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23章宅斗世界的泥石流(16)

作品:《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端王的视线黏在纸上那四个蝇头小楷上,呼吸渐渐局促。



       

心底似是落入了万丈寒冰之内,一时间惶恐、不安、后怕,以及愤怒,各种念头交织在一起。



       

尤姒怎会留给自己这个暗示,她难道知道了那件事...?



       

度德而让,古人所贵。



       

刚好出自尤姒今日瓦市点的那段书,《魏书.袁绍传》。



       

意思是,考虑自己的才能,把位置让给胜于自己的人,这是古人看中的行为。



       

当下立储之争正热,她留这纸条给自己,是何居心?



       

让他让位给老三,或是老四?



       

亦或是,老三派她过来,羞辱自己?



       

种种思绪涌上心头,端王将纸揉成团,又捺不住心头困惑,再将纸团摊开。



       

将那上面的一笔一划都看个仔细,却猜不透那层白纱下,那神秘女子心中所想...



       

若只是这一句,倒不足以撼动端王的心。



       

只是她还买了酒,以及去了寿材店...



       

这女人咒他死?



       

真相为何,只有耐心等到明天,亲自会她一会才能揭晓。



       

若这女人是受老三所托做这些事还好办,他不理会,不自乱阵脚便是。



       

但怕只怕,这女人不是老三所托...



       

端王眼里寒气闪过。



       

这般未卜先知,若不能为他所用,只有...手一紧,玉簪落地,摔了个粉碎。



       

杀之,以绝后患。



       

陈溪又入账了一万两,心情不错。



       

钻狗洞回府,依然是没人注意到她这个小透明的存在。



       

王爷生辰,小厨房送了汤面过来,陈溪吃了几口,食不下咽。



       

王府的厨子,手艺自然是没得挑,面条纤细如发丝,高汤鲜美,只是想到这是渣男的寿面,吃着都倒胃口。



       

从空间里取了大葱,配上她蛋爹做的大饼,大饼卷大葱,配上家乡的香其酱,味道咋就那么美?



       

如此豪放且粗糙的吃法,震慑了原主。



       

感受到原主那弱弱的情绪,陈溪安抚。



       

“等我走了以后,你找机会也这么吃吃试试,真好吃,葱香菜酱,以及自己喜欢男人烙的饼——当然,你可能没有喜欢的男人了,那不要紧,自己爱自己,自己烙饼给自己,一样香。”



       

别以为离开男人的烟熏肠就不能过了,哪儿的黄土不埋人,哪儿的大饼不卷葱!



       

原主担忧和无力的情绪交织在一起,陈溪乐了。



       

“咱俩真是缘分,你虽然一句话都不曾对我说,可是你的喜怒哀乐我都能感受到,多好。”



       

剩剩想的跟陈溪不一样。



       

剩剩琢磨,得亏原主是个女的,这要是个男的,跟大大如此心意相通,怕是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真的,殿下吃起醋,可是连他亲儿子都坑呢。



       

原主更无力了,还带了点小委屈,陈溪明明知道她的意思,还在那转移话题。



       

“好啦,知道你担心我,你是觉得,我过于招摇的暗示端王,他杀我们,是吗?”



       

现在陈溪就是尤姒,尤姒也是陈溪,俩人共同的身子,端王若杀了陈溪,尤姒也活不了。



       

原主的情绪更委屈了。



       

“你不会对我产生了情感吧?你是把我当成你姐姐了?放心,你姐姐我只有坑别人的份,想要杀我的人,还没出来呢。”



       

原主不回她了,似乎被这个厚脸皮的女人气到了。



       

剩剩也没好意思拆穿,大大,你在别的世界,也没少死啊,这样糊弄天真少女,真的合适吗?



       

就连原主都能感受到,陈溪这般暗示端王,很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陈溪又怎会不知?



       

但自古富贵险中求,端王对她有杀心,雍王未必靠得住。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陈溪相信,明日她就能钓出端王,跟他做一笔“大买卖”。



       

今日在城内闲逛,陈溪的体力还没问题,原主的身体却有些吃不消,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冷不丁走这么多的路,身子乏了。



       

陈溪便早早熄灯休息,准备养精蓄锐,明日找端王谈大生意。



       

酉时刚至,此时熄灯是有些早了。



       

小院外。



       

颀长的身影,被刚跳上树梢的月娘拉得长长的。



       

雍王眉头微皱,看着小屋熄灭的烛火。



       

此时的男人有些微醺,趁着微凉的晚风,踏着清冷的月色,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陈溪的小院外。



       

今日是他的生辰,他吃了些酒,身边妾室环绕,却觉得心头烦躁。



       

家宴虽热闹,他却像是置身事外,冷眼旁观,静下心,脑中便浮现那张孤寂的扑蝶图。



       

情不自禁地猜她写下“此情可待成追忆”时,脸上会是怎样伤心的表情。



       

雍王把自己的反常归于这恼人的酒意,不愿解读自己内心真实感受。



       

顺着本意来到她的房前,想着上次她忤逆自己时,那小脸上过于冷漠的表情。



       

那冷漠,让雍王感到不安。



       

仿佛自己已经无法再掌控这个女人。



       

突然心底就萌生出一种压抑不住的冲动,他要行使自己身为夫君的权利,他要从内到外地,拥有这个女人。



       

或许,他可以给这女人一个属于他的孩子。



       

这份殊荣,定能安抚她不安的心。



       

他要让这个女人知道,无论他未来有多少女人,她都是特别的那个。



       

立刻,马上,现在就要!



       

【大大,可不得了!咋办啊!我探测到雍王就在门外,距离你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他对你有想法,我探测到了!!!】



       

陈溪被剩剩的警告吓得蹭一下坐起来。



       

夜晚的小院安静异常,入秋后连虫叫都没了。



       

可就是这样的安静背后,有个喝多了精虫上脑的混蛋正打她主意!



       

妈呀,这旺盛的荷尔蒙,让剩剩想忽略都难。



       

陈溪眯眼,犀利地看向窗外。



       

一片漆黑。



       

这雍王好端端的,跑她这垂涎她?



       

hetui!



       

让这种烟熏肠沾了,她回去后还怎么在1v1高洁圈里混?



       

陈溪快速想着对策,仿佛还嫌此刻情况不够紧急,她内只沉不住气的空间兽还添油加醋。



       

【大大,他惦记你琢磨你觊觎你垂涎你...啊,这些说法是不是太文艺?我换一个通俗易懂的,他想让你,lose foot!】



       

陈溪青筋跳了跳。



       

“闭嘴!”




如果您觉得《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