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1章 一眼万年(1)

作品:《 天地生吾有意无

        翠儿知道大王曾找高人给小舞算过命,说小舞是天生贵命,但命途坎坷多舛。

        翠儿记得,小舞出生时,天空就有异相。

        王后流响生双胞胎那日,哥哥出生时,天阴沉沉的,生的也顺利。被疼痛又折腾约两个时辰,在王后流响快要疼晕时,突然,上空裂开一道口子,一道耀眼白光直射而下,把房间都照的雪亮,小舞在白光中,呱呱落地。

        白石夫妇惶惶不安,一直担心自己的女儿会被选为圣女,他们不想要什么荣耀,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过正常的日子。但作为附属弱族,他们确实也不敢违命,只能唉声叹气,决定走一步看一步。

        到了复选的日子,白石带着小舞、真可儿、翠儿和两个侍卫,出发前往魔都九幽城。

        九幽城里热闹非凡,魔族王宫大璟阳宫内更是人声鼎沸,几十个大族,带来两百多名侯选的圣女,浩浩荡荡聚集在“幽冥宝殿”前的广庭上。

        看到有如此多女孩参加复选,白石心头略轻松下来。白石告诉小舞和真可儿,到大璟阳宫是来拜谒魔王,顺便带她俩出来见见世面。

        小舞和真可儿是一对好朋友,她俩从来没有走出过鹿鸣谷,一路上眼睛都不够使,看什么都新鲜,兴奋的吱吱喳喳、大呼小叫。

        进到大璟阳宫,小舞还是被百殿林立的恢弘气势给震惊住了,她细细打量起来。

        只见他们所站广庭是洁白的玉石铺成,光可照人,四周被高大的宫墙所围绕,前方是一座硕大而金碧辉煌的大殿,上书着“幽冥宝殿”,大殿肃穆庄严,有凌云蔽日的宏伟气势。大殿的左右和后面,有无数的殿堂宝顶檐牙,层层叠叠、错落有致,在五彩流光下,散发着迷幻雄浑的光芒。

        白石等新附属族的国主,随冥纨去拜谒魔王,小舞和真可儿由翠儿看管着,随处乱逛。

        宫内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殿殿遥映,廊桥缦回婉转,处处美景不同……

        小舞在花园中边跑边看,啧啧称赞,“哇!这里可真大!真美啊!……”。

        真可儿紧跟其后,她被精心栽培的花草所吸引,招呼道:“小舞,你快来看呐,这个花真漂亮!”。

        “嗯,漂亮!你看那些更漂亮……”

        这个花园很大且花团锦簇,到处生机盎然,散发着五彩缤纷的美。小舞和真可儿徜徉其中,欢乐的像两只翩翩的蝶,一路飞奔着赏玩,翠儿只能跟紧,防止她俩跑丢。

        在一片金灿灿树林小道的岔路口,小舞和真可儿相互追逐着、喊叫着、打闹着,银铃般的笑声响彻四方,她俩正在相互抢夺,一个用鲜花做成的花环。

        当真可儿看见对面,突然冒出来的车子和来人时,吓得突然松开了抢花环的手。

        小舞正用力夺着,对方一松手,顿时失去重心,“蹬蹬蹬”向后方摔去,她大叫着“啊!啊!”,发髻散开,头发飞舞开去,双手凌空乱舞……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大手在背后,托扶住了小舞。

        小舞稳住身形后,闭着眼,把胸口敲得“嘭嘭”直响,并夸张地不断呼着长气,平复余惊。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甩头,蓦然回首,只那第一眼,她便沦陷到,一双一尘不染、澄澈清亮如山涧水般的眼眸里。

        久久的对视……

        久久的凝望……好久都不舍得分开!

        这一刻,整个世界轰然消失,她的眼里只有那澄净如水,他的眼中仅剩那灿若繁星……

        傻呆了老半天,小舞摇摇头,恍若隔世般清醒过来,支支吾吾问:“我,我……我在哪里见过你!”。

        像是在问,更像是在答,小舞的眼里、心里都是那汪水色美眸。

        被小舞险些撞到的轮车上,坐着一个面如白玉、霁月清风般的靑衣美少年,正笑意明媚地迎着她直率的目光,对突然闯过来,红扑扑脸上长着灿若繁星大眼睛的小女孩,少年抿嘴,冲她点点头,后又轻轻摇了摇头。

        两个少年都笑了,笑的灿烂而温暖!……惊鸿只一眼,怦然已心动!……

        是否前梦曾遇见

        相逢好似旧相识

        若非前世有情缘

        便是今生月老牵

        车上的少年看起来很羸弱,腿上盖着一条毯子。少年身后跟着一个穿玄色宽袍的长须男人和一个穿华贵紫袍的英俊青年。

        真可儿知道自己闯祸了,正往这面偷看,当碰到青年男子的目光时,吓的慌乱低下头,心“砰砰”跳个不停,怯懦懦立在一旁,不知所措。

        “是你救了我一命?”,小舞眨巴着大眼,带着疑问和感激问。

        少年粲然一笑,温声回答:“没姑娘说的那么严重”。

        “怎么没那么严重了?你想,我要是这样仰头摔在地上,那脑壳就得“嘭!”地一声摔碎,摔碎了,就肯定活不成了”。

        小舞连比划,带挤眉弄眼地演说着,夸张的神态逗笑了三个男人,不对,严格来说,一个应该还是男孩。

        在大家笑的当口,小舞已蹲下身,痴痴望着少年说:“你……你长得可真好看!你是我见过,长的最美的男子!……怎么?你的腿不能走路吗?为什么要盖毯子?”。

        少年略弯下腰,俯看着朝气蓬勃、活力四射的大眼睛女孩,笑的极温柔,“我腿能走路,只是我病了,没有力气……盖毯子,只是觉得冷”。

        “冷?会吗?你看我穿这么少,都还在流汗呐……我的手很热,我帮你暖暖吧”

        小舞说着就伸出双手,将少年的手握在自己手心中,“嗯,你的手真的好凉……现在,是不是感觉热乎一些了?……我告诉你呀,生病了,就一定要好好吃饭,比平时还要多吃,那样才有力气,就不会觉得冷了……你记住了没有?”。

        “嗯!”

        少年一边暖暖地笑着回答,一边拿起落在自己身上的花环,用手把小舞额前乱发别在耳后,轻轻给她带上,端详着说:“嗯,这样好看!”。

        两个少年又相视而笑。

        转头看见翠儿站在远处对她招手,小舞对少年说:“我要走了,记住我说的话呦”,说完,起身就要离开。

        这时,穿玄色长袍的男人突然上前,抓住小舞的一只手捏着,另一只手还摸上她的头。

        小舞挣扎着不让摸,连踢带踹,嘴里还大喊:“混蛋!放手!我打死你……混蛋”,但那人的力气太大,小舞挣脱不开。

        真可儿被吓傻,翠儿已愤怒的正要冲上来。

        车上少年的脸,顿时变的阴沉冷厉下来,显然是生气男人的无礼。

        看到这情景,紫袍青年开口了,“好了,大祭司,可别吓坏了,这么可爱的小姑娘”。

        玄袍男子这才放开了手,与紫袍男人对视了一眼,神情带着些兴奋和意味不明。

        原来这玄袍男子就是魔族的大祭司祭渊,他觉得两个少年太过于有缘默契,就强行摸小舞的头骨和手骨,查看小舞的命相,因为头和手上,都带着命数玄机。

        小舞怒剜了一眼玄袍男子,然后厉色看向紫袍青年,噘着嘴,冷声叱问:“这里,是你说了算?”。

        紫袍男子点头,笑应着:“哦……算吧”。

        “那,你必须得责罚这个狂徒!光天化日做出这等缺德事,是你平日管教无方的错!你也得好好检讨一下”。

        小舞愤愤然教训完,瞥看了一眼如玉的少年,不等回话,转头气呼呼地牵着真可儿的手跑开。

        紫袍青年被平白教训了一顿,看了祭渊一眼,摊着手,摇了摇头笑了,见小舞已跑走,忙喊着:“喂,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没名字!”,小舞恨意未平,没好气地回答,头也没回地跑远了。

        少年恋恋不舍地一直盯看着小舞远去的背影,眼里蒙上了落寞的神情。

        紫袍青年招手唤来不远处跟着的侍卫,交代了声“去详查!”,侍卫施礼离开。

        正午时分,魔王在大璟阳宫的幽冥宝殿大摆筵席,宴请所有来者。放眼望去,各路神魔鬼怪等摩肩接踵,有近千人之多。

        白石、小舞和真可儿的餐台被安排到最后端的一个角落里,除了白鹿族弱小,更主要的原因是,冥纨并不想让小舞太过显眼。他那任性地儿子,还惦记着这个大眼睛的小姑娘,况且这个鹿小舞命中有辅君的贵相,说不上未来能辅佐自己和儿子有番作为,他也不舍得小舞被选中了。

        来宾都陆续落座后,只听殿内侍者高声唱报:“魔君、魔后、大王子、二王子驾到!”

        只见两列柔媚绝美的女夜叉,手提金盏香炉款款而入,后面跟着十殿阎罗等魔头,最后是被前呼后拥的四个衣装华美的大人物。雄阔伟岸的魔王伏冥嚣搀扶着高贵娴雅的魔后凌萱出场,惊艳了全场,器宇轩昂的大王子和坐在轮车上清风霁月般的二王子出场,更是惹得全殿一阵骚动。

        当魔王、魔后端坐在殿首正位,两位王子分坐殿首两侧位,各魔头、阎罗等在台下主位都分别落座后。众神魔鬼怪齐刷刷站了起来,恭敬地跪地施礼,山呼“魔王魔后万世永康!魔王魔后万世永康!魔王魔后万世永康!”

        魔君一脸威严,声如洪钟,“诸位免礼,都入席吧”。

        “谢魔王魔后!”众人呼罢,起身落座。

        “开席!”随着殿内侍者拖着长音的一声唱喝,宴会正式开始。

        让小舞没有想到的是,之前在树林中遇到的,竟是魔王大王子和二王子,坐在第一排的那个穿玄袍、最讨厌的家伙,竟是魔族大祭司祭渊。

        小舞想起来就气,也懒得再看他们。

        宴会上,都是各族大王对魔王说些歌功颂德的敬酒话,千篇一律,小舞懒得听那些假大空话。只在歌舞的时候,小舞才会认真专注地欣赏一下。其他大多时间,她和真可儿虽然人坐在那,但在桌下早已玩的热火朝天,两人在互猜对方手中握有几个小球,一方诡邪偷笑,一方拿起酒杯就喝,两个小姑娘在赌球罚酒,玩的是不亦乐乎。

        白石也赖得去管。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殿首侧座上,坐着的二王子慕白,慕白从进大殿就目光到处扫荡,在后面的角落里,他终于看到了她,此后目光再也没挪开。

        大王子成烈、魔君、魔后及大祭司看他,他都浑然不知,眼睛一直盯着,让他不舍得移开目光的地方,那里的女孩眸中有万千星光。

        成烈、祭司顺着慕白的眼光看去,不约而同地看到了,不久前刚刚碰到的小姑娘。

        酒过三巡,成烈眼神示意祭渊。祭渊会心一笑,一会便起身向殿后走去。路过各席都会和搭讪的人寒暄几句,多是推荐引看本族候选圣女,最后祭渊在小舞的桌边停下脚步。

        小舞看见祭渊过来,扭过头假装没看见。

        白石起身向大祭司祭渊行礼,祭渊边回礼边说:“大王子有请小舞公主,去殿前说话”。

        白石正要拒绝,却撇见大王子正向这面张望,祭渊又道:“你看,大王子又在催促了,你还敢推辞吗?”。

        小舞听到祭渊敢对父王这般无礼,心中更是恼怒,沉眉一想,不去怕是不行了。小舞“嚯”地站起来,故意使劲撞开挡在自己面前的祭渊,仰着头向殿前走去。

        祭渊没想到,小姑娘会有这突然的举动,他被撞了个趔趄,白石赶紧上前搀扶住并连声致歉。祭渊苦笑着,摇了摇头,又去与旁桌互动寒暄。

        这一切都没逃过二位王子慕白的眼睛,他嘴角勾起一抹好看且宽慰的笑意。

        小舞来到殿前台阶上,大方跪下叩拜:“白鹿族公主鹿小舞拜见魔王、魔后”。她说的声音不大,但还是引的殿内目光,齐刷刷看向她。

        “起来说话……鹿小舞,本宫问你,你知道此番来大璟阳宫,是来做什么?”

        魔后凌萱一边仔细打量着小舞,一边慈祥地问,她和魔王已经得到禀报,说今日树林里,两个天命小孩竟一见如故奇妙地相遇了,他们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小舞和白鹿族的情况。

        话说本次选圣女,是大祭祀祭渊亲自主持操办的。事实上,是魔王和大祭祀借选圣女之名,来为魔王魔后的唯一嫡子慕白,选命定贵人。

        因魔后凌萱身体不健,二王子慕白天生就身体羸弱,从小就一直疾病缠身。魔王一生独痴爱魔后一人,对这个嫡子自是疼爱备至,四海八荒寻医问药都不见好转,后经厚土菩萨提点,说其子不但多病,还会有死劫,渡劫需一九九合火命命格的贵女,与其一命相守,方有化解的可能。


如果您觉得《天地生吾有意无》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193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