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4章 想明白了

作品:《 君心无意,难付痴情

        曾经她觉得,因为爱,床笫之事,虽楚渊用力过猛,她也觉得欢愉。

        可是如今,她连楚渊的靠近都觉得恶心、难受。

        抗拒他的同时,还深深的憎恨着。

        “信芳……”徐若思轻轻低唤,声音飘忽,仿佛她这个人似乎也将要飘仙飞去一般。

        “娘娘!”

        信芳很担心。

        一是徐若思被药物控制,二是徐若思强烈的复仇心思。

        她一个人,又怎么会是心狠手辣、老谋深算楚渊的对手。

        “我困了,你守着门,别让人进来!”

        楚渊不配,不配在这里和她欢愉,也不配得到她的原谅。

        “娘娘睡吧,奴婢守着您!”信芳伺候徐若思喝了药,再扶着她睡下。

        这一夜,徐若思睡的极不安稳。

        梦中是爹娘的责备,兄嫂的埋怨,侄子、侄女们的痛哭。

        她很难受,一个劲的解释,一个劲的道歉,但是没有人原谅她。

        他们都怪她,怪她瞎了眼,爱上楚渊。

        “不,不……”

        徐若思摇头。

        她不想的,真的不想的。

        她不知道楚渊心思叵测,也不知道楚渊心中的仇恨。

        信芳轻轻的拿了帕子给徐若思擦汗。

        信芳清楚,徐若思就算是吃了药,睡梦中也从未安枕过。

        一夜的噩梦不断,快到天亮时,徐若思才疲惫的睡去,信芳深深呼出一口气,趴在床边休息。

        信芳心里是极恨楚渊的,恨不得生咽楚渊的血肉。

        日上三竿,徐若思还没出门,楚渊忙活了一夜,再次走出屋子的时候,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错觉。

        他多么想,时光再次回到曾经,刚刚认识徐若思的时候,将最美好的她留住,而不是如今千疮百孔。

        “呼!”楚渊呼出一口气。

        元宝快速走来,“万岁爷!”

        “嗯,都安排好了吗?”楚渊问。

        无比的认真和慎重。

        “回万岁爷,已经安排好,只要娘娘和您一出现,便能再现当年景象!”

        楚渊抿唇,眸子里染上笑意。

        走出院子,看着那紧闭的院门,“娘娘还未起吗?”

        “回万岁爷,不曾呢!”元宝轻声。

        有些误会,一旦解开。

        压抑的感情便会汹涌

        而出。

        楚渊爱徐若思,这是毋庸置疑的。

        便是曾经,那么恨着,折磨着她,也舍不得徐若思死。

        “等等吧!”

        楚渊就站在门口,等着徐若思醒来。

        一堵墙,却像两个世界。

        她和他,不管曾经如何,这一刻又如何,将来能不能重新在一起,谁都不敢去揣测。

        徐若思醒来的时候,觉得头疼的厉害,“信芳!”

        “娘娘!”

        “给我按摩一下头,疼的厉害!”

        “是!”

        信芳按摩的功夫不错,跪在床榻边轻轻的给徐若思按摩,不一会徐若思便觉得舒服不少。

        “信芳,若是少了你,我这日子怕是过不下去!”

        信芳闻言抿唇浅笑,“娘娘,奴婢就留在您身边伺候,哪儿也不去!”

        徐若思摇摇头,这么好的信芳,她怎么舍得一辈子留在身边,让信芳蹉跎了大好青春。

        等事情处理好,她就送信芳走。

        如果信芳能找到一个爱她的人,那就更好了。

        梳洗好,徐若思才慢慢吞吞的出了院子,打算转悠一圈,在吃东西。

        如今的她肠胃不太好,很多时候没什么胃口,索性先转悠转悠。

        看见楚渊的时候,徐若思神色微微一遍。

        站在原地不语。

        楚渊上前几步,握住徐若思的手,“思儿,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徐若思的手很凉。

        楚渊握住的时候,心里疼的难受,想要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了,只能牵着她往前走,甚至连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这个地方似乎从未变过,但其实有变化。

        那些桃树有的已经老去腐朽,被砍掉重新种植,有些树皮都老的起了块,如今这个时节,桃花开的旺盛。

        徐若思瞧着却找不到一丝丝欣赏的心情。

        “思儿……”楚渊轻唤。

        徐若思有些走神。

        伸手摘下一朵桃花,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捏碎,松手看着它落在泥地。

        宁做落花碾成泥,也不愿屈人指间。

        徐若思想到这里,勾唇一笑。

        抬眸看向楚渊,“皇上,咱们回去吧,好吗?”

        “思儿,不去看看吗?”楚渊问。

        “不去了,我忽然间想回宫,咱们回宫吧!”


如果您觉得《君心无意,难付痴情》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10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