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678章 太子是嫡子

作品:《 叶笙萧御

        “当年,哀家不过是把利弊都给皇帝分析了一遍,再给皇帝说了一下,若兰贵妃死了,很多困局就迎刃而解了,很多麻烦也就不存在了,哀家都还没说怎么做呢,皇帝就迫不及待的去杀人了。怎么?过了二十年,时间太久,皇帝就全都忘了?现在跑来装什么纯洁无辜的大好人?”

        “太后!”

        皇帝霍的起身,大声喝道。

        “你冲哀家嚷什么?难不成被哀家戳中了心思,心虚了?”

        太后嘲讽的说道,慢悠悠的转动着手里的佛珠串,“敢做不敢当,明明是自己做的事,自己得了好处,还要把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去,这算什么?做表子还要立牌坊?”

        “母后为何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不管怎么说,朕也是您的儿子。”

        “皇帝现在记得自己是哀家的儿子,哀家是你的生母了?”

        太后冷笑道,语气愈加嘲讽,“刚刚皇帝冲哀家大吼大嚷的样子,哀家还以为站在面前的不是哀家十月怀胎生下来,含辛茹苦养大他,又费尽心机保住他的太子之位,千辛万苦为他铲平一切阻碍的亲生儿子,而是个杀父仇人呢!”

        “母后——”

        皇帝的语气变得低软,语气满是哀求,“朕知道母后辛苦,也知道没有母后的筹码算计,就没有朕的今日,刚刚,是朕冲  动了,不该对母后不敬,兰贵妃之事,也是朕愚笨了,我们母子,与兰贵妃母子,本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朕不该对兰贵妃心存怜悯。”

        太后本想再讽刺他几句,想了想,还是算了,只淡淡说了句,“皇帝知道便好。”

        “朕知道的,朕刚刚只是一时糊涂。”

        皇帝轻声道,见太后的茶杯空了,不顾九五之尊的身份,给太后续满了茶水,恭恭敬敬道,“母后喝茶。”

        见皇帝如此恭敬孝顺,太后脸色稍雯,“叶笙和萧御的事,皇帝怎么看?”

        “叶笙不喜欢萧御,喜欢的是桦儿,朕觉得可以从桦儿身上下手,让桦儿横插在叶笙和萧御之间,让他们两人即便成了夫妻,也只是同  床异梦的怨侣,心不在一处,叶家和安乐王府便成不了联盟,更何况今日萧御对朕说的那些对付叶家的话,有心人会把话传到叶家人耳朵里去的。”

        太后轻笑出声。

        皇帝目光沉了沉,神色却没什么变化,微微笑道,“可有什么不妥?”

        “叶笙喜不喜欢萧御,哀家不知道,但叶笙喜欢桦儿?是桦儿异想天开,还是皇帝异想天开?她之前不是劝桦儿册立王妃吗?她若是喜欢桦儿,会这样劝他?”

        皇帝默了默,“叶笙答应嫁给桦儿。”

        “嫁娶一事,与心意无关。哀家不知道她为何松了口,但哀家看得明明白白,她对桦儿没有男女方面的情意。”

        “不管怎样,她很看重桦儿,从桦儿身上入手,不会错的。”

        这一次,太后笑得更大声了,皇帝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去,好一会才勉强恢复。

        “皇帝,桦儿还听你的吩咐吗?

        ”

        “朕是君,亦是父,他不敢不听。”

        太后无声的笑了笑,“那皇帝尽管去试试。”

        见太后一副不相信自己的语气,皇帝的脸色再次沉了下去,“母后看着便是,桦儿会听从朕的吩咐的!朕虽然把叶笙赐给了萧御,但给桦儿备了一份礼物,桦儿见了一定会喜欢,也会对朕感恩戴德。”

        太后目光一闪,“皇帝在谋划些什么事?”

        “母后放心,总之,一切都会顺顺当当的。”

        见皇帝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太后不仅无法放心,心都悬了起来,又不能明着问,免得激起皇帝的逆反心,想了想,只能走迂回曲折的路线。

        “皇帝对桦儿是什么打算?无论如何,叶笙一旦嫁给了萧御,就不得不防着这两家结盟,而削弱叶家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到的事,有了叶家,萧御如虎添翼,以太子的能力,对付一个萧御都对付不了,又添了叶家……”

        说到这,太后话锋一转,“若是桦儿,一则叶笙对桦儿不一般,有叶笙在,桦儿和萧御之间的冲突就会得到缓冲,桦儿也能借力打力,借着叶笙牵制萧御,二则,桦儿的能力,远不是太子能比的,若是连桦儿都挡不了萧御,哀家的这些孙儿,没一个行的。”

        皇帝目光闪了闪,“母后说这些,可有什么用意?”

        太后转动佛珠的手指微微一顿,片刻之后,才语气郑重的问道,“储君一事,皇帝可要重新考虑?”

        皇帝神色如常,眼睛深处一缕寒芒一闪而逝,“母后,改立太子,不是小事,这事母后以后不必再提了。”

        这么坚决?

        太后眉心微微一簇,“太子能力不足,手段不够,优柔寡断,也不够杀伐果决,比桦儿差了太多……”

        “太子是嫡子!亦是长子!”

        太后一脸奇怪的反问道,“嫡子庶子,长子次子不都是皇帝的儿子吗?”

        “可母后当年不是口口声声说,嫡庶尊卑有别,尊庶子轻嫡子,是乱世之相!只有谨遵礼法,嫡庶分明,以嫡长子传承国祚,才是中兴之兆!太傅也是这么说的!每次父皇想抬举萧御,太傅就带着老臣们说一通嫡庶尊卑绝不能乱,一乱便是祸国之源的话!”

        太后微微瞪着双眼,神色古怪的看着皇帝。

        皇帝被她看得莫名其妙之余,又有些不安,“母后为何这样看着朕?”

        过了好一会,太后神色才恢复如常,看着皇帝欲言又止。

        “母后有话直说便是!”

        太后默了默,这才说道,“皇帝是嫡子,是哀家这个中宫皇后所出的嫡子!”

        “嗯?”

        “哀家的儿子是嫡子,哀家才会说出嫡庶尊卑有别,选储君当选嫡长子的话来!若哀家的儿子是庶子,那哀家就会说,国之储君,事关重大,不能以嫡长论,得以贤明论!得一贤明君王,才是国家大幸!”

        皇帝一点点瞪大双眼,一脸震惊过度的模样,张口结舌道,“所以,所以……”


如果您觉得《叶笙萧御》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7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