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63章当快穿遇到快穿(21)+2

作品:《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朴儿,我不许!我不许你心里有别的人!”



       

哈?哥们,你戏是不是有点多?溪爷甩掉他的爪子,满脸嫌弃。



       

最想做的是给他来一记耳光,但那样就崩人设了,陈溪只能按住揍他一顿的冲动,转过身背对着他,努力酝酿情绪。



       

“是你把我推向太子的。”



       

“朴儿,你要相信我是被逼无奈的...我不管你有过多少男人,但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一个。”



       

寒仁说罢,见朴溪溪肩膀一抖一抖的,以为自己真情实感打动了她,继续说道。



       

“朴儿,你只要再忍两年,两年,我定接你出来。你要记住,你是我的人!”



       

朴溪溪的肩膀抖得更厉害了。



       

陈溪已经要憋出内伤了,不行了,她真的要笑出声了。



       

掐了大腿一把,强行控制住奔放的旋律。



       

原著作者真特娘的是个人才。

记住网址m.qbyqxs.com

       

能够把每一个世界的男主都写出霸道总裁的既视感,那油腻的台词喷薄而出,原著作者这是要一本总裁吃天下吗?



       

寒仁不知道溪爷正嘲笑他,还在卖力地给她勾勒蓝图。



       

“你就当是为我忍辱负重,在太子府内留两年,不要逃跑不要顶撞太子,好吗?”



       

陈溪听他将时间说得如此具体,心里猜这货或有谋反之心,毕竟太子那个面相一看就是...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可惜这本快穿连载到这个位面就停止更新了,溪爷也没看到这个位面的剧透,只能凭她自己的本能推测故事情节。



       

寒仁从几年前就已经着手安排原主做探子,想必那是就已经有野心搞事情了。



       

这会更是把原主推到太子府内,这是时刻准备着,找机会要对太子下手。



       

寒仁知道朴溪溪看不上太子,之前更是为此事绝食,但成败在此一举,他必须要说服她。



       

不曾想,却是她先开得口。



       

“你对太子谎称我有孕,被发现说慌,我如何脱身?”



       

寒仁听她似有商量余地,眉目越发柔和了,柔着声音凑过来,陈溪退后一步,他眉头轻皱,很快又松开。



       

以为她只是耍小性子,不曾多想。



       

“你进府后,我会尽快助你有孕——你且放心,你在府期间,除了你,太子其它妾妃绝不会有所出。”



       

如果不去看这家伙说的有多无耻,只见他这深情地表情,稳重的音质,还以为这家伙说得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儿呢。



       

这番话翻译过来就是:我给太子下药了,他已经是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废柴了,你肚子里现在没有孩子不要紧,我会帮太子“播种”。



       

洒下千千万的那啥,情满人间...



       

寒仁边说边观察陈溪的表情。



       

对说服朴溪溪,他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过去的一段时间,他都是尽量冷着她,明知她对他的感情,却故意不给她回应。



       

寒仁深谙人心,只有在利用朴溪溪时,才会给她一些“甜头”,比如现在,他自认表现出的温柔,足够打动她。



       

陈溪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悲悯,寒仁被她看得一阵恶寒。



       

“朴儿,你为何这样看我?”



       

“你笑的时候很冷,你自己有感觉吗?”



       

陈溪学心理学,对人的表情也有过研究。



       

分辨人是真笑还是假笑,有一种简单的方法,挡住他的口鼻,只看眼。



       

真笑的人,就算挡住口鼻,也能从眼里看出笑意。



       

假笑的人,挡住笑得灿烂的嘴,从眼神里是看不到一丁点笑意的,甚至觉得他的眼眸很冷。



       

陈溪之前在梅九身上做过实验。



       

梅九是那种表情很淡的人,很少看他开怀大笑,最开心时也不过是嘴角轻轻一扯,弧度极小。



       

可是梅九笑的时候眼里是暖暖的,能够感觉到他眼里有一片温暖的海洋。



       

所以陈溪找到机会就要逗梅九,看他那微微一笑,她心情也会十分舒畅。



       

寒仁笑得或许好看,但却虚伪的让溪爷作呕。



       

“朴儿何出此言?”寒仁觉得她话里有话。



       

陈溪垂眸,跟这种城府深的小bitch打交道,不能让他看到她的表情变化,小bich跟莲藕似得,全是心眼。



       

“太子府内人事复杂,少不了要用银子的地方,我怕我进去后...”陈溪欲言又止,抬起脸,仿佛上面写了几个大字:给点钱。



       

寒仁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银票,总觉得好像哪儿怪怪的...



       

他来时已经想好了,朴溪溪爱使小性子,他要先哄一番,再拿银票出来,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



       

现在人家主动要了...哪儿不太对?



       

陈溪接过银票,大大方方揣在怀里,挥挥手帕,“你且候着,我上去收拾细软。”



       

杜十娘还有个百宝箱呢,她就不信原主这个小富婆做了这么多年的头牌没小金库。



       

男人什么的都不重要,银钱才是第一的,溪爷迈着愉悦的小步伐回房。



       

寒仁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一双黑眸想穿透她的心,那颗他以为牢握在手的心,此刻却像是点燃的荆棘,看不穿,摸不透...



       

不收拾东西还好,收拾起来,溪爷怒不可遏。



       

原主所在的教坊司隶属朝廷,每月领的银钱虽不多,可凭原主一炮而红带两箱子赏银回来的记录看,原主的外快还是不少的。



       

做了这么多年,纵然少不了给管事妈妈好处,上下打点,除掉这些,应该还有不少才是。



       

可溪爷翻遍了原主房间内所有,又把原主的记忆库搜一遍,最后只翻出来100两银票。



       

再有就是些撑门面的首饰钗环。



       

这些加在一起,怕是原主一个月的打赏都不够。



       

其他的钱全都不见了。



       

原主的记忆对钱是没有概念的,身处教坊司,吃穿用度都是教坊司提供的,她根本没有用钱的地方,根据原主一点点的回忆,陈溪发现她把钱都给了寒仁。



       

寒仁说要上下打点,她就一次次地送钱。



       

而这些记忆都是溪爷好容易才想起来的,说明人家原主根本不觉得这是事儿!



       

气的溪爷坐在床上呼呼直喘。



       

“你们这些精英阶层,也这么在乎钱吗?”快穿女突兀地来了句。



       

“无论任何阶层都应该将钱视为最大的宝贝,除了给予生命的父母,最该宝贝的不是男人,是钱。因为它可以给你男人给不了的一切,关键时刻,甚至会救你的命。”



       

溪爷抓狂了。



       

原主这智商怎么当的头牌啊啊啊啊。




如果您觉得《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