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664章 你是什么东西?

作品:《 叶笙萧御

        叶兆微微一怔,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萧御这话什么意思。

        “世人都嫌本王老,大将军也是这么想的吗?”

        叶兆双目微微瞪大,张了张唇,最终什么话也没说。

        “你们兄弟俩呢?”

        萧御的目光从叶兆身上,转到叶大叶二身上。

        叶家两兄弟暗中对了个眼色,不约而同的垂下眼帘,学着叶兆的样子,一言不发。

        萧御貌似也不需要他们的回答,轻轻叹息一声,自言自语,“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这首诗怕是叶笙想读给本王听的吧?本王也不想生早,本王也想生迟几年,可世间事岂能事事如人所愿?本王也不想比叶笙年长九岁,本王也想像萧桦一样,和叶笙年纪相当,做对少年夫妻,可本王逆转不了时光,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年岁。本王也不想这样……”

        不知是不是众人的错觉,众人只听得萧御的语气满是寂寥。

        叶兆不知该如何接话,求助的看向皇帝。

        皇帝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微微笑道,“九弟这是怎么了,突然伤春悲秋起来,这可不是朕认识的九弟!相差九岁怎么了?后宫里多的是豆蔻年华的妃嫔,比朕年少了可不止九岁。”

        叶兆大惊,情不自禁的的叫道,“皇上!” 记住网址m.qbyqxs.com

        皇上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叶兆这才勉强按捺住情绪,稍微冷静下来。

        萧御抬了抬眼皮,脸色并未因皇帝的宽慰好转半分,“皇兄是天子,臣弟如何能跟皇兄相比?”

        “如何不能?只要你愿意,什么样的女子没有?上至……”

        “不愿意!”

        萧御冷冷淡淡的打断皇帝的话,之前的黯然寂寥消失得无影无踪,脸色重新变得冰冷,“皇兄别试图把话题岔远,就算皇兄把话岔到天上去,臣弟可始终记得皇兄答应过臣弟的事,也记得臣弟今日来这金銮殿的目的!皇兄若如了臣弟的意,那就皆大欢喜,各取所需,若是皇兄有别的心思,哼!皇兄就等着一拍两散吧!”

        “安乐王这是在威胁皇上吗?”

        林相再次跳了出来,“身为臣子,这是安乐王该说的话,能说的话吗?以下犯上!此为大不敬之罪!”

        “林相真喜欢给人安大不敬的罪名!给大将军安了还不够,还想给本王安?”

        萧御冷笑道,脸色骤然变冷,“林全之,你是什么东西?凭你也配在本王面前指手画脚?信不信你再指手画脚,本王把你的手脚都给你砍下来,剁成肉酱,一口一口喂你林家的人吃下去!”

        林相脸色变了又变,终究不敢和萧御对上,转头朝皇帝摆出委屈巴巴的神色,“皇上,您看安乐王这也太狂妄了,对朝中大臣喊打喊杀的,老臣一片忠心,可鉴日月,老臣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语都是为了皇上着想,皇上您可要为老臣做主啊……”

        皇帝冷冷的盯了林相一眼,林相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什么声音也没了,乖顺的垂着头,一言不发。

        大殿上,静得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良久,皇帝一声叹息,打破了这让人压抑的寂静,“九弟,你叫朕说什么好呢?朕真的拿你没法子了。”

        “皇兄该知道,臣弟现在没什么可失去的了,能失去的也就这一条命而已,偏偏这世上无人能拿走臣弟这一条命,除非我自愿给她!皇兄您可不一样,您是天子,您坐拥江山,富有四海,真要玩什么玉石俱焚的招数,谁更吃亏一点?”

        “九弟火气不要那么大嘛,朕又没说反悔……”

        见萧御动了真火,皇帝换了一副温和语气,微微笑道。

        萧御一眼不眨的盯着他,目光冰冷,渐渐的,皇帝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最后消失。

        “皇兄,臣弟的耐心有限,皇兄还是别轻易挑战臣弟的耐心为好!”

        皇帝心中一动,沉默片刻,缓缓抬起眼帘,平静的迎向萧御的注视。

        萧御目光冷如冰霜,皇帝的目光则深不可测。

        两人四目相对,看似对视,实则是在暗中角逐。

        萧御神态轻松,嘴角上扬,浮起一抹既冷酷又从容的笑容。

        而皇帝的神色,渐渐变得凝重,一张脸绷得紧紧的。

        最终,皇帝微微移开脸去,错开了萧御的目光。

        皇帝输了!

        如萧御所说,他连遗诏都拿出来了,已没什么可失去的了,若真要拼个鱼死网破,两败俱伤,萧御敢拼,皇帝不敢拼,他拥有的东西越多,就越没有勇气破釜沉舟。

        好在萧御虽然傲气,但还算守信,萧御既说过不会来他的江山,就绝对不会!

        皇帝暗暗安慰着自己。

        拿叶笙,换一个遗诏,这笔生意对他来说,只赚不赔,要不然他今早也不会答应萧御了。

        更何况,这本就是他设下这个大局的最终目的。

        为了逼出萧御的遗诏,他不惜拿亲生儿子做棋子,萧桦大概永远也想不到,他这个父皇,从来就没想过把叶笙嫁给他,之所以说那些话,只是为了逼萧桦去利用叶笙,去哄叶笙松口,从而逼得萧御不得不跳出来。

        想要叶笙不嫁给萧桦吗?好呀,她今日不嫁给萧桦,来日也会嫁给旁人,除非她嫁给你!

        而想要叶家答应,只有一条路可走,赐婚圣旨。

        叶家是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况只是赐婚,这是莫大的荣耀,叶家不得不低头。

        这一点,皇帝想得很透,萧御也想得很透,他永远不可能让叶笙心甘情愿嫁给他,只有拿皇权来压。

        两人都心知肚明的是,想要赐婚圣旨,就得拿遗诏来换!

        萧御看透了皇帝的局,但他没有办法,只能乖乖进了这局,如皇帝所愿,给出遗诏,给出不动皇帝的江山的承诺。

        又或者,萧御看似不得已进了皇帝的局,实则不过是在将计就计。

        皇帝不管萧御是不得已,还是将计就计,为了得到叶笙什么都无所谓  了,只要拿到让他坐立不安,辗转难眠十余年的先帝遗诏,目的达成,其他的又有什么要紧?

        想到这,皇帝略有些苍白的脸上,浮出一抹奇特的笑容。


如果您觉得《叶笙萧御》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17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