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三章 理字妖枪,情字蝎影

作品:《 荨岩

        就在蝎桀子将要击杀姜鸣之时,一只枪影迅速抽打在他的手臂上,不经意间吃痛,蝎桀子将手中奄奄一息的青年扔甩开来,发狠地望着那挥枪的朱然,举止颇有停顿,转而面色更为冰冷。

        “你找死!”身形只是瞬间便已挪移到朱然的身边,千钧之力的拳头轰然砸下,朱然虽然自诩敏捷,却完全跟不上蝎桀子的速度,那一拳似是动了杀心,要将他当成击毙。

        他有点后悔,若是刚才能无耻一些,直接逃走就好了。他又想,他是一代枪侠袁芝尾的弟子,承枪术之大业,岂能做那小人之举?

        “师父,果然没有您和师兄,我真是会辱没您的名声……”

        他甚至没有在反抗,内心竟又想起往昔岁月,他与其他武者打架,往往都被教训得厉害,那时候并不是特别出众的师兄董横就会站在他面前,为他抵挡一场暴打。时至今日,若是师兄在此,应当又是另一番风景。

        “师兄……师兄……师兄?嗯?”

        朱然等了数刻,没有感受到死亡的疼痛,他抬头,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之人,一只红缨铁枪在阳光下那么刺眼,只凭着枪杆便是将蝎桀子的拳头挡住,而后只是轻轻一推,蝎桀子巨大的身影便被击飞出去,望之颇为滑稽。

        姜鸣慢慢缓过来,失去了风势压制的葵姒及四名侍卫也爬起身来,葵姒搀扶起姜鸣,侍卫则是围在两人两边,一起看这惊奇的一幕。

        “这是,妖枪董横?他不是在黄石镇被苍伏恺杀死了吗?”葵姒喃喃道。

        “董横?朱然的师兄?他如果还活着,那周宅血案的其他人呢?”姜鸣亦喃喃。

        不可置信,当原本就应该死去的人站在眼前,朱然竟然瞬间呆滞,他一眼便能分辨出此人是真非假,他们不是亲生兄弟却早已血液相融,他显得太过慌乱,痴笑道:“我真的没有猜到……师兄……”

        董横眼中浮现一抹温善,横枪身前,轻笑道:“这些事我一会儿给你解释,等我先把眼下的事处理掉。”朱然点头,只有在师兄董横面前,他的一身桀骜才会收敛。

        蝎桀子将重伤的月柳姬横放一旁,月柳姬似乎也是清醒了过来,伏在他耳边说了什么,蝎桀子一脸严肃地听完,便站起身走近董横,道:“枪侠门人,妖枪董横,名不虚传。但传闻你被邪魔苍伏恺所杀,今日怎又现身于此,莫不是与那苍伏恺有所勾结?”

        董横冷笑道:“勾结?苍伏恺怕是看不上我,我只是好运活下来而已,没那么多隐情。只是令我吃惊的事,我才离开不到一年,你蝎桀子便要击杀我师弟,真是不把我枪侠门人放在眼里?”

        察觉到董横浓重的杀意,蝎桀子也是心中一寒,但仍狂笑道:“今日若不是我出手,他便会杀了我的女人,枪侠门人固然名震一方,但谁伤月柳姬一分,我必以死相杀!”

        董横道:“你好歹也是修行了百年的大妖,竟如此不讲道理,月柳姬追杀我师弟在前,若是这般算账,我是不是应该让她尝尝我手中妖枪的厉害?”

        蝎桀子却是大口一吼,喝道:“我可管不了这么多,我只认我的死理。她是我的唯一,你若想伤她,先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只见蝎桀子大手一挥,巨大身影后竟然凝聚出更为庞大的一条黑色蝎影,蝎齿如剑,蝎尾如鞭,极为狰狞可怖。

        “你这……又是何必呢?”董横也是没有迟疑,妖枪直指,顿时天地气流都汇聚成风向着枪尖缠绕,他在酝酿一招杀式,这一击融合了他近八成的力量。

        姜鸣见此,道:“他们两人谁更强?”葵姒道:“地位强者的实力判别在于引动驾驭天地之力的强弱,董横身旁聚集了更为庞大的风流,应该比之蝎桀子更为强悍。”

        姜鸣又道:“董横便强悍如斯,那么苍伏恺又将强大几何?”葵姒摇头,没有说话。那个搅乱诸野域的紫袍剑魔太过遥远,以往她尚能因为至亲叔叔的死而向苍伏恺宣战,但现在却不能,她已然不再具有那个资格。

        但见蝎影化作一股黑色的劲风,与无数道白色枪影相撞,并没有惊天动地的响声,两种不同形式的实质能量彼此吞噬,在持续了几分钟后,枪影刺破了黑风,刺穿了蝎桀子宽厚的胸膛。

        “你输了!”董横枪行无踪,向世人展示了枪侠门人的强大,他丝发未伤,傲然站立与风中,漠然道:“我的妖枪封印了你八成的力量,自此三年,你的实力将一直下降到九段人位。”

        “什么!”蝎桀子难以置信地查探着身体的变化,发现自己对天地灵气的感知与掌控已然微不可数,妖枪之力恐怖至此,竟能封印人的境界实力,思之后怕。

        蝎桀子无力地半跪在地,看不出任何表情:“妖枪董横,我今日受教了。”

        他转过身,似要离开,但忽然脚步一转,瞬间便至姜鸣身前,照着姜鸣的小腹一拳砸下去,这一击连董横都没有反应过来,姜鸣的身体便已然被砸飞,骨骼断裂的声音分外清脆,只见姜鸣张口喷出浓血,之后便昏死在地再无半点知觉。

        “她错或未错,我都会守护。”

        在这时,所有人方才明白蝎桀子说这句话时的豪气,纵有生死相迫,也不能抵他生死相护。

        “砰!”

        董横与朱然怒目圆睁,在一阵拳脚之后,身型高大魁梧的蝎桀子嘴角含着一丝血迹,粗犷的脸庞数处露出狰狞血肉,无力瘫倒在地,已无地位强者的高傲风范。

        “蝎桀子,你是在逼我杀你,区区二重地位,怎敢如此无礼?”董横自然知晓姜鸣助朱然之事,也注意到朱然的暴怒神色,对于蝎桀子这手偷袭忍无可忍,若不是害怕牵扯出更多的麻烦,董横早就将之刺杀枪下。

        蝎桀子却是惨然一笑,笑得极为憨直:“那小子伤了柳姬,不付出相应的代价,我又怎么能让他离开?”

        又是为了他的女人?董横与朱然相视一眼,神色变得复杂起来,此人虽说积恶为恨,过分地宠幸着月柳姬,但终究是在情之内,若是杀之总不免留下遗憾。

        朱然长枪举起,想到姜鸣为了助他能独战月柳姬,这份情义又岂能不报?正欲刺下,却见虚弱的月柳姬扑到了蝎桀子身上,哭喊起来:“不要杀他,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他做的这些都是为了我,若是两位大人非要杀一人,还请杀了我;若要杀他,我必从死。”

        朱然迟疑了,内心多少是有些触动的,自己所遭受的追杀他可全不计较,只是起于对姜鸣的愧疚,拿起的长枪却是放不下。

        “终究是为情恩仇,此獠固然可恨,但也算是有情有义的妖。千古事,为情销,始为惆怅终情老。师弟,不若放了他们,何必因此道心蒙尘?”董横轻叹,在略感失惘的神情中久久凝滞,完全不似外人看局。

        既然师兄都说了,朱然也是只有附和,董横几乎不曾要求他做什么,这次竟也为了两妖宽容,他自然不能驳了师兄的面子,轻叹着,任由蝎桀子与月柳姬相扶着离去,内心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他的伤势很重,胸骨断了几根,经脉中堵塞了许多淤血,或许伤愈之后很长时间都不能习武了。”董横以元气探查姜鸣体内景况,竟有些钦佩他这身体韧性,若是换做一般人挨受这一拳,估计得当场毙命。

        朱然歉意地望着葵姒,道:“多谢小姐与这位兄弟相救,如今侠士因我受伤颇重,但我却不能替他报仇,实在惭愧,还请受朱然一拜。”

        葵姒摇了摇头,她清楚朱然这般低声全是礼数,遑论若是让姜鸣自己报仇,又如何对付得了月柳姬与蝎桀子?她因为担心姜鸣的伤势,说话也不再委婉:“不必这般,今日我们相助不多,但希望朱然公子能帮我一件事,不求生死以达,只求露个面就好。”

        “何事?”

        “一年后来我雁宗,在雁落大会上助我一次。”

        “你是雁宗的人?”

        “雁宗红使,葵姒。”

        朱然与董横相视一眼,神情颇为复杂,他们自然知道雁宗双使之争,没想到这么快便要决定立场了。朱然也不为这功名利益的牵扯而发怒,他是极有热血情义之人,前时放走了击伤姜鸣的人,已算是有所亏欠,这下却无法推脱了。

        “小姐放心,朱然定然按时到场,助小姐一臂之力。”

        得到这样的回答,葵姒也算是有所收获,只得急忙告辞,带着姜鸣去寻大夫医治,却被董横阻住。

        董横道:“我知这隋城之中有一个严大夫,医术高明,以我的薄面,应该可以求他医治这位侠士。”葵姒点头致谢,忙令侍卫带着姜鸣跟上,渐入隋城。

        一座城市并不喧闹,甚至连行人都颇为稀少,摆摊的、经营商铺的只不过寥寥几家,居住着十几万人口的隋城尽是萧条破败之状,惨然望去,寂然之态令人心中森寒。

        “隋城这是怎么了?前几年都没有这样破败过,突然就像遭受了什么灾难似的?”朱然惊疑之下拉来一个行人询问,那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见是外来人,什么也不肯说,不耐烦地甩开朱然的拉扯,骂骂咧咧地快步走开了。

        接连问了几人,竟都是这般态度,几人颇感意外惊异,只得先往那严大夫的医馆走去,不过半个时辰便已抵达董横记忆中的地点,但更令朱然几人惊疑地是,这家医馆此时正布置着灵堂,原本“悬壶济世”的木匾被随意扔放在墙角,堂内数人,皆慌张地行着祭奠之礼。

        “请问,严大夫在吗?我们是他的朋友,今日特来拜访。”朱然先前一步,对着一名老妪躬身问道。却不料那老妪愤怒地呵斥了一声,道:“严大夫早就死了,他是被女鬼缠死的,奉劝你们早些离开这里,不要再问了。”

        碰了一鼻子灰,朱然显然有些无奈,向葵姒与董横说了说情况,便决定先到客栈住下,再寻医与打听这城中情况。但仍旧让几人意外,接连几家客栈似乎灯火未明,却宣称客满不待,气得朱然一拳打碎了桌子,揪着掌柜的胸口,摆出了自己的名声,几名小二才惶恐地收拾了客房,恭恭敬敬地摆了茶水来款待几人。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一名身着秦王朝官袍的中年人带着十几名衙役走进了客栈,见了几人连忙致歉,道:“原来是枪侠门人,在下隋城城主景浩然,不知几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朱然憋了半天的怒气终于找到个发泄的地方,一把抓住景浩然的肩胛,发狠地道:“你是这里的执政官?隋城原本虽然说不得是山清水秀的地方,但也好歹街市热闹,算是一座好城。却在你这狗官的治理下,成了这副德行,不如让我早些取了你的狗头谢罪吧!”

        朱然举手投足间九段人位的气势暴露无遗,更兼之有着枪侠门人这个称号,景浩然手下虽有异色却也不敢轻动,一个武学宗师的名头足以抵得过一国王子的身份,纵然景浩然真被毒打一顿,景浩然也不敢有何怨言。

        景浩然尴尬地笑了笑,转而叹了口气道:“这位大人,并非是微臣不想管理,而是如今的隋城多了一些外来的东西,无论是甲士还是百姓,只都流传着一种谣言,‘凡听鬼泣,心眼不存‘。我起初也以为是人为祸乱或者是妖物作祟,但是,在这一月之间,上百条人命死去,并被挖去了心脏与双眼,即便我有甲士可卫城池,又怎么保护得了数十万百姓惊惶的人心?”

        朝堂雄士,莫不修武;天下高阁,莫不江湖。

        在亿万生灵角逐相斗的垣野界,境界与实力往往比权势更为高贵,以底层平常百姓为基,以平常修者为中间建筑,以迈入天位境界的至强者为顶层群体,共同组成地位高低森严的金字塔。

        一代枪侠袁芝尾守护整个朱天野,域内各国国主敬畏如深,即便是枪侠门人也将受到非凡的待遇,遑论如今的董横已然迈入地位境界,几乎可以凭借一人之力纵横一国,这般地位与身份,朱然桀骜一些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景浩然只以为朱然是枪侠门人,倒不知其他几人身份,便躬身问询:“请问大人,这世上是否真的有鬼物存在?”朱然虽然实力颇为强悍,但毕竟阅历不足,只得嗫嚅着请问董横。这般神色自然被景浩然收入眼底,他暗思道:这人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枪侠门人朱然如此对待?传闻朱然桀骜不训,几乎在平常人面前看不到礼节,只对其师父师兄言之即从,莫非此人便是妖枪董横?他有些不可置信,袁芝尾消失、董横被杀的消息被传得凿实,如今又怎会出现另一个董横?他不知道的是,董横击败蝎桀子的消息早已不翼而飞,估计要不了几日,董横起死复生的事例将会被传向朱天野各地。

        董横不理会景浩然别样的眼光,只道:“所谓鬼物,其实仍是生灵,只是因为身躯衰老或损坏,只剩下灵魂存在于天地间,这在修者的世界并不稀奇。但隋城如果真的有鬼,只能说明这里曾经出现过四重地位以上实力的强者,即使身死但灵魂仍旧强悍,这样的对手,即便是我也不敢轻易击杀。”

        葵姒沉思道:“景城主,恕我插句话,你确定杀人取心的是鬼?难道已经排除是人为作祟的可能?还是只是猜测?”

        “这……其实有鬼物作祟的说法也只是流言,并无何人真正见证,有几个宣言见过女鬼、吊死鬼的百姓,精神都颇为恍惚,显然是被吓得糊涂了,我们也无法确认。”景浩然一一道来,令得真相更为扑朔迷离。

        朱然却是咧嘴一笑,倒是来了兴趣,朝着景浩然调侃道:“据我所知,这城内守军有六千多人吧。但我们进城之时,那城墙上只有十几人站岗,而且松松垮垮,全无精神气貌,你这城主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啊!”

        景浩然也不反驳,低下头顿感丧气,忽而抬头,义正言辞地道:“在下才疏学浅,经营这一座城池确实堪忧,但秦皇既然委我以重任,在下必当赴汤蹈火护卫隋城。但今发生这般奇异诡事,城中每日都有人莫名被挖去心眼而死,我殚精竭虑仍不能查明真相惩治凶犯,造成如今军民惶恐,人人闭门不敢出的景况,实在有负秦皇重托。但今遇到枪侠门人,请大人念在天地生德,助在下扫清麻烦。”景浩然单膝跪下,身为一城之主,全不顾颜面,躬身拜向朱然。

        “这……”朱然突然有些后悔,在调侃之时给了景浩然一个良好的请求之机,此来却是让他有些骑虎难下,望向董横与葵姒眼中的无奈,他仿佛明白自己话多了些。

        “真是个爱惹事的话痨!”葵姒在心里暗暗骂了朱然一声,又想起姜鸣还在床榻上昏迷不醒,不由得担忧起来,自从经历了胡杨林一战之后,她愈发感慨实力的重要性,没有姜鸣这个重情义又实力强悍的朋友,她总不免有些伤叹。

        朱然最后还是应承下了景浩然的要求,虽说并不想招惹是非,但时局所迫,且这枪侠的名声传播在外,不想管也不大行。景浩然为了表达谢意,特地置办了酒宴款待,对于一路被追杀的朱然来说,自然是不错的待遇,在大快朵颐中隐隐忘记了还有要事。

        董横则是陪着朱然,时不时地插一两句话,所说之事多涉同门,葵姒明理不便打扰,便带着四名侍卫草草用过餐,借着枪侠门人的关系,向城主景浩然询问名医以助,景浩然急忙安排人手去请,其中繁复多是不提。

        “这张纸上两种药方,一种药浴之法,一种煎服之方,应相辅相佐使用,方才我也为这位公子做了骨折矫正,并且在胸背处敷了伤骨之药,并且扎了能帮助痊愈的竹板,按照正常人的恢复速度,想来个把月就能下床走路了……”

        来医的大夫一一嘱托,据理而言极有分度,葵姒细细察览过药方后,觉得并无异处,便亲自为姜鸣煎药换药,男女忌讳倒是放在一边了。

        至于朱然与董横二人,每过一两日便会来看望一次,他们也是有着枪侠门人的礼节,虽不曾怠慢葵姒等人,但也没有刻意与他们亲近,想来也是看透利益关系,姜鸣出手相救之情,自葵姒的请求后已然还情了,而他们所为的正事,倒是与她无关了。

        时间如水,流走了八回日起月升,在这般安逸的养伤之中,姜鸣的伤势痊愈了大半,虽然还是不能下床行走,但谈笑论理已与常人无异。

        姜鸣的伤恢复得特别快,无论是葵姒及其侍卫,还是见多识广的妖枪董横,都不免为此而惊讶,朱然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神情,他当初受月柳姬一身的伤势竟也早早地痊愈,这个秘密却是不能公之于众。

        葵姒为他亲自换了药,便退出去休息,姜鸣知道她是为了报答他自己的恩义,也不故作推辞,算是欣然接受了。

        他躺坐在床头,感受这身体无力的酸痛,无奈地放弃了站起来的想法。他就这样坐着,也不知是在冥想武道优缺,还是在思虑人事情义,就这样眼神空洞着,呆呆地,过了许久,终是化作一声细微的轻叹。

        “咦?”姜鸣忽然觉得心口的荒源鼎碎片一阵抖动,他闭眼望向黑暗的精神空间,赫然察觉一道红点正朝着他飞速奔来。

        “是朱然?那怎么会有种熟悉的感觉?”姜鸣直盯向窗户的方向,对于荒源鼎碎片拥有者的这种感应,他已然不再陌生,但当那一道黑影不知用了什么方术穿墙而入,姜鸣却是禁不住发出来声音。

        “你,你是……”

        望着姜鸣那激动得涨红的脸庞,那道黑影即便是蒙着面,也能从露出的眼眶中发现一抹浅红,黑影声音有些哽咽,如同这双苍白的手一般在颤抖。

        “果然是你来了……”

        姜鸣苦涩着一笑,这场重逢之戏,终于在不经意的岁月中重演。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终于找到你了,夷忧。”


如果您觉得《荨岩》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11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