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5章 心狠手辣

作品:《 君心无意,难付痴情

        楚渊想着让人精心准备的东西,本想带徐若思去感受一番他的情真意切,但见徐若思执意要回宫,也只得颔首答应。

        “好!”

        徐若思笑,笑的温柔。

        只是笑意只挂在嘴角,不曾到达眼眸。

        楚渊看了一眼,便扭开头不忍再看。

        他知道,他的思儿,再也回不来了。

        如今的她只有躯壳,再也没有爱他的灵魂。

        但能把人留下,不管她想要做什么,他都会无条件的支持她。

        回到小院,徐若思拉着楚渊坐下,吃了点东西。

        她的胃口很小,以前能吃一碗粥,现在吃上几口便再也吃不下,多吃一口,胃疼的难受。

        喝汤也是扣住分量喝,绝对不能多吃。

        楚渊本是极饿,见徐若思这般,真真是难以下咽。

        徐若思给他舀了汤,“皇上,您喝汤!”

        “……”

        楚渊沉默,接过汤碗,小口小口喝着。

        回去的路上,徐若思靠在楚渊怀里,沉默不语。

        楚渊抱着她,心若刀绞。

        曾经的她,靠在他怀里,总会说个不停,叽叽喳喳的像一只百灵鸟。

        此刻的她,安静、沉默,却像利箭一般,直刺他的心脏。

        “思儿,你想要什么?”楚渊忍不住开口。

        徐若思闻言,身子微微一僵,嘴角微微勾了勾,抬眸看着楚渊,“皇上永远宠着我,给我无上尊荣,这便是我想要的!”

        “好,我给你!”

        “谢谢皇上!”

        有礼、客气,疏离。

        楚渊确实很宠徐若思,白天处理政务,晚上宿在未央宫,两个人并排而眠。

        但楚渊知道,徐若思一开始会平躺着,若她一旦真真正正睡去,就会翻身背对着他,蜷缩在床角落。

        再也不会像曾经,理所当然的睡在他怀里,腿脚搭在它腿上、腰上,手会抓住他的衣裳,有时候甚至抓住他的长发。

        曾经他无比厌恶,可是此时此刻,他却格外怀念。

        但,回不去了啊……

        楚渊这般宠徐若思,徐若思却渐渐消瘦下去,像一个病美人,她身边伺候的人越来越多,每一个都被信芳调教的十分势力,在这个皇宫几乎是横着走。

        徐若思管着凤印,别的人她从不苛待,但独独对林珑,她格外苛刻。

        “皇上,如今您登基许久,是该选秀了!”徐若思的声音很轻,还有些飘忽。

        “……”楚渊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颤。

        心里剧痛。

        却连一句恼怒、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思儿,选秀乃大事,费心费神……”

        “也不用大选,就从三品以上官员里选上几个吧,我这身子不好,伺候不了皇上,是我没福气!”徐若思说着,咳了起来。

        咳的小脸通红。

        眼泪都咳了出来。

        “那你拿主意,到时候把各家千金宣进宫来,你看着好便留下罢!”楚渊给徐若思拍着背。

        不忍心拒绝,让她心里难受。

        他知道,她是真的不想要他了。

        曾经的她,在爱情上,虽不言语,但极其霸道。

        从不肯让他纳妃,或许和林珑那一次,是真的伤到了她,也或许是后来他的索求,伤了她。

        总之,是他欠了她,很多很多。

        “嗯!”

        &nbs

        p;  皇后提议选秀,皇上答应了。

        林珑很急,她如今虽是贵妃,却和被打入冷宫没什么差别,她见不到皇上,出不了宫殿,身边伺候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这些人对她极其无礼,言语的羞辱,精神上的折磨。

        她见不到儿子,好多次她都听到他在隔壁宫殿哭泣,哭的声音嘶哑。

        她心疼极了,把金银珠宝拿出来打点,可是这些人拿到了东西,却不办事。

        “……”

        她见不到家人,更不知道外面时局如何。

        “徐若思,你到底想做什么?”林珑憎恨出声。

        偌大的宫殿,却无一人回应她。

        皇上要选秀的消息传出去,不少人都激动万分,想攀龙附凤者不再少数,但也有别的心思之人。

        楚朝也安排了几个人进宫,他不想这些人都能入选,但凡有一两个,他也能得到些徐若思的消息。

        对徐若思,少年时的爱慕,到后来的心疼、怜惜,如今只想着把她带出宫,带着她去把身体养好。

        少了情情爱爱,多了份亲情的牵绊。

        “娘娘……”

        信芳看着坐在窗户边发呆的徐若思,轻轻的唤了一声。

        “信芳!”徐若思回眸,看着信芳笑。

        “娘娘,有消息了!”信芳低语,把一封书信递给徐若思。

        徐若思看着书信,却没伸手去接。

        “朝哥哥还好吗?”徐若思问。

        “奴婢见到殿下了,殿下挺好的,殿下让奴婢告诉您,让您不必担忧,他已经安排人入宫,到时候一定会接您出宫!”

        “出宫……”

        徐若思轻轻呢喃。

        想从楚渊眼皮子下逃走并不容易。

        一个没有任何依靠的人,凭着他的心计、谋算了皇位,就不是一个蠢的。

        伸手拿过信,徐若思打开看了看,让信芳拿去烧掉。

        下毒……

        对楚渊下毒。

        她不会心慈手软。

        徐家满门的性命,不单单要林珑、林家来赔,还要楚渊的性命来赔。

        但在离开前,她必须把林珑、林家弄没,给楚渊下毒。

        说她心狠手辣也好,无情无义也罢,如今她活着,全是为了报仇。

        “信芳啊!”

        “娘娘!”

        “都安排好了吗?”

        “娘娘放心,后日各家闺秀便会进宫,到时候林贵妃也会出席,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

        徐若思颔首。

        平心静气的等着三日后的选秀。

        养心殿

        楚渊却十分烦躁。

        内侍元宝在一边瞧着,微微叹息一声,才说道,“皇上可是有烦心事?”

        “……”楚渊看了元宝一眼,沉默不语。

        元宝又道,“皇上,娘娘说要选秀,无非是心中气难消,多年的感情,岂会一朝一夕便消之殆尽,到时候娘娘说选谁,您便选谁,不去宠幸就是了!”

        “……”楚渊闻言,示意元宝继续说。

        “不管宿在哪个娘娘处,您不宠幸她,她就不敢到皇后娘娘跟前闹事,您既然要求得皇后娘娘原谅,便先依着皇后娘娘,如今娘娘最气的无非是相府化为灰烬,亲人皆死去,只待将来相府建好,娘娘的家人都寻了回来,皇上再告诉娘娘,您不曾宠幸任何妃嫔,娘娘定会原谅皇上,好好和皇上过日子!”

        楚渊听了之后,忙问,“此话当真?”


如果您觉得《君心无意,难付痴情》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0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