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44章老实人挖你祖坟了?(34)

作品:《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这声音?!



       

“我别往哪儿摸啊?”一道戏谑地女声回复她,柳兰一惊,再想躲已经无处可躲。



       

灯光亮起,易天领着拿着手电过来的乘警黑着脸地站在铺前。



       

柳兰满脸惊恐地看着前面的张小花,她的手还抓着张小花的摸着她敞开的衣领...



       

“啊!!!!”



       

柳兰尖叫。



       

陈溪翻了个白眼,她被迫摸了那玩意,她才想尖叫好吧。



       

柳兰又一次搬了石头砸自己的jio。



       

她以为上来的是易天,这样她提前撕好的衣服就能派上了用场,想给易天泼一盆脏水。



       

没想到,上来的张小花...张小花是怎么冒出来的?!



       

直到被乘警带走,柳兰都没琢磨明白这件事。



       

柳兰那撕开的衣服成了铁证,张小花不可能撕一个女人的衣服吧,那这衣服是怎么回事儿,机智地乘警就不难猜到了。



       

民风淳朴道德感爆棚的纯真年代,竟还有这种企图勾搭人家丈夫的无耻之人,实在是不能饶恕。



       

车到了下一站就被带走了,理论上要通知她的单位的,但柳兰现在已经买断工龄,是自由职业者了,那就得通知她的家人。



       

柳兰死活不肯说出王家,这事要是王家知道,她可彻底没戏了。



       

实在是僵持不下,她只能说出了她娘家的人,这边马上联系她娘家那个村。



       

有当地村委会的协助,柳兰总算是可以出来了。



       

出来时面对蓝天白云晴空万里,柳兰发誓,她有生之年一定要让张小花还有易天好看。



       

这两个无耻的人,竟然把她算计到这步田地。



       

她只不过是想让易天跟张小花之间起点嫌隙而已,这一对狠心的人竟然无视自己是个女人的事儿,对自己设下如此恶毒的局!



       

是的,柳兰想明白了。



       

这一切都是张小花的局,如果不是的话,易天怎么会那么快带着乘警过来?



       

易天是个男人,就算被她算计一下又怎样?



       

他也没正式单位,不会丢工作,也不会少块肉。



       

张小花知道顶多是恶心一下,她长那么丑那么胖,怎么舍得跟易天离婚?



       

但是闹成现在这样,对柳兰就太不利了。



       

首先,她是女人。



       

作为自封的弱势群体,柳兰认为女人闯世界本就是很不容易的。



       

好不容易有了理想的对象,完全有可能因为这次事件对她的印象差而告吹。



       

柳兰以为,自己算计的不过是一点无伤大雅的小事儿,可是对方却一下扼制了她命运的咽喉,实在是恶毒。



       

此时的柳兰还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溪爷跟易天去看了张铁柱夫妻,比较好的消息是张铁柱的妻子已经怀有身孕了,给张铁柱乐坏了。



       

小两口的日子就算稳定下来了。



       

知道这对没大碍了,陈溪又跟易天做火车回老家,看了张父张母,二老身体康健,张父在新的岗位上做的相当不错,整个人都精神焕发。



       

陈溪把她和易天这段时间攒下的钱都留给了张母,足有四万块。



       

这么一大笔巨款对张母实在是太惊讶了,推脱不肯要。



       

陈溪废了好一番口舌证明她有钱不愁花,最后才劝得张母把钱留下做养老钱。



       

这样溪爷在这个世界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原主被她锻炼的吊打易天没问题,以后她要是回去了,易天敢家暴原主,一腚也能坐扁他。



       

留下的店铺也够这对夫妻过活的,就算以后风光不再,超小康的日子还是可以的。



       

张父张母也留了养老钱,了无牵挂。



       

做完这一切后,陈溪跟易天回Q市,前前后后耽搁了大半个月,回来才发现变了天地。



       

王家跟柳兰闹翻了。



       

柳兰自以为列车上的事儿做的天衣无缝,却不知,那边打电话给她老家村里核实情况的时候,王母派去调查的人刚好在。



       

王母之前就跟溪爷打探过柳兰在老家的情况。



       

陈溪没有说,王母长了个心眼找熟人办这事儿。



       

不仅查到她在老家已经生了三孩子,还查到了她在火车上做了这种天理不容的事。



       

王母气得当天心脏病就犯了。



       

王父到现在都躺在床上下不来。



       

柳兰一回来,王家二老就拿着扫帚撵着她出门。



       

发誓这辈子都不要看到她。



       

柳兰以为是张小花夫妻提前告了壮,又是哭又是要以死明志的,甚至不惜撞王家的大铁门想要自尽。



       

以此证明她的“清白”。



       

王化言看到她如此可怜,帮她说话,他不相信温婉如那山野上洁白的小花的柳兰是这种女人。



       

柳兰又是发毒誓又是闹自尽,不仅撞门,还企图吃药,甚至用水果刀在远离动脉的手腕上划了非常非常浅的道子。



       

各种手段都用上,对着王化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梨花一枝春带雨。



       

王化言实在不忍她如此,甚至做出了跟家里人划清界限的行为,宁愿跟父母决裂,也要跟柳兰在一起。



       

甚至不顾他奶奶刚死没多久,孝期未过,想要跟柳兰把结婚证领了。



       

领结婚证的那天,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狂风大作。



       

王化言的自行车带走到半路也爆胎了。



       

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挡俩人要领证的决心。



       

柳兰看到民政局大门的时候,心已经要上了云端。



       

改变命运的时候到了。



       

只要领了证,就算他后续发现她真的生过三个孩子,她也有信心扭转乾坤。



       

可就当她已经来到了“幸福的大门”口时,王父王母带着几个人过来了。



       

副厂长和他的傻儿子一人抱着孩子,背后还背着个。



       

除了这不速之客,还有个柳兰见过一次的中年女人。



       

那中年女人...不就是被她当成冤大头,把残次品的鞋卖给她的那个县城百货大楼的主管?



       

柳兰之前倒腾鞋的时候,弄到过一批质量非常差的鞋。



       

当时王化言让她当众把鞋烧掉,以此获得群众的信任。



       

柳兰表面上答应了,其实连夜联系了她认为偏远的县城百货大楼,把鞋转给了那边。



       

并为此沾沾自喜。



       

百货大楼的主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难道,还是张小花?!



       

“大侄子,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姑姑,就不要跟这个女人结婚!”百货大楼的主管开口。




如果您觉得《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