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05章 我只求你给我一个答案

作品:《 叶笙萧御

        叶笙眼中一缕光芒微微一闪,转瞬即逝。

        她悠然的坐在椅子里,端着茶,优雅的喝着,神态悠闲自得,并没有开口回答的打算。

        萧御似乎也不需要她回答,勾唇一笑,笑容复杂如许,“是为了叶家吗?”

        叶笙端茶的手微微一抖,几滴茶水飞溅出来。

        她轻轻将茶杯搁在桌上,拿袖子擦拭着水渍。

        萧御看着她手背上因为太过用力凸出的青筋,仿佛擦拭茶水是一件极其艰难,极其费力的事,脸上的笑容愈加复杂,渐渐的,这抹复杂的,艰难的笑容凝固在他的脸上。

        “本王懂了。”

        是为了叶家。

        为什么?!

        萧御很想大声质问叶笙,可是话到嘴边,却失去了声音。

        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就算他问上一千遍一万遍,叶笙也不会告诉他答案。

        “瑟瑟,为什么?”

        他还是想要一个答案,不论这个答案是什么,他都想要知道!

        如他所料,叶笙没有回答,专心致志的擦拭着那一丁点水渍,明明那里已经擦拭得干干净净,一点水痕也没有了,她还在擦着。

        “我知你不会告诉我答案,我只是不死心,想问一问,结果证明,我是该死心了。”

        叶笙依然沉默,依然认真的擦拭着不存在的水渍,好像自动封闭了耳朵,将所有的声音屏蔽在外。

        萧御用力抿了抿唇,“还有一个问题,我也想知道答案。”

        “叶笙。”

        叶笙擦拭的动作微微一顿。

        “看来,你真的很恨本王,恨到一从本王口中听见瑟瑟二字,就自动关闭耳朵,什么也听不见,本王一改口,你就能听见了。”

        叶笙沉默不语。

        萧御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唱独角戏,他唱得好不好,精彩不精彩,对方都听不见,也没有回应。

        可是就算是独角戏,这出戏,他也要唱下去!

        “本王的问题是,”萧御略微一顿,“若本王像萧桦一样重伤昏死,毫无反抗之力,你会趁机杀了本王吗?”

        这一次,叶笙终于有了回应。

        她缓缓抬头,一双眼睛黑漆漆的,幽深一片,看不见半点光芒,好像两个深不见底的黑色漩涡,要将人连骨头带魂魄通通吸进去,然后,碾碎成烟尘。

        她看着他,脑海中闪过无数个画面。

        刑场上,叶家男儿的头颅,滚落一地,失去头颅的尸身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到处都是血,目之所及的地方都是血光,鲜血流成了无数条小河,粘稠温热,鲜艳无比。

        叶家家宅,女眷们纷纷拔剑自刎,脖间的鲜血喷溅成了血柱,她的娘亲,嫂嫂们,侄女们,原本柔软纤弱的女子,就算是死,也站成了顶天立地的松柏!

        边关,父亲的头颅,大哥的头颅,二哥的头颅,她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头颅被人一剑割下,喷溅的鲜血似乎能冲破梦境,喷到她的脸上,她似乎能感觉到那些血夜的温热,粘稠,腥甜。

        皇宫,她的孩子,刚出生的孩儿,被一双冰冷无情的大手,硬生生按进水盆里,她眼睁睁看着孩子的小手小脚拼命挣扎着,嘴里发出呜咽的声音,却被水灌进嘴里,淹没了肺,也淹没了所有哭声。

        最后,一切归于平静,小小的,软软的,连身上的血水都还没洗净的她的孩儿,一动不动的躺在水盆里。

        那么多条人命,那都是她至亲至爱的人!就算把罪魁祸首杀一千遍,一万遍,都难抵心头之恨!

        如今,罪魁祸首中的一人,还来问她‘我若是昏迷不醒,你会趁机杀了我吗?’这样愚不可及的问题。

        会吗?

        “会。”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平静得没有丝毫情绪起伏的语气,像一把冷冰冰的尖刀狠狠扎入萧御的心脏,鲜血如喷泉般喷溅出来。

        萧御低头,右手轻轻放在心脏上,他以为会很疼,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疼,这样的疼,在他能承受的范围之内,甚至还有力气冲叶笙勾唇一笑,有力气向她道谢。

        “本王知道了。多谢。”

        叶笙冷漠的看着他,不言不语。

        这样就痛了?堂堂的安乐王,也太脆弱了吧!

        也许不是脆弱,不过是惺惺作态而已!

        他最会的不就是表演吗?前世演了那么多年的狂傲不羁,不问世事,不理国事的悠闲王爷,把所有人都骗过去了。

        也是她傻,被萧桓骗了十年还不够,也被萧御骗了十年。

        也许不是她眼拙看不穿,是这位安乐王的演技太高超,叶家也好,天下人也罢,都被他骗得团团转!

        安乐安乐,人家要的不是安乐二字,而是天下!

        若说叶笙的答案如一把冰冷的尖刀,直插入萧御的心脏,那她此时此刻冷漠无情的态度,则化为第二把尖刀,往萧御心上最痛的地方捅。

        “瑟瑟,”

        萧御轻声唤着叶笙的名字,声音是从未有过的软弱,悲哀,他仿佛没感觉到叶笙身上再次浮出的森寒气息,一双眼直勾勾看着叶笙,“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

        叶笙沉默着,嘴角缓缓上扬,勾出一个奇异的弧度,似乎是笑,似乎是嘲弄,又似乎什么情绪也没有,只是一个弧度而已。

        “为什么?”

        萧御再次追问。

        “为什么?”

        每问一次,萧御的声音就提高一点,他就像一个固执无比的人,执着的想要一个答案。

        而这个答案,只有叶笙能给他。

        可是,叶笙只是保持着那个奇异的弧度,沉默着。

        “为什么?”

        萧御一步步逼近叶笙,叶笙没有退让,也没有逃离,只是沉默的看着他,那双眼睛黑漆漆的,如同两个深得探不到底的黑洞,将眼前的一切吞噬,摧毁,包括萧御。

        直到萧御近在眼前,叶笙也依然是那副模样,半点变化都没有。

        “瑟瑟,瑟瑟,”萧御喃喃的唤着叶笙的名字,声音痛苦,悲凉,执拗,他慢慢的伸出手,捏住叶笙的双肩,“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只求你给我一个答案,无论是什么,我都接受!”

        萧御的声音越来越大,语气越来越激动,频临失控。


如果您觉得《叶笙萧御》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7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