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10章呆萌铁匠仵作妻(12)

作品:《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院外传来一声怒骂,声音似曾相识。



       

陈溪站在那想了下,早晨这声音是不是在隔壁喊小王公子来着?



       

院外站了个小厮打扮的年轻人,正在骂阵。



       

自家小王爷在风雨中吹了半宿染上风寒高热不退,小厮护主心切跑过来骂。



       

“陈婆子,快出来领罪——啊!”



       

陈溪没找到水,抄起墙角的恭桶扔过去了。



       

“赐你点童子尿,去邪气治百病。”



       

被泼了一身的小厮都没反应过怎么回事呢,大门咣当关上,陈溪在里面叉腰狂笑。



       

“全镇看老娘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了,你排不上号!”



       

“陈婆子你开门!”小厮抹了把脸,看着黄黄一片恶心不已。



       

“有本事你跳进来!让街坊邻居看看,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有人欺负我们孤儿寡母!”



       

“你恶人先告状,你——”



       

“末叶,你住口。”身着翠绿纻丝单衫的男人缓步而来。



       

轻薄的绿色单衫配白色容纱,面如冠玉,纵难掩病容却也目若朗星,看在陈溪眼里整一个病娇少年。



       

孱弱男人走到近前,对陈溪拱手作揖。



       

“陈娘子勿怪,是我这小厮不懂礼数。未叶,你还不与陈娘子道歉!”



       

小厮倒吸一口气,小王爷这是烧傻了么!



       

背对着陈溪的男人瞪了未叶一眼,未叶只能弯腰行礼。



       

“对不住了陈娘子,是我唐突了。”



       

“陈娘子勿怪,昨夜我这小厮见围墙不稳,恐暴雨过后倾塌便上去查看,绕了陈娘子歇息,还望莫怪。”



       

几句话便把自己昨晚翻墙的锅甩得一干二净,陈溪哦了声,看看这男人,又看看那脸涨通红的小厮。



       

姬潇潇观察陈溪脸色,见她面无表情,难以揣测此女是否相信他的这番说辞,堆笑道。



       

“我乃晋南人士,适逢洪灾无依无靠,便与未叶来此处落脚,初来乍到还望陈娘子多多照拂。”



       

陈溪上下扫了他几眼,见此人清莹秀澈中带着些许情愁,虽身为男子却带了丝我见犹怜的羸弱,这身过于轻佻的装扮配合这铺面而来的失足之气...



       

“南风馆的琴师?”那地方能够搬出来住的,似乎也只有琴师或是茶壶了。



       

姬潇潇大吃一惊,这女人怎么知道他捏造的身份的?



       

他来时已经反复揣测了好几种说辞,说完开场白就等着陈溪搭话,再引出他“惨绝人寰”的身世,以此引得这女人的同情。



       

女人不都是同情心泛滥,稍微卖卖惨就会各种同情吗?



       

怎知刚一开口就被她识破?



       

“青萝托乔木,紫蔓附短墙。很好,很配,很合适。”



       

说罢便转身,留给姬潇潇一个高深莫测地背影。



       

姬小王爷僵在那。



       

这托马...到底说的神马?



       

一墙之隔偷听的铁匠松开握紧的拳,硬朗的脸上挂了一丝浅浅地笑。



       

溪溪损人不带脏字的功力又上了一层台阶,不错不错。



       

站在门口看着的豆儿呆了。



       

她变香了的娘今天好厉害哦,虽然她一句也没听懂。



       

陈溪领着豆儿进屋,见她吃了稀饭剩下了蛋,知道这孩子还是放不开,便剥好鸡蛋掰开一点点喂孩子,顺便给她一个甜甜的笑。



       

许是鸡蛋的香味带给豆儿勇气,她终于敢对陈溪说话了。



       

“娘,青...什么木,紫什么墙是什么意思?”



       

“唔,要看使用语境啊,用来形容一对璧人就是般配的意思,但要用在隔壁那家伙身上,就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一身风尘气的娘炮,别以为她看不出这家伙走路姿势有多别扭,琴师不揽客,那身后伤从何来不言而喻。



       

她亲自戳的!



       

想把翻墙的责任推给小厮,也是够贱。



       

他怕是不知道溪爷为了穿这本悬疑书做了多少功课,这点小案子拿眼一扫便足以破案。



       

没当场戳穿这个登徒子,就是想等隔壁铁匠把东西做出来,拿那个臭不要脸的祭天。



       

官府今日无案,陈溪可自由活动。



       

陈溪原想吃完饭带豆儿出去逛逛散散心,却见这孩子拾掇完后对着破掉的水桶唉声叹气。



       

铁器对这个不富裕的家来说实属奢侈物,坏了实在心疼。



       

陈溪花了点时间安抚孩子,不要总那么悲观,所谓否极泰来...并没有。



       

豆儿一会又发现家里的铁锨和铁爬犁都坏掉后,整个人都蔫吧了,任凭陈溪怎么哄都沮丧,蹲在院子的角落里面墙画圈。



       

原主在的时候,每每这孩子有这种异常举动时都会怒上心头,拳脚相加,直打到这孩子不再做这些诡异的举动为止。



       

但原主只看到这孩子表面的服从,却看不到那些被打出来的乖巧背后,酝酿了多大的灵魂风暴。



       

那个蹲墙角的小人不与外界沟通,只沉浸在她自己充满孤独和恐惧的世界里,直到一双温柔的手搭在她的肩头。



       

豆儿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抱着自己的头缩成一团。



       

“都是我不好,都怪我招灾,都是我...”



       

这些话原主曾不止一次地对这孩子说过。



       

每当原主在外遇到困难麻烦,回来便对这孩子又打又骂,念叨着是豆儿的出生给家里招来厄运,克死她爹,又让家中惨遭不幸。



       

豆儿不知道的是,这些恶毒的话都是外人说陈氏的,陈氏没有反抗的本钱,便将满腔怨怼施加在孩子身上。



       

“走,娘带你捉鱼去。”



       

“鱼?”豆儿松开抱着头的手,疑惑地看着陈溪。



       

“雨后麦田会有鱼,娘带你捉回来打牙祭,这桶不能装水还能放鱼,没有任何一个物件生来就是没用的,尤其是你。”



       

“我...?”她除了给家里带来不好的厄运,还能有什么用?



       

陈溪揉揉她的小脑袋,“你是小福星啊,因为有你发现桶破了,我们才能捉鱼。”



       

“豆儿还克死了爹...”



       

这些话原主从豆儿有记忆开始就不断重复,这孩子也这么认为。



       

就好像黑夜过后是白昼一样,根深蒂固地烙在心上。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阳寿已尽与你无关,更何况若不是豆儿,娘不会来到这世上,走,娘带你摸鱼去。”



       

陈溪这番话透过墙壁传到隔壁,那绿衫男露出一个不怀好意地笑。



       

稻田抓鱼是吗?



       

嘿嘿嘿...机会来了!




如果您觉得《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