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2章 一眼万年(2)

作品:《 天地生吾有意无

        殿前,小舞谢恩后,站立起来回话:“回魔后话,此次来大璟阳宫,是父王来拜谒魔王,顺便带小舞出来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魔后凌萱听完,知道小姑娘什么都不知道,这与她猜想的差不多,毕竟不慕圣女虚名,而为女儿终生考量的父母还是有的,她对小姑娘小小年纪就要离家,生出许多歉意。

        魔后语气更加温和,问:“小舞,你平时都最喜欢做什么?”。

        “我最喜欢,和小伙伴一起玩!”

        小舞话一出口,就惹得听见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其中包括魔王、魔后和两位王子。小舞忽闪着大眼看了一圈,又补充道:“哦,当然了……得按照母后的要求,先完成课业后,才可以的”。

        看到她天真可爱的样子,大家又都逗笑了。

        大王子成烈插话进来,“你可喜欢大璟阳宫?可愿意来这里住?”。

        “嗯?……哦,这里很美、很热闹、也很好玩,但是我不能来这里住,我要留在族里保护族人”,小舞很爽快认真地回答

        “保护族人?”

        “是呀,我白鹿族世代避世独居,族人秉性柔和,不尚武,面对外来强悍,深感压力和叨扰……小舞只能学好武艺,为父王母后分担,我有责任要保护好家园”,小舞正气凛然地回答,再不像刚刚还童言无忌的小孩。

        成烈看了眼紧张的弟弟慕白,继续问道:“如果有其他让你族不受叨扰的法子,你可愿来这里?”。

        慕白眼睛紧紧盯着小舞,牙咬着下唇,紧张的两手攥在一处,他太怕小舞还说不愿意了。

        “愿意!”

        小舞答的痛快,魔王、魔后和成烈看见慕白长长吁了一口气,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会有法子的……传巫灵族族主冥纨,上前回话”,大王子成烈向身边的侍卫轻声命令道,他心里明白小舞说的叨扰,应该就是来自巫灵族。

        冥纨只一会就快步来到殿前,诚惶诚恐地跪下行礼:“巫灵族国主冥纨,拜见魔王、魔后,拜见二位王子”。

        成烈俯视着冥纨,正色道:“冥纨,我命令你族,从今日起,在外围保护白鹿族,不再受任何外来侵扰,确保他一族安全……如有任何闪失,唯你是问!”。

        冥纨断定是鹿小舞告了他的状,这几千年来,他费尽心思向上巴结,这一状必定会给魔王留下不好的印象,他心里恨透了小舞,胆战心惊地回话:“是!谨尊大王子令,微臣定会保白鹿一族平安祥和!”。

        “好,你可以下去了”

        “是,臣告退”

        当冥纨离开后,成烈看着小舞,笑着说:“你看,现在问题解决了,你可以放心来大璟阳宫住了吧……哦,我听说你也读了不少书,这样吧,你坐到二王子身边去,看看谁读的书多?”。

        “好!”

        小舞看到成烈严厉地对冥纨,觉得很是解气,就又恢复了她一贯的活泼样,边答着话,边乐颠颠走过去,坐到慕白身边。

        刚坐下,小舞就伸出双手握住慕白的一只手,问:“你现在穿的好像不多,不冷吗?”,当摸到慕白冰冷的手后,就着急了:“你手好凉!还是盖上毯子吧”。

        小舞说完,就招手告诉身后宫婢去拿毯子,并帮着一起盖在慕白的腿上。小舞的手一直握着慕白的手,给他取暖,自己更靠近坐了坐,好像要把自己身上的热气传给慕白。

        慕白一直笑着看小舞忙活,认她摆布。他和她在一处没有丝毫生分和不自在,他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很开心、很温暖、很有活力、也很幸福!……

        席间,慕白时而会递给小舞一些吃食,并看着她大快朵颐,还拿出帕子帮小舞擦嘴,闪烁的眼神里全都是温存。

        两人轻轻说着私话,偶尔小舞会趴在慕白耳边说悄悄话,慕白咧嘴笑的很开心,想必是说到了极好玩的事。

        觉得无聊时,小舞从怀里掏出两粒琉璃小球,让慕白猜是在哪只手里?又是几粒?错了小舞自己罚酒喝,慕白拦都拦不住,但小舞却没让慕白喝罚酒。

        两个少年旁若无人地浅笑玩耍,全然没在意殿下嫉妒、吃惊、疑惑等各种情绪的眼光。这一切举动,落入魔王、魔后和成烈的眼中,他们相视都会会心一笑……

        看到小鹿不停喝酒,成烈担心又好奇,“小舞,小孩子喝酒,不好吧?”。

        “哦,没什么不好的啊,我白鹿族擅长酿酒,我是喝着酒长大的……大王子哥哥,我敬你一杯,谢谢你刚才帮了白鹿族”,小舞边说着,边爽快一干而尽。

        小舞竟自来熟地喊大王子为哥哥,按理说这可是犯了大不敬的罪,但看在慕白与小姑娘在一起高兴的份上,谁会计较这点事。

        “好!”,大王子也豪爽地一饮而尽,看小舞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宠溺。

        说起大王子成烈对二王子慕白的好,那可是发自心底的真好!

        成烈是魔王年轻酒醉,失态临幸了一侍婢所生,生母因病早亡。之后,魔王伏冥嚣迎娶了魔后凌萱,成烈被交由魔后抚养教育,魔后视成烈如己出,母子俩感情甚是亲厚。

        魔后凌萱因不适魔界环境,身体受反噬,体弱久不能孕,后艰难求得一子,就是慕白。

        慕白从出生就病体恹恹,魔王忙于政务,魔后疾病缠身,都无太多精力照看慕白,成烈这个大哥就如父如母般亲自照顾慕白长大,成烈对慕白珍爱的如同是自己的眼珠子,那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魔后凌萱受反噬,源于她原本是天界一花仙,在地域界身体很是不适应。

        魔君伏冥嚣还是魔界储君时,一日,他驾云途径碧霞湖,看见一位身披着金黄色羽衣的美丽仙子,在湖上轻盈起舞。

        不知水中仙子何处来?翠袖黄冠白玉英。魔王伏冥嚣被深深吸引,一问,方知此羽衣女子是凌波仙子。

        凌波仙子国色香,玉立亭亭自可人。

        袅袅娜娜、香风馥郁的凌波仙子熏醉了多情公子,伏冥嚣一见钟情,爱上了凌波仙子。伏冥嚣在碧霞湖畔住了下来,日日陪伴佳人。

        凌波仙子凌萱对这个胸有大志、魁梧俊朗而多情的魔界储君也是芳心暗许,自是两情相悦,情爱绵绵。

        那时,天君也对凌波仙子凌萱钟情已久,想纳为侧妃,对伏冥嚣二人交往处处阻挠,但二人情比石坚。

        后来,凌萱毅然嫁入魔族,天君怒撤凌萱仙籍,命永不得踏入天庭,还发配了凌萱的家人泄气。

        伏冥嚣后来即位,凌萱成了王后,魔王终其一生只娶了她一人,专情她一人,夫妇二人琴瑟和鸣、相濡以沫。

        坐在角落里的白石,从大祭司祭渊来喊小舞开始,心就一直惴惴不安。因距离太远,加上敬酒声和音乐声交杂,白石根本听不到殿前小舞说了什么?品级太低也不敢贸然上前,只能一直远远盯着殿前的动静。

        冥纨被传到殿前,回来时是一脸的怒气,白石就更加紧张了。他生怕小舞不知深浅,给白鹿一族惹下祸事。白石心里发恨,回去一定要重重惩罚,这个擅自做主又胆大妄为的女儿。

        直到宴会结束,也没宣布圣女选拔的情况,但冥纨和白石得到传话,说让到侧殿觐见魔王。

        小舞与众人叩送完魔王魔后,与成烈、慕白也告了别。

        小舞正转身要走时,慕白突然抓住小舞的手,从颈上摘下自己随身佩戴的玉诀,戴到小舞的脖子上,并把玉诀塞进她的内袍里,语重心长叮嘱道:“小舞,这块玉诀送与你,以后都要贴身佩戴,记住!永远都不要拿下来,它会护你平安!能记住了吗?”。

        这块玉诀可是魔族圣物,是魔王亲自给爱子慕白求来的宝贝,玉诀不但能防范妖魅鬼怪等邪祟的侵扰,还能在主人恐惧关头亮出禁制保护,同时还是身份的象征,凭此诀,可在魔界各处得到最周全的保护,并畅行无阻。

        “嗯,记住了,多谢慕白!”

        听小舞直呼自己的名字,慕白瞟了眼成烈,尴尬一笑,转而有些失落地问:“小舞,你就没有什么东西,要送给我吗?”。

        小鹿骨碌着大眼想了又想,伸手将手心里,刚才他俩玩的两个琉璃小球,递到慕白面前,问:“这个可以吗?”。

        慕白微笑着点头并接过小球。失魂落魄地盯看着小舞走远,他多希望小舞也能如自己一样,留恋地回头看看。但是她没有,她快乐地奔向自己的小伙伴,连蹦带跳地走了。

        这一幕,被推车的成烈看在眼里,他见自己如月光般皎洁的弟弟失魂落魄,就低声问:“你,喜欢,这没良心的小东西?”。

        慕白白净的脸上顿时泛起红霞,不好意思地冲大哥点了点头。

        在幽冥大殿侧殿,冥纨和白石双双跪在魔王伏冥嚣面前。

        魔王坐在案后,沉眉斟酌了一番,朗声开口,“白石,本王今日召见你,是想和你说,本王觉得你的女儿很是聪明伶俐。眼下二王子体弱,需要陪读照顾,你女儿命相与二王子相合,所以选你女儿十日后入宫陪读”。

        “啊?这……”

        魔王未让吃惊的白石说下去,就继续道:“毕竟是个女儿家,为防人言,也算对你族有个交待,索性本王给他二人赐婚……今日就签下婚约,不知你意下如何?”。

        “啊!?”

        白石被魔王的话一而再地给震惊住,他顿时有些发蒙,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还指婚给那个病王子?

        魔王对白石明显不太能接受的表现,很是不悦,他转向冥纨,冷声道:“冥纨,叫你来,就是让你来做个见证”。

        “是,大王!臣代表巫灵族和白鹿族,谢大王隆恩!”,冥纨心中是百感交集,他心绪复杂地应承谢恩。

        这事来的也太突然,白石一脸沉重,迟疑着,不知该如何婉言拒绝?

        魔王伏冥嚣沉凝片刻,看向冥纨又道:“冥纨,刚刚大王子命令你照顾保护好白鹿一族,那,也是本王的意思,你定要尽心办好才是!……所有的征调负担都免了吧,若有什么需要,可另行上表提请”。

        冥纨忙不迭扣头回话,“是,臣谨遵魔王旨意”。

        听了这些话,白石哪里还敢违悖,说半个“不”字,慌忙叩首道:“承蒙魔王不嫌小女粗陋,能够给二王子伴读,并得大王指婚,是小女的天大福分,也是我白鹿族的无尚荣光,白石叩谢魔王圣恩!”。

        “甚好,那就将婚约签了吧”

        内侍递上早已经准备好的婚约,白石无奈签了字,二人谢恩后退出,白石已是大汗淋漓。

        白石在大璟阳宫门前,寻到正在等他的小舞几人。白石黑沉着一张脸,小舞等人见到他不高兴,不敢多问,自然也不敢再乱闹,一行一起返回了鹿鸣谷。

        回到白鹿族,小舞就被白石拖拽着,进内殿见王后流响,命令小舞跪着自己讲,在大璟阳宫她都做过什么?

        搞清全部来龙去脉后,气的王后流响大骂着“孽障!”,扇了小舞两巴掌。还是翠儿求情,才让小舞又一次免受了家法。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白石、流响长吁短叹,他们实在不舍得小舞这么小,就离开他们去做陪读,将来嫁给魔王家一个病弱的王子,更不是他们所希望看到的。

        十日后,由翠儿带着两个随从,陪小舞如约前往大璟阳宫去做陪读。临走前,王后流响是千叮咛、万嘱咐要注意这个、要注意那个,满满都是不放心。

        最后一家人不得不挥泪告别。这也是小舞第一次知道,分别的滋味不好受,她哭得是稀里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