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6章 心存芥蒂

作品:《 妈咪要跑:总裁爹地别放手

        正当樊璃在犹豫要不要给凌月开门时,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打开后一看,是楚枫给他发了条短信。

        内容显示:我给你送了个‘特殊’包裹,慢慢享用。

        看完短信后,樊璃心中的疑虑总算消除了。

        原来是楚枫搞的鬼。

        他打开手机的特殊软件,按了允许键,别墅外的大铁门自动打开了。

        谁要是敢私自翻墙进来,会被电晕。

        站在别墅外的凌月,眼神有些忐忑起来,大铁门虽然打开了,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走出来迎接她。

        难道让她自己走进去?

        等了大概两分钟,始终见不到人,凌月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在越过整片整片的花海后,她被别墅里的各异鲜花给震撼到了。

        看来别墅主人真的很喜欢花。

        好奇心谁都有,比如此刻的凌月。

        她看了下四周的环境,在确定没看到任何人的情况下,她腾出一只手慢慢伸向了一株罕见的曼陀罗花……

        “花有毒。”

        凌月吓的顿时缩回手,望向声音来源处。

        只见樊璃穿着一身真丝睡衣,站在她身后的不远处。

        在她惊诧的表情中,他继续道:“这是曼陀罗花,你要是凑近闻花香,或者用手触碰它,你都会中毒。”

        她此时的脸色都已经有些变白了,赶紧离得远远地。

        双手紧紧抱着包裹快速走向他。

        “既然花有毒,你为什么还种?”她一脸疑惑。

        他眸色冰冷,扫了她一眼:“跟你有关系吗?”

        她低语道:“有病。”

        “你说什么?”

        “没什么!对了,这是你的包裹,麻烦你签收下!”

        凌月从随身包里拿出一张回执单,上面有楚枫的签名,右下方还留着樊璃的签名位置。

        “他又搞这种无聊的东西。你先进来吧。”

        他没有用手去接包裹,转身走进了大厅。

        她微微蹙眉,本不想走进去,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她只能抱着包裹也往里进。

        等凌月将东西放在客厅上的茶几处后,樊璃站在一边说了句:“你放在这里做什么?将包裹拿到我的书房。”

        “你怎么不早说?”她耐着性子再次抱起包裹。

        包裹其实有点重,大概有20公斤。

        五分钟后,凌月将东西放到了他的书房。

        樊璃就站在门口,他清冷道:“你去楼下等着,我确认东西没有问题后,会给你签回执单。”

        她问道:“不能现在就签吗?”

        “你没收过快递吗?我先确认东西是否有破损,难道有问题?”

        凌月深深

        叹气道:“行!我等你!”

        她向门口走去。

        在经过他身边时问了句:“需要多久?”

        见她这副不耐烦的样子,樊璃故意道:“我不知道需要多久,无法给你正确时间。”

        “行吧……”她耷拉着脑袋走出去了。

        等书房门关上后,樊璃用小刀裁开了封条。

        打开后,他僵着脸望着包裹里的一块大石头。

        “无聊。”

        为了增加包裹的重用,他想不到楚枫竟然会在盒子里放石块。

        但石块旁边还有一个小盒子。

        盒子很轻,樊璃打开后看到了一张小字条:给我打电话,我会告诉你如何使用。

        樊璃隐隐叹气一声,他从裤兜里拿出手机将电话拨了过去。

        楚枫此刻正在自家阳台上,他喝着啤酒打着游。

        耳朵上戴着蓝牙,笑的一脸不怀好意:“怎么样啊,我送给你的礼物满不满意?”

        “你和她怎么认识的?”

        楚枫就将凌月弄花他车窗的事情说了。

        “我是不是很聪明?让你女人把她自己送上门给你,有没有感觉到惊喜?”

        樊璃站在落地窗前,一脸冷漠道:“看来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我现在看到她就烦。”

        “啊?为什么?我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一个不自爱的女人,不值得我去特别的对待。”樊璃一脸不屑。

        楚枫立刻将游戏退了出来,他问的认真:“你发现她的阴暗面了?”

        “阴暗面倒算不上,我发现她和别的男人生了孩子,还是两个……”

        “所以你对她失去了兴趣?”

        樊璃没有回答,如果失去了兴趣,他又怎么会让墨凡去查她的经济状况。

        那种内心的自我矛盾,他不愿告诉楚枫。

        “你说话呀,要不要我帮你查查她的底细?”

        “不必了。有时候,还是不知道真相的好。”樊璃拒绝了。

        身为顶级黑客的楚枫,只要没有樊璃的允许,他都不会私下去查什么。

        好朋友之间的相互尊重和底线需要保持住。

        谁也不会轻易去逾越它。

        她均匀的呼吸声听起来有些疲惫和沉重。

        楚枫顿时就笑了:“哈哈哈……还能怎么样?任你为所欲为呗,对方就像喝醉了酒,只要你适当引导她,她就会对你言听计从。”

        楚枫道:“那你还是别用了,反正我没用过,是我一可靠的哥们拿给我做乐子的!你自己决定吧!”

        帮她脱内衣时,他修长的手指微微颤抖,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

        凌月还是没醒。

        想了想,假装咳嗽了几声。

        怕一不留神做出什么控制之

        外的事情。

        在别墅客厅的樊璃坐在凌月身边整整半小时,直到确定她不会睡醒了,他终于伸出双臂将她拦腰抱起走上了楼。

        在为她盖上被子前,樊璃站在床前犹豫再三,最后还是选择将她的内衣也脱了下来。

        楚枫将手机挂了后,心里开始有了更多的纠结,他很想帮好友樊璃去查凌月。

        五分钟后,凌月被他抱上了床,亲手将她的薄外套脱掉了。

        樊璃迟疑了几秒,问道:“那小盒子里的东西是什么?”

        只不过视频那头的凌笑已经睡着了。

        樊璃本想问他如何使用。

        内心紧张的同时,还有点气息不稳。

        就在樊璃按掉视频通话的一瞬间,在手机那头的凌墨翻身拿起了凌笑手中的手机。

        吓的樊璃一动不敢动。

        他一看视频已经关了,就放心的将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

        “我没事了,挂了吧。”樊璃道。

        “抱歉,我不知道你和她的关系变成这样了,那你待会让她走吧。”

        嗓子眼里微微干涩冒火,他都不敢去看她沉睡的小脸。

        但一想到用这种东西在凌月身上,他便失去了兴趣。

        他站了一会儿,依然不见她醒过来。

        他开始往楼下走去,直到走到她面前她都没有醒。

        她睡意朦胧的扫了眼自己的手臂,再看向那张僵住的极致俊脸。

        当樊璃走到楼梯口望向客厅时,看到凌月坐在沙发上竟然睡觉了……

        “不是信不过你,只是不信这东西。”

        他拿着手机下楼了。

        凌月蹙眉问道:“你在做什么?”

        “你想太多了吧?哪会这么严重!要是真有害,我也不会拿给你啊!你还信不过我?”

        在书房的樊璃已经将东西丢进了垃圾桶。

        “用了后会怎么样?”樊璃问的直接。

        父子俩就在这一秒钟的时间错过了彼此。

        他能够想象到,她戴着那玩意儿睡觉,应该不会舒服。

        正当他将内衣带子慢慢从她的手臂处拉出来时,凌月忽然睁开了眼睛。

        可亲耳听到樊璃说不用查了,楚枫已经有了丝纠结。

        “呵呵,是一种新型的迷香,这种东西是某小国的王室用在闺房的……你懂我的意思。”

        樊璃微微蹙眉:“这玩意不会损坏脑神经吧?”

        但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去查。

        这种下三滥的低俗手段,他还不屑用。

        他的眼神瞬间变的柔软,这个曾经被他误以为是自己女儿的小女孩,每一次看到她,还是有令他心碎的感觉。

        手中还握着手机,樊璃拿起来一看,竟然还开着微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