藤花又开了,安竹林坐在廊下,望着满架的紫光流泻,难得闲适片刻,却又被凉凉的晨风吹得咳嗽了几声。

  她正要起身回去,就听见院门口一阵喧哗,她转头看去,一瞬间就被摄了心魂。

  晨光中,走进来一个身形挺拔的男子,他的身后,是灿烂的晨曦千缕,笼罩着他挺拔的身形,明亮的眉眼,英俊得让人自惭形秽。

  自己的父母家人跟在他的身后,脸上带着谄媚讨好。

  “你是……”

  尽管一颗心都已经要从胸腔里跳了出来,可是安竹林还是想确认一下。

  那个男子走到她的面前,凝视着她,眼神温和,继而微微倾身,谦谦有礼地向她拱手为礼:

  “在下徐成霖,倾慕安小姐多年,今日前来请期,还望安小姐应允。”

  “徐成霖……你来了。”

  安竹林站了起来,心底那个模模糊糊的影子,这一刻彻底补全。

  原来他是长这个样子的啊,她那人人称颂的未婚夫,终于要来娶她了。

  后来,直到一个人孤寂死去的时候,安竹林依然会想起那一天的紫藤花的香气,还有徐成霖紫色锦袍上挺拔的纹路。

  那昭示着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终于降临。

  临上花轿前,她的庶出妹妹跑来,嫉恨地跟问她:

  “姐姐,你在病榻缠绵这么多年,都撑着不肯去死,就是等着这一日吧?”

  安竹林第一次没有与她辩驳,笑着点头:

  “没错,我不肯死,就是等他来娶我——毕竟他等我这么多年,我怎么好意思叫他空等?”

  没有人能否认,身为威北侯世子的徐成霖,带给了她多少底气,还有运气。

  那个京城传说中最出色的男子,年少时因为惊鸿一瞥,从此对她情有独钟,不顾安国公府狼藉的名声,不顾她病弱多年的残躯,上门提亲,还一等多年。

  这是父母对她从嫌弃到宠爱,安国公府的姐妹们对她从怜悯到嫉恨的所有原因。

  从那时起,她缠绵病榻,心中却有了活着的念想。

  她在心里勾勒着那个人的模样,就算从来都没有见过,但她却知道,无论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他能爱上她,都是她三生修来的福气。

  她坐在花轿中,摸了摸自己的脸,庆幸上天虽然给了她一副羸弱的身躯,却给了她一张尚可见人的脸。

  她想着,今日嫁过去,从此以后,她这辈子,就是注定的一世锦绣。

  成亲以后的日子过得平淡,却格外温馨。

  威北侯府人口简单,却是不寻常的富贵,她的小姑子徐成欢是当朝皇后,宫里的淑太妃也是出身威北侯府。

  人前人后,徐成霖待她也温柔而体贴,除了话不多,其余的无可挑剔。

  公公婆婆,更不曾给过她任何难堪,那些曾经看不起她的人,如今见了她,也会热情地与她说话。

  从前安国公府请不起的太医也会来给她看诊,用不起的药材流水般地送来,她的身体居然一日日好了起来。

  安竹林时常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一场梦,不然,她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她小心翼翼地喜悦着,唯恐一个不小心,这梦就醒了。

  所以她要比别的女子更恪守一个妻子的本分,徐成霖灯下读书的时候,她常常会陪在一侧,端茶倒水,铺纸研磨。

  他常常会转过头来看着她,温和地道一句:

  “你身体弱,就早些去歇息,不必陪着我。”

  她却坚持陪着他,小心地掩饰着自己卑微的敬慕和甜蜜的小心思。

  时日久了,他仿佛是看出了她的忐忑和不安,宽慰她:

  “你我已经是夫妻了,你在我面前,不必拘束,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后来,他也渐渐会和她谈论他看的书,好在她卧病多年,闲来无事就是读书,两个人能说的话越来越多,夫妻之间那种淡淡的疏离也越来越浅。

  有一晚,她壮着胆子问他:

  “夫君,你是什么时候见过我的?我从前,因为生病,并不好看……”

  这其实也是她心底多年的疑惑。

  她的日子大部分是在病榻上度过的,出门的机会不多,他这样的贵公子,又是怎么见到她的呢?

  他仿佛是凝眉回忆了一下,才笑道:

  “有一次,我从京郊路过,远远看见一个女子在扑蝴蝶,觉得格外好看,后来打听了,才知道是你。”

  烛影下徐成霖的笑容一如平常,安竹林却脊背发凉,心沉到了谷底——

  那定然不是她,她出嫁以前,从没有去过京郊!

  难道,他看到的,是她哪一个姐妹,并不是她?

  所以,她这是偷了别人的幸运吗?

  那一晚,她就做起了噩梦,醒来的时候,尚是深夜。

  她凝视着枕边人英挺的眉眼,悄悄地将手伸出去抱住了他坚实的臂膀,悄悄地流泪。

  如果有一天,被发现了,她这个梦,是不是就该醒了?

  但她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来的。

  他温柔将将她抱在臂弯里,问她怎么了?

  或许是这个真相来得太突然,她鬼使神差地问他:

  “如果,如果你发现当初你看到的那个女子,不是我,你会怎么样?”

  寂静的夜里,他的气息凝滞了一瞬,才道:

  “其实从前……无妨的,无论那个女子是不是你,既然我们已经成亲了,那就只会是你,你不要多想。”

  只会是你。

  多动听的四个字啊,安竹林顿时伏在他怀里大哭起来,之前的种种忐忑不安,都一起宣泄了出来。

  从那之后,她没有以前那么害怕了,终于能理直气壮地坐稳自己威北侯世子夫人的位置。

  徐成霖也待她越来越好。

  他与人出京跑马,偶尔会带上她,教她骑马,带她在春日的时候踏青。忙完公务回府的时候,会给她带京城里新出的精致点心,买新奇的首饰给她,搏她一笑。

  除了她迟迟没有子嗣,一切都很好。

  两人第一次爆发争吵的时候,是在徐成欢的皇后之位不稳的时候。

  安竹林一直觉得自己的小姑子命好,可有一点和自己却是一样的,那就是子嗣。

  安竹林是身体弱,本就难以有孕,但是徐成欢却是生一个没一个,这么几年,已经夭折了两个孩子了。

  而且她还悍妒,皇帝后宫除了她,居然空无一人。

  安竹林还来不及跟婆婆商议要不要让小姑子想开些,朝臣们就已经开始上书要求皇帝废后了。

  威北侯府手中有兵权,但这种事情,总归是理亏。

  那些日子,一家人为宫中的徐成欢忧心,徐成霖更是成日里不着家,等到这场风波平定下来的时候,是徐成霖接了皇帝的圣旨,要去东南镇守了。

  做了这么久的威北侯世子夫人,安竹林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安国公府小姐了,她知道在东南,林家盘踞多年,那就是地头蛇,徐成霖就这么去东南,凶多吉少!

  “你为什么就非要去?你就不能为我想想?”

  她愤怒地质问徐成霖,但是徐成霖却态度坚决:

  “成欢在宫中的日子本就艰难,若我不去,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她被大臣们逼迫吗?再说我们侯府,更是不进则退,我必须要去。”

  她太害怕失去徐成霖,口不择言地与他争吵: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只要她肯给皇帝纳妃,就没有问题啊!历来没有子嗣的皇后多了,为什么她就偏偏要如此悍妒?”

  “悍妒?”徐成霖眼底瞬间泛出冷意:“难道非要自己的丈夫三妻四妾就不是悍妒了——安竹林,你也希望我三妻四妾吗?”

  安竹林愣了一下,铿然道:

  “是,我不会像皇后娘娘一样!我自知自己生不出孩子,我不会独占夫君,只要夫君你不去,我会给你纳妾的,将来生了孩子,我也会记在自己名下,视如己出!”

  安竹林觉得自己已经是在忍辱负重,顾全大局了,可她这话说完,得到的,只是徐成霖长久的沉默。

  “夫人真是贤惠!”

  过了很久,他才冷笑一声,从她身边走过,就要出门。

  安竹林追了上去,扯住了他的衣袖:

  “不要去!我是说真的,这都是我的真心话!”

  “我当不起夫人这真心话!”

  徐成霖扔下这么一句话,匆匆离去。

  安竹林怔在原地,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这是怎么了。

  身为女子,她是不希望别人与自己分享自己的丈夫,可事到如今,她早就想得很清楚。

  没有嫡子,威北侯府的爵位就会被收回,公公婆婆暂时没有怨言,不代表以后也会坐视威北侯府绝嗣。

  与其等着别人将她休弃,不如主动给夫君纳妾,至少,将夫君分出去一点点,总比彻底失去要好,只要徐成霖的心还在她身上,那其余的,她都可以忍受。

  可徐成霖他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主动为他纳妾,她努力去做一个贤惠大方的女子,也错了吗?

  终究是没拦住,徐成霖很快就去了东南,几年的好时光,忽然就剩下安竹林一个人寂寞地过日子。

  安竹林心底蓦然恨透了徐成欢。

  她本能地感觉到,在徐成霖心里,这个妹妹,远比她这个妻子重要得多。

  可是徐成欢什么都有了,而她,只有一个徐成霖啊。

  又过了几年,东南传来了林氏家主林稻城的死讯,徐成霖也终于能回京探亲。

  “你回来了……”

  她眼眶红红地看着风尘仆仆归来的他,他原本冷淡的眼神也渐渐融化。

  他抱了抱她,久别的夫妻两人像是从没有过之前的那番争吵。

  安竹林以为日子终于能回归从前了,却再一次被人打破。

  因为兄长回来了,皇帝开恩,恩准皇后回侯府与家人团聚一番。

  这是安竹林第一次和这兄妹二人一起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从前徐成霖会动筷子给她夹菜,照顾她的喜好,可那一日,他的注意力全都在他的妹妹身上,眼睛里的神采,和看着她的时候,完全不同。

  兄妹二人有说有笑,尽管威北侯和威北侯夫人也在场,安竹林心里本能地不舒服,匆匆起身告退。

  一个人的心里一旦种下了一点点疑惑的种子,就会忍不住想要去探究,去一次次地想要找出点什么。

  她很快知道,徐成霖书房里放着的那个如意结,是皇后娘娘送的,成亲以前,他从不离身。

  她也从已经出嫁的徐成如那里知道,皇后娘娘小的时候,总喜欢偷偷溜出去买外面的糕点,被威北侯夫人说了多次,还是喜欢外面的新奇。

  皇后娘娘喜欢骑马,习惯每年上巳节出门踏春。

  从前那些日子的一切美好,忽然就让安竹林觉得,自己像个替身。

  而藏在这背后的那个念头——安竹林想也不愿意去想。

  她只知道,过了这么久,她可以容忍妾室来分走徐成霖,但她不能容忍徐成霖心里再有别人,她不愿意她的余生,都被徐成欢的阴影笼罩。

  她毫不犹豫地找到机会,给徐成欢下了毒。

  徐成欢再次回威北侯府的时候,她亲手给她端了一杯茶,过了一日,那毒才发作了出来。

  宫里人仰马翻,安竹林静静地等待着皇后薨逝的消息,她笃定,不会有人查到她的头上来。

  最终,徐成欢没死,只不过大病一场,她有些遗憾,民间的毒药再好,果然抵不过宫中的太医。

  但她没想到,徐成欢会来找她。

  “嫂嫂为什么要给我下毒?”

  那双被坎坷的人生折磨得有些憔悴的眸子冷冷地看着她,照得她心中的阴暗纤毫毕现。

  “皇后娘娘这是在肆意污蔑臣妇吗?”

  她慌乱地撇开眼睛,想要不承认。

  但她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徐成霖。

  那一刻,她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徐成霖提着剑要杀了她,却被徐成欢拦住了。

  那个女子心软得分外可笑:

  “哥哥,我已经是生不如死了,其实她害不害我,我都活不长的……我知道哥哥你喜欢她,我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追究。可你要把她送走,免得父亲和娘亲也遭殃。”

  徐成欢走了,留下已经不可能回到从前的她和徐成霖。

  她认命地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解释:

  “你杀了我吧。”

  她已经能感觉到脖子上冰冷的刀锋,可是迟迟没有落下来。

  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哽咽:

  “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不去害她,我……”

  他会如何?

  他们就能岁月安好,再不分离吗?

  安竹林笑了笑,她是不信的。

  徐成欢其实错了,徐成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安竹林,她只不过是他随手找来的一个棋子而已,随时可抛弃。

  最终她听见长剑落地的声音,睁开眼睛,徐成霖的背影带着沧桑,离她而去。

  他来时,满天晨曦,带来了所有光亮,他去时,只有这一个背影,她的眼前,只余黑暗。

  一个人被关在庄子上过了很多年,无论外面的世道如何混乱不堪,无论京城是如何地血流成河,安竹林都只是听说。

  她感觉到自己要死的时候,提出想见徐成霖一面,可得到的回答是他远在东南。

  他忙着带兵造反,为他的妹妹向皇帝讨一个公道,至于他的妻子,他大概早就不记得了。

  安竹林闭上眼睛之前,隐隐约约看到东南方有一道金光闪过。

  果然还是爱着他,连他在的方向都会觉得充满光明。

  最终得不到,何必曾经拥有?

  如果一切能重来,她真是宁愿自己从来没有做过这个梦。

  多年以后,因为从龙之功被封为威国公的徐成霖因为旧伤发作,即将离世。

  新帝亲自去看他。

  “威国公可有什么放不下的,朕帮你去办。”

  既是君臣,又是同袍,更是兄弟,皇帝看着曾经意气风发的将军行将就木,眼含热泪。

  徐成霖望着头顶上遮住视线的床帐,想了想道:

  “臣有两个心愿,一是希望皇上能在徐氏一族中挑选一个人,承袭威国公府的爵位,算是臣对祖宗父母的交代。二来,是希望,能与臣的妻子合葬。”

  “朕都答应你!可你的妻子葬在何处……朕怎么从未听说过?”

  皇帝从来不知道徐成霖还有妻子,只知道他是个不近女色的怪物。

  徐成霖阖上了双眼:

  “臣也不知道,所以才要托付给皇上……她是个好妻子,是我负她良多。”

  当年不过是想随意拉一个女子出来与自己绑在一起,对抗那些年杂乱的心事,却不曾想,就这么葬送了两人的一辈子。

  她死的时候,他不在,回来的时候,连她的坟墓,都找不到了。

  徐成霖死后,皇帝挖地三尺,总算是找到了徐成霖夫人的墓,也知晓了从前的种种。

  “是这女子心性不纯,怎么能怪你?”

  皇帝很是感叹。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他还是按照徐成霖的心愿,将他们葬在了一处,也给那安氏追封了国公夫人。

  回头瞧瞧自己没几个嫔妃的后宫,皇帝也病了一场。

  他的妻子也早都不在了,虽然亲手报了仇,但他心内也着实愧疚。

  白成欢再疯傻,那也是他的原配发妻啊。

  病好了的皇帝很快拟了道圣旨封存起来。

  他百年之后,也一定要和自己的妻子葬在一处,这样,来世说不定能继续做夫妻呢。

  怀抱这样的愿望,泰丰帝驾崩的时候心中莫名有丝企盼。

  白成欢,如果来世我们重逢,会怎么样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