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九章 生与死的间隙

作品:《 我的主角要杀我

        西郊医院的规模并不大,主体建筑只有一栋四层高的复合楼,这样的规模在G市这种大都市里,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医院之耻了。

        宏远走入医院大门,各种药水味混合着淡淡的福尔马林味顿时扑面而来。

        像西郊医院这种荒凉的小医院,流动患者的数量并不会很多。

        宏远一进大厅,就看到值班护士台里,一名穿着实习服的小护士正在摸鱼。

        在她不远处,两名正式护士正斜倚着护士台,窃窃私语。

        “你听说了吗?最近咱们院里的老人都在传,说咱们医院除了地下一层的停尸间外,还有个地下二层!”两名护士中那个大长腿的护士神神秘秘道。

        “不可能啊,负一层停尸间我去过,楼梯到负一层就截止了,不可能有什么地下二层啊。”另一名护士疑惑道。

        “你知道什么?我听保洁的顾大妈说过,她曾亲眼看着一个男的走进楼梯尽头的黑暗里,之后就再也没有上来过。你说,会不会那里藏了什么机关,或者干脆就是闹鬼了啊?”大长腿护士依旧神神道道的在那讲着,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这工作态度,已经可以受处分了。

        护士台就在医院靠近大门的位置,宏远从护士台前走过,两人的谈话他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不禁摇了摇头。

        有时候,人类的想象力就是这么丰富。

        但讽刺的是,人们永远都意识不到自己的那个猜测,距离真实的真相究竟有多遥远。

        当这个世界将它诡谲怪诞的一面清楚地显露在你面前时,你就会发现自己那可怜的想象力,究竟有多么的卑微和渺小!

        刚好这时,宏远肩膀突然被人撞了一下。

        宏远蓦地转过头,对上的却是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

        那是个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子,宏远只能看见他的双眼……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

        眼窝深陷,就好像连续值了半个月夜班,又像是整整三天三夜没睡过一个囫囵觉,红丝密布,骇人无比。

        更诡异的是,或许是两人离得足够近,宏远竟从那人衣服下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臭味。

        似是……尸臭!

        男子朝宏远点头置歉,两人擦肩而过。

        “这个人……有问题啊。”

        宏远双眸凛了凛。像这种身上带着尸臭的人,一般是经常从事与尸体有关的工作。

        可刚刚那名白大褂男子,医生证上写得好像是耳鼻喉科的大夫,这种科室显然是不可能经常接触尸体的。

        当所有的可能性都被排除掉,剩下的一个无论多么不可思议,都是真相!

        刚刚那男子自身,很可能就是这股尸臭的源头!

        想到这,宏远的面色蓦地凝重起来,他看似懒散地打了个哈欠,双眼却快速地扫荡着四周。

        在确认了周围没有其他可疑人后,他这才快步走到一楼大厅转角处,推开了消防楼梯的门,朝楼梯下走去。

        楼梯内光线很暗,时不时有阴冷的风从下方吹拂而来。

        宏远不禁皱了皱眉,虽然感觉不到恐惧,但这种环境还是让他本能地感觉到了不自在。

        西郊医院的负一层,即使是在医院工作数十年的老人,也不会轻易下来。

        因为这里的地下室,不仅在风水上属极阴之地,其本身更是无数都市传说的源头——停尸间。

        身体本能地打了个寒颤,似是在警告宏远尽快远离这种地方。宏远无奈地撇了撇嘴,只感觉自己的这具身体与意识相比,简直是弱爆了。

        来到负一层,宏远伸头往负一层尽头停尸间的方向望了望,就看到停尸间的大铁门咧着一条缝,里面寒气森森。

        “西郊医院的设施还真是陈旧落后啊,连停尸间这样的地方都没个人看守。”宏远吐槽了一句,似是有些嫌弃自己潜入的太过容易了。

        他没有停留,而是沿着楼梯继续朝下走去。

        如果按照正常的结构,西郊医院确实只有地下一层,但这里的楼梯不知为何,却是向下多修筑了一小截,楼梯尽头是隐没在黑暗里的混凝土墙壁。

        “小伙砸,你是迷路了吗?”低沉沙哑的女声突然从背后传来。宏远转过头,就看见一个黑着脸的中年妇女,正拿着清扫工具站在宏远身后。

        这若是普通人,毫无准备之下定会被吓上一跳。

        “大妈,您是姓顾吧?”谁知,宏远的回答却有些答非所问。

        “小伙砸,你怎么知道我的?你认识我?”顾大妈一脸惊讶,不置可否道。

        “看来这位就是长腿护士口中的顾大妈了。”宏远在心中暗忖道。他没有再答话,而是径直朝下走去,瞬息间就隐没在了楼梯尽头的阴影中。

        顾大妈:∑(っ°Д°;)っ!!

        “妈耶,我又撞鬼了?”

        顾大妈脸都白了,隐约记得,上次“撞鬼”,看见的好像也是个类似的小伙子!

        “这小伙砸,不会是医院里徘徊不散的怨魂吧?难道他……和我上次撞的是一个鬼?”顾大妈骇得面无人色,心里疯狂脑补,发誓回去说什么都要和儿子商量一下,把医院这份保洁工作辞了。

        ……

        似虚似实的扭曲楼梯向下延伸,宏远眼中的世界此刻却是彻底变了模样。

        那原本已经被墙壁堵死的楼梯居然又分出了一条,如一条怪诞的长廊,歪歪扭扭地向下延伸着。

        空间似乎正在扭曲,或者说宏远周围的现实结构正在发生错乱,周围的黑暗仿佛化作了实质,一只只畸诡的眼睛自黑暗的“表面”睁开;无数蠕动的舌头从黑暗内伸出来,如红色的肥蠕虫,贪婪而又无规律地舔动着;各式各样的逆十字和逆佛印陆续浮现在那黑暗的表面,污秽而亵渎。

        就连宏远脚下扭曲着的楼梯,都变成了仿佛会呼吸的、活着的、不住蠢动的存在,悚然无比!

        简而言之,人类大脑所能想象的种种恐怖怪诞,似乎都能在这条长廊里找到原型。林林种种,足以让一个正常人San值狂掉(注1),转瞬间陷入疯狂。

        宏远的身躯也在本能的颤抖,他知道自己正位于什么地方!这里是现实与幻想、唯物与唯心之间的夹层,是生与死的间隙!

        若是普通人进入这里,须臾间就会San值掉光,理智崩坏,最终被周围的扭曲怪诞吞噬,永远无法解脱。

        但宏远不一样,他无法感受到恐惧,即使肉身在本能地颤抖着,宏远的意识依旧毫无一丝涟漪。

        如果用游戏来比喻,那就是宏远是不会掉San值的,或者说……宏远的San值是无限的!

        无视了身体的颤抖,宏远坚定地迈动着脚步,他知道自己想要见到‘那个人’,就必须穿越这条长廊。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在这扭曲怪诞长廊的尽头,出现了一点白光,宏远快步走入了那点白光中。

        ——

        注1:San值,San是英文单词“Sanity”的缩写,意为“理智”。

        在很多游戏中(特别是克苏鲁神话背景的游戏中),人们习惯以San值来评估一个人物角色的精神状态。

        一旦San值清零,该人物就会陷入不可逆的疯狂,即使肉体死亡,灵魂也会永远疯狂下去,不得解脱。


如果您觉得《我的主角要杀我》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179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