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22章老实人挖你祖坟了?(12)+1更

作品:《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午饭吃撑着了。



       

陈溪甚至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裤带松一扣。



       

吃饱喝足回车间,就觉得树下一阵阴森森的感觉。



       

定睛一看,柳兰站在那,正恨恨地瞅着她。



       

陈溪嘴里还叼着个牙签,跟饿得肚子咕咕叫的柳兰形成鲜明对比。



       

“你站住!”柳兰叫住陈溪。



       

陈溪拿下嘴里的牙签,一不小心冲柳兰打了个酒嗝,这个啤酒好喝啊,就是涨肚...



       

柳兰饿着肚子,见她这样更来气。



       

“我绝对不会忘记你对我做过什么。”



       

“哦。”陈溪打了个哈欠,吃饱就想睡。



       

“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就别想好过。”柳兰继续放狠话。



       

“哦。”陈溪又哦了声,“说完了?”



       

柳兰见她竟无视她的挑衅,憋了一肚子的劲儿苦于无处宣泄。



       

计划是让张小花保持狂躁的情绪,最好引张小花情绪管理失控,四处说她与副厂长儿子的婚姻的闲话。



       

结果憋这么大劲儿,人家根本没把她放眼里?



       

“没事儿我就走了——对了,祝你新婚快乐。”



       

饿着肚子都想气张小花,结果被人家新婚快乐四个字给秒杀了。



       

“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会让你每一秒都过的很痛苦。”



       

陈溪停下,看了她好几秒,突然笑了。



       

柳兰:???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特别开心,可能会开心好多天。”陈溪对柳兰做了个爱心的手势。



       

来,好心情分给你一半。



       

柳兰气结,她以为陈溪是故作不在乎,其实人家真不在乎。



       

陈溪的好心情不是装出来的,真的很开心,饭都多吃两碗那种。



       

柳兰的狠话没效果,又花了两天时间在厂里四处打探,想看看张小花一家有没有说她坏话。



       

结果又失望了。



       

张家上下就跟没经历相亲闹剧似得,对她即将结婚的事也没有做出任何表态,在各自的岗位上该织毛衣就织毛衣,该唠嗑就唠嗑,忙得很。



       

柳兰想在结婚前见张铁柱一面,可他一直请假。



       

三拖两拖,柳兰结婚的日子到了。



       

柳兰全程板着脸,一点也没有当新娘子的喜悦。



       

副厂长没给儿子大办,就请了几个厂里比较重要的领导过来,张父推脱身体不适,只排张母做张家代表过来。



       

柳兰好容易找到个机会,端着酒杯来到张母眼前,扭捏着打听张铁柱的下落。



       

“我家柱子啊?他去援建很久了,你不知道吗?”张母忍着膈应过来,就是憋着说这句呢。



       

柳兰听此言只觉得眼前一黑。



       

这才明白张小花这几天怎么对她的挑衅全然不顾,人家早就算计着她呢...



       

等宾客都散了,柳兰失魂落魄地坐在婚床上,看着边上200多斤的傻丈夫。



       

她这个名义上的丈夫智商只有几岁,被养成个球,也不知道什么是结婚,全程都跟在柳兰身边傻笑。



       

“给你花花,花花好看!”傻丈夫把手里的塑料花给柳兰,被柳兰一把拍掉。



       

“别碰我!”



       

她只是要用这段婚姻做个过渡,怎么能容忍这个傻子沾她。



       

傻丈夫一愣,嘴一憋就要哭,这女人太凶了,他怕啊。



       

门外,副厂长跟他年迈的老母亲透过窗帘的缝隙,偷偷看着这一幕。



       

老太太气得就要推门进去骂,被副厂长拦下了。



       

娘俩到了隔壁屋,老太太直接骂上了。



       

“娶她进门就是为了照顾傻梗,这刚进门就给傻梗脸子看,以后还能指望她给傻梗生娃?”



       

副厂长早年丧妻,就留下这么个傻儿子,还指望着他传宗接代,结果娶回来个不安分的女人,老太太简直要气死了。



       

“早就听说这女人在外面风评不好,跟张家还相过亲,让人发现之前还处过对象不要了,现在跑咱家来,以后说不定就跑了。”



       

娶这个媳妇,也给了300块的彩礼钱,这可不是小数目。



       

“要是能让她怀上傻梗的孩子就好了。”副厂长也不想选个不安分的回来,但寻常人家的姑娘谁愿意嫁傻子。



       

老母亲眼珠滴溜一转,看自己才不到五十的儿子,有主意了。



       

“想让她留下其实也不困难,就得生个孩子,你过来,我跟你说...”



       

副厂长造了个大红脸,表情微妙,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好意思。



       

嘴角上翘,磕磕巴巴,“这,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早些年也有这样的事儿,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只要能怀咱们家的孩子,谁的不重要。”



       

...



       

张母拎着从婚宴上带回来的喜糖,想要给女儿分点,一推门,惊。



       

“你家这不过日子了?”



       

鸡鸭鱼肉摆了一桌。



       

比人家婚宴吃的还好。



       

陈溪啃着鸡腿的手一僵,吃独食被发现的感觉...咳咳。



       

“你们哪来的肉?还有烧鸡?”



       

张母怀疑闺女家把一个月的工资都用来霍霍了。



       

“易天接私活赚的,是吧,易天?”陈溪把锅推到易天身上,指挥他给张母打包回去点。



       

被发现刚好,可以正大光明给张母了。



       

“你们最近皮子紧点,别出去惹事儿,让人抓到就麻烦了。”张母叹了口气。



       

“这个副厂长也真是个老油条,今天在桌上暗示我们几个,说他要给儿子盖房子...”



       

话里话外都哭着穷,马上就有车间主任站起来说负责买水泥。



       

有一个起头的,其他也跟着,有买砖的,买水泥的,都想着巴结副厂长。



       

“他这一顿饭吃的,可真是够值钱的。咱厂是大厂,光车间就十几个,都归他管,他这么搞,跟要我们‘上贡’有什么区别?说是借,可谁敢让他还?”



       

张母是车间主任,手里有实权,偏偏这副厂长主抓人事,这时候不把贡上了,明年主任就得换人。



       

“你没表态吧?”陈溪问。



       

张家倒是有些家底,买点东西不困难,但这口气却咽不下去,尤其是柳兰嫁过去,两家关系本就微妙。



       

“我当时没说话,等着回家跟你爸商量。”



       

张母深谙这些门道,到什么时候都只记得第一个表态人的功劳,后面的都要逊一些,抢不到头功,那还不如不跟风,仔细商议再定夺。



       

“不用跟我爸商量了,咱家什么都不出...不出也不合适,等他们盖房子的时候,送几卷卫生纸过去。”



       

用卫生纸堵着脸上那张巨大的腚,多好。




如果您觉得《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