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679章 都是戏码

作品:《 叶笙萧御

        “所以,孙儿们都是哀家的孙儿,不分亲疏,也不论嫡庶,在哀家看来,那个位置能者居之,反正不管哪个,都是哀家的亲孙儿,都是皇帝的血脉。”

        不知过了多久,皇帝才勉强冷静下来,脸色复杂难言。

        太后的脸色比他更复杂,沉吟再三,缓缓道,“皇帝有些时候,太过拘泥,也太过较真,不妨从另一个角度想一想,说不定能想开一些。”

        换句话说,都快五十的人了,也是从当年的可怕争斗里杀出来的,为何还如此天真?

        自古以来,储君选嫡选贤,争议不断,自然是哪个论调对自己有利,就用哪个论调了!

        良久,皇帝幽幽道,“太子并无大错……”

        “并无大错?”

        太后都快被皇帝的话气笑了,“对股肱大臣的爱女用下作手段不是大错?他若能成事也就罢了,偏偏没成事不说,还沾上个小门小户家的女儿甩不掉,哀家的脸都快被他丢干净了!还有,桦儿中毒那事,谁做的?太子这些日子为何会抱病?”

        “母后也太偏桦儿了些,下毒那事,朕不信桦儿没有动手脚。”

        皇帝不悦的说道。

        “桦儿能动什么手脚?他不过是顺水推舟,将计就计而已!桦儿心思缜密,手段高明,一环扣一环,对自己也狠得下心,后路也安排得很好,可以说得上是万无一失,是个聪明又有狠劲的孩子,不错!若没有这事,哀家还未必这么喜欢他。” 记住网址m.qbyqxs.com

        皇帝默然片刻,“原来,母后喜欢桦儿这样的孩子,不喜欢太子那样的孩子,朕忍不住去想,若是母后有别的儿子,当年还会不会费尽心思的扶持朕?哪怕朕是长子?”

        太后皱了皱眉,“皇帝在胡说些什么?哀家只有你一个儿子!”

        “如果有别的儿子呢?如果母后有一个像桦儿那样聪明又有狠劲的,或是像萧御那样天资出众的儿子,母后可还会尽心尽力扶持朕,帮助朕,为朕铺平道路?”

        太后微微出神,心绪不由自主的随着皇帝的话,想到了别的,只一瞬,她便迅速清醒过来,坚定冷静的说道,“没有如果!哀家只有你一个儿子!”

        皇帝扬起嘴角笑了笑,笑容古怪得很,让太后心里隐隐的发慌。

        “母后为什么就不能肯定的告诉朕,就算母后有别的儿子,母后也会一心一意的扶持朕呢?”

        太后张着唇,却不知该说什么。

        “人人都说,父皇深爱兰贵妃,才会那样宠爱萧御,子以母贵,可同样的,母以子贵,母后可曾羡慕过兰贵妃,有萧御那样出色的儿子?可曾幻想过,若朕也如萧御那样出色,父皇怎么也会看在朕的面子上,时常来长秋宫看望母后?不至于终年不踏入母后的宫里!堂堂皇后的寝宫,冷得跟冰窟窿一样!”

        “母后可曾怪责过朕资质平庸,不得父皇的喜爱,连累母后殚精竭虑,呕心沥血才能保住朕的太子之位?若是朕出色如萧御,母后一定事半功倍!”

        皇帝越说越离谱,

        太后终于动了肝火,“皇帝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哀家的儿子是你,不是萧御,萧御是兰贵妃那个贱婢的孽种!他再出色,哀家也看不上!”

        “母后口口声声说看不上,可心里还是承认别人的儿子出色的。”

        “你!”

        太后被气得差点摔了佛珠串,怒瞪着皇帝,忍着怒火冷冷道,“皇帝今儿是中了邪了,尽说些胡话!来人!去请太医来!”

        香兰应声而入,皇帝阴沉沉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你来得倒挺快?”

        香兰本就守在门外听候太后的吩咐,自然来得快,可她能当寿宁宫的大宫女,心思本就比旁人警醒得多,立马听出了皇帝这话不对味,毫不犹豫的双膝一弯,重重跪在地上,恭恭敬敬道,“奴婢听见太后娘娘说要叫太医,担心太后娘娘身子不适,心急了些,没有等皇上吩咐便进了屋子,奴婢该死,求皇上恕罪。”

        皇帝目光沉沉的盯着香兰,直到把香兰盯得身子害怕的抖了抖,才移开目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是寿宁宫的人,朕哪有资格罚你?朕的手还没那么长,长到从乾宁宫,伸到寿宁宫。”

        言下之意,太后的手伸得太长,连储君之事都要插手。

        太后气得脸色发青,忍了又忍,说道,“哀家老了,管不了那么多了,也不想管,只想着怡儿弄孙,可孙儿们也都大了,不像小时候那样围绕在哀家身边,哄哀家开心,这寿宁宫整日冷冷清清的,比当年的长秋宫不遑多让。皇帝若是不介意,哀家想多召宣王妃进宫,让她带着孩子们来陪陪哀家这把老骨头。”

        “这是宣王和宣王妃对母后的孝心,朕岂会介意?母后多心了。”

        见太后退了一步,皇帝心情极好,又笑眯眯的陪着太后说了会话,时不时的把叶家和安乐王府拉出来,这一次,太后始终沉默不语,只当没听见皇帝话里话外的试探,似乎真的不想管前朝的任何事了。

        皇帝一走,太后便让人关了宫门和房门。

        “哀家怎么生了这么个东西!”

        太后将佛珠狠狠往地上一扔,佛珠掉了满地。

        香兰先是给太后斟了杯热茶,让太后顺了顺气,才蹲在地上细心的捡起佛珠,放在玉盘子里,“皇上今儿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似的,一个劲的盯着奴婢,从前可不曾这样,把奴婢吓得够呛。”

        “他哪里是突然变了个人,哀家这个儿子,一直是这样,遇到问题就头一缩,问题解决了,头就翘起来了,当年……”

        太后猛地住嘴,片刻之后,才继续说道,语气嘲讽,“哀家那么多孙子,太子跟他最像了,难怪他怎么也要保着太子的位置!”

        “太后息怒,皇上对太后还是很有孝心的,早晚请安,风雨无阻,历朝历代哪个皇帝能有皇上这般孝顺?”

        “孝心?”

        太后冷笑不止,“从前有孝心,是因为心头大患未除,还用得上哀家,如今,他自以为拿到了遗诏,就万事大吉了,自然也不必再在哀家面前演什么母慈子孝的戏码了。”


如果您觉得《叶笙萧御》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7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