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无良公主要出嫁>目录>

番外、无猜岁月(完)

番外、无猜岁月(完)

小说:无良公主要出嫁作者:轻轻子衿字数:2554更新时间:2018-08-08 06:29:06

  

  苏清玄心知肚明,面前却还有一堆人等着他做决定,那种种期待带着探视的目光,让苏清玄有些心寒。

  看吧,哪怕他跟小白是甥舅,离王府跟皇室从来是一家人,可他们手下这些人,却从来都没有一心过。

  掩下心底的嘲讽,也掩去了眸中的冷意,苏清玄点头。

  “竟然如此,那就查!”

  底下的朝臣们一脸欣喜,“太子殿下英明。”

  他当然英明,不英明这出戏还怎么唱?

  许是苏清玄的态度,让朝臣们觉得,苏清玄和苏君白的关系真的有了隔阂,他们迫不及待的就开始追查这事。

  两天后,一本写满了大小罪名的奏折,呈到了苏清玄的桌上。

  “江南知府,刘衾?”

  “江南巡抚,易平阳?”

  “江南梁县县令,俞之琛?”

  苏清玄口中每念出一个名字,脸上的笑容就越发冰冷几分。

  “还真是好本事,连十年前贪污的上百两银子都查的清清楚楚,本太子倒是小看他们了!”

  陈莱静默不语,这种时候,太子殿下正在气头上,绝对不是他该答话的时候。

  好一阵怒气翻腾过后,苏清玄丢下了折子,冷笑道。

  “陈莱,你去告诉他们,竟然查出来了,那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是,殿下。”

  朝中的人动作极快,几乎是苏清玄命令一下,江南境内涉及贪污赋税一事的官员,都全部被控制了起来。

  而这事,也被离王府一党的人,送到了苏君白面前。

  至那日之后,离王府一党的老臣就日日前往离王府内拜见,苏胜天不理事,拜见之人一概置之不理,官员们只好去找苏君白。

  “小世子,太子殿下已经对我们的人出手了,再这样下去,咱们江南的势力可就要被连根拔起了!”

  “是啊,小世子快想想法子吧。”

  苏君白不急不躁,“本世子年纪尚幼,能有什么好法子?”

  “这……”众大臣面面相觑,年纪尚幼这个词,形容离王府的人实在不搭,谁不知道,不管是以前的苏世子,还是现在的小世子,都是少年老成,城府之深之辈?

  沉默良久,一大臣试探道,“小世子,太子手段狠辣,如果再这样下去,咱们离王府一脉可就要被彻底打压了,小世子千万不可心软!”

  这是终于忍耐不住,露出狐狸尾巴了。

  苏君白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那你说,本世子要如何做,才算不心软?”

  “当然是奋起还击了!”一众大臣理所当然。

  “奋起?还击?诸位莫是忘了,本世子只是一个臣子,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们这话的意思,莫不是要本世子反了这大齐的天不成?”

  苏君白的态度说不上热衷,也说不上不乐意,一众大臣都有些摸不准他的意思。

  可想到他们谋算了这么久,为的就是这个打算,连忙点头。

  “这也不是不可行,当年荣华世子冠宠京都,声名胜过一众皇子,是太子之位的有力竞选者,若非八皇子横空出世,说不定这会小世子早就该称为小殿下了。

  如今就算小世子反了太子殿下,也不过是拿回曾经失去的一切罢了。”

  说话的大臣一脸无畏,似乎全是在为离王府一党着想一般,苏君白没答话,而是看向他身边的一众大臣,沉声问道。

  “你们也是这么想的?”

  一众大臣互相交换了个眼神,齐齐点头。

  “臣等请小世子为我等谋福!”

  这般异口同声,一看就是事先通过气的。

  “谋福?好一个谋福!亏你们跟从爹爹多年,竟然连谋反和谋福都分不清楚!看来爹爹不在京都这些年,倒是增涨了你们不少野心!”

  苏君白冷笑,真的以为他年纪小,就容易被煽动,是非不分?

  “离墨,都绑起来,送入暗堂。”

  “是,小世子!”离墨倏地出手,在一众大臣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就一一将其制住。

  几个大臣见苏君白突然变脸,终于明白苏君白压根就没打算听他们的建议,顿时什么恭敬都甩到了一边,厉声道。

  “小世子,臣等一片忠心,事事为离王府谋福利!你怎能这般残害忠良!”

  “残害忠良?你们算什么忠良?刻意挑拨主上,置离王府的利益于不顾,一心只为自己谋福利,这样的忠良本世子可不敢要!带走!”

  在一众大臣的不甘声中,离墨毫不手软的将人都拖了下去。

  待书房里平静下来之后,苏君白才敲了敲桌子,问道。

  “宫里情况如何?”

  “回小世子,太子殿下传来消息,宫中的情况与府中大致相同。”

  自从那日,两人在御书房商议要演一出好戏开始,暗地里就一直在互相传递消息。

  苏君白略有些冷脸,“看来不止是我这边有心思的人多,小八那边也不少啊。”

  离墨没答话,只是安静的立在一旁。

  许久,苏君白再次出声,“再等等吧,过几天应该差不过就可以收尾了。”

  正如苏君白所言,接下来几日,因为许多两党大臣突然失踪,没了踪影,他们名下的一些党羽顿时乱了方寸。

  亲皇党都以为,是离王府一党出的手,而离王府一党,又都以为是亲皇党出的手。

  一时间,凡是有那么点心思,想让自家主子出手报仇的,全都暗自涌到了离王府和皇宫。

  苏君白和苏清玄各自守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瓮中捉鳖,轻而易举将这些异心之辈抓了个干净。

  直到京都彻底太平,两人才进行了第二次会面。

  “小白啊,这几天装决裂,装的可真不容易。”

  苏清玄一见面就忍不住抱怨,这种事本该是父皇该处理的,结果却落在了他头上,还害的他遭了好几天罪,实在磨人。

  苏君白翻了个白眼,“没出息,皇祖父交给你,自然有为了磨炼你,不然你以为,为什么皇祖父早不走晚不走,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走?”

  “你是说,父皇是故意的?”苏清玄直瞪眼,他还在想,为什么会这么凑巧,合着全是算计好的?

  “可为什么啊?”

  “为什么?”苏君白扬了扬杏眸,“你说呢?你是未来天子,我是离王府的接班人,感情再好,身份的束缚永远也逃不掉。

  只要坐在这位子上一天,就会遇到许多选择和磨难,也许未来某一天,我们就会因为某件事,失了我们多年的信任,连带着我们往昔的情谊,也悄然不复。”

  言罢,苏君白沉默了一会,兀自轻笑道。

  “皇祖父不管,祖父也在府中装傻,想必就是为了考验我们的情谊吧。”

  这番话,苏清玄听的很认真,他仔细想了想这其中的弯弯绕绕,觉得小白说的没错。

  自从七皇姐和姐夫常年离京之后,离王府的事物,以及离王府一党的事物都不再管理,而皇叔常年待在离王府里陪皇婶,压根不理事,这就给了离王府党一脉的人,滋长野心的空间。

  没有姐夫的震慑,其实很久前,有些事就露出了端倪。

  父皇和皇叔想必是心里清楚的,却从不曾明言过,而是借着这个机会,把这一堆的烂摊子,全都交给了他和小白。

  这其中的缘由,想必正是如小白所说,他们无非是想考验考验他们罢了。

  还好,他没有让父皇和皇叔失望,小白也没有。

  与皇位相比,他想,他更珍惜小白这个外甥,兄弟。

  因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们同吃同住,有着他们的……无猜岁月。

  ------题外话------

  番外写完了,新文郡主在pk,请姑娘们多多支持~

  咱们新文再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