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31 陛下,你是对奕王妃动心了吗?

作品:《 凰谋权妃:帝染风华

        苏寒和赵子豪两个人对看一眼,心里有些惊疑。

        他们刚刚的确是没有想到还有内奸这回事儿,他们首先怀疑的便是从巫国去而复返的摄政王陆南笙!

        他们才不相信陆南笙前来只是为了一个和亲公主,再说了和亲公主一来就是冲着奕王殿下来的。

        他们能看成是所谓的……给情敌添堵吗?那日大殿之上,陆南笙看着奕王妃打眼神,哪怕极为压抑,但是,大家都是男人,骗谁呢?

        “二位将军回去好好想想吧,最近哪里不对劲,明日下了朝再来奕王府吧。”夏熙冉放下茶杯看着那两个人道。

        苏寒和赵子豪有些尴尬,看了一眼奕王殿下,然后……就想戳瞎自己的眼睛。

        至于吗?奕王殿下这至于吗?至于这么宠溺的看着奕王妃吗?眼里还有没有他们的存在了?真的……自从奕王殿下娶了媳妇,他们都彻底的没有任何的存在感了。

        虽然以前也没什么存在感,但是这一次……是直接无视了啊,这简直更加心塞了。

        “是,末将告退!”两个人对看一眼,除了能回去,还能咋办?

        等两个人出了前厅,夏熙冉拍了拍手:“行了行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说罢,夏熙冉就打算回去睡觉来着,这防布图怎么失窃和她没有关系,她只是帮着在旁边说几句而已。

        至于赵子豪和苏寒能不能找到那个人,那就看那两个人的本事了。

        跟她有啥关系?她当然是是去睡觉了。

        然而……

        夏熙冉看着脸色有些阴沉的上官奕一头雾水:“你咋了?谁又惹到你了?”真是男人心,海底针。

        刚刚不都还是好好的吗?谁又惹到他了?

        “你就这么了解陆南笙?他什么性子你都摸清楚了?”上官奕看着自己怀里的小媳妇道,大手在腰间毫不客气的掐了一下。

        惊的夏熙冉差点跳起来:“你能不能别这么疑神疑鬼的?”

        “我何时疑神疑鬼了?我这是正常的合理推测。”上官奕纠正道。

        夏熙冉气的头疼:“合理推测?你们男人要是能合理推测,那经常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的是谁?”

        上官奕噎了一下,那是大多部分男人,和他没关系。

        他才不会有什么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东西呢。

        再说了这个世间……眼见都不一定为实,更何况其他呢。

        夏熙冉推了两把:“不是,你跟陆南笙到底有啥仇有啥怨?我不就是说了一句话吗?”

        “什么仇怨?他可跟为夫的仇怨大了去了,不过娘子不必管,那是为夫和陆南笙的事情。”上官奕摸了摸夏熙冉的脑袋开口道。

        夏熙冉嘴角一抽,能不能别摸她脑袋?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知不知道?

        “成成成,你两爱咋地咋地。本姑娘回屋睡觉了。”夏熙冉从上官奕怀里挣脱出来开口道。

        这一次上官奕倒是不阻拦:“去吧,好好休息,别熬夜看书了。”

        “知道了。”夏熙冉点了点头,这哪里是夫君啊,简直就是嫁了一个爹啊。

        她敢肯定她爹对她都没这么细心呵护过。

        相比一下……算了,她还是不说话了吧。

        这一晚上的确

        是折腾,夏熙冉回到竹苑洗漱完就直接睡着了。

        ……

        巫国。

        慕谦批完奏折,靠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大殿,总觉得缺了什么……

        慕谦闭了闭眼睛,身为一个帝王,他从皇子到皇帝,身边竟无一名女子侍奉左右,这着实说不过去。

        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底线,他想要的是什么?他自然知道……但是他似乎已经晚了?

        晚了吗?陆南笙和陆南延去天玄国做什么,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他自然也是有一丝丝希望的。

        哪怕他知道上官奕和夏熙冉之间的感情不是那么容易被挑拨的,陆南笙会不知道吗?不,他知道。

        他知道都还这么做,可见是动了对夏熙冉势在必得的心了。

        他与夏熙冉见过的次数不多,他却发现那个女子让他已经错不开目光。

        眼高于顶的上官奕和陆南笙都对其用心了,可见夏熙冉自有自己的本事。

        景言端着药走了进来:“陛下,该喝药了。”

        慕谦看着那碗黑漆漆的汤药,眉间划过一丝不耐烦和厌恶。

        “陛下,您今日喝完这最后一副,后面好好调理,风寒就会好了。”景言这话说完,自己都有些无语。

        这是哄小孩子呢不成?陛下向来身子不太好,所以喝药早就成了家常便饭了。

        陛下看见汤药厌烦那是正常的,那才证明陛下感觉没坏。

        “这话你说了几年了?你自己心里没数吗?”慕谦转头看着景言开口道。

        景言一脸的尴尬:“额,殿下……良药苦口利于病嘛,您就忍忍吧。”

        慕谦表面的温润,实则心里早就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药日日喝,他真的忍着没有打翻都是好的。

        端起托盘之上的药碗一饮而尽,放下碗,俊秀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真是……一如既往的难喝。

        饮了一口茶水,刚想说什么,门外传来匆匆的脚步声,人未到声先到:“皇弟,你是不是喜欢上哪家的姑娘了?”

        这话噎的慕谦差点没有忍住一口茶喷了出去。

        “皇姐,你在说什么?又是从哪里听到的风声?”慕谦微微皱眉?他看上哪家的姑娘了?谁家的姑娘值得他看上?

        不知道为何他脑子里浮现出一道窈窕身影,微微垂眸:“皇姐说笑了,朕哪里有什么喜爱的女子?巫国的女子看来看去,不也就那些,没什么好看的。”

        景言在一旁嘴角抽搐,陛下这句话可是够狠的,直接把巫国所有的大家千金全部都给骂进去了。

        他伺候陛下这么多年了,第一次知道原来陛下也是一个嘴毒的。

        景言看了一眼那下方的女子,那是陛下的同胞姐姐,名唤慕雪,也是巫国两朝以来唯一受尽宠爱的公主。

        先皇在世之时,赐封号——怀安。

        陛下登基之后,自然是名正言顺的长公主。

        这才是他们巫国真正的公主,两朝捧于手上的公主。

        他们巫国实则有两位公主,一位是先皇贤妃生下的,一位却是皇贵妃所生的。

        皇贵妃不过是为了牵制那时皇后的棋子罢了,所生下的公主也并不受宠。

        先皇所赐的封号为——怀庆!

        但是,哪怕那时皇贵妃不过一届棋子罢了,但是却把怀庆公主教养的十分好。

        谦卑有礼,大方得体。

        哪怕是对人不怎么亲近的陛下和长公主都很喜欢。

        用长公主的话来说,怀庆公主就像是一只傲骨铮铮的翠竹,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她有着自己的傲骨,有着自己的尊严。

        只是怀庆公主已经离开皇宫许久了,恐怕是除了陛下无人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

        “我怎么听你最近魂不守舍的?你上谁家的姑娘,娶了就是啊。”慕雪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她从来都不认为自己的弟弟是个心慈手软的人。

        要是那个人已经嫁做人妇呢?

        慕谦刚刚想开口询问,然而,还没有问出口,慕雪已经非常豪放的开口道:“哪怕是嫁做人妇,只要你高兴,姐姐也没意见。”

        慕谦:“……”皇姐什么时候这么开放了?

        景言:“……”长公主这话的意思是答应了?

        可别啊,哪天陛下真的带回来一个嫁做人妇的姑娘,恐怕我们巫国还不够对方打的呢。

        明明可以和平动手,凭啥要这么瞎折腾?他们巫国可不如天玄国和无极国,打上几场估摸着都要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了。

        这不是造孽吗?

        “行了,皇姐就是过来看看你而已。你没什么事儿皇姐也就放心了,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慕雪说完转身就不见人影了。

        慕谦嘴角一抽再抽,皇姐最近是不是被什么附身了?怎么看都不对劲。

        大殿静默了许久,景言终于忍不住出声询问道:“陛下……你是对奕王妃动心了吗?”

        “胡闹!朕怎么可能会动心?帝王之家……需要的就是无心,只要无心……国家才会强大。”慕谦闭了闭眼睛开口道。

        但是……自己的心自己会不清楚吗?那似乎就是一种本能,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

        让他不得不按着自己的心去走。

        奕王妃?这个名称真的很让他烦躁啊,一点都不好听呢。

        ……

        远在奕王府的夏熙冉狠狠的打了几个喷嚏,我去,这又是谁啊?

        怎么一个个都闲的没事干了吗?

        夏熙冉躺在床上,感觉到自己背后的温度,安心的笑了笑。

        “怎么?可是风寒了?”上官奕有些担忧的开口。

        夏熙冉摇了摇头:“你想多了,我体质多好?怎么会风寒呢?”

        这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她分明就没有什么事儿,相反着急的人都是他,这让她有些尴尬和自愧不如。

        毕竟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让她照顾人,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但是……上官奕是一国王爷,还是万人敬仰的神,却这般被她拉下神坛,沾染世俗的一切。

        他本来应该是高高在上,不染纤尘的,可如今……

        “冉冉……在我眼里和心里,没有什么比你还重要,所以……我请你相信我,我会用一辈子证明,我上官奕所言非虚。”上官奕缓缓开口道。


如果您觉得《凰谋权妃:帝染风华》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16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