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3章 大结局

作品:《 君心无意,难付痴情

        徐若思没有出去迎接,而是坐在凳子上,看着楚渊一步一步走来。

        和当年在桃花林一般,他还是那么的俊逸,一眼入了她的心。

        徐若思微微勾唇一笑。

        楚渊也笑。

        看着桌子上的菜肴和酒杯,楚渊慢慢坐下。

        “思儿……”

        楚渊低唤。

        徐若思笑,“皇上,我今日下厨做了几个小菜,味道不甚好!”

        “我尝尝!”

        楚渊拿了筷子,夹了菜肴细嚼慢咽。

        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记住网址m.qbyqxs.com

        他这一辈子,除了思儿,从未有人单纯的爱过他。

        那些接近他的人,不是为了他的权,就是为了他的势。

        可是他却把最爱他的人弄丢了。

        酒里,一定下了药。

        楚渊不曾犹豫,端了酒杯,“思儿,我敬你一杯!”

        在徐若思错愕,想要阻止的时候,一口把酒喝了个干净。

        眼泪顿时溢满了眼眶。

        “为什么?”徐若思问。

        明明知道酒里有毒,还要喝下去。

        “思儿,对不起,虽然我无数次想告诉你,我错了,当年的我瞎了眼,冤枉了你,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情,我甚至一次次亲口害死了我们的孩子,今日不管你是要下毒,还是要离开,我都会成全里!”楚渊说着,又倒了酒一口喝了。

        慢慢起身,“思儿,以后要照顾好自己,缺什么让信芳来找元宝,我可能不能陪伴在你身边,你要强大起来!”

        “……”

        徐若思捂住自己的唇,看着楚渊慢慢的离去。

        她看见他嘴角开始有血迹溢出。

        “楚渊!”徐若思开口低唤。

        若是他现在开口让她留下,她就留下了。

        前尘往事,都让它过去。

        他伤害了她,她也对他下毒,他们扯平了不是吗?

        楚渊脚步一顿,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笑了起来。

        却没回头,也没转身,坚定的朝外面走去。

        元宝上前,“娘娘,皇上已经把郊区桃林赐给了您,那边已经用围墙围好,还有一千暗卫保护您的安全,这未央宫里的一切,皇上说了,您都可以带走!”

        徐若思闻言,沉眸好一会,才说道,“信芳,我们走吧!”

        她对桃林,确实是喜欢的。

        去那里也好。

        山清水秀,地方还大,到时候可以接了爹娘一起住下。

        一行人晃晃荡荡的出了宫,前往郊区。

        楚渊站在高楼上,看着离去的马车,才让御医给他把脉。

        “皇上……”

        “如何?”

        “毒并不严重,能解的!”

        楚渊

        深深吸了口气,“他到底还是手下留情了!”

        看着马车队伍远去,楚渊像被抽干了力气一般,身子重重往后倒去。

        “皇上!”

        马车里、

        徐若思忽然觉得心口疼的厉害,“信芳,让马车队伍停下来!”

        “是!”

        待马车停下,徐若思掀开马车帘子,看着皇宫高墙,上面空空如也。

        他不会来送她了!

        “走吧!”

        她和他,终归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郊区桃林,雅致得紧。

        可见楚渊早已经想好,要送她来这里。

        “娘娘……”

        徐若思看向信芳,“以后要喊夫人!”

        “是,夫人!”

        很多地方,徐若思觉得都甚合心意。

        安安心心的住下没几日,徐若思便觉得恶心反胃,请了大夫来看,确定有了身孕。

        她一个在桃树下坐了很久,又哭又笑。

        林家九族被抄家,但凡沾亲带故无一幸免,尤其是那些干下恶事的人家,更是严惩不怠。

        那些进宫的人,皆被送去了庵堂,从此青灯古佛常伴一生,再不可以出庵堂一步。

        林珑再被撵出皇宫之前,她见到了林父,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林珑出来的时候,又哭又笑,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撕扯着自己的衣襟和头发。

        她的孩子楚渊也让她带出宫,只是一个身无分文的妇人,带着一个孩子,想要生存本就艰难,楚渊又派人收拾她。

        林珑被乞丐奸、污过,被地痞强迫、殴打过,还被卖入妓、院,成为最低等的妓子。

        她的孩子也在一次意外,死在了她怀中。

        她没有哭,只是呢喃着,“报应,一切都是报应!”

        她自以为是的仇恨,原来都错了。

        她想和徐若思比,可她哪里有资格。

        她听说皇宫已经没有妃嫔,她听说皇帝格外的勤政,她听说很多。

        “贱蹄子,还在这里发呆,赶紧的,那边有客人要你接待!”

        “……”

        林珑麻木的起身,一步一步的离开,灯光下,她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

        “各位爷,奴家来迟了……”

        所谓的爷,不过是贩夫走卒,一身的脏污、恶臭。

        林珑被压在身下折磨时,仿佛看见一道光。

        是徐若思歪着头看她,“母亲,这就是姨母家的小妹妹吗?”

        “思儿啊,这是林珑,以后就住在咱们家了,你要好好照顾她知道吗?”

        “嗯,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徐若思握住了她的手,“妹妹,以后你想要什么,都告诉我,只要我有的,我都给你,也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你!”

        那个时候的徐若思对她是真好,

        />    在她没有去王府耀武扬威,没有和楚渊睡在她的床上之前,徐若思对她都是极好极好的。

        “阿姐……”林珑低低的唤了一声,闭上眼时,已是泪流满面,“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郊区、桃园。

        这里如今已是私人领地,来的人都是主人的朋友。

        这一日,来了几辆马车。

        徐若思得知后,快速走了出来,看着马车上下来的人,顿时红了眼眶。

        “父亲,母亲!”

        “思儿!”

        两人看着徐若思高高隆起的肚子,又惊又喜。

        以他们对徐若思的了解,这定是当今皇上的孩子。

        但两人都没有多言,只是关心的询问一些问题。

        并告诉徐若思,相府已经重新修建好,院落和以前一样,皇上赏赐了很多东西下来,以前的相爷,如今已是国公爷,楚渊把欠徐家的荣耀都还了回来。

        几个兄长也得到重用。

        徐若思听着,淡淡的笑,并不回应。

        她知道,只要她退一步,和楚渊便能海阔天空。

        但她实在是喜欢如今的生活,没有各种各样的担忧,只管安安心心的过日子。

        去山间摘几个果子,去河里掉掉鱼,种种花,带着小宝、小宝玩耍。

        也可以伪装一番去镇上转转,没有那么多的拘束。

        所以,就这样子下去吧。

        徐若思生孩子这一天,楚渊早早得到消息,来到郊区,知道的人极少。

        徐若思有些难产,她怕自己撑不过去,忽然间,她想见见楚渊。

        “我想见见他!”

        但她没想到,几乎在她说了这话,没多久,楚渊便出现在她面前。

        和她的丰腴不同,楚渊竟生了白发。

        “……”

        看着这般的他,徐若思顿时疼的泪流满面。

        “你去外面等着我,等我生了孩子,我就跟你回家!”

        “思儿……”

        楚渊欣喜低唤。

        “你,你先出去!”

        “我陪着你!”

        徐若思坚持,把楚渊撵了出去,疼了好几个时辰,才剩下他们的第一个儿子,也是唯一一个儿子。

        楚暧!

        楚渊在接母子回宫的时候,立楚暧为太子。

        他在位期间,励精图治,勤政爱民,后宫只有一个皇后。

        在楚暧成亲之后,楚渊让位楚暧,带着徐若思游山玩水去……

        或山间、或闹市,总能看见一个白发俊颜的男子,笑嘻嘻的逗着一个娇艳美丽的夫人。

        那满心满眼的宠爱,说不尽的柔情,诉不尽的温柔。

        他有多爱她,他知、她亦知。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情思君知否!


如果您觉得《君心无意,难付痴情》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0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