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06章呆萌铁匠仵作妻(8)

作品:《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桂儿,酒菜回来了。”



       

吴氏的声音从院里传来。



       

这个声音对豆儿无意是催魂贴,每次祖母来找娘亲麻烦,等待豆儿的就是一通打。



       

陈溪摸了下豆儿的小脸,对她露出友善地笑。



       

“等娘一下。”



       

豆儿放任自己神游,在每一个被打的前夕和后续,她都用幻想填满自己。



       

如果那个梦没有醒,她是不是就能尝到酱肘子的味道了?



       

听说那是最好的吃食,香而不腻。



       

豆儿从没吃过,只是听人说起。



       

如果她把肘子分一些给娘,会不会少挨点打。



       

每次被打后,娘都会狠着脸,一下下用带着尸臭的永远也洗不净的指甲狠狠戳她的头。



       

是你给这个家带来了霉运,你就是个灾星。



       

如果不是你出生克死你爹,我怎会过得这般惨。



       

娘总是这样说。



       

豆儿很怕祖母,不仅是那个凶狠的老太婆总用阴狠的眼神瞪着她,更怕祖母走后娘对她的毒打...



       

屋内的小人胡思乱想。



       

屋外,淋着雨淋着食盒的吴氏黑着脸。



       

“都买好了,你留的那信也可毁了吧,传出去于家门不利,我若安好尚有你们母女容身之地,若宣扬出去,你的豆姐儿以后也得不到好下场,非得要去那青楼瓦舍——”



       

“娘!不要把豆儿卖了!”



       

豆儿冲出来抱住陈溪的腿,哭得声嘶力竭,陈溪忙抱起她退到屋檐下,就这么件替洗的衣衫,可别再弄湿了去。



       

“你仔细思量,我与你说的——”吴氏见有孩子在,不敢话说太直白,怕这孩子出去与人说了去。



       

“去拿瓶跌打酒来。”陈溪打断她。



       

吴氏顿住,不明白这是唱哪儿出。



       

孩子声嘶力竭的哭声吵的陈溪脑瓜仁疼,又见这吴氏傻不拉几的不开窍,清清嗓子喊。



       

“我家婆母——”



       

“马上就拿!”吴氏迈着小脚跑得飞快,要了亲命哦,这煞星!



       

片刻后,陈溪抱着豆儿在热乎乎的炕上给孩子涂药油。



       

吴氏在自己房间里砸枕头出气。



       

她百思不得其解,陈桂儿之前是多么好拿捏的人,怎会突然性情大变?



       

药油对跌打损伤有效果,豆儿身上有的地方破了,陈溪不小心碰到,豆儿疼得一哆嗦却不敢动,如此“听话”的表象背后,有着让人无法深究的经历。



       

小心翼翼地生存,连最起码的情绪表达都不会,当这种负能量积攒到一定程度,爆发出来就是不可收场的连环案。



       

“难过要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陈溪帮她整理衣服。



       

“不疼的。”豆儿小声说。



       

她不太习惯这样温柔的娘。



       

“肚子饿了吧?来,吃点东西。”陈溪打开食盒,密封不错,没有进雨。



       

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是豆儿这辈子都没吃过的,看着如此丰盛的菜肴,豆儿嘴唇哆嗦两下,突然跪在地上,拼命磕头,声音涩滞。



       

“不要送豆儿走,豆儿听话,娘你打豆儿吧。”



       

祖母说的青楼瓦院成了豆儿心中的阴影。



       

就怕这难得的温柔背后是残忍的离别。



       

前街有一户人家,穷得揭不开锅,那家有个跟豆儿相仿的孩子,那是她唯一的伙伴。



       

几天前她的小伙伴被送走了,说是被后娘卖去了那种地方。



       

豆儿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地方,只是大概觉得不是好地方,就在前天,她伙伴被卷了席子抬回来。



       

说是想跑被人打断了腿,没两日便咽了气,那边嫌晦气送回来。



       

没嫁过人的女童夭折不能入祖坟,便在河边随便掩埋。



       

豆儿偷偷跑过去,看那些人随便把人埋在里面,回来后隐约明白什么,又似是什么都不懂。



       

她不愿变成那般下场,只能不断磕头求陈溪。



       

她磕得很用力,陈溪抓住她的时候额头都碰破了,陈溪自责。



       

这种受过心理创伤的小孩不该太过着急,转变太快这孩子适应不良,需要更专业的疏导方式治疗。



       

而这个过程会是漫长的,耐心的,专业的。



       

幸福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有些心伤说是要用爱来愈合,可这话说得片面。



       

缺乏指导的爱对心伤并没有多大帮助,原本是想救助别人,最后的结果却是一起沉沦,没病的也折磨出病了。



       

好在陈溪足够专业,除了早些年为了恰饭随便写的没节操总裁文,她后期写的那些相对专业的书为她打下足够的基础。



       

起码,对这个被家暴折磨的心理不正常的孩子来说,足够用了。



       

陈溪不再说话,只是把吃食放在她面前,起先豆儿不敢吃,陈溪命令她吃,她才忐忑地吃了起来。



       

这顿饭应该是豆儿吃过最美味的一顿,却犹如嚼蜡一般食不知味。



       

她总是吃几口偷偷看一下陈溪,陈溪随便一个动作便能引来她的一哆嗦。



       

精神如此高度紧张,又怎会在乎吃的是什么滋味。



       

忐忐忑忑地用完膳,也没等到娘亲的板子,豆儿不知所措地坐在板凳上看着不一样的娘亲。



       

菜还剩下很多,豆儿轻车熟路地站起来想要收拾,陈溪也刚好站起来,一个不留神,一整个肘子都扣在陈溪身上,这么小的孩子力道不够撞在地上,盘子也刷碎了。



       

豆儿六神无主,外面的雷适时响起,映衬着娘亲的脸,倏地,这个年仅五岁的孩子快速抄起碎瓷片,对着自己的手用力戳下!



       

“小心!”陈溪伸手夺下碎片,锋利的瓷片瞬间划破她的手。



       

刺目的红瞬间沾满了豆儿的脸,惊觉那是娘手上的血后,她放声大哭。



       

“娘,你不要死,娘,娘...”



       

孩子凄厉地哭声被淹没在雨里,更是落入正准备翻墙无耻窃听的铁匠耳中,他骑在墙上的腿停住。



       

“没事,娘没事,去找块干净的帕子——算了,我自己来。”陈溪单手止血还要哄吓傻的孩子。



       

并不知道她家院墙上骑了个男人。



       

小王爷不顾雷鸣阵阵,嘴上叼着一束野花,脸上带着势在必得地笑。



       

他决定把这花偷偷放在门口,放完就走!



       

哼哼,梅九会玩的那些套路,他也会!



       

就是要给内个写书的凶残女制造一种他就是梅九的错觉,就不信有女人能逃过他无处不在该死又可怕的魅力。




如果您觉得《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