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32章呆萌铁匠仵作妻(34)

作品:《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铁匠家有个很大的跨院,陈溪娘俩安置在西厢房,铁匠在东厢,想着心上人近在咫尺,万晗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入夜下了场小雨,淅淅沥沥的雨声遮住了院子里的轻微响动。



       

一道黑影停在西厢窗前,不一会嗖地蹿墙离去,窗台上,只留下一截细长的指头在月下渗着血丝...



       

天才方亮。



       

陈溪幽幽转醒。



       

躺在床榻上琢磨这小铁匠家底还真殷实,床铺就是比她住的那破炕好。



       

早餐她有点想吃清粥,配上点酥脆的小萝卜干,啧,美极了。



       

“啊!!!”



       

小徒儿的尖叫穿破云霄。



       

陈溪跟万晗同时从各自的厢房出来,就见小徒儿拎着扫帚,哆哆嗦嗦地指着窗台上的那一截惨叫。



       

“师师师师傅!!!”



       

竟然是根断指。



       

血渍干涸,不知放在那多久,看着怪渗人的。



       

小徒儿晨起清扫院子发现,吓得魂飞魄散。



       

这指头到底哪儿来的?



       

陈溪看了又看,那的确是根断指,像极了萝卜干。



       

萝卜干做错了什么?!



       

陈溪示意豆儿取她的箱子过来,带上专用手套拿起那根指头仔细查看。



       

“男人的无名指,从这个断口看,时间在十二时辰内。创面不平,有动物咬过的痕迹,也不排除是用工具做出来的。”



       

有剖腹案做头例,陈溪猜凶手有一种铁制工具,能够做出更动物咬后一样的痕迹。



       

陈溪刑侦理论还不错,实践起来毕竟缺乏经验,遇到这种需要凭经验判断的又缺乏现代化仪器做支撑,一时间很难看出这到底是怎么弄下来的。



       

只能估算下时间,超过十二时辰凝血块就会完全收缩,能看到血清,这个看起来还比较新。



       

小徒儿眼见着那女人跟拿着萝卜干似得拿着那玩意,想到早餐准备的那碗酥脆的萝卜干,一个没崩住,俩眼一翻,晕过去了。



       

“还有什么发现?昨夜我未曾听到异响。这是怎么送过来的?”万晗问。



       

“也许是你睡后来的?”这院墙又不高,那么大个活人翻进来不可能没动静。



       

“不可能有那种事。”



       

溪溪就在他的院里,他从姬潇潇那回来后高兴得一晚上没睡。



       

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不是吗?



       

陈溪假装没听懂他话中深意。



       

“这上面有两个孔,也许是野猫野狗一类的小动物叼过来的,也有可能是用投掷设备弄过来的。”



       

陈溪举着那根手指看了好半天,指挥万晗弄根木棍过来,她小心地把那手指甲盖的污渍扣出来放在纸上。



       

不像是普通污渍,成分有待确定。



       

不知这是否是凶手用来威胁她不让她继续查下去的。



       

但,溪爷就喜欢挑衅一切嚣张货。



       

敢往她窗前放这玩意耽误她以后吃萝卜干的心情,这不能忍。



       

为了萝卜干,她必将奋斗到底。



       

小徒儿在地上幽幽转醒,只见豆儿拿着根小棍戳他。



       

泪奔,所以师傅,您就看徒儿躺在凉地板上吗?



       

“你娘跟我师傅呢?”



       

“查案去了。”



       

豆儿脆生生地把陈溪刚刚是怎么查看那根手指头的过程讲述一遍。



       

小徒儿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看看豆儿手里的棍子...



       

豆儿举起小棍灿烂笑,“对,就是用这根抠的灰哦——啊喂,又晕了?”



       

骗你的啦,这也太傻,太天真了吧?



       

楼知县差捏面人的师傅根据头一具女尸头骨做的复原面人出来了。



       

有人说看着眼熟,像是是赵乡绅家的庶出三闺女。



       

陈溪破案心切又对那死去的姑娘有一份责任,便跟楼知县自告奋勇要求过来。



       

只说要万晗陪着,楼知县便发了差旅费给这俩人。



       

吉祥物说的都对,自己不懂就听吉祥物的准没错。



       

陈溪和万晗赶了十几里路到赵家庄查问,没见到赵家夫妻,甚至管事的都没见到,门房听是官府来人,二话不说放狗撵人。



       

要不是万晗比狗凶,陈溪说不定会被咬。



       

万晗把狗踹趴下又要揍那门房,出来个管事的,听问起三姑娘之事,脸一抹拒不承认。



       

只说他家三姑娘是得了恶疾病故,再说就要翻脸。



       

打听周围人家也只说赵家前些日是办了白事发送了庶出姑娘,只是听说是病死的。



       

一看就是早有准备。



       

“这赵老头可有嫌疑?”出了赵家庄,万晗问陈溪。



       

陈溪摇头。



       

“不是。”



       

只是个庶出女儿,若真有过节想要弄死,没必要拖那么远弃尸,随便找个借口说病死埋了也不会有人过问。



       

赵乡绅早些年中了举,在地方颇有威望,可以说这一代的土霸王就是他,没必要弄这么一出。



       

“应该另有隐情,再找人问问。”



       

俩人守在赵家庄附近,找了个赵宅出来的家丁,赛了点银钱,那家丁也就如实说了。



       

赵三姑娘半月前去寺院上香后归途遇劫失踪。



       

赵乡绅恐此事传出有辱家风,便瞒下此事,对外只说是病故。



       

未婚女儿病故又不需进祖坟,随便找了块地弄了个衣冠冢掩人耳目。



       

这种事让陈溪这现代思想的人听,简直是不可思议。



       

骨肉相连,怎会任由女儿蒙受不白之冤。



       

但在这时代,这并不算什么。



       

三姑娘是赵乡绅与家中婢女酒后生下的,不受重视,在赵家眼里命如草芥比买来的丫鬟也高贵不了多少。



       

赵家不认可能是觉得被人劫走清白不报,人死是小失节是大,影响家族其他未嫁女儿清誉,不如直接称病死省事。



       

这边无人认领,那义庄里躺着的遗骸只能裹个席子扔乱坟岗。



       

陈溪离开时特意按家丁说的寻至赵三姑娘的衣冠冢,一片荒凉。



       

没人在乎那姑娘遭受了怎样的冤屈,她的家人放弃了她。



       

另一具被咬过的身份也确认了。



       

受害者张王氏是井县开茶楼张家的儿媳,就在城中。



       

这两家互不相识,相隔甚远,一时很难想到俩受害者会有什么共同认识的熟人。



       

张王氏的婆家差人过来,再三确认了受害者并未受到身体侵害后,才领了回去办白事,陈溪过去的时候张家已经搭起了灵棚。



       

丧幡随风飘展,哀嚎阵阵催人断肠。




如果您觉得《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