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92章悍妻不下堂(21)+3

作品:《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陈溪把计划如此这般的一说,白寻面露难色。



       

“我不想骗绛绛。”



       

“不要嫁给我婆婆了?”陈溪以为,这俩人相处时,她婆婆绝对是在上面那个。



       

“要嫁...可是不要绛绛伤心,哎,你不知道她过得多苦。”



       

白寻脸色黯然。



       

“从她出生起就背负了太多,嫁她不喜欢的人,生个不孝子,娶了个不孝媳——”



       

陈溪站起身要走,白寻忙拽着她。



       

“虽然绛绛骂你们,可是她是真心喜欢你们的,我只是觉得,我们作为她身边最亲近的人,不要再骗她了。”



       

陈溪这才坐下,拍拍他肩膀,“行,你过关了。”



       

白寻这才反应过来,刚刚那番话...都是考验他的?



       

如果他顺着她的计划,答应骗于子绛,陈溪不知会做出如何反应...

记住网址m.qbyqxs.com

       

白寻一惊。



       

他自认周全,却还是差点着了她的道,天狼溪果然名不虚传。



       

“我再怎么跟她闹着玩,关上门我们还是一家人,我不会帮着外人一起算计她,你过我这关了,婆婆那我会帮你探着口风,她若有意,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白寻大喜过望,忙掏了张卡出来,双手递给陈溪。



       

“我不缺钱。”陈溪高风亮节,颇有风骨。



       

“这是神界的卡。”



       

白寻手头一轻,再看陈溪动作飞快地将卡收入袖中,高风亮节喂了狗。



       

“都是为了生活嘛。”陈溪笑得含蓄,白寻暗喜,俩人双赢。



       

喝酒吃菜,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白寻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皇帝,必须要走了。



       

他承诺会陪于子绛直到世界结束,虽然俩人的蛋隐瞒了实力,却还要防着神界那边,他不放心于子绛的安危,再三叮嘱陈溪要好好照顾于子绛母女,并承诺给溪爷不少好处。



       

陈溪嘴上说着客套话,收人家礼物的速度一点不慢。



       

乐呵呵地跟白寻道别,美滋滋地回去睡回笼觉。



       

助人为快乐之本,她就喜欢做好事不留名,留点礼物就行。



       

这一觉睡到了近晌午,夏桃只当夫人舟车劳顿,撂下帐子不来叨扰,陈溪打着哈欠醒来,夏桃伺候她梳洗传膳,陈溪刚坐下还没吃,谢镇昱来了。



       

“娘子吃得如此清淡,腹中孩儿如何长大,为夫给你带了滋补的雪蛤,已经吩咐小厨房做着了。”谢镇昱笑着道。



       

陈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毫不掩饰嫌弃的眼神。



       

谢镇昱看到她眼里的嫌恶,心里烦脸上却依然堆满了笑,宛若一个疼爱娘子的好郎君。



       

他从雪娘那离开后,快马加鞭朝着这边赶来。



       

商人重利轻离别,比起家族兴衰,向悍妇低头也算不得什么。



       

“哦?你跑过来,不怕你那雪娘吃味不爽?”陈溪挑眉问。



       

说好的,阿哥阿妹情意长呢?



       

说好的,爱妾在手天下你有的霸气呢?



       

“她是妾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怎能相提并论?”谢镇昱边说边给陈溪夹菜。



       

陈溪看着碗内心的小人山呼海啸。



       

菜脏了!她不想吃!



       

被渣滓口水沾染过的菜,万一有口蹄疫怎么办?



       

正待溪爷发作甩脸子起身离开时,下人连跑带喘地进来报。



       

“爷,督,督,督...”



       

也不知是跑得太着急还是太过激动,督督半天没督出来。



       

陈溪一不小心就在心中接了句小曲儿:嘟嘟嘟嘟?



       

“谎甚!”谢镇昱不屑地看着小厮,心说悍妇身边的人都是不顶用的,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小厮顺了口气,总算是把话说完整了。



       

“督主来了!就在前厅候着。”



       

什...么?!



       

谢镇昱失手碰翻了茶盏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比小厮还要惊讶,瞠目结舌,合不拢嘴。



       

督主?!!!



       

这种尊贵的人,怎会突然来这里?



       

魏朝宦官当权,东厂只手遮天,厂公督主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今圣上不理朝政多年,一心沉迷炼丹,朝中奏折皆为督主所批,其权势之大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前阵子督主说要查盐来到盛京,住下就不走了,谢镇昱作为盛京富商也想抱这跟金光闪烁的腿,趁着督主生辰送了不少礼。



       

结果督主面都没见到,被安置在外厅吃了茶饭,礼收了,事儿没办,窝一肚子火又不敢发作,只当吃个哑巴亏。



       

这俩月过去了,这位权倾朝野的督主怎会突然出现在悍妇陪嫁的庄子外?



       

谢镇昱满头问号,陈溪也下意识地连线家族群。



       

这种不符合剧情的事背后必有推手。



       

权势滔天的大太监啊,哪儿是谢镇昱这小渣滓能接触到的?



       

昨晚刚跟九尾狐畅饮,肯定不是他搞得,婆婆孵蛋没时间,也不可能是她,陈溪只能往神界追杀者那去琢磨了。



       

连线梅九想让他去查,却发现从昨天开始,梅九就在私聊她。



       

一共三条。



       

你在吗?



       

在?



       

???



       

陈溪看着最后那充满怒火的三个?脑瓜仁都疼了。



       

根据她对梅九的了解,那货不是随便发脾气的人。



       

他发起脾气不是人。



       

昨天九尾狐找她喝酒,巴结她让她帮忙追于子绛,这段剧情肯定是被他动手屏蔽掉了。



       

九尾狐生性警惕,绝不会给自己巴结(未来)儿媳这种事透给神界,陈溪没想到这九尾狐能力竟如此强悍,不仅屏蔽了那一段,把她带的系统信号也给干扰了。



       

梅九连问三次找不到她,必然是愤怒至极...



       

为何不是焦虑呢,因为陈溪笃定他联系不到自己一定会找婆婆,婆婆那的信号还是有的,母子俩稍微一通气,他就能猜到她做什么了。



       

陈溪忙把消息发给儿子。



       

溪:你爸干嘛去了?



       

蛋蛋:蜡烛表情包。



       

陈溪一看心就凉了。



       

坏了坏了。



       

儿子这明显是被他爹封了口,不能给她通风报信了。



       

蜡烛,是亲爹过来点蜡烛了?还是给娘亲点个蜡,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又或者,两者都有。



       

陈溪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她找九尾狐只是想问问自己前世的那点破事儿,谁知道这狐狸这么健谈,滔滔不绝的给她强行灌输“他和婆婆那年甜酸往事”,一聊就是一宿。



       

失联章节最是容易引人遐想,没那回事儿也要往那事儿上想想。



       

站在梅九的角度看,这就是:



       

老婆失联一整宿。



       

疑似跟人在屋顶看星星看月亮谈谈人生。



       

陈溪捂脸,事儿大了。




如果您觉得《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