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22章让他很受伤

作品:《 最牛女婿秦阳

        “有事?应该不会吧?“秦阳顿时一脸认真讲道,也是想安慰刘英。

        顿了顿,他脸上旋即浮现一抹轻松笑容,拍拍刘英肩膀,道:“妈,爸这才出去两三个小时,您就担心成这样,真没有必要。“

        刘英却还是一脸焦急的讲道:“要是你爸人好好的,我也不担心,我就怕你爸在半路上晕倒,他那病,也说不定的。“

        秦阳想想,觉得刘英这担心也不是没道理,毕竟苏国山脑袋做过手术,说不定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晕倒了呢,秦阳也是出于替这一家子考虑的想法,也不想苏国山出事,便认真对刘英讲道:“这样吧。妈,我陪你去小公园那找找。“

        “好,好。“刘英连忙点了下头。

        秦阳接着便和刘英一起离开了别墅,虽说秦阳是答应了和刘英一起去小公园里找苏国山,不过,秦阳心里还是保持着乐观的想法,觉得苏国山应该没那么脆弱,不会出事,总之他心情是很轻松的。

        为了行动方便。秦阳骑着电动车载着刘英,便朝小区东边的那小公园方向驶去了。

        当秦阳把电动车在小公园门口停下,看到有很多老头,有的在打牌,有的在下棋,还有的几个人围在一起,干聊,这些老年人几乎来自东海市各个区,退休了。老人都没事,能有这样一个聚集玩耍的场所,老头们当然都愿意来。

        秦阳刚把电动车停下,便和刘英一起走进了小公园里焦急的寻找了起来,找着找着,秦阳忽然在一个小凉亭里,发现了苏国山的身影,他好像不知道在跟谁下象棋,正襟危坐,整个人表现的很专注似的。

        秦阳看到了苏国山,心里自然完全的放松下来,抵了抵身旁的刘英胳膊,把刘英的注意力引向苏国山那边,秦阳便一脸轻松的笑道:“妈,爸在哪呢。“

        刘英自然也看到了苏国山,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不愉快,快步的走到苏国山身后,就听苏国山跟旁边人激动的吵:“这炮能走吗,这炮一走,车一飞过来,肯定输啊。“

        旁边人怼道;“你炮走,死的更快。“

        “这盘棋,我要不输呢?“苏国山脸顿时气的涨红。

        “你肯定输。“旁边人冷道,好像就是故意气苏国山一样。

        苏国山脸气的更红了,拿起车朝棋盘上,狠狠的一砸,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秦阳眼看苏国山不在家跟家里人吵,出来跟这些下象棋老头吵,心里更加无奈。

        他情绪就是不能激动,和家里人吵,家里人还能照顾一下他感受,可是这跟外面人吵,人家哪会让你?

        秦阳正要开口叫苏国山,谁料,却被刘英抢先了一步:“老苏,回家。“

        苏国山一听刘英这话,一脸意外转过头,眼睛里便流露出一丝的不愉快,道:“你咋来了?“

        “你身体也不好,吵什么吵啊。“刘英一脸焦急。

        苏国山眉头一拧,便有点生气道:“赶快回家,我待会回去。“

        “呦,老苏,还带家属来助威的呢?“这时,刚才跟苏国山怼的看客,忽然满脸笑容调侃道。

        苏国山从来都是个要面子的人,一听旁边人的调侃,这一次,脸是羞红了。

        刘英也没管旁边人的调侃,一脸担心的和苏国山商量道:“那你下完这盘棋,就跟我回家啊。“

        苏国山也没理刘英,总之,气的是浑身燥热,他棋盘上,只剩一车一炮一马,人家双车,双炮,他肯定输。

        秦阳眼看苏国山心里肯定不想输,可是棋面上却又低人一等,也是不想让苏国山情绪激动的太厉害,便微笑着对苏国山道:“爸,这局,咱能赢。“

        “你赢什么?“一听这话。此时正坐在苏国山对面,瘦瘦的老头,一脸不服的讲道。

        “让我来。“秦阳来到苏国山旁边,继续平和的对苏国山讲道,刚才他就已经看出了苏国山能赢的走法,下象棋,绝对不是背棋谱那么简单,是要你走一步,就要算出对方下三步可能的走法,这样你才能赢了对方。                        苏国山正襟危坐,一脸凝重,闭嘴不言,而这时,秦阳已经拿起棋子,帮苏国山走了起来。

        他刚走第一步,对面的瘦老头便满脸不屑的笑了起来:“就你,还想赢我?“

        秦阳并没有慌乱,而是目光专注的看着棋盘,这棋到底该怎么走,早就在被他给计算好了,所以,他有条不紊,一步一步的引那老头上钩,最后用牺牲一炮的代价,一车一马把老头给将死了。

        在秦阳战胜了老头后,老头眉头紧锁,一脸的不相信。

        他还在一步步的演算着。自己要是这么走的话,会怎样?

        秦阳没管这老头怎么想,微微一笑,便冲苏国山讲道:“爸,咱赢了。“

        苏国山脸上多多少少流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神情。

        而就在这时,那老头忽然一脸不服,冲秦阳要求道:“小兄弟,再来一盘。“

        “不了,我还有事。“秦阳坚定的摆手道,他相信,再来一局,这老头还不是他的对手,毕竟他因为修炼了《苍天化龙决》的缘故,甚至大脑的细胞,也得到了激活。

        老头当然有点不高兴,不过秦阳也没有理他,扯扯苏国山胳膊,轻声对苏国山讲道:“爸。回家吧。“

        “就是,出来转转就得了,下什么象棋啊?“刘英在苏国山身后抱怨道,也是看苏国山连下个象棋都能这么激动,心里当然气不过。

        苏国山好像也有一丁点的无奈,从石头凳子上站了起来,就背着手,朝前走去了。

        刘英在苏国山身后,有点无奈的看了苏国山一眼,扭头对秦阳讲道:“秦阳,咱们也回吧。“

        “好。“秦阳轻轻的点了下闹到。

        苏国山和刘英回到家里面后,刘英就去厨房做饭了,至于苏国山,有点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客厅沙发上有苏国山坐着,秦阳就不好待在客厅里面了,他便上楼进了卧室,习惯性的躺在地铺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头脑里在想一些事情。

        一番忙碌之后,眨眼之间,一夜已经过去了。

        到了白天,秦阳还如往常一样的骑着电动车送外卖去,不过,随着复仇的时间越发的临近,秦阳越发的觉得,这个时候把陈千水给叫过来,把他们的计划再对一对,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是遗漏的,这无疑是最好的了。

        秦阳这么一想,也正好趁着白天外卖的单子不是很多,便一个电话,把陈千水给约到了郊区的咖啡厅包厢里。

        秦阳和陈千水在一起在包厢里会和,秦阳便很认真的询问向陈千水,道:“上次绑架的那件事过去了吗?“

        “过去了,不过去还能咋样?“陈千水的脸上浮现一抹轻松的笑容,很显然,他心里是已经把这件事给放下了。

        “燕京那边,都安排好了,是吧?等到八月八号那天,我希望的是,秦家旗下,八家上市公司,都要出事,到时候,在秦苍龙的八十寿宴上,要是让他知道八家公司全部都出事了,也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心情?“秦阳眼中流露出期待的色彩。

        陈千水很认真听完秦阳的话,点头道:“放心吧,早就安排好了,这三年来,我在燕京也经营了不少很有力的关系,这三年,我对他们出钱出力,就是为等的报仇那一天,他们能帮上忙,你放心,到时候,这些人肯定都会为我所用的。“

        “很好。“秦阳一脸满意的答道,回忆起这三年来,他经历的种种,秦阳有点情不自禁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过身,用略沉重的语气讲道:“等我报完了仇,灭了秦阳,我就恢复身份,到时候也不用受这么多的罪了。“

        “哎...........。“一提到秦阳伪装自己身份这件事,陈千水也情不自禁从椅子上站起来,心里感同身受的讲道:“等到你恢复身份的那一天,我就把三水集团让给你。“

        “到时候再说吧。“秦阳淡淡讲道,毕竟,将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又有谁能预料得到呢?                        讲完,秦阳便再次转过了身,一脸认真的冲陈千水讲道:“总之,最近你什么事都不要操心了,给我安心的维护好燕京那边的关系,一切都还是以计划为重。“

        “我知道了。“陈千水轻轻的点了下脑袋,答道。

        陈千水这边刚答应完了秦阳,有点出乎了他的意料是,兜里手机忽然响了。

        陈千水眉头拧了下,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脸色顿时一变,紧接着他便一脸意外的冲秦阳讲道:“秦安民电话。“

        秦安民不是别人,正是秦不破的二叔,陈千水之前和他在燕京吃过几顿饭,和他算是老相识了。

        秦阳当然知道,秦安民就是秦不破的二叔,眉心微拧:“接。“

        陈千水点了下脑袋,紧接着便压下心里的困惑。不解,一脸平静的接通了电话:“喂。“

        “陈总啊。“秦安民顿时在手机里大笑起来,可是这笑声中却充斥着一丝寒意,让陈千水心里很有点不爽。

        不过,像是这样表面上的交谈,陈千水当然不会暴露内心的不爽,也笑道:“咋了?秦老板,你给我打电话的机会可是不多啊。“

        “打电话给你呢,当然是有事想要问你了。“秦安民很有意味的笑道。

        “哦?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秦老板,你有事就直接讲,你也知道我陈千水,一是一,二是二,没那么多的拐弯抹角。“陈千水的表情显得格外轻松的讲道。

        “好,好。“秦安民乐呵呵的笑道:“陈老总,有你这话,我心里就有数了。想问问你,你是没有把我秦安民放在眼里面,是吗?“

        陈千水当然没有想到秦安民会讲出如此敌对的话,笑容一僵。

        想了一会,陈千水嘴角便勾起了冷漠的笑容,道:“秦老板,啥意思啊?“

        “你在东海,对不破他们都干了一些什么,我都听说了,大家都是朋友,我也不想说太重的话,就想问你,你是没有把我秦家放在眼里吗?“秦安民这一次说话的口气,更加的冲了。

        陈千水心里也有了一丝的不爽,眉头渐渐拧了起来,想了会,他的口气也变的冰冷道:“秦老板,你要是这么讲,那我真不知道该讲什么了?怎样?想要报复我?还是?我随便。“

        “陈老总,我知道,你背后就一个三水集团而已,三水集团的神仙是很畅销,可是,我秦家要是发起火来的话,你真的承受不了,真的。“秦安民继续在手机里很冰冷的讲道。

        “你要有种,就来报复我。在手机里讲这么多,也没用。“陈千水也一点不客气的说道。

        讲完,他的眼里,一抹寒意,便一闪而过。

        既然秦安民对他毫不客气,他陈千水,也不是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更何况。这次针对他的,还是秦家的人。

        陈千水这边在沉默,秦安民也在沉默。

        渐渐的,陈千水心里有点厌烦,继续冷笑道:“怎样?想好怎么报复我了吗?欢迎过来,对了,你秦家的那四个小子买凶绑我,这件事我还没打算完,你叫他们四个,给我等着。“

        陈千水讲完,一脸冰冷,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揣进兜,陈千水便用一抹余怒未消的眼神看向秦阳,问道:“老板,刚才秦安民讲的那些话,你都听到了吧?“

        “听到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很有可能是以被动作主动,他肯定知道了秦不破绑架了你这件事,也害怕你质问,所以就反客为主,先刁难你,我想以后,他肯定会给你找点麻烦的。“秦阳一脸冰冷的分析道。

        陈千水想了想,认真道:“这事以后再说,反正秦安民要对付的也是对付我,他要真的敢闹我,我一定会让他很受伤。“

        最新小说                        “有事?应该不会吧?“秦阳顿时一脸认真讲道,也是想安慰刘英。

        顿了顿,他脸上旋即浮现一抹轻松笑容,拍拍刘英肩膀,道:“妈,爸这才出去两三个小时,您就担心成这样,真没有必要。“

        刘英却还是一脸焦急的讲道:“要是你爸人好好的,我也不担心,我就怕你爸在半路上晕倒,他那病,也说不定的。“

        秦阳想想,觉得刘英这担心也不是没道理,毕竟苏国山脑袋做过手术,说不定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晕倒了呢,秦阳也是出于替这一家子考虑的想法,也不想苏国山出事,便认真对刘英讲道:“这样吧。妈,我陪你去小公园那找找。“

        “好,好。“刘英连忙点了下头。

        秦阳接着便和刘英一起离开了别墅,虽说秦阳是答应了和刘英一起去小公园里找苏国山,不过,秦阳心里还是保持着乐观的想法,觉得苏国山应该没那么脆弱,不会出事,总之他心情是很轻松的。

        为了行动方便。秦阳骑着电动车载着刘英,便朝小区东边的那小公园方向驶去了。

        当秦阳把电动车在小公园门口停下,看到有很多老头,有的在打牌,有的在下棋,还有的几个人围在一起,干聊,这些老年人几乎来自东海市各个区,退休了。老人都没事,能有这样一个聚集玩耍的场所,老头们当然都愿意来。

        秦阳刚把电动车停下,便和刘英一起走进了小公园里焦急的寻找了起来,找着找着,秦阳忽然在一个小凉亭里,发现了苏国山的身影,他好像不知道在跟谁下象棋,正襟危坐,整个人表现的很专注似的。

        秦阳看到了苏国山,心里自然完全的放松下来,抵了抵身旁的刘英胳膊,把刘英的注意力引向苏国山那边,秦阳便一脸轻松的笑道:“妈,爸在哪呢。“

        刘英自然也看到了苏国山,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不愉快,快步的走到苏国山身后,就听苏国山跟旁边人激动的吵:“这炮能走吗,这炮一走,车一飞过来,肯定输啊。“

        旁边人怼道;“你炮走,死的更快。“

        “这盘棋,我要不输呢?“苏国山脸顿时气的涨红。

        “你肯定输。“旁边人冷道,好像就是故意气苏国山一样。

        苏国山脸气的更红了,拿起车朝棋盘上,狠狠的一砸,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秦阳眼看苏国山不在家跟家里人吵,出来跟这些下象棋老头吵,心里更加无奈。

        他情绪就是不能激动,和家里人吵,家里人还能照顾一下他感受,可是这跟外面人吵,人家哪会让你?

        秦阳正要开口叫苏国山,谁料,却被刘英抢先了一步:“老苏,回家。“

        苏国山一听刘英这话,一脸意外转过头,眼睛里便流露出一丝的不愉快,道:“你咋来了?“

        “你身体也不好,吵什么吵啊。“刘英一脸焦急。

        苏国山眉头一拧,便有点生气道:“赶快回家,我待会回去。“

        “呦,老苏,还带家属来助威的呢?“这时,刚才跟苏国山怼的看客,忽然满脸笑容调侃道。

        苏国山从来都是个要面子的人,一听旁边人的调侃,这一次,脸是羞红了。

        刘英也没管旁边人的调侃,一脸担心的和苏国山商量道:“那你下完这盘棋,就跟我回家啊。“

        苏国山也没理刘英,总之,气的是浑身燥热,他棋盘上,只剩一车一炮一马,人家双车,双炮,他肯定输。

        秦阳眼看苏国山心里肯定不想输,可是棋面上却又低人一等,也是不想让苏国山情绪激动的太厉害,便微笑着对苏国山道:“爸,这局,咱能赢。“

        “你赢什么?“一听这话。此时正坐在苏国山对面,瘦瘦的老头,一脸不服的讲道。

        “让我来。“秦阳来到苏国山旁边,继续平和的对苏国山讲道,刚才他就已经看出了苏国山能赢的走法,下象棋,绝对不是背棋谱那么简单,是要你走一步,就要算出对方下三步可能的走法,这样你才能赢了对方。

        苏国山正襟危坐,一脸凝重,闭嘴不言,而这时,秦阳已经拿起棋子,帮苏国山走了起来。

        他刚走第一步,对面的瘦老头便满脸不屑的笑了起来:“就你,还想赢我?“

        秦阳并没有慌乱,而是目光专注的看着棋盘,这棋到底该怎么走,早就在被他给计算好了,所以,他有条不紊,一步一步的引那老头上钩,最后用牺牲一炮的代价,一车一马把老头给将死了。

        在秦阳战胜了老头后,老头眉头紧锁,一脸的不相信。

        他还在一步步的演算着。自己要是这么走的话,会怎样?

        秦阳没管这老头怎么想,微微一笑,便冲苏国山讲道:“爸,咱赢了。“

        苏国山脸上多多少少流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神情。

        而就在这时,那老头忽然一脸不服,冲秦阳要求道:“小兄弟,再来一盘。“

        “不了,我还有事。“秦阳坚定的摆手道,他相信,再来一局,这老头还不是他的对手,毕竟他因为修炼了《苍天化龙决》的缘故,甚至大脑的细胞,也得到了激活。

        老头当然有点不高兴,不过秦阳也没有理他,扯扯苏国山胳膊,轻声对苏国山讲道:“爸。回家吧。“

        “就是,出来转转就得了,下什么象棋啊?“刘英在苏国山身后抱怨道,也是看苏国山连下个象棋都能这么激动,心里当然气不过。

        苏国山好像也有一丁点的无奈,从石头凳子上站了起来,就背着手,朝前走去了。

        刘英在苏国山身后,有点无奈的看了苏国山一眼,扭头对秦阳讲道:“秦阳,咱们也回吧。“

        “好。“秦阳轻轻的点了下闹到。

        苏国山和刘英回到家里面后,刘英就去厨房做饭了,至于苏国山,有点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客厅沙发上有苏国山坐着,秦阳就不好待在客厅里面了,他便上楼进了卧室,习惯性的躺在地铺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头脑里在想一些事情。

        一番忙碌之后,眨眼之间,一夜已经过去了。

        到了白天,秦阳还如往常一样的骑着电动车送外卖去,不过,随着复仇的时间越发的临近,秦阳越发的觉得,这个时候把陈千水给叫过来,把他们的计划再对一对,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是遗漏的,这无疑是最好的了。

        秦阳这么一想,也正好趁着白天外卖的单子不是很多,便一个电话,把陈千水给约到了郊区的咖啡厅包厢里。

        秦阳和陈千水在一起在包厢里会和,秦阳便很认真的询问向陈千水,道:“上次绑架的那件事过去了吗?“

        “过去了,不过去还能咋样?“陈千水的脸上浮现一抹轻松的笑容,很显然,他心里是已经把这件事给放下了。

        “燕京那边,都安排好了,是吧?等到八月八号那天,我希望的是,秦家旗下,八家上市公司,都要出事,到时候,在秦苍龙的八十寿宴上,要是让他知道八家公司全部都出事了,也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心情?“秦阳眼中流露出期待的色彩。

        陈千水很认真听完秦阳的话,点头道:“放心吧,早就安排好了,这三年来,我在燕京也经营了不少很有力的关系,这三年,我对他们出钱出力,就是为等的报仇那一天,他们能帮上忙,你放心,到时候,这些人肯定都会为我所用的。“

        “很好。“秦阳一脸满意的答道,回忆起这三年来,他经历的种种,秦阳有点情不自禁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过身,用略沉重的语气讲道:“等我报完了仇,灭了秦阳,我就恢复身份,到时候也不用受这么多的罪了。“

        “哎...........。“一提到秦阳伪装自己身份这件事,陈千水也情不自禁从椅子上站起来,心里感同身受的讲道:“等到你恢复身份的那一天,我就把三水集团让给你。“

        “到时候再说吧。“秦阳淡淡讲道,毕竟,将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又有谁能预料得到呢?

        讲完,秦阳便再次转过了身,一脸认真的冲陈千水讲道:“总之,最近你什么事都不要操心了,给我安心的维护好燕京那边的关系,一切都还是以计划为重。“

        “我知道了。“陈千水轻轻的点了下脑袋,答道。

        陈千水这边刚答应完了秦阳,有点出乎了他的意料是,兜里手机忽然响了。

        陈千水眉头拧了下,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脸色顿时一变,紧接着他便一脸意外的冲秦阳讲道:“秦安民电话。“

        秦安民不是别人,正是秦不破的二叔,陈千水之前和他在燕京吃过几顿饭,和他算是老相识了。

        秦阳当然知道,秦安民就是秦不破的二叔,眉心微拧:“接。“

        陈千水点了下脑袋,紧接着便压下心里的困惑。不解,一脸平静的接通了电话:“喂。“

        “陈总啊。“秦安民顿时在手机里大笑起来,可是这笑声中却充斥着一丝寒意,让陈千水心里很有点不爽。

        不过,像是这样表面上的交谈,陈千水当然不会暴露内心的不爽,也笑道:“咋了?秦老板,你给我打电话的机会可是不多啊。“

        “打电话给你呢,当然是有事想要问你了。“秦安民很有意味的笑道。

        “哦?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秦老板,你有事就直接讲,你也知道我陈千水,一是一,二是二,没那么多的拐弯抹角。“陈千水的表情显得格外轻松的讲道。

        “好,好。“秦安民乐呵呵的笑道:“陈老总,有你这话,我心里就有数了。想问问你,你是没有把我秦安民放在眼里面,是吗?“

        陈千水当然没有想到秦安民会讲出如此敌对的话,笑容一僵。

        想了一会,陈千水嘴角便勾起了冷漠的笑容,道:“秦老板,啥意思啊?“

        “你在东海,对不破他们都干了一些什么,我都听说了,大家都是朋友,我也不想说太重的话,就想问你,你是没有把我秦家放在眼里吗?“秦安民这一次说话的口气,更加的冲了。

        陈千水心里也有了一丝的不爽,眉头渐渐拧了起来,想了会,他的口气也变的冰冷道:“秦老板,你要是这么讲,那我真不知道该讲什么了?怎样?想要报复我?还是?我随便。“

        “陈老总,我知道,你背后就一个三水集团而已,三水集团的神仙是很畅销,可是,我秦家要是发起火来的话,你真的承受不了,真的。“秦安民继续在手机里很冰冷的讲道。

        “你要有种,就来报复我。在手机里讲这么多,也没用。“陈千水也一点不客气的说道。

        讲完,他的眼里,一抹寒意,便一闪而过。

        既然秦安民对他毫不客气,他陈千水,也不是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更何况。这次针对他的,还是秦家的人。

        陈千水这边在沉默,秦安民也在沉默。

        渐渐的,陈千水心里有点厌烦,继续冷笑道:“怎样?想好怎么报复我了吗?欢迎过来,对了,你秦家的那四个小子买凶绑我,这件事我还没打算完,你叫他们四个,给我等着。“

        陈千水讲完,一脸冰冷,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揣进兜,陈千水便用一抹余怒未消的眼神看向秦阳,问道:“老板,刚才秦安民讲的那些话,你都听到了吧?“

        “听到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很有可能是以被动作主动,他肯定知道了秦不破绑架了你这件事,也害怕你质问,所以就反客为主,先刁难你,我想以后,他肯定会给你找点麻烦的。“秦阳一脸冰冷的分析道。

        陈千水想了想,认真道:“这事以后再说,反正秦安民要对付的也是对付我,他要真的敢闹我,我一定会让他很受伤。“

        最新小说                        “有事?应该不会吧?“秦阳顿时一脸认真讲道,也是想安慰刘英。

        顿了顿,他脸上旋即浮现一抹轻松笑容,拍拍刘英肩膀,道:“妈,爸这才出去两三个小时,您就担心成这样,真没有必要。“

        刘英却还是一脸焦急的讲道:“要是你爸人好好的,我也不担心,我就怕你爸在半路上晕倒,他那病,也说不定的。“

        秦阳想想,觉得刘英这担心也不是没道理,毕竟苏国山脑袋做过手术,说不定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晕倒了呢,秦阳也是出于替这一家子考虑的想法,也不想苏国山出事,便认真对刘英讲道:“这样吧。妈,我陪你去小公园那找找。“

        “好,好。“刘英连忙点了下头。

        秦阳接着便和刘英一起离开了别墅,虽说秦阳是答应了和刘英一起去小公园里找苏国山,不过,秦阳心里还是保持着乐观的想法,觉得苏国山应该没那么脆弱,不会出事,总之他心情是很轻松的。

        为了行动方便。秦阳骑着电动车载着刘英,便朝小区东边的那小公园方向驶去了。

        当秦阳把电动车在小公园门口停下,看到有很多老头,有的在打牌,有的在下棋,还有的几个人围在一起,干聊,这些老年人几乎来自东海市各个区,退休了。老人都没事,能有这样一个聚集玩耍的场所,老头们当然都愿意来。

        秦阳刚把电动车停下,便和刘英一起走进了小公园里焦急的寻找了起来,找着找着,秦阳忽然在一个小凉亭里,发现了苏国山的身影,他好像不知道在跟谁下象棋,正襟危坐,整个人表现的很专注似的。

        秦阳看到了苏国山,心里自然完全的放松下来,抵了抵身旁的刘英胳膊,把刘英的注意力引向苏国山那边,秦阳便一脸轻松的笑道:“妈,爸在哪呢。“

        刘英自然也看到了苏国山,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不愉快,快步的走到苏国山身后,就听苏国山跟旁边人激动的吵:“这炮能走吗,这炮一走,车一飞过来,肯定输啊。“

        旁边人怼道;“你炮走,死的更快。“

        “这盘棋,我要不输呢?“苏国山脸顿时气的涨红。

        “你肯定输。“旁边人冷道,好像就是故意气苏国山一样。

        苏国山脸气的更红了,拿起车朝棋盘上,狠狠的一砸,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秦阳眼看苏国山不在家跟家里人吵,出来跟这些下象棋老头吵,心里更加无奈。

        他情绪就是不能激动,和家里人吵,家里人还能照顾一下他感受,可是这跟外面人吵,人家哪会让你?

        秦阳正要开口叫苏国山,谁料,却被刘英抢先了一步:“老苏,回家。“

        苏国山一听刘英这话,一脸意外转过头,眼睛里便流露出一丝的不愉快,道:“你咋来了?“

        “你身体也不好,吵什么吵啊。“刘英一脸焦急。

        苏国山眉头一拧,便有点生气道:“赶快回家,我待会回去。“

        “呦,老苏,还带家属来助威的呢?“这时,刚才跟苏国山怼的看客,忽然满脸笑容调侃道。

        苏国山从来都是个要面子的人,一听旁边人的调侃,这一次,脸是羞红了。

        刘英也没管旁边人的调侃,一脸担心的和苏国山商量道:“那你下完这盘棋,就跟我回家啊。“

        苏国山也没理刘英,总之,气的是浑身燥热,他棋盘上,只剩一车一炮一马,人家双车,双炮,他肯定输。

        秦阳眼看苏国山心里肯定不想输,可是棋面上却又低人一等,也是不想让苏国山情绪激动的太厉害,便微笑着对苏国山道:“爸,这局,咱能赢。“

        “你赢什么?“一听这话。此时正坐在苏国山对面,瘦瘦的老头,一脸不服的讲道。

        “让我来。“秦阳来到苏国山旁边,继续平和的对苏国山讲道,刚才他就已经看出了苏国山能赢的走法,下象棋,绝对不是背棋谱那么简单,是要你走一步,就要算出对方下三步可能的走法,这样你才能赢了对方。

        苏国山正襟危坐,一脸凝重,闭嘴不言,而这时,秦阳已经拿起棋子,帮苏国山走了起来。

        他刚走第一步,对面的瘦老头便满脸不屑的笑了起来:“就你,还想赢我?“

        秦阳并没有慌乱,而是目光专注的看着棋盘,这棋到底该怎么走,早就在被他给计算好了,所以,他有条不紊,一步一步的引那老头上钩,最后用牺牲一炮的代价,一车一马把老头给将死了。

        在秦阳战胜了老头后,老头眉头紧锁,一脸的不相信。

        他还在一步步的演算着。自己要是这么走的话,会怎样?

        秦阳没管这老头怎么想,微微一笑,便冲苏国山讲道:“爸,咱赢了。“

        苏国山脸上多多少少流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神情。

        而就在这时,那老头忽然一脸不服,冲秦阳要求道:“小兄弟,再来一盘。“

        “不了,我还有事。“秦阳坚定的摆手道,他相信,再来一局,这老头还不是他的对手,毕竟他因为修炼了《苍天化龙决》的缘故,甚至大脑的细胞,也得到了激活。

        老头当然有点不高兴,不过秦阳也没有理他,扯扯苏国山胳膊,轻声对苏国山讲道:“爸。回家吧。“

        “就是,出来转转就得了,下什么象棋啊?“刘英在苏国山身后抱怨道,也是看苏国山连下个象棋都能这么激动,心里当然气不过。

        苏国山好像也有一丁点的无奈,从石头凳子上站了起来,就背着手,朝前走去了。

        刘英在苏国山身后,有点无奈的看了苏国山一眼,扭头对秦阳讲道:“秦阳,咱们也回吧。“

        “好。“秦阳轻轻的点了下闹到。

        苏国山和刘英回到家里面后,刘英就去厨房做饭了,至于苏国山,有点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客厅沙发上有苏国山坐着,秦阳就不好待在客厅里面了,他便上楼进了卧室,习惯性的躺在地铺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头脑里在想一些事情。

        一番忙碌之后,眨眼之间,一夜已经过去了。

        到了白天,秦阳还如往常一样的骑着电动车送外卖去,不过,随着复仇的时间越发的临近,秦阳越发的觉得,这个时候把陈千水给叫过来,把他们的计划再对一对,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是遗漏的,这无疑是最好的了。

        秦阳这么一想,也正好趁着白天外卖的单子不是很多,便一个电话,把陈千水给约到了郊区的咖啡厅包厢里。

        秦阳和陈千水在一起在包厢里会和,秦阳便很认真的询问向陈千水,道:“上次绑架的那件事过去了吗?“

        “过去了,不过去还能咋样?“陈千水的脸上浮现一抹轻松的笑容,很显然,他心里是已经把这件事给放下了。

        “燕京那边,都安排好了,是吧?等到八月八号那天,我希望的是,秦家旗下,八家上市公司,都要出事,到时候,在秦苍龙的八十寿宴上,要是让他知道八家公司全部都出事了,也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心情?“秦阳眼中流露出期待的色彩。

        陈千水很认真听完秦阳的话,点头道:“放心吧,早就安排好了,这三年来,我在燕京也经营了不少很有力的关系,这三年,我对他们出钱出力,就是为等的报仇那一天,他们能帮上忙,你放心,到时候,这些人肯定都会为我所用的。“

        “很好。“秦阳一脸满意的答道,回忆起这三年来,他经历的种种,秦阳有点情不自禁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过身,用略沉重的语气讲道:“等我报完了仇,灭了秦阳,我就恢复身份,到时候也不用受这么多的罪了。“

        “哎...........。“一提到秦阳伪装自己身份这件事,陈千水也情不自禁从椅子上站起来,心里感同身受的讲道:“等到你恢复身份的那一天,我就把三水集团让给你。“

        “到时候再说吧。“秦阳淡淡讲道,毕竟,将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又有谁能预料得到呢?

        讲完,秦阳便再次转过了身,一脸认真的冲陈千水讲道:“总之,最近你什么事都不要操心了,给我安心的维护好燕京那边的关系,一切都还是以计划为重。“

        “我知道了。“陈千水轻轻的点了下脑袋,答道。

        陈千水这边刚答应完了秦阳,有点出乎了他的意料是,兜里手机忽然响了。

        陈千水眉头拧了下,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脸色顿时一变,紧接着他便一脸意外的冲秦阳讲道:“秦安民电话。“

        秦安民不是别人,正是秦不破的二叔,陈千水之前和他在燕京吃过几顿饭,和他算是老相识了。

        秦阳当然知道,秦安民就是秦不破的二叔,眉心微拧:“接。“

        陈千水点了下脑袋,紧接着便压下心里的困惑。不解,一脸平静的接通了电话:“喂。“

        “陈总啊。“秦安民顿时在手机里大笑起来,可是这笑声中却充斥着一丝寒意,让陈千水心里很有点不爽。

        不过,像是这样表面上的交谈,陈千水当然不会暴露内心的不爽,也笑道:“咋了?秦老板,你给我打电话的机会可是不多啊。“

        “打电话给你呢,当然是有事想要问你了。“秦安民很有意味的笑道。

        “哦?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秦老板,你有事就直接讲,你也知道我陈千水,一是一,二是二,没那么多的拐弯抹角。“陈千水的表情显得格外轻松的讲道。

        “好,好。“秦安民乐呵呵的笑道:“陈老总,有你这话,我心里就有数了。想问问你,你是没有把我秦安民放在眼里面,是吗?“

        陈千水当然没有想到秦安民会讲出如此敌对的话,笑容一僵。

        想了一会,陈千水嘴角便勾起了冷漠的笑容,道:“秦老板,啥意思啊?“

        “你在东海,对不破他们都干了一些什么,我都听说了,大家都是朋友,我也不想说太重的话,就想问你,你是没有把我秦家放在眼里吗?“秦安民这一次说话的口气,更加的冲了。

        陈千水心里也有了一丝的不爽,眉头渐渐拧了起来,想了会,他的口气也变的冰冷道:“秦老板,你要是这么讲,那我真不知道该讲什么了?怎样?想要报复我?还是?我随便。“

        “陈老总,我知道,你背后就一个三水集团而已,三水集团的神仙是很畅销,可是,我秦家要是发起火来的话,你真的承受不了,真的。“秦安民继续在手机里很冰冷的讲道。

        “你要有种,就来报复我。在手机里讲这么多,也没用。“陈千水也一点不客气的说道。

        讲完,他的眼里,一抹寒意,便一闪而过。

        既然秦安民对他毫不客气,他陈千水,也不是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更何况。这次针对他的,还是秦家的人。

        陈千水这边在沉默,秦安民也在沉默。

        渐渐的,陈千水心里有点厌烦,继续冷笑道:“怎样?想好怎么报复我了吗?欢迎过来,对了,你秦家的那四个小子买凶绑我,这件事我还没打算完,你叫他们四个,给我等着。“

        陈千水讲完,一脸冰冷,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揣进兜,陈千水便用一抹余怒未消的眼神看向秦阳,问道:“老板,刚才秦安民讲的那些话,你都听到了吧?“

        “听到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很有可能是以被动作主动,他肯定知道了秦不破绑架了你这件事,也害怕你质问,所以就反客为主,先刁难你,我想以后,他肯定会给你找点麻烦的。“秦阳一脸冰冷的分析道。

        陈千水想了想,认真道:“这事以后再说,反正秦安民要对付的也是对付我,他要真的敢闹我,我一定会让他很受伤。“

        最新小说                        “有事?应该不会吧?“秦阳顿时一脸认真讲道,也是想安慰刘英。

        顿了顿,他脸上旋即浮现一抹轻松笑容,拍拍刘英肩膀,道:“妈,爸这才出去两三个小时,您就担心成这样,真没有必要。“

        刘英却还是一脸焦急的讲道:“要是你爸人好好的,我也不担心,我就怕你爸在半路上晕倒,他那病,也说不定的。“

        秦阳想想,觉得刘英这担心也不是没道理,毕竟苏国山脑袋做过手术,说不定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晕倒了呢,秦阳也是出于替这一家子考虑的想法,也不想苏国山出事,便认真对刘英讲道:“这样吧。妈,我陪你去小公园那找找。“

        “好,好。“刘英连忙点了下头。

        秦阳接着便和刘英一起离开了别墅,虽说秦阳是答应了和刘英一起去小公园里找苏国山,不过,秦阳心里还是保持着乐观的想法,觉得苏国山应该没那么脆弱,不会出事,总之他心情是很轻松的。

        为了行动方便。秦阳骑着电动车载着刘英,便朝小区东边的那小公园方向驶去了。

        当秦阳把电动车在小公园门口停下,看到有很多老头,有的在打牌,有的在下棋,还有的几个人围在一起,干聊,这些老年人几乎来自东海市各个区,退休了。老人都没事,能有这样一个聚集玩耍的场所,老头们当然都愿意来。

        秦阳刚把电动车停下,便和刘英一起走进了小公园里焦急的寻找了起来,找着找着,秦阳忽然在一个小凉亭里,发现了苏国山的身影,他好像不知道在跟谁下象棋,正襟危坐,整个人表现的很专注似的。

        秦阳看到了苏国山,心里自然完全的放松下来,抵了抵身旁的刘英胳膊,把刘英的注意力引向苏国山那边,秦阳便一脸轻松的笑道:“妈,爸在哪呢。“

        刘英自然也看到了苏国山,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不愉快,快步的走到苏国山身后,就听苏国山跟旁边人激动的吵:“这炮能走吗,这炮一走,车一飞过来,肯定输啊。“

        旁边人怼道;“你炮走,死的更快。“

        “这盘棋,我要不输呢?“苏国山脸顿时气的涨红。

        “你肯定输。“旁边人冷道,好像就是故意气苏国山一样。

        苏国山脸气的更红了,拿起车朝棋盘上,狠狠的一砸,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秦阳眼看苏国山不在家跟家里人吵,出来跟这些下象棋老头吵,心里更加无奈。

        他情绪就是不能激动,和家里人吵,家里人还能照顾一下他感受,可是这跟外面人吵,人家哪会让你?

        秦阳正要开口叫苏国山,谁料,却被刘英抢先了一步:“老苏,回家。“

        苏国山一听刘英这话,一脸意外转过头,眼睛里便流露出一丝的不愉快,道:“你咋来了?“

        “你身体也不好,吵什么吵啊。“刘英一脸焦急。

        苏国山眉头一拧,便有点生气道:“赶快回家,我待会回去。“

        “呦,老苏,还带家属来助威的呢?“这时,刚才跟苏国山怼的看客,忽然满脸笑容调侃道。

        苏国山从来都是个要面子的人,一听旁边人的调侃,这一次,脸是羞红了。

        刘英也没管旁边人的调侃,一脸担心的和苏国山商量道:“那你下完这盘棋,就跟我回家啊。“

        苏国山也没理刘英,总之,气的是浑身燥热,他棋盘上,只剩一车一炮一马,人家双车,双炮,他肯定输。

        秦阳眼看苏国山心里肯定不想输,可是棋面上却又低人一等,也是不想让苏国山情绪激动的太厉害,便微笑着对苏国山道:“爸,这局,咱能赢。“

        “你赢什么?“一听这话。此时正坐在苏国山对面,瘦瘦的老头,一脸不服的讲道。

        “让我来。“秦阳来到苏国山旁边,继续平和的对苏国山讲道,刚才他就已经看出了苏国山能赢的走法,下象棋,绝对不是背棋谱那么简单,是要你走一步,就要算出对方下三步可能的走法,这样你才能赢了对方。

        苏国山正襟危坐,一脸凝重,闭嘴不言,而这时,秦阳已经拿起棋子,帮苏国山走了起来。

        他刚走第一步,对面的瘦老头便满脸不屑的笑了起来:“就你,还想赢我?“

        秦阳并没有慌乱,而是目光专注的看着棋盘,这棋到底该怎么走,早就在被他给计算好了,所以,他有条不紊,一步一步的引那老头上钩,最后用牺牲一炮的代价,一车一马把老头给将死了。

        在秦阳战胜了老头后,老头眉头紧锁,一脸的不相信。

        他还在一步步的演算着。自己要是这么走的话,会怎样?

        秦阳没管这老头怎么想,微微一笑,便冲苏国山讲道:“爸,咱赢了。“

        苏国山脸上多多少少流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神情。

        而就在这时,那老头忽然一脸不服,冲秦阳要求道:“小兄弟,再来一盘。“

        “不了,我还有事。“秦阳坚定的摆手道,他相信,再来一局,这老头还不是他的对手,毕竟他因为修炼了《苍天化龙决》的缘故,甚至大脑的细胞,也得到了激活。

        老头当然有点不高兴,不过秦阳也没有理他,扯扯苏国山胳膊,轻声对苏国山讲道:“爸。回家吧。“

        “就是,出来转转就得了,下什么象棋啊?“刘英在苏国山身后抱怨道,也是看苏国山连下个象棋都能这么激动,心里当然气不过。

        苏国山好像也有一丁点的无奈,从石头凳子上站了起来,就背着手,朝前走去了。

        刘英在苏国山身后,有点无奈的看了苏国山一眼,扭头对秦阳讲道:“秦阳,咱们也回吧。“

        “好。“秦阳轻轻的点了下闹到。

        >    苏国山和刘英回到家里面后,刘英就去厨房做饭了,至于苏国山,有点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客厅沙发上有苏国山坐着,秦阳就不好待在客厅里面了,他便上楼进了卧室,习惯性的躺在地铺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头脑里在想一些事情。

        一番忙碌之后,眨眼之间,一夜已经过去了。

        到了白天,秦阳还如往常一样的骑着电动车送外卖去,不过,随着复仇的时间越发的临近,秦阳越发的觉得,这个时候把陈千水给叫过来,把他们的计划再对一对,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是遗漏的,这无疑是最好的了。

        秦阳这么一想,也正好趁着白天外卖的单子不是很多,便一个电话,把陈千水给约到了郊区的咖啡厅包厢里。

        秦阳和陈千水在一起在包厢里会和,秦阳便很认真的询问向陈千水,道:“上次绑架的那件事过去了吗?“

        “过去了,不过去还能咋样?“陈千水的脸上浮现一抹轻松的笑容,很显然,他心里是已经把这件事给放下了。

        “燕京那边,都安排好了,是吧?等到八月八号那天,我希望的是,秦家旗下,八家上市公司,都要出事,到时候,在秦苍龙的八十寿宴上,要是让他知道八家公司全部都出事了,也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心情?“秦阳眼中流露出期待的色彩。

        陈千水很认真听完秦阳的话,点头道:“放心吧,早就安排好了,这三年来,我在燕京也经营了不少很有力的关系,这三年,我对他们出钱出力,就是为等的报仇那一天,他们能帮上忙,你放心,到时候,这些人肯定都会为我所用的。“

        “很好。“秦阳一脸满意的答道,回忆起这三年来,他经历的种种,秦阳有点情不自禁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过身,用略沉重的语气讲道:“等我报完了仇,灭了秦阳,我就恢复身份,到时候也不用受这么多的罪了。“

        “哎...........。“一提到秦阳伪装自己身份这件事,陈千水也情不自禁从椅子上站起来,心里感同身受的讲道:“等到你恢复身份的那一天,我就把三水集团让给你。“

        “到时候再说吧。“秦阳淡淡讲道,毕竟,将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又有谁能预料得到呢?

        讲完,秦阳便再次转过了身,一脸认真的冲陈千水讲道:“总之,最近你什么事都不要操心了,给我安心的维护好燕京那边的关系,一切都还是以计划为重。“

        “我知道了。“陈千水轻轻的点了下脑袋,答道。

        陈千水这边刚答应完了秦阳,有点出乎了他的意料是,兜里手机忽然响了。

        陈千水眉头拧了下,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脸色顿时一变,紧接着他便一脸意外的冲秦阳讲道:“秦安民电话。“

        秦安民不是别人,正是秦不破的二叔,陈千水之前和他在燕京吃过几顿饭,和他算是老相识了。

        秦阳当然知道,秦安民就是秦不破的二叔,眉心微拧:“接。“

        陈千水点了下脑袋,紧接着便压下心里的困惑。不解,一脸平静的接通了电话:“喂。“

        “陈总啊。“秦安民顿时在手机里大笑起来,可是这笑声中却充斥着一丝寒意,让陈千水心里很有点不爽。

        不过,像是这样表面上的交谈,陈千水当然不会暴露内心的不爽,也笑道:“咋了?秦老板,你给我打电话的机会可是不多啊。“

        “打电话给你呢,当然是有事想要问你了。“秦安民很有意味的笑道。

        “哦?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秦老板,你有事就直接讲,你也知道我陈千水,一是一,二是二,没那么多的拐弯抹角。“陈千水的表情显得格外轻松的讲道。

        “好,好。“秦安民乐呵呵的笑道:“陈老总,有你这话,我心里就有数了。想问问你,你是没有把我秦安民放在眼里面,是吗?“

        陈千水当然没有想到秦安民会讲出如此敌对的话,笑容一僵。

        想了一会,陈千水嘴角便勾起了冷漠的笑容,道:“秦老板,啥意思啊?“

        “你在东海,对不破他们都干了一些什么,我都听说了,大家都是朋友,我也不想说太重的话,就想问你,你是没有把我秦家放在眼里吗?“秦安民这一次说话的口气,更加的冲了。

        陈千水心里也有了一丝的不爽,眉头渐渐拧了起来,想了会,他的口气也变的冰冷道:“秦老板,你要是这么讲,那我真不知道该讲什么了?怎样?想要报复我?还是?我随便。“

        “陈老总,我知道,你背后就一个三水集团而已,三水集团的神仙是很畅销,可是,我秦家要是发起火来的话,你真的承受不了,真的。“秦安民继续在手机里很冰冷的讲道。

        “你要有种,就来报复我。在手机里讲这么多,也没用。“陈千水也一点不客气的说道。

        讲完,他的眼里,一抹寒意,便一闪而过。

        既然秦安民对他毫不客气,他陈千水,也不是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更何况。这次针对他的,还是秦家的人。

        陈千水这边在沉默,秦安民也在沉默。

        渐渐的,陈千水心里有点厌烦,继续冷笑道:“怎样?想好怎么报复我了吗?欢迎过来,对了,你秦家的那四个小子买凶绑我,这件事我还没打算完,你叫他们四个,给我等着。“

        陈千水讲完,一脸冰冷,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揣进兜,陈千水便用一抹余怒未消的眼神看向秦阳,问道:“老板,刚才秦安民讲的那些话,你都听到了吧?“

        “听到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很有可能是以被动作主动,他肯定知道了秦不破绑架了你这件事,也害怕你质问,所以就反客为主,先刁难你,我想以后,他肯定会给你找点麻烦的。“秦阳一脸冰冷的分析道。

        陈千水想了想,认真道:“这事以后再说,反正秦安民要对付的也是对付我,他要真的敢闹我,我一定会让他很受伤。“

        最新小说                        “有事?应该不会吧?“秦阳顿时一脸认真讲道,也是想安慰刘英。

        顿了顿,他脸上旋即浮现一抹轻松笑容,拍拍刘英肩膀,道:“妈,爸这才出去两三个小时,您就担心成这样,真没有必要。“

        刘英却还是一脸焦急的讲道:“要是你爸人好好的,我也不担心,我就怕你爸在半路上晕倒,他那病,也说不定的。“

        秦阳想想,觉得刘英这担心也不是没道理,毕竟苏国山脑袋做过手术,说不定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晕倒了呢,秦阳也是出于替这一家子考虑的想法,也不想苏国山出事,便认真对刘英讲道:“这样吧。妈,我陪你去小公园那找找。“

        “好,好。“刘英连忙点了下头。

        秦阳接着便和刘英一起离开了别墅,虽说秦阳是答应了和刘英一起去小公园里找苏国山,不过,秦阳心里还是保持着乐观的想法,觉得苏国山应该没那么脆弱,不会出事,总之他心情是很轻松的。

        为了行动方便。秦阳骑着电动车载着刘英,便朝小区东边的那小公园方向驶去了。

        当秦阳把电动车在小公园门口停下,看到有很多老头,有的在打牌,有的在下棋,还有的几个人围在一起,干聊,这些老年人几乎来自东海市各个区,退休了。老人都没事,能有这样一个聚集玩耍的场所,老头们当然都愿意来。

        秦阳刚把电动车停下,便和刘英一起走进了小公园里焦急的寻找了起来,找着找着,秦阳忽然在一个小凉亭里,发现了苏国山的身影,他好像不知道在跟谁下象棋,正襟危坐,整个人表现的很专注似的。

        秦阳看到了苏国山,心里自然完全的放松下来,抵了抵身旁的刘英胳膊,把刘英的注意力引向苏国山那边,秦阳便一脸轻松的笑道:“妈,爸在哪呢。“

        刘英自然也看到了苏国山,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不愉快,快步的走到苏国山身后,就听苏国山跟旁边人激动的吵:“这炮能走吗,这炮一走,车一飞过来,肯定输啊。“

        旁边人怼道;“你炮走,死的更快。“

        “这盘棋,我要不输呢?“苏国山脸顿时气的涨红。

        “你肯定输。“旁边人冷道,好像就是故意气苏国山一样。

        苏国山脸气的更红了,拿起车朝棋盘上,狠狠的一砸,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秦阳眼看苏国山不在家跟家里人吵,出来跟这些下象棋老头吵,心里更加无奈。

        他情绪就是不能激动,和家里人吵,家里人还能照顾一下他感受,可是这跟外面人吵,人家哪会让你?

        秦阳正要开口叫苏国山,谁料,却被刘英抢先了一步:“老苏,回家。“

        苏国山一听刘英这话,一脸意外转过头,眼睛里便流露出一丝的不愉快,道:“你咋来了?“

        “你身体也不好,吵什么吵啊。“刘英一脸焦急。

        苏国山眉头一拧,便有点生气道:“赶快回家,我待会回去。“

        “呦,老苏,还带家属来助威的呢?“这时,刚才跟苏国山怼的看客,忽然满脸笑容调侃道。

        苏国山从来都是个要面子的人,一听旁边人的调侃,这一次,脸是羞红了。

        刘英也没管旁边人的调侃,一脸担心的和苏国山商量道:“那你下完这盘棋,就跟我回家啊。“

        苏国山也没理刘英,总之,气的是浑身燥热,他棋盘上,只剩一车一炮一马,人家双车,双炮,他肯定输。

        秦阳眼看苏国山心里肯定不想输,可是棋面上却又低人一等,也是不想让苏国山情绪激动的太厉害,便微笑着对苏国山道:“爸,这局,咱能赢。“

        “你赢什么?“一听这话。此时正坐在苏国山对面,瘦瘦的老头,一脸不服的讲道。

        “让我来。“秦阳来到苏国山旁边,继续平和的对苏国山讲道,刚才他就已经看出了苏国山能赢的走法,下象棋,绝对不是背棋谱那么简单,是要你走一步,就要算出对方下三步可能的走法,这样你才能赢了对方。

        苏国山正襟危坐,一脸凝重,闭嘴不言,而这时,秦阳已经拿起棋子,帮苏国山走了起来。

        他刚走第一步,对面的瘦老头便满脸不屑的笑了起来:“就你,还想赢我?“

        秦阳并没有慌乱,而是目光专注的看着棋盘,这棋到底该怎么走,早就在被他给计算好了,所以,他有条不紊,一步一步的引那老头上钩,最后用牺牲一炮的代价,一车一马把老头给将死了。

        在秦阳战胜了老头后,老头眉头紧锁,一脸的不相信。

        他还在一步步的演算着。自己要是这么走的话,会怎样?

        秦阳没管这老头怎么想,微微一笑,便冲苏国山讲道:“爸,咱赢了。“

        苏国山脸上多多少少流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神情。

        而就在这时,那老头忽然一脸不服,冲秦阳要求道:“小兄弟,再来一盘。“

        “不了,我还有事。“秦阳坚定的摆手道,他相信,再来一局,这老头还不是他的对手,毕竟他因为修炼了《苍天化龙决》的缘故,甚至大脑的细胞,也得到了激活。

        老头当然有点不高兴,不过秦阳也没有理他,扯扯苏国山胳膊,轻声对苏国山讲道:“爸。回家吧。“

        “就是,出来转转就得了,下什么象棋啊?“刘英在苏国山身后抱怨道,也是看苏国山连下个象棋都能这么激动,心里当然气不过。

        苏国山好像也有一丁点的无奈,从石头凳子上站了起来,就背着手,朝前走去了。

        刘英在苏国山身后,有点无奈的看了苏国山一眼,扭头对秦阳讲道:“秦阳,咱们也回吧。“

        “好。“秦阳轻轻的点了下闹到。

        苏国山和刘英回到家里面后,刘英就去厨房做饭了,至于苏国山,有点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客厅沙发上有苏国山坐着,秦阳就不好待在客厅里面了,他便上楼进了卧室,习惯性的躺在地铺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头脑里在想一些事情。

        一番忙碌之后,眨眼之间,一夜已经过去了。

        到了白天,秦阳还如往常一样的骑着电动车送外卖去,不过,随着复仇的时间越发的临近,秦阳越发的觉得,这个时候把陈千水给叫过来,把他们的计划再对一对,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是遗漏的,这无疑是最好的了。

        秦阳这么一想,也正好趁着白天外卖的单子不是很多,便一个电话,把陈千水给约到了郊区的咖啡厅包厢里。

        秦阳和陈千水在一起在包厢里会和,秦阳便很认真的询问向陈千水,道:“上次绑架的那件事过去了吗?“

        “过去了,不过去还能咋样?“陈千水的脸上浮现一抹轻松的笑容,很显然,他心里是已经把这件事给放下了。

        “燕京那边,都安排好了,是吧?等到八月八号那天,我希望的是,秦家旗下,八家上市公司,都要出事,到时候,在秦苍龙的八十寿宴上,要是让他知道八家公司全部都出事了,也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心情?“秦阳眼中流露出期待的色彩。

        陈千水很认真听完秦阳的话,点头道:“放心吧,早就安排好了,这三年来,我在燕京也经营了不少很有力的关系,这三年,我对他们出钱出力,就是为等的报仇那一天,他们能帮上忙,你放心,到时候,这些人肯定都会为我所用的。“

        “很好。“秦阳一脸满意的答道,回忆起这三年来,他经历的种种,秦阳有点情不自禁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过身,用略沉重的语气讲道:“等我报完了仇,灭了秦阳,我就恢复身份,到时候也不用受这么多的罪了。“

        “哎...........。“一提到秦阳伪装自己身份这件事,陈千水也情不自禁从椅子上站起来,心里感同身受的讲道:“等到你恢复身份的那一天,我就把三水集团让给你。“

        “到时候再说吧。“秦阳淡淡讲道,毕竟,将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又有谁能预料得到呢?

        讲完,秦阳便再次转过了身,一脸认真的冲陈千水讲道:“总之,最近你什么事都不要操心了,给我安心的维护好燕京那边的关系,一切都还是以计划为重。“

        “我知道了。“陈千水轻轻的点了下脑袋,答道。

        陈千水这边刚答应完了秦阳,有点出乎了他的意料是,兜里手机忽然响了。

        陈千水眉头拧了下,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脸色顿时一变,紧接着他便一脸意外的冲秦阳讲道:“秦安民电话。“

        秦安民不是别人,正是秦不破的二叔,陈千水之前和他在燕京吃过几顿饭,和他算是老相识了。

        秦阳当然知道,秦安民就是秦不破的二叔,眉心微拧:“接。“

        陈千水点了下脑袋,紧接着便压下心里的困惑。不解,一脸平静的接通了电话:“喂。“

        “陈总啊。“秦安民顿时在手机里大笑起来,可是这笑声中却充斥着一丝寒意,让陈千水心里很有点不爽。

        不过,像是这样表面上的交谈,陈千水当然不会暴露内心的不爽,也笑道:“咋了?秦老板,你给我打电话的机会可是不多啊。“

        “打电话给你呢,当然是有事想要问你了。“秦安民很有意味的笑道。

        “哦?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秦老板,你有事就直接讲,你也知道我陈千水,一是一,二是二,没那么多的拐弯抹角。“陈千水的表情显得格外轻松的讲道。

        “好,好。“秦安民乐呵呵的笑道:“陈老总,有你这话,我心里就有数了。想问问你,你是没有把我秦安民放在眼里面,是吗?“

        陈千水当然没有想到秦安民会讲出如此敌对的话,笑容一僵。

        想了一会,陈千水嘴角便勾起了冷漠的笑容,道:“秦老板,啥意思啊?“

        “你在东海,对不破他们都干了一些什么,我都听说了,大家都是朋友,我也不想说太重的话,就想问你,你是没有把我秦家放在眼里吗?“秦安民这一次说话的口气,更加的冲了。

        陈千水心里也有了一丝的不爽,眉头渐渐拧了起来,想了会,他的口气也变的冰冷道:“秦老板,你要是这么讲,那我真不知道该讲什么了?怎样?想要报复我?还是?我随便。“

        “陈老总,我知道,你背后就一个三水集团而已,三水集团的神仙是很畅销,可是,我秦家要是发起火来的话,你真的承受不了,真的。“秦安民继续在手机里很冰冷的讲道。

        “你要有种,就来报复我。在手机里讲这么多,也没用。“陈千水也一点不客气的说道。

        讲完,他的眼里,一抹寒意,便一闪而过。

        既然秦安民对他毫不客气,他陈千水,也不是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更何况。这次针对他的,还是秦家的人。

        陈千水这边在沉默,秦安民也在沉默。

        渐渐的,陈千水心里有点厌烦,继续冷笑道:“怎样?想好怎么报复我了吗?欢迎过来,对了,你秦家的那四个小子买凶绑我,这件事我还没打算完,你叫他们四个,给我等着。“

        陈千水讲完,一脸冰冷,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揣进兜,陈千水便用一抹余怒未消的眼神看向秦阳,问道:“老板,刚才秦安民讲的那些话,你都听到了吧?“

        “听到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很有可能是以被动作主动,他肯定知道了秦不破绑架了你这件事,也害怕你质问,所以就反客为主,先刁难你,我想以后,他肯定会给你找点麻烦的。“秦阳一脸冰冷的分析道。

        陈千水想了想,认真道:“这事以后再说,反正秦安民要对付的也是对付我,他要真的敢闹我,我一定会让他很受伤。“

        最新小说                        “有事?应该不会吧?“秦阳顿时一脸认真讲道,也是想安慰刘英。

        顿了顿,他脸上旋即浮现一抹轻松笑容,拍拍刘英肩膀,道:“妈,爸这才出去两三个小时,您就担心成这样,真没有必要。“

        刘英却还是一脸焦急的讲道:“要是你爸人好好的,我也不担心,我就怕你爸在半路上晕倒,他那病,也说不定的。“

        秦阳想想,觉得刘英这担心也不是没道理,毕竟苏国山脑袋做过手术,说不定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晕倒了呢,秦阳也是出于替这一家子考虑的想法,也不想苏国山出事,便认真对刘英讲道:“这样吧。妈,我陪你去小公园那找找。“

        “好,好。“刘英连忙点了下头。

        秦阳接着便和刘英一起离开了别墅,虽说秦阳是答应了和刘英一起去小公园里找苏国山,不过,秦阳心里还是保持着乐观的想法,觉得苏国山应该没那么脆弱,不会出事,总之他心情是很轻松的。

        为了行动方便。秦阳骑着电动车载着刘英,便朝小区东边的那小公园方向驶去了。

        当秦阳把电动车在小公园门口停下,看到有很多老头,有的在打牌,有的在下棋,还有的几个人围在一起,干聊,这些老年人几乎来自东海市各个区,退休了。老人都没事,能有这样一个聚集玩耍的场所,老头们当然都愿意来。

        秦阳刚把电动车停下,便和刘英一起走进了小公园里焦急的寻找了起来,找着找着,秦阳忽然在一个小凉亭里,发现了苏国山的身影,他好像不知道在跟谁下象棋,正襟危坐,整个人表现的很专注似的。

        秦阳看到了苏国山,心里自然完全的放松下来,抵了抵身旁的刘英胳膊,把刘英的注意力引向苏国山那边,秦阳便一脸轻松的笑道:“妈,爸在哪呢。“

        刘英自然也看到了苏国山,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不愉快,快步的走到苏国山身后,就听苏国山跟旁边人激动的吵:“这炮能走吗,这炮一走,车一飞过来,肯定输啊。“

        旁边人怼道;“你炮走,死的更快。“

        “这盘棋,我要不输呢?“苏国山脸顿时气的涨红。

        “你肯定输。“旁边人冷道,好像就是故意气苏国山一样。

        苏国山脸气的更红了,拿起车朝棋盘上,狠狠的一砸,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秦阳眼看苏国山不在家跟家里人吵,出来跟这些下象棋老头吵,心里更加无奈。

        他情绪就是不能激动,和家里人吵,家里人还能照顾一下他感受,可是这跟外面人吵,人家哪会让你?

        秦阳正要开口叫苏国山,谁料,却被刘英抢先了一步:“老苏,回家。“

        苏国山一听刘英这话,一脸意外转过头,眼睛里便流露出一丝的不愉快,道:“你咋来了?“

        “你身体也不好,吵什么吵啊。“刘英一脸焦急

        。

        苏国山眉头一拧,便有点生气道:“赶快回家,我待会回去。“

        “呦,老苏,还带家属来助威的呢?“这时,刚才跟苏国山怼的看客,忽然满脸笑容调侃道。

        苏国山从来都是个要面子的人,一听旁边人的调侃,这一次,脸是羞红了。

        刘英也没管旁边人的调侃,一脸担心的和苏国山商量道:“那你下完这盘棋,就跟我回家啊。“

        苏国山也没理刘英,总之,气的是浑身燥热,他棋盘上,只剩一车一炮一马,人家双车,双炮,他肯定输。

        秦阳眼看苏国山心里肯定不想输,可是棋面上却又低人一等,也是不想让苏国山情绪激动的太厉害,便微笑着对苏国山道:“爸,这局,咱能赢。“

        “你赢什么?“一听这话。此时正坐在苏国山对面,瘦瘦的老头,一脸不服的讲道。

        “让我来。“秦阳来到苏国山旁边,继续平和的对苏国山讲道,刚才他就已经看出了苏国山能赢的走法,下象棋,绝对不是背棋谱那么简单,是要你走一步,就要算出对方下三步可能的走法,这样你才能赢了对方。

        苏国山正襟危坐,一脸凝重,闭嘴不言,而这时,秦阳已经拿起棋子,帮苏国山走了起来。

        他刚走第一步,对面的瘦老头便满脸不屑的笑了起来:“就你,还想赢我?“

        秦阳并没有慌乱,而是目光专注的看着棋盘,这棋到底该怎么走,早就在被他给计算好了,所以,他有条不紊,一步一步的引那老头上钩,最后用牺牲一炮的代价,一车一马把老头给将死了。

        在秦阳战胜了老头后,老头眉头紧锁,一脸的不相信。

        他还在一步步的演算着。自己要是这么走的话,会怎样?

        秦阳没管这老头怎么想,微微一笑,便冲苏国山讲道:“爸,咱赢了。“

        苏国山脸上多多少少流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神情。

        而就在这时,那老头忽然一脸不服,冲秦阳要求道:“小兄弟,再来一盘。“

        “不了,我还有事。“秦阳坚定的摆手道,他相信,再来一局,这老头还不是他的对手,毕竟他因为修炼了《苍天化龙决》的缘故,甚至大脑的细胞,也得到了激活。

        老头当然有点不高兴,不过秦阳也没有理他,扯扯苏国山胳膊,轻声对苏国山讲道:“爸。回家吧。“

        “就是,出来转转就得了,下什么象棋啊?“刘英在苏国山身后抱怨道,也是看苏国山连下个象棋都能这么激动,心里当然气不过。

        苏国山好像也有一丁点的无奈,从石头凳子上站了起来,就背着手,朝前走去了。

        刘英在苏国山身后,有点无奈的看了苏国山一眼,扭头对秦阳讲道:“秦阳,咱们也回吧。“

        “好。“秦阳轻轻的点了下闹到。

        苏国山和刘英回到家里面后,刘英就去厨房做饭了,至于苏国山,有点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客厅沙发上有苏国山坐着,秦阳就不好待在客厅里面了,他便上楼进了卧室,习惯性的躺在地铺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头脑里在想一些事情。

        一番忙碌之后,眨眼之间,一夜已经过去了。

        到了白天,秦阳还如往常一样的骑着电动车送外卖去,不过,随着复仇的时间越发的临近,秦阳越发的觉得,这个时候把陈千水给叫过来,把他们的计划再对一对,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是遗漏的,这无疑是最好的了。

        秦阳这么一想,也正好趁着白天外卖的单子不是很多,便一个电话,把陈千水给约到了郊区的咖啡厅包厢里。

        秦阳和陈千水在一起在包厢里会和,秦阳便很认真的询问向陈千水,道:“上次绑架的那件事过去了吗?“

        “过去了,不过去还能咋样?“陈千水的脸上浮现一抹轻松的笑容,很显然,他心里是已经把这件事给放下了。

        “燕京那边,都安排好了,是吧?等到八月八号那天,我希望的是,秦家旗下,八家上市公司,都要出事,到时候,在秦苍龙的八十寿宴上,要是让他知道八家公司全部都出事了,也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心情?“秦阳眼中流露出期待的色彩。

        陈千水很认真听完秦阳的话,点头道:“放心吧,早就安排好了,这三年来,我在燕京也经营了不少很有力的关系,这三年,我对他们出钱出力,就是为等的报仇那一天,他们能帮上忙,你放心,到时候,这些人肯定都会为我所用的。“

        “很好。“秦阳一脸满意的答道,回忆起这三年来,他经历的种种,秦阳有点情不自禁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过身,用略沉重的语气讲道:“等我报完了仇,灭了秦阳,我就恢复身份,到时候也不用受这么多的罪了。“

        “哎...........。“一提到秦阳伪装自己身份这件事,陈千水也情不自禁从椅子上站起来,心里感同身受的讲道:“等到你恢复身份的那一天,我就把三水集团让给你。“

        “到时候再说吧。“秦阳淡淡讲道,毕竟,将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又有谁能预料得到呢?

        讲完,秦阳便再次转过了身,一脸认真的冲陈千水讲道:“总之,最近你什么事都不要操心了,给我安心的维护好燕京那边的关系,一切都还是以计划为重。“

        “我知道了。“陈千水轻轻的点了下脑袋,答道。

        陈千水这边刚答应完了秦阳,有点出乎了他的意料是,兜里手机忽然响了。

        陈千水眉头拧了下,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脸色顿时一变,紧接着他便一脸意外的冲秦阳讲道:“秦安民电话。“

        秦安民不是别人,正是秦不破的二叔,陈千水之前和他在燕京吃过几顿饭,和他算是老相识了。

        秦阳当然知道,秦安民就是秦不破的二叔,眉心微拧:“接。“

        陈千水点了下脑袋,紧接着便压下心里的困惑。不解,一脸平静的接通了电话:“喂。“

        “陈总啊。“秦安民顿时在手机里大笑起来,可是这笑声中却充斥着一丝寒意,让陈千水心里很有点不爽。

        不过,像是这样表面上的交谈,陈千水当然不会暴露内心的不爽,也笑道:“咋了?秦老板,你给我打电话的机会可是不多啊。“

        “打电话给你呢,当然是有事想要问你了。“秦安民很有意味的笑道。

        “哦?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秦老板,你有事就直接讲,你也知道我陈千水,一是一,二是二,没那么多的拐弯抹角。“陈千水的表情显得格外轻松的讲道。

        “好,好。“秦安民乐呵呵的笑道:“陈老总,有你这话,我心里就有数了。想问问你,你是没有把我秦安民放在眼里面,是吗?“

        陈千水当然没有想到秦安民会讲出如此敌对的话,笑容一僵。

        想了一会,陈千水嘴角便勾起了冷漠的笑容,道:“秦老板,啥意思啊?“

        “你在东海,对不破他们都干了一些什么,我都听说了,大家都是朋友,我也不想说太重的话,就想问你,你是没有把我秦家放在眼里吗?“秦安民这一次说话的口气,更加的冲了。

        陈千水心里也有了一丝的不爽,眉头渐渐拧了起来,想了会,他的口气也变的冰冷道:“秦老板,你要是这么讲,那我真不知道该讲什么了?怎样?想要报复我?还是?我随便。“

        “陈老总,我知道,你背后就一个三水集团而已,三水集团的神仙是很畅销,可是,我秦家要是发起火来的话,你真的承受不了,真的。“秦安民继续在手机里很冰冷的讲道。

        “你要有种,就来报复我。在手机里讲这么多,也没用。“陈千水也一点不客气的说道。

        讲完,他的眼里,一抹寒意,便一闪而过。

        既然秦安民对他毫不客气,他陈千水,也不是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更何况。这次针对他的,还是秦家的人。

        陈千水这边在沉默,秦安民也在沉默。

        渐渐的,陈千水心里有点厌烦,继续冷笑道:“怎样?想好怎么报复我了吗?欢迎过来,对了,你秦家的那四个小子买凶绑我,这件事我还没打算完,你叫他们四个,给我等着。“

        陈千水讲完,一脸冰冷,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揣进兜,陈千水便用一抹余怒未消的眼神看向秦阳,问道:“老板,刚才秦安民讲的那些话,你都听到了吧?“

        “听到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很有可能是以被动作主动,他肯定知道了秦不破绑架了你这件事,也害怕你质问,所以就反客为主,先刁难你,我想以后,他肯定会给你找点麻烦的。“秦阳一脸冰冷的分析道。

        陈千水想了想,认真道:“这事以后再说,反正秦安民要对付的也是对付我,他要真的敢闹我,我一定会让他很受伤。“

        最新小说                        “有事?应该不会吧?“秦阳顿时一脸认真讲道,也是想安慰刘英。

        顿了顿,他脸上旋即浮现一抹轻松笑容,拍拍刘英肩膀,道:“妈,爸这才出去两三个小时,您就担心成这样,真没有必要。“

        刘英却还是一脸焦急的讲道:“要是你爸人好好的,我也不担心,我就怕你爸在半路上晕倒,他那病,也说不定的。“

        秦阳想想,觉得刘英这担心也不是没道理,毕竟苏国山脑袋做过手术,说不定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晕倒了呢,秦阳也是出于替这一家子考虑的想法,也不想苏国山出事,便认真对刘英讲道:“这样吧。妈,我陪你去小公园那找找。“

        “好,好。“刘英连忙点了下头。

        秦阳接着便和刘英一起离开了别墅,虽说秦阳是答应了和刘英一起去小公园里找苏国山,不过,秦阳心里还是保持着乐观的想法,觉得苏国山应该没那么脆弱,不会出事,总之他心情是很轻松的。

        为了行动方便。秦阳骑着电动车载着刘英,便朝小区东边的那小公园方向驶去了。

        当秦阳把电动车在小公园门口停下,看到有很多老头,有的在打牌,有的在下棋,还有的几个人围在一起,干聊,这些老年人几乎来自东海市各个区,退休了。老人都没事,能有这样一个聚集玩耍的场所,老头们当然都愿意来。

        秦阳刚把电动车停下,便和刘英一起走进了小公园里焦急的寻找了起来,找着找着,秦阳忽然在一个小凉亭里,发现了苏国山的身影,他好像不知道在跟谁下象棋,正襟危坐,整个人表现的很专注似的。

        秦阳看到了苏国山,心里自然完全的放松下来,抵了抵身旁的刘英胳膊,把刘英的注意力引向苏国山那边,秦阳便一脸轻松的笑道:“妈,爸在哪呢。“

        刘英自然也看到了苏国山,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不愉快,快步的走到苏国山身后,就听苏国山跟旁边人激动的吵:“这炮能走吗,这炮一走,车一飞过来,肯定输啊。“

        旁边人怼道;“你炮走,死的更快。“

        “这盘棋,我要不输呢?“苏国山脸顿时气的涨红。

        “你肯定输。“旁边人冷道,好像就是故意气苏国山一样。

        苏国山脸气的更红了,拿起车朝棋盘上,狠狠的一砸,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秦阳眼看苏国山不在家跟家里人吵,出来跟这些下象棋老头吵,心里更加无奈。

        他情绪就是不能激动,和家里人吵,家里人还能照顾一下他感受,可是这跟外面人吵,人家哪会让你?

        秦阳正要开口叫苏国山,谁料,却被刘英抢先了一步:“老苏,回家。“

        苏国山一听刘英这话,一脸意外转过头,眼睛里便流露出一丝的不愉快,道:“你咋来了?“

        “你身体也不好,吵什么吵啊。“刘英一脸焦急。

        苏国山眉头一拧,便有点生气道:“赶快回家,我待会回去。“

        “呦,老苏,还带家属来助威的呢?“这时,刚才跟苏国山怼的看客,忽然满脸笑容调侃道。

        苏国山从来都是个要面子的人,一听旁边人的调侃,这一次,脸是羞红了。

        刘英也没管旁边人的调侃,一脸担心的和苏国山商量道:“那你下完这盘棋,就跟我回家啊。“

        苏国山也没理刘英,总之,气的是浑身燥热,他棋盘上,只剩一车一炮一马,人家双车,双炮,他肯定输。

        秦阳眼看苏国山心里肯定不想输,可是棋面上却又低人一等,也是不想让苏国山情绪激动的太厉害,便微笑着对苏国山道:“爸,这局,咱能赢。“

        “你赢什么?“一听这话。此时正坐在苏国山对面,瘦瘦的老头,一脸不服的讲道。

        “让我来。“秦阳来到苏国山旁边,继续平和的对苏国山讲道,刚才他就已经看出了苏国山能赢的走法,下象棋,绝对不是背棋谱那么简单,是要你走一步,就要算出对方下三步可能的走法,这样你才能赢了对方。

        苏国山正襟危坐,一脸凝重,闭嘴不言,而这时,秦阳已经拿起棋子,帮苏国山走了起来。

        他刚走第一步,对面的瘦老头便满脸不屑的笑了起来:“就你,还想赢我?“

        秦阳并没有慌乱,而是目光专注的看着棋盘,这棋到底该怎么走,早就在被他给计算好了,所以,他有条不紊,一步一步的引那老头上钩,最后用牺牲一炮的代价,一车一马把老头给将死了。

        在秦阳战胜了老头后,老头眉头紧锁,一脸的不相信。

        他还在一步步的演算着。自己要是这么走的话,会怎样?

        秦阳没管这老头怎么想,微微一笑,便冲苏国山讲道:“爸,咱赢了。“

        苏国山脸上多多少少流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神情。

        而就在这时,那老头忽然一脸不服,冲秦阳要求道:“小兄弟,再来一盘。“

        “不了,我还有事。“秦阳坚定的摆手道,他相信,再来一局,这老头还不是他的对手,毕竟他因为修炼了《苍天化龙决》的缘故,甚至大脑的细胞,也得到了激活。

        老头当然有点不高兴,不过秦阳也没有理他,扯扯苏国山胳膊,轻声对苏国山讲道:“爸。回家吧。“

        “就是,出来转转就得了,下什么象棋啊?“刘英在苏国山身后抱怨道,也是看苏国山连下个象棋都能这么激动,心里当然气不过。

        苏国山好像也有一丁点的无奈,从石头凳子上站了起来,就背着手,朝前走去了。

        刘英在苏国山身后,有点无奈的看了苏国山一眼,扭头对秦阳讲道:“秦阳,咱们也回吧。“

        “好。“秦阳轻轻的点了下闹到。

        苏国山和刘英回到家里面后,刘英就去厨房做饭了,至于苏国山,有点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客厅沙发上有苏国山坐着,秦阳就不好待在客厅里面了,他便上楼进了卧室,习惯性的躺在地铺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头脑里在想一些事情。

        一番忙碌之后,眨眼之间,一夜已经过去了。

        到了白天,秦阳还如往常一样的骑着电动车送外卖去,不过,随着复仇的时间越发的临近,秦阳越发的觉得,这个时候把陈千水给叫过来,把他们的计划再对一对,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是遗漏的,这无疑是最好的了。

        秦阳这么一想,也正好趁着白天外卖的单子不是很多,便一个电话,把陈千水给约到了郊区的咖啡厅包厢里。

        秦阳和陈千水在一起在包厢里会和,秦阳便很认真的询问向陈千水,道:“上次绑架的那件事过去了吗?“

        “过去了,不过去还能咋样?“陈千水的脸上浮现一抹轻松的笑容,很显然,他心里是已经把这件事给放下了。

        “燕京那边,都安排好了,是吧?等到八月八号那天,我希望的是,秦家旗下,八家上市公司,都要出事,到时候,在秦苍龙的八十寿宴上,要是让他知道八家公司全部都出事了,也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心情?“秦阳眼中流露出期待的色彩。

        陈千水很认真听完秦阳的话,点头道:“放心吧,早就安排好了,这三年来,我在燕京也经营了不少很有力的关系,这三年,我对他们出钱出力,就是为等的报仇那一天,他们能帮上忙,你放心,到时候,这些人肯定都会为我所用的。“

        “很好。“秦阳一脸满意的答道,回忆起这三年来,他经历的种种,秦阳有点情不自禁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过身,用略沉重的语气讲道:“等我报完了仇,灭了秦阳,我就恢复身份,到时候也不用受这么多的罪了。“

        “哎...........。“一提到秦阳伪装自己身份这件事,陈千水也情不自禁从椅子上站起来,心里感同身受的讲道:“等到你恢复身份的那一天,我就把三水集团让给你。“

        “到时候再说吧。“秦阳淡淡讲道,毕竟,将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又有谁能预料得到呢?

        讲完,秦阳便再次转过了身,一脸认真的冲陈千水讲道:“总之,最近你什么事都不要操心了,给我安心的维护好燕京那边的关系,一切都还是以计划为重。“

        “我知道了。“陈千水轻轻的点了下脑袋,答道。

        陈千水这边刚答应完了秦阳,有点出乎了他的意料是,兜里手机忽然响了。

        陈千水眉头拧了下,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脸色顿时一变,紧接着他便一脸意外的冲秦阳讲道:“秦安民电话。“

        秦安民不是别人,正是秦不破的二叔,陈千水之前和他在燕京吃过几顿饭,和他算是老相识了。

        秦阳当然知道,秦安民就是秦不破的二叔,眉心微拧:“接。“

        陈千水点了下脑袋,紧接着便压下心里的困惑。不解,一脸平静的接通了电话:“喂。“

        “陈总啊。“秦安民顿时在手机里大笑起来,可是这笑声中却充斥着一丝寒意,让陈千水心里很有点不爽。

        不过,像是这样表面上的交谈,陈千水当然不会暴露内心的不爽,也笑道:“咋了?秦老板,你给我打电话的机会可是不多啊。“

        “打电话给你呢,当然是有事想要问你了。“秦安民很有意味的笑道。

        “哦?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秦老板,你有事就直接讲,你也知道我陈千水,一是一,二是二,没那么多的拐弯抹角。“陈千水的表情显得格外轻松的讲道。

        “好,好。“秦安民乐呵呵的笑道:“陈老总,有你这话,我心里就有数了。想问问你,你是没有把我秦安民放在眼里面,是吗?“

        陈千水当然没有想到秦安民会讲出如此敌对的话,笑容一僵。

        想了一会,陈千水嘴角便勾起了冷漠的笑容,道:“秦老板,啥意思啊?“

        “你在东海,对不破他们都干了一些什么,我都听说了,大家都是朋友,我也不想说太重的话,就想问你,你是没有把我秦家放在眼里吗?“秦安民这一次说话的口气,更加的冲了。

        陈千水心里也有了一丝的不爽,眉头渐渐拧了起来,想了会,他的口气也变的冰冷道:“秦老板,你要是这么讲,那我真不知道该讲什么了?怎样?想要报复我?还是?我随便。“

        “陈老总,我知道,你背后就一个三水集团而已,三水集团的神仙是很畅销,可是,我秦家要是发起火来的话,你真的承受不了,真的。“秦安民继续在手机里很冰冷的讲道。

        “你要有种,就来报复我。在手机里讲这么多,也没用。“陈千水也一点不客气的说道。

        讲完,他的眼里,一抹寒意,便一闪而过。

        既然秦安民对他毫不客气,他陈千水,也不是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更何况。这次针对他的,还是秦家的人。

        陈千水这边在沉默,秦安民也在沉默。

        渐渐的,陈千水心里有点厌烦,继续冷笑道:“怎样?想好怎么报复我了吗?欢迎过来,对了,你秦家的那四个小子买凶绑我,这件事我还没打算完,你叫他们四个,给我等着。“

        陈千水讲完,一脸冰冷,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揣进兜,陈千水便用一抹余怒未消的眼神看向秦阳,问道:“老板,刚才秦安民讲的那些话,你都听到了吧?“

        “听到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很有可能是以被动作主动,他肯定知道了秦不破绑架了你这件事,也害怕你质问,所以就反客为主,先刁难你,我想以后,他肯定会给你找点麻烦的。“秦阳一脸冰冷的分析道。

        陈千水想了想,认真道:“这事以后再说,反正秦安民要对付的也是对付我,他要真的敢闹我,我一定会让他很受伤。“

        最新小说

        ();


如果您觉得《最牛女婿秦阳》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1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