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90章很难捞出来

作品:《 我修了个假仙易风免费全文完整版

       

早上醒来,易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给王越去了一个电话。



       

今天是星期一,得去学校上课,但他不想去。毕竟昨天放了秦幽若的鸽子,拒接一百个电话,他怕今天让秦幽若看到,会跟他没完没了地撒泼。



       

“胖子,帮我请几天假,就说我痔疮犯了,要去医院割痔疮。”



       

电话接通后,易风打了个哈欠,对王越说道。



       

“卧槽,又请假?风哥,要不你直接休学得了,我都不好意思跟你去向班主任请假了。”



       

“还有你能不能换个理由,回回都犯痔疮,你屁股咋长的?”



       

王越问道。



       

“别废话,我昨天放了秦幽若鸽子。我今天要是去学校,我估计你们都不用安心上课了,她得把教室给拆了。”易风说道。



       

“哦,那得请,不然今天得鸡飞狗跳。”王越了然,便没再说了,不过随即他又道:“对了风哥,告诉你一件事,黄泽宇被抓了。”



       

易风闻言,直挺挺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皱眉道:



       

“被抓了?谁抓的他,嫖娼让人举报了?”



       

王越忙道:



       

“不是,正儿八经的。我今天早上出门听我爸说的,说黄泽宇入室杀人未遂,现在让自己人给拘了。而且证据确凿,许多人都看到他准备行凶杀人,说是要起诉他,起码得判个两三年。”



       

易风越听越心惊,黄泽宇杀人?说黄泽宇偷人他倒信,说他杀人,易风是一百个不信。



       

黄泽宇这么遵纪守法,恪守原则,怎么可能知法犯法去杀人?



       

“是不是搞错了,他怎么可能杀人?”易风问道,语气有些凝重。



       

王越回道:



       

“不知道,我也是听我爸说的,我爸也是听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说的。”



       

“说被刺杀的是咱们渝州城的某个企业家,但具体是谁,黄泽宇又为什么要杀人。这个消息被封锁了,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那个企业家也没露过面。”



       

光听这些,易风就听出了不对劲。



       

先不说黄泽宇为什么要杀人,既然是入室杀人,那就是在人家家里面,能有多少人看到?



       

黄泽宇就算杀人,也不会留下痕迹,更不会傻到在那么多人面前暴露自己。也就是说,有人知道他要去杀人,提前就设了埋伏。被杀的人,也知道黄泽宇要去杀他。



       

所以黄泽宇,这次肯定是被人给算计了。至于具体细节,易风不清楚,还得托人去打听。



       

“行,我知道了。”



       

易风挂断了王越的电话,然后又翻出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是金无就的,易风打了过去。



       

“易先生,这么早就给我来电话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电话接通后,金无就笑了笑,客气地问道。



       

“我有一个朋友被警察抓了,他叫黄泽宇。我想要他被抓的所有细节还有前因后果。”易风直接说道。



       

金无就闻言,有些惊讶:



       

“黄泽宇,我好像听说过他,他被抓了倒是挺有意思的。你放心,最多今晚我就可以把相关的资



       

料讯息提供给你。”



       

易风道了声谢便挂断了电话,他还是很相信金无就的办事效率的。毕竟狈组织是华夏最大的地下情报组织,金无就身为一个地区的负责人,肯定掌握很多资源和关系网。



       

盘腿坐在床上,易风不禁有些出神,在思考一个问道。



       

能逼得黄泽宇去杀人,那被杀的那个人,得是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



       

……



       

学校里面,已经上完了一节课。



       

秦幽若一整节课都没心情听课,还在生气。



       

易风放她鸽子也就算了,居然还跟她玩儿失踪,连学校都不来了。



       

下课后,韩萌萌走到易风的座位上坐下,好奇问道:



       

“诶,他怎么还没来学校啊,不会在故意躲你吧?”



       

韩萌萌现在已经是班级里的一员了,当她站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和秦幽若一样吸人眼球。



       

她长相精致可爱,也算得上是一枚标志的小美女。只是她的美,更倾向于可爱型,和秦幽若有所不同。



       

但二女,从今天起,可算是班里的两朵花了。



       

韩萌萌不说还好,秦幽若闻言,顿时更加狂暴起来,气得一双粉拳直砸桌子。



       

“气死我了!”



       

她很恨地一跺脚,转过身来问后排的王越:



       

“你说,易风去哪儿了,为什么不来学校?”



       

王越胆战心惊地望着秦幽若,吞吞吐吐道:



       

“风哥……风哥他痔疮犯了,得去医院割痔疮,要请几天假。”



       

“所以未来这几天,你恐怕是看不到他了。”



       

但秦幽若哪会信这些鬼话,没好气地道:



       

“又割痔疮,他哪来这么多痔疮!告诉我,他去哪儿了,他敢放我鸽子,还敢玩消失。”



       

“你要是不告诉我他在哪,我就把气撒在你身上!”



       

王越闻言,见秦幽若随时要暴走的样子,顿时咽了口唾沫:



       

“秦大小姐,他要是故意躲着不见你,别说你了,我都找不到他。”



       

秦幽若直接站了起来,双手叉腰,恶狠狠地道:



       

“那就打电话问他,赶紧的!”



       

王越缩了缩脑袋,连忙掏出手机:“我打,我打,你先别激动。”



       

说完,王越直接给易风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后,王越忙对那边求助道:



       

“风哥,你在哪儿呢,秦大小姐说了,你要不来,她就拿我撒气!”



       

王越才刚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他怎么说?”秦幽若忙问。



       

王越头皮发麻地望着秦幽若,颤声道:



       

“他说他死了,让你去火葬场问问……”



       

……



       

下午的时候,天还没黑,易风就接到金无就的电话,约他去茶楼。说是黄泽宇的事情,已经打听到一些消息。



       

不得不说,金无就的办事效率简直是神速。



       

&n



       

bsp;   “你也太快了吧,这件事好像被警方封锁了消息,你是怎么打听到的?”



       

已经在茶楼包厢里面,易风忍不住问道。



       

金无就笑了笑,得意地说道:



       

“别说是警方,就是整个官方,都有我们的眼线。”



       

“而且要打听官方里面的事情,其实最最容易。别看他们有那些保密条例,其实都是摆设,使点钱,什么条例都是扯淡。这些人就他妈贪,比谁都贪,所以要在官方打听消息,那是最容易打听到的,只要有钱就成。”



       

易风点点头,说道:“看来这次你是花了不少钱,待会儿我把钱给你。”



       

金无就摆摆手道:



       

“易先生你太客气了,而且这次我可是一分钱没花。”



       

“不得不说,你那个朋友在单位里面倒是挺得人心的。我找的那个警员正好就是那黄泽宇的手下,他听说我是来帮助黄泽宇的,把什么都给我说了,说得很详细。”



       

黄泽宇的手下,都知道案子的来龙去脉。也知道上吊自杀的那个助理,是被栽赃嫁祸灭口的,毕竟这太明显了,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来。



       

他们也都知道,龚俊给黄泽宇设了局。昨晚黄泽宇被抓之前,他们全部都被龚俊派去了韩兆鹏的别墅里面埋伏,而且出队之前手机就被暂时没收了,以防他们给黄泽宇通风报信。



       

整个警局都知道龚俊要给黄泽宇设埋伏,也就黄泽宇自己不知道,偏偏他们又没办法通知黄泽宇,提醒他别乱来。



       

金无就找到那名警员的时候,那名警员把什么都告诉了金无就。



       

现在金无就,又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易风。



       

易风听完,眉头皱了起来:



       

“变态杀人、杀人灭口、栽赃嫁祸、徇私包庇,还把黄泽宇开除了,难怪他要杀人……”



       

金无就也道:



       

“这种事啊,一般人还真忍不了,我都想杀人。”



       

“那个龚俊倒是阴险得很,也很聪明。易先生,你得小心点这个人了,有句话叫宁得罪阎王也不得罪小人。龚俊就是典型的小人代表。”



       

易风闻言没有作出回答,因为龚俊,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黄泽宇捞出来。



       

“现在这种情况,他还能出来吗?”易风问道。



       

金无就摇摇头,叹了口气:



       

“难办,要整他的本来就是龚俊,龚俊头上又有张新成。他们要把你那朋友送进牢里面实在是太简单了,而且你那朋友也确实冲动了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要杀人,他就是到了法庭上也百口莫辩啊。”很



       

“而且你那朋友现在已经被送到看守所去了,就等判决结果,看判几年。龚俊不让任何人去见他,尤其是你……”



       

易风闻言,眉头紧锁着。如果这样的话,那要靠合法手段把黄泽宇捞出来是不可能了。估计得劫狱……



       

“对了,你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去找一个人,以他的身份地位,兴许能把你朋友给捞出来。”金无就突然说道。



       

易风望着他,淡淡道:



       

“你是说王山河?”



       

();




如果您觉得《我修了个假仙易风免费全文完整版》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