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10章脑袋被踢过那年你惹我(18)+1

作品:《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侯言毫无退路。



       

这个世界的家人知道他做的丑事,把他赶出家门。



       

浑身上下只有几百块钱,没有学历,没有工作,没有住处,这个世界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渣男系统讲究的是速战速决,越早渣掉任务目标奖励越丰厚,逾期就算失败。



       

想到攻略不下来即将面临的严峻惩罚,侯言越发慌乱。



       

如果他折在这个世界,之前那些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满心不甘又无能为力,正是心烦意乱不知所措时,漆黑的雨夜里,一束刺眼地光朝着他扫过来。



       

用手挡住眼,眯着眼朝着光看过去,原来是车灯。



       

陈溪开着她的红色小跑从他身边缓慢地开过去,故意迸起一堆泥,全都落在侯言身上。



       

小跑内明媚女子与淋着雨的落魄男,形成了鲜明对比。



       

侯言原本失落的心瞬间燃烧起来。



       

他不信这世界上还有他无法攻略的女人。



       

得到这个女人就算他十点生命值。



       

十点!



       

他可以多活十年!



       

之前已经有好几个女人为了他“献祭”,这个也不该例外。



       

侯言握紧双拳,对着陈溪的小跑暗暗发誓,哪怕他已经变成了章鱼哥,他也要完成任务!



       

陈溪回到寝室,俩室友殷勤地过来递上毛巾。



       

这俩室友对陈溪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



       

自从陈溪霸气侧漏地带她们上山捉渣后,这俩室友已然成为陈溪的马仔,鞍前马后的伺候着,早餐给打回来,房间主动收拾,陈溪说东她们不敢说西。



       

“舒舒,这么大的雨,你怎么还出去啊?”室友一讨好地问。



       

为了激发渣男的战斗力,早点结束战斗回家——这种事儿,溪爷只会闷在心里,才不会告诉她们。



       

陈溪扫了眼躺在上铺背对着她的吴炽,那晚她对吴炽提出那个假设后,吴炽就不跟陈溪一起上咖啡课了。



       

就算在同一寝室,也尽量躲着陈溪,避免见面。



       

“我办了点事,这是给你们带的宵夜。”陈溪把点心盒放在桌上,敲了下吴炽的后背。



       

吴炽一激灵,似乎被吓到了,犹如惊弓之鸟般小心地看着陈溪。



       

“我买了你喜欢吃的榴莲盒子,下来吃。”



       

吴炽看陈溪这么对自己,心里更加犹豫了。



       

“你们吃吧...我,我难受躺一会。”吴炽这段时间满脑子都是陈溪的那个假设。



       

如果,易舒被那些人...,她会及时报警吗?



       

理智告诉她会的,可是心底仿佛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反驳着,巨大的心理愧疚让吴炽没有脸面对易舒,尽量躲着她。



       

深夜,寝室里最后一个打游戏的室友也发出了均匀的呼噜声,室内一片安静。



       

陈溪从床铺上坐了起来,很好,都睡了。



       

【大大,你真的...要花费咱们宝贵的积分,换‘入梦丸’吗?哎哎哎,咱们积分不容易啊。】



       

剩剩苦口婆心地劝。



       

陈溪对它说,要用100积分换一颗系统的入梦丸,剩剩差点吐血。



       

大大每个世界积分都不少,是个富婆不假,可干嘛要在这种没必要的地方浪费积分啊?



       

这世界主要收拾的,难道不是渣男侯言吗?



       

现在眼看侯言已经要上钩了,大大却要用100积分换入梦丸,用在毫不相干的女主吴炽身上?



       

这女主心眼多,陈溪不喜欢她,剩剩是知道的,既然如此,没必要投资啊。



       

“我是老大还是你是老大?让你换就换!”陈溪霸气。



       

剩剩只能憋憋屈屈抠抠搜搜地用陈溪的积分换了一个入梦丸。



       

说是入梦丸,其实是...一张纸?



       

陈溪的枕头上,多了一张冒着荧光的纸。



       

这就是她用系统积分兑换的入梦丸了。



       

剩剩给她介绍,只要用手摸着这张纸,脑子里想着梦的内容,再把这张纸盖在她想让做这个梦的人脸上,那个人就能梦到陈溪写的剧本。



       

功能十分强大,就是用起来有点像给死人盖白布。



       

陈溪快速把梦编好,把荧光纸扣在吴炽脸上。



       

纸快速消失。



       

这就意味着,吴炽开始做陈溪给她写的梦了。



       

剧本虽然是陈溪写的,内容却是照搬原著里易舒遇到坏人那段。



       

吴炽看到自己躲在大树后,捂着嘴瑟瑟发抖,就在她十多米远的地方,一出惨绝人寰的画面正在上演。



       

这是一场梦,她是知道的。



       

可这场梦,却太过真实。



       

她最好的闺蜜,遇到了坏人。



       

吴炽想尖叫,却吓的发不出声,颤抖着掏出手机,报警电话已经输入进去了,却迟迟没有按。



       

她如果打电话,会不会被发现...



       

如果那些人报复怎么办...



       

易舒比自己漂亮,比自己聪明,她哪儿都比自己好...



       

心底一个个小恶魔的声音对着她不断呼喊。



       

耳畔是易舒声嘶力竭地喊声,“吴炽救我!”



       

在最危险的时候,易舒想到的,就是这个唯一的朋友。



       

梦里的吴炽眼泪瞬间落下来了。



       

其实她跟易舒交朋友,并不是有多真心。



       

她只是觉得易舒不会打扮,又没有朋友,如果自己稍微对她好点,她一定可以把自己当成救命稻草一样的存在。



       

吴炽需要这样的友谊,所以她不介意跟众人眼里的怪人易舒做朋友。



       

寝室里其他人讨论易舒的坏话时,她明明可以反驳,却为了凸显自己跟易舒不一样,故意不开口。



       

她交了男友后,也开始有意无意地用易舒来衬托自己的好。



       

这些不堪的心思在这一刻全都放大了。



       

吴炽听着易舒一声声呼喊她的名字,眼泪哗哗地流。



       

尽管她动机不纯才跟易舒做朋友,可是易舒...真的把她当成唯一的好友啊。



       

要不要救好友,吴炽激烈挣扎。



       

梦里的她表情渐渐痛苦,汗水顺着额头划过。



       

陈溪就盘腿坐在自己的铺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她能感受到梦里吴炽的纠结和动摇。



       

原著作者认为青春是嫉妒,是背叛,是纠结,是丑陋,是疼痛...



       

总之,原著作者认为,青春就是一片灰蒙蒙回不去的黑,在作者的文字里,把灰暗青春的伤痛文学发挥到了极致。



       

溪爷用了系统100积分,只是想证明一件事。



       

青春到底是什么颜色。




如果您觉得《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