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94章 她就是她,别人不是她

作品:《 叶笙萧御

        李成英推开门,快步进来。

        皇帝一指江拂云,“带去东宫吧,再叫太医给他看看伤。”

        “是,皇上。”

        李成英刚要去拉江拂云,一柄长剑横了出来,寒光飒飒。

        “桦儿,你做什么?”

        皇帝怒道,萧桦虽然能干,可这性子也太……

        “父皇,我要他死!今天谁也别想带走他!”

        萧桦眼里杀气腾腾。

        “四弟,这是叶笙点名要的,你不是喜欢叶笙吗?就该成人之美呀!”

        太子火上浇油的说道,皇帝脸色微微一变,暗道不好。

        果不其然,萧桦脸上闪过一丝狠绝,手腕一翻,长剑快如闪电般朝江拂云刺去。

        李成英一脚踢在江拂云身上,把人踢开了去,但萧桦那一剑还是刺中了江拂云的胳膊,鲜血顿时喷了出来。

        萧桦见一剑不中,又一剑朝江拂云的心窝刺去,看那架势,非要江拂云的命不可。

        “桦儿!”

        皇帝彻底动怒,萧桦被他叫住,动作慢了半拍,李成英趁此机会,扣住江拂云的胳膊,一带,把人带到身边,匆匆说了句‘老奴告退’,便带着江拂云快步出了御书房。

        萧桦看着李成英飞也似的背影,咒骂了一声‘狗奴才’。

        “在朕的面前喊打喊杀,你这个逆子,是要造反吗?”

        “父皇!”

        萧桦喊了一声,眼眶微红,狠狠的把剑扔在地上,“父皇要为了一个小白脸,一个外人,怪罪儿臣吗?”

        皇帝嘴唇微微颤动,叹息一声,“他是叶笙要的,他若死了,叶笙闹起来,又是一堆麻烦。之前朕想把你二姐姐嫁给叶三,就让叶家很不满,叶家想要你四姐姐,朕没给,给了你五姐,叶笙如今心里憋着火气呢。再者,叶兆快回京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懂吗?”

        “父皇的为难,儿臣都懂,可儿臣的痛苦,父皇又懂吗?”

        见萧桦如此固执,皇帝只觉得心肝脾肺肾无一处不疼,“桦儿,朕和你明说了吧,叶笙不能生育,又养面首,单单这两点,朕就不可能让你娶她!你死了这条心吧!”

        “儿臣不在意她能不能生育,不在意她有过别的男人,儿臣就想要她!”

        “可朕在意!”

        皇帝霍的起身,厉声道,“皇家的脸面不能丢!皇家丢不起这个脸!朕丢不起这个脸!”

        萧桦眼睛通红,死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你为何非要要她?天底下那么多女子,你想要谁不可以?为什么偏偏是她?”

        皇帝越说越激动,气急之下,连声咳嗽。

        萧桦脸色一变,也顾不上正和皇帝吵架呢,飞快冲上前,扶住皇帝,轻轻抚着他的后背给他顺气。

        太子慢了一步,也向前扶住皇帝,皇帝目光深深的盯了他一眼,太子心头直跳。

        “桦儿,你换别人吧,换个更好的,可好?”

        皇帝紧紧抓着萧桦的手,低声说道。

        萧桦用力抿了抿唇,沉默良久之后,才幽幽开口,声音落寞得很,让人听着心里发酸,“可是父皇,别人都不是她啊,她就是她,别人再好也不是她。就像父皇,别人都不是你,都不是我的父皇,只有你才是我的父皇啊。这怎么能换呢?不能换的……”

        皇帝神色一怔,看着萧桦的目光变得无比柔和。

        太子脸色顿时一变,忙道,“四弟,叶笙岂可跟父皇相提并论?你拿叶笙跟父皇比,是对父皇的大不敬!”

        “在我心里,瑟瑟和父皇同样重要,同样的不可或缺。”

        皇帝眼中光芒一闪,“若父皇非要你选一个呢?你就不能听父皇的话,放弃叶笙?”

        “非要选一个?非要选一个……”

        萧桦喃喃道,脸上满是迷茫,如一个迷路的幼童一般,渐渐的,他脸上的迷茫变成了痛苦,挣扎,纠结,“我选不出来,我真的选不出来,你不要逼我……”

        “桦儿!”

        皇帝心痛的叫着萧桦的名字。

        当年他偶然在御花园看见萧桦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假山下,他也像现在这样,小小的稚嫩的脸上写满了迷茫。

        问他为什么不回去,他却不肯说话,只是固执的坐在那里,那天天还飘着雪,天寒地冻的,他的小脸被冻得通红,却固执的不肯回去,也不肯说话。

        后来才知道,他忍不住吃了弟弟的一块糕点,两兄弟闹起来,弟弟打他,他忍不住推了弟弟,被嬷嬷看见了,他怕得跑了出来,不敢回去。

        那时候,他才知道,他在皇贵妃宫里看见的母慈子孝,都是演给他看的。

        暗地里,皇贵妃极其厌恶这个孩子,身为皇子,居然连皇贵妃身边稍微得脸一点的宫女都能打骂他,还威胁他不许他说出去,不然下次打骂得更恨,还有那等千刀万剐的狗奴才,居然对一个皇子上下其手。

        五马分尸,挫骨扬灰都不解恨!

        那时候,他才刚登基,皇位不稳,还仰仗着安阳侯等一众老勋爵,因此忍了下来,没有发作皇贵妃,只发落了那些宫人。

        再后来,这孩子似乎知道自己这个父亲待他好,到哪都跟着他,跟一条跟屁虫一样。

        他也不说话,也不吵闹,就是跟着,他批阅奏折,他就在一旁安安静静的看书写字,乖巧懂事得让人心痛。

        他上朝的时候,他就在外面等着,无论数九寒冬,还是七月酷暑。

        身为皇帝,他有这么多儿女,唯有萧桦,算是他亲自带大的,也唯有萧桦,是真心拿他当一个普通父亲般依恋,孺慕,敬重。

        若是别的儿子,定然口口声声说他这个父皇最重要,为了父皇,任何人,包括妻子儿女都可放弃!

        只有萧桦,老老实实的说,一样重要,都是不可或缺的。

        这个孩子,傻得很。

        “罢了,朕不逼你了,选不出来就选不出来吧。”

        皇帝幽幽叹息一声,对着太子说道,“让江拂云在东宫好好养伤,静观其变,若叶笙不来要人,你也别提。说不定她就是新鲜劲犯了,过几日就忘了。”

        “若她非要呢?”

        见他都后退一步了,萧桦还穷追不舍,皇帝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


如果您觉得《叶笙萧御》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7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