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凤回巢>目录>

番外之月圆(四)

番外之月圆(四)

小说:凤回巢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字数:2057更新时间:2018-08-03 09:07:01

  

  全本言情小说 ,凤回巢

  郑公子大出风头。

  穆公子才学更胜一筹。若同样登台,只写诗一样便胜过郑公子。只是,这么一来,打擂台之意也太过明显了。

  姑娘家脸皮薄。当众示好,总有些轻浮。

  穆公子思索片刻,便放弃了登台比试的想法。

  郑公子不时用眼角余光打量玥姐儿。

  穆公子却一直安静端坐,直至比试结束。

  灯谜比试结束,众人一一起身散去,酒楼里一时人声鼎沸。郑公子把握住这个良机,站起身来,冲着玥姐儿拱一拱手。

  嘴角含笑,目中含情。

  玥姐儿目光低垂,不言不动。

  郑公子略略有些失望。转念一想,姑娘家总是害羞的。便是中意自己,当众也不便流露出来。如此一想,心情大为好转,迈步离开。

  穆公子一直坐着未动,直至所有人都散去,才站起身来。他未向郑公子一般拱手道别,便连目光也未看过来,就这么离去。

  ……

  回程的马车上,吴妈妈忍不住絮叨几句。

  “穆公子生得倒是好看,可这性子,也太木讷了。倒不如郑公子讨喜,又会作诗,对郡主又热情。”

  “只是,郑公子顶着克妻声名,到底不美。又不及穆公子年轻英俊。”

  “郡主到底中意哪一个?”

  玥姐儿抿着嘴角,轻声道:“待我回去好好想一想。”

  吴妈妈这才闭口不语。

  玥姐儿想了一夜。

  隔日清晨去椒房殿请安,对顾莞宁说道:“皇伯母,我中意穆公子。”

  顾莞宁略略挑眉一笑:“哦?你为何又改了主意?”

  玥姐儿也未羞怯忸怩,轻声将昨晚之事道来:“……郑公子一意示好。只是,我和他只见了第一面,他便如此作态,不见钟情,只见轻浮。倒是穆公子,品性端方,堪称君子,从头至尾都未唐突于我。”

  一个人的品性如何,从细节处便可窥得一斑。

  顾莞宁定定地看着玥姐儿:“你真的想清楚了?”

  玥姐儿盈盈一福:“恳请皇伯母做主。”

  成亲前能见上一面,觉得顺眼,已属难得。虽比不得青梅竹马的情意,也胜过盲婚哑嫁了。

  顾莞宁点点头:“好,过些时日,我便召穆夫人进宫。”

  ……

  一个月后,中宫顾皇后下凤旨,为明玥郡主赐婚。

  郑家人如何失望,不必细说。

  穆家求来这门亲事,十分欢喜。

  齐王府旧事,确实不美。不过,齐王府众人早已死绝,只余明玥郡主被养在宫中。帝后皆视明玥郡主如己出。以穆家的五品门第,穆家长子能为郡马,委实是祖上积德。

  便是明玥郡主比穆公子年长三岁,穆家也毫不介怀。

  女大三,抱金砖嘛!

  凤旨下了之后,婚期很快定了下来,就在当年六月。

  半年时间,已足够准备嫁妆,从容出嫁。

  玥姐儿善于女红,定了婚期之后,亲手为自己绣起嫁衣。又为未来的公婆夫婿各做了衣衫鞋袜。

  吴妈妈舍不得玥姐儿这般辛苦,想动手帮忙。被玥姐儿微笑拒绝:“亲自动手,才显诚心。”

  吴妈妈低声道:“穆家人又不知道。郡主何必这般苦着自己。”

  玥姐儿轻声应道:“我做这些,出自本心,何须他们知晓。”顿了顿又道:“儿媳进门敬茶之日,呈上自己亲手做的衣衫鞋袜,也是常理。我虽是郡主,也不能自持身份,仗势欺压婆家人。”

  “我待人以诚,想来,别人也会以诚待我。”

  这些话传进顾莞宁耳中。

  顾莞宁默然片刻,然后淡淡一笑。

  玥姐儿确实心细灵巧心思端正。

  这样的好姑娘,定能将自己的日子过好。

  ……

  半年转眼即过。

  玥姐儿带着六十四抬丰厚的嫁妆嫁入穆家。

  新婚三日,玥姐儿和新婚夫婿一起进宫觐见。

  帝后俱至,阿娇阿奕姐弟五个,自然也都在。便连宫外的朗哥儿瑜姐儿等人也都这一日进了宫,一副给玥姐儿撑腰之势。

  玥姐儿心中感动不已,转头轻声对英俊斯文的新婚夫婿笑道:“瞧瞧,你若对我不好,谁也饶不了你!”

  穆子源低声笑道:“我哪里舍得对你不好。”

  玥姐儿面颊微红,目中闪出愉悦的光芒。

  顾莞宁看在眼中,一颗心也彻底放了下来。

  ……

  景佑十五年,萧诩登基十五年整。

  这一年,国库充盈,国泰民安。

  这一年,天子萧诩已有三十七岁,中宫皇后顾莞宁三十五岁。

  这一年,阿娇公主如愿诞下一个女儿,阿奕有了长子。

  这一年,闵家丁家各添一女,顾家添丁。太夫人如愿以偿,有了玄孙。

  太夫人已年迈,耳力目力都不及从前,心绪却清明。每隔一段时日,太医徐沧便会来定北侯府为太夫人诊脉。

  此次定北侯府添丁之喜,顾莞宁颇为欢喜,特意命陈月娘代自己回府送贺礼。

  太夫人见了陈月娘,乐呵呵地笑问:“皇后娘娘近来凤体可好?”

  陈月娘笑着应道:“娘娘凤体安康,只是心中时常惦记太夫人。”

  宫务繁琐,宫中又添了孩子,顾莞宁今年无暇归宁。

  太夫人心中颇有些遗憾,口中笑道:“替我带话给娘娘。我吃得香睡得好,少说也能再活十年八年。不必总惦记我。”

  陈月娘笑着应下,回宫后一字不漏地回禀。

  顾莞宁听后,抿唇一笑。

  祖母健在安好,于她而言,便是世间最大的喜事。

  中秋当晚,顾莞宁设下宫宴。

  萧诩和顾莞宁并肩而坐。

  阿娇阿奕等一众晚辈携着孩子一一上前行礼。别的孩子还小,俱被抱在怀中。

  朗哥儿孙柔的两个儿子已能蹒跚学步,偶尔咿咿呀呀冒出含糊不清的字眼,颇得帝后青睐。各抱了一个坐在腿上,出尽风头。

  顾莞宁看着怀中白乎乎肉团团的孩子,忍不住笑着叹道:“一转眼,我们也老了。”

  孙子辈的孩子一个个出来了,他们可不是老了么?

  萧诩挑眉一笑,凑在她耳边低语:“在我眼中,你永远是十三岁时的模样。”

  顾莞宁轻笑着啐了他一口:“孩子们都在看着呢!这般老不正经!”

  萧诩不以为意,哈哈一笑。

  月圆人团圆,满目皆欢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