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九十四章 一啄一饮

作品:《 窃法祖师

        晋州城内,湖水混着泥沙从城门处涌入,第一时间便席卷靠近城门的民居建筑。

        浑浊的水流自房屋门窗漫入,冲刷着里面所有事物。

        城中百姓避灾来不及带走的食物和财物,尽皆被污浊的洪水浸泡。

        每一次瓢子湖水灾,除开那些直接丧生于洪水中的人,还有许多人因为田地粮食被浸泡,房屋在洪水倒塌,失去了此前赖以生存的一切。

        但能保住性命就已不错了,他们已经来不及也不敢去考虑以后的生活。

        晋州城靠近西边,有一座城内地势较高的小山,山顶处被人为开辟出了一座平台,此刻之平台之上满是乌泱泱的人头。

        这处高台不算非常大,也就能容纳万许百姓,许久以前乃是一座小山峰。

        在南湖大王还未出现时,瓢子湖遇到连绵暴雨时也会决堤,于是连着几任知府具遣人将这座小山峰顶部挖平,供水灾时百姓避难使用。

        但受限于小山峰大小,此处避难只能供万余百姓使用,其它百姓离城门近的都出城爬上山坡避难,其余的大多寻一些较高的建筑屋顶避难。

        这处避难高台视野颇好,避难的人群可以清晰的看见洪水自晋州城南门涌入,如同黄色的巨蟒狰狞嘶吼。

        洪水入了城门,便向四面八方散去,如同黄色的幕布,将城内较低的建筑遮掩吞没。

        高台上百姓悲戚的望着眼前一切,先是如同死寂般的安静,随后不知是谁先抽泣了一声,人群中慢慢响起了低沉的哭泣。

        家,没了!

        许久之后,哭泣声渐渐停了,他们木着脸,看着浑浊的洪水淹没城中大部分建筑,其中包括他们的家。

        但很快,便有人发现了不对。

        “怎么洪水还在涨高,这不对啊,已经漫过此前最高的水位建筑了!”

        听了这话,人群中一阵骚动,却是有很多人都发现了洪水还在上涨,却是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

        “不会要把高台这里也淹没吧?”

        此话一出,人群中就更加骚乱了,有守城的兵士也在其中,扯破嗓子的嘶吼声下,总算镇定了一些。

        只是洪水不断上涨下,距离他们立身之处也只剩丈许高度了,在以往记载中,从未有某次瓢子湖水灾会淹到这个高度。

        “看那边屋顶上!”

        高台上有人眼尖,指着某处露出水面的屋顶,只见那屋顶高度较低,正立着十余人。

        洪水不断上涨,将他们逼作一团,紧紧围在最高处,眼见着水面就将漫过他们脚面。

        屋顶十余人中,有一个二十余岁的布衣妇人,正高高举着手中半大婴儿,被关照着站在中间。

        婴儿被母亲举起,低头望着妇人满是泪水的双颊,尚未懂事的婴儿甜甜对妇人一笑,还以为妇人在和她玩呢!

        妇人心中一酸,目中又涌出泪水,将婴儿紧紧抱在怀里。

        高台之上,人们遥望着即将被淹没的屋顶,虽有心相救,但此时洪水弥漫也无船舶,只能眼睁睁看着即将发生在眼前的惨剧。

        那抱着婴儿的妇人虽站在中间,也无法在洪水中幸免。

        高台之上,已有人捂住双眼不敢再看,更多人心中却是生出了相同的悲切。

        就在此时,城南一阵紫芒冲天,将高台上百姓的视线吸引了过去,他们隔得甚远看不到宋子瑜几人身影。

        但在他们眼中,却看到了凭空越来越大的石碑,如同铡刀狠狠坠下,将河道截断。

        瓢子湖决堤处被巨大石碑封住,城中高台上人们随后便肉眼可见脚下洪水停止了上涨。

        高台上百姓呆滞的看着远处发生的一切,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神仙显灵啊!”

        高台上,忽然有人面朝瓢子湖重重跪下,带着哭腔大喊。

        慢慢的,高台上百姓一个接一个对着瓢子湖方向跪了下来,如同潮水蔓延。

        到最后,高台上所有人都面向着瓢子湖跪下,之前满脸的麻木终于换作了生的希冀。

        屋顶上,妇人抱着婴儿紧紧闭着双目,静静等待着洪水将自己与孩子淹没。

        但等了好一会,没有感觉到洪水淹没自己,反而听到了身边一阵喧嚣。

        妇人睁开眼,忽然发现瓢子湖河道中,有一块巨大的石碑露出半截,如同屹立万年的山峰,牢牢将湖水拦截。

        脚下洪水已经停止上涨,妇人好似明白了什么,还未来得及擦干脸上泪痕,便抱着婴儿向着瓢子湖重重弯腰!

        ……

        “公子!”

        小白目露担忧,凑到宋子瑜身前,看着他脸色愈加惨淡。

        “道兄,难道真没有办法打断子瑜此次筑基?”华莲娘娘淡然的俏脸上露出几分担忧。

        “‘道引之基’,关乎天地大道,除非能将天地隔绝,否则如何都不能打断!”老道士语气平静,但他手掌在身后紧握微颤,足可见其担心。

        小桃在一边虽听不懂,但见气氛凝重便知晓宋子瑜情况不如何好,担心之下却安静的站在一边,不敢打扰他们。

        “好黑啊!”

        宋子瑜此刻精神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这片黑暗孤寂寒冷,如同万年不化的寒冰笼罩。

        此前他使用了须弥芥子神通后,便顿生种种感悟,不自觉便被引着开始筑基。

        如果刚开始时陷入感悟之中,如同身处花香四溢暖阳高挂的世界,那片刻之后,宋子瑜便坠入了这片黑暗世界,而且如何都醒不来。

        最让宋子瑜感到恐惧的是,他虽不能清醒过来,但却能明确感受到身体中有什么东西正在随着时间流逝。

        唉,这辈子我还没活够呢!

        宋子瑜脑海中转过宋萱母女的样子,转过老道士的样子,最后是小白的样子,忽然有些不舍。

        他虽不知道此刻自己是什么状况,但隐约知道自己处在一个极危险的处境。

        也不知道那个不靠谱的师傅能不能救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宋子瑜意识渐渐模糊,他感觉到周围越来越冷,越来越黑,整个人似乎要陷入永久的沉眠。

        就在此时,宋子瑜忽然听到耳边有万千道呢喃声响起。

        如同那天在无天仙尊地下洞府中误吸收了那团功德善念一般。

        但此时耳边响起的呢喃,却不显嘈杂,也无一丝那天那般痛苦,反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在他体内蔓延。

        这温暖将宋子瑜逐渐模糊的意识拉了回来,并将冰冷的黑暗隔绝在外。

        忽然,宋子瑜眼前一点金光出现,金色光点缓缓变大,化作一条金色道路的入口。

        宋子瑜犹豫了一会,转头看了一眼黑暗,抬脚踏上了这条金色道路。

        瓢子湖边,眼见着宋子瑜脸色越来越惨淡,老道士心几乎揪了起来,但却无能为力。

        小白可怜兮兮的卧在宋子瑜膝头,脑袋枕在他掌中,却是感觉到身边少年生命在一分一分消逝。

        就在此时,老道士与华莲娘娘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转头向晋州城那边望去。

        只见城内聚集在高台及地势高处的屋顶上的百姓,尽皆向这边跪下。

        随着他们祷念感谢,有丝丝看不见的清气在宋子瑜身边汇聚,进入他身体,融入到他胸口处那团清气之中。

        那团清气原本是宋子瑜无法炼化的功德善念,但在此刻,这团清气融入了外界汇聚而来的清气,忽然膨胀开来,如同水滴化云瞬间充满宋子瑜整个身体,随后便完完全全融入他身体血肉。

        “这是?”老道士先是楞了一下,随即整个人激动了起来,“老道竟忘了这个,功德善念正是可弥补滋养根基,却是正适合子瑜现在情况!”

        华莲娘娘也是愕然,随即一笑:“子瑜体内这功德善念属于外物,本无法炼化,但这功德善念正是属于晋州百姓,此刻有了他们认同,却是能完美融入子瑜身体,为他所用了!”

        “果真,一啄一饮,自有因果!”

        “子瑜若不救晋州百姓,便不会有现在性命垂危的情况,但正是救了晋州百姓,此时有了他们认同,炼化了功德善念,才有了此刻柳暗花明!”


如果您觉得《窃法祖师》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128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