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623章 你想过继?!

作品:《 叶笙萧御

        萧桦冷笑一声,“父皇都觉得太子纯洁无瑕,儿臣阴谋算计,栽赃陷害了,再加一条阴阳怪气,对父皇态度不好的罪名,又有什么关系?”

        “朕不过是问你一句,这其中你可曾动过什么手脚,并没有问罪你……”

        萧桦唇边噙着一抹清浅的笑容,看皇帝的目光却不含半分笑意和暖意,冰冷漠然,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皇帝心中一痛,声音渐渐消失。

        萧桦就那么看着他,目光复杂难言,困惑,失望,嘲讽,悲哀,愤怒,兼而有之,他似乎想要重新认识这个人,他的亲生父亲!

        这样的目光,让皇帝有些无地自容,他不自在的偏过脸去,避开萧桦的目光。

        “父皇想必还有折子要批吧?要不赶紧去批,等会父皇又要熬到三更时分才能安寝,父皇为了国事这般辛劳,儿臣看在眼里,心中不忍,就不留父皇喝茶了。”

        “桦儿,朕,朕……”

        皇帝‘朕’了好一会,声音渐渐消失。

        他不知该说什么,他想说的,萧桦不想听,萧桦想听的,他不想说,他也不能说。

        太子给桦儿下毒,这件事千真万确,太子无法低赖,可若说桦儿这其中没有做点什么,他不信!

        如果桦儿这么容易就被人下毒,他活不到这时候。

        更何况,这里是乾宁宫!皇宫中最戒备森严的地方!

        在皇帝心念流转之间,萧桦已经阖上双眼,像是不想再和他交谈。

        皇帝在心底叹息一声,说了句‘你好好休息,朕批完折子再来看你’,见萧桦没有任何回应,皇帝皱着眉头,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皇帝又缓缓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萧桦,见他依然双目紧闭,对外界的一切毫无反应,也毫不关心,皇帝抿了抿唇,迟疑着开口。

        “桦儿,有句话朕知道你不喜欢听,可朕还是要说。”

        萧桦轻嗤一声,嘲讽意味十足。

        皇帝最看不得他这个样子,眉心拧成了川字,“桦儿,你何必如此?”

        “父皇知道儿臣不喜欢听,还非要说,还问儿臣何必如此?这也就罢了,说便说了,到了这一步,儿臣也知道自己在父皇心里是什么地位,彼此都心知肚明的事,父皇还做出一副慈父的模样,假惺惺的来这么一句,不觉得虚伪吗?不觉得讽刺吗?”

        “你!”

        皇帝大怒,一张脸胀得通红,他拼命压下胸中剧烈起伏的心绪,用尽量听起来平静沉稳的声音说道,“这件事是太子对不住你,父皇也有点对你不住,可父皇是有苦衷的。”

        萧桦冷哼一声,没有言语。

        “桦儿,算父皇求你,这件事你就认下了,太子承担不住下毒谋害手足的罪名,史官的笔,御史台的上谏,民间的议论,都会把他整垮的!”

        “承担不了,就别去做!凭什么他做的事,要我来认?明明我才是被下毒的人,明明一脚踩进鬼门关的人,是我!不是他!父皇

        要偏心,我管不了,可我能不能也求求父皇,偏心可以,不要偏心太过!我都忍了父皇不责罚他,忍了父皇灭口压下此事,可父皇您就不能心疼我一点,哪怕是一点点?”

        萧桦越说越激动,眼眶通红,眼睛里泪光点点,“父皇,你想怎么做,怎么帮太子洗清罪名,那是您的事,我不管,我也管不了!可您能不能替我想一想,不要让我自己站出来,去给太子证明清白!由受害者,去给施害者证明清白,您不觉得可笑吗?”

        “是可笑!可朕有什么办法?”

        皇帝哑声道,眉心紧拧,语气无奈沉重,“他可是太子,是朕册立的储君!他有污点,朕也不能干净清白!”

        “那就废黜他!改立旁人!废立储君这样的事,哪朝哪代没有?怎么到他这里就不行了?”

        “不可能!他是嫡子,又是长子!嫡长子!难道要朕立一个庶子吗?像当初先帝想改立萧御一样?让庶子爬到嫡子头上去?!不可能!”

        皇帝声嘶力竭的吼道,脖子上青筋直跳。

        话一出口,皇帝便知坏了,看着萧桦平静得可怕的面孔,没有一点光芒的双眼,皇帝下意识便想解释,“桦儿,朕不是指你,你知道朕一向疼你,朕只是太生气了……”

        “所以,父皇是把太子当成了自己,把儿臣当成了九皇叔?能与九皇叔平起平坐,是儿臣的荣幸。”

        萧桦淡淡的打断皇帝的话。

        皇帝张着唇,欲言又止。

        “父皇,儿臣刚醒过来,太医说了,还需要多静养,若父皇没什么事的话,儿臣恭送父皇。”

        萧桦说着,就要下床拜别皇帝。

        皇帝连忙走过来,按住他的双肩,感觉到手下的肩膀瘦骨嶙峋,似乎稍一用力就会碎掉,皇帝心中也有些难过,长叹一声,“桦儿,你何必抓着朕话里的一丁点错漏不放呢?朕也是不得已。”

        “父皇有不得已,太子有不得已,人人都有不得已,儿臣没有。”

        萧桦低垂着眼帘,平静漠然的说道。

        “桦儿,你没有后嗣,不能继承大统,朕再疼爱你也不能立你为储君,你听朕说,朕都是为了你好,你帮太子一回,他将来会回报你的,朕年纪大了,身子又不好,能护你几时?你将来还是得靠着新君……”

        萧桦闷闷的开口,“不是可以过继吗?”

        皇帝一怔,像是没听清楚,又像是不敢相信,“你说什么?”

        “儿臣说,”

        萧桦抬起头,神色平静的直视着皇帝的双眼,语气轻松随意,仿佛在说着家长里短的闲话小事,只是那双眼睛里,寒津津的,瘆人得很,“不是可以过继吗?前朝景文帝,膝下无子嗣,过继了兄弟之子,立为太子,就是后来开创贞元盛世,将前朝疆域扩充到塞外,令周边小国俯首称臣,让前朝得以万国来朝的武帝。父皇你看,就算景文帝没有后嗣,他依然能慧眼识武帝,让前朝繁盛了数百年!”

        皇帝的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目光冷得如蒙上了一层霜雪,“原来,这就是你的打算?过继!”


如果您觉得《叶笙萧御》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17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