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3章 相伴陪读

作品:《 天地生吾有意无

        慕白和小舞再次见面时,都开心不已!四目相对,竟都有泪花在眼中闪烁……

        二人初见时,慕白已是翩翩美少年,其长相像他凌波仙子的母后,面如冠玉,肤如凝脂,举止雅儒娴静,连初见他时的小舞,都被他的仙姿玉貌给惊艳到。

        凌萱王后身体孱弱,慕白发育的自是不好,加上出生后就一直疾病缠身,慕白看起来,比同龄人要瘦弱显小不少,其实,慕白大小舞有九千岁。

        魔王伏冥嚣有成烈和慕白两个儿子,他最看重和喜爱的还是嫡子慕白,也是他心中当之无愧的未来魔族储君。一方面因为慕白天资聪明、博闻强记,且胸怀宽广、眼界宏远,另一方面也因为慕白是他和爱妻唯一的孩子。碍于慕白身体不好,魔君不想让他太早操劳,就迟迟没有选定他为储君,但是对他的全方位培养,却从来没有耽搁过。

        小舞陪读最主要做的事情,就是每日辰时要陪慕白到太学宫求学,那里会有魔王亲自挑选的师傅、学问大家们,按排定内容给慕白授课,课业内容包罗万象,大到治理天下之道,小到琴棋书画,无所不有。

        除小舞外,还有与慕白年龄相仿的,慕白二叔的二儿子弥隐和九殿阎王平等王的小儿子陆莽,一同为慕白作伴读。

        慕白很少会与人主动交集,他清冷孤峻,睥睨一切的表情,有拒人千里之外的疏远,使人也不敢与他靠近。两位陪读小王爷在慕白面前,从来都是毕恭毕敬。

        但慕白对小舞完全不是这个样子,他温和多情的眼光常流连在小姑娘身上,对她说话更是柔声细语。为方便,慕白让给小舞穿上了男童衣袍。

        上课时,小舞被安排与慕白同坐在第一排一个又长又大的案后。小舞除了听课,会不时给慕白磨墨、拿书和整理书案等。

        众人也多认为,小舞只是个贴侍的小书童,慕白也没做介绍和解释,自然授课师傅们对小舞的存在是视而不见,对她做什么?是否听讲?都不会在意,当然也就不会给她课业的束缚。

        觉得上课无聊时,小舞常常被窗外小鸟,甚至暗红上空闪烁的五彩极光所吸引走神,若慕白发觉,多会拉她回神好好听课。

        慕白上课极是认真,小舞常常会被专注听讲,或者争论探讨问题侃侃而谈的慕白所吸引,除了仰慕他的博学外,主要还是喜欢看他那张漂亮绝美的脸,她喜欢看慕白如玉如花的容颜和举手投足的雅儒,怎么看都看不够!

        有一次,小舞侧头痴痴偷看慕白,被慕白含着宠溺的眼神逮个正着,他伸手捏了捏小舞红扑扑的脸蛋,眨着眼戏谑小舞的花痴。

        这小小动作,没有逃过弥隐的眼睛,他看明白了,这个小舞在二王子慕白眼里,可不是书童那么简单。

        话说这个弥隐,身材矮小精瘦,刀削苍白的脸上,长着一双如鹰眼般犀利的细长眼睛,薄薄的嘴唇常抿着,常穿着玄色的衣袍,平时话不多,脸总阴沉着。

        小舞每次见到他,总觉得他在心理算计思谋什么?

        弥隐是魔王二弟骁腾的二儿子,骁腾现在是魔族魔军总统帅,武艺高强、英勇善战。他自知学问和谋略都欠缺,因大儿子也是好勇少智之人,所以骁腾对自己这个极聪明的二儿子弥隐,从小就用了心培养。

        弥隐果不负所望,小小年纪在谋略、战法、阵法等方面,已然胜过他老爹,并常被他爹带在身边锻炼和出谋划策。

        每到午间,慕白都会被贴身侍卫龙吟、虎啸推到隔壁为他专设的偏殿休息,在那里他会和小舞一起用些茶点,之后,慕白会到榻上小憩一会。

        小舞精力充沛,向慕白请求后,自己会到殿外去玩,每次多会带些各色果子、鲜花等回来。

        一日,小舞没有如常跟随慕白去偏殿休息,她坐在案前,手里玩着一个能变幻颜色的透明球,球在小舞手里上下翻飞,煞是好看!

        陆莽看着新鲜,上前一把将球抢了过去,小舞自是不愿意,开始与他打斗争抢,并大吵了起来,“你干嘛抢我的东西,还给我……给我”。

        小舞的喊声和打斗声引来了偏殿的慕白,见陆莽拿着他给小舞的球,正呵斥小舞,“小爷能看上你的东西,是你的荣幸,再敢来抢,小心小爷揍你……去,到那边也帮小爷研些磨,表现的好,爷高兴了,或许考虑还给你”。

        这陆莽是魔界十殿阎王中,第九殿阎王平等王的小儿子,平等王老年得子,自是娇惯异常。陆莽长得魁梧壮硕,红彤彤的脸,铃铛般的大眼睛,口阔鼻方,模样很是霸气,但却大脑简单,不学无术,见惯了阿鼻大地狱里的惨状,养成了恃强凌弱、残暴好斗的秉性。

        听见让自己研磨,小舞紧抿着嘴、皱着眉沉思了片刻,气呼呼地狠瞪了陆莽一眼,真的转身去了陆莽的案几前,开始磨墨。

        陆莽得意地拿着球,坐回自己的座位上,自顾自玩着。

        慕白看见小舞大眼转了几转,瞄准时机,用墨在砚台上,猛地向陆莽方向一划,一大滩磨好的墨水喷向陆莽,弄了他满脸满身,顿时狼狈不堪。

        陆莽恼羞成怒,隔着案几来抓小舞,只见小舞左手一甩,几个黑色物落在陆莽的坐垫上。

        当陆莽抓到小舞,举拳要打时,又传来慕白高声地怒喝,“放肆!”。

        听到断喝,陆莽吓的一屁股跌坐到座位上,只听“啊!”地一声大叫,陆莽手摸着屁股从垫子窜蹦起老高,手从屁股上拔下一颗长着利刺的带血棘果,看了看愤然扔到地上,他喷火的眼睛着怒视小舞,又从屁股上拔下两颗血淋淋的棘果。

        陆莽气的暴怒异常,张牙舞爪扑向小舞,大喊:“该死的奴才!看我不打死……”。

        “住手!”,慕白被推了进来,厉声喝住陆莽。

        陆莽听到断喝,不得不停下举到半空的手,他气的直跺脚,气“哼”着,眼睛快把小舞挖出了两个血窟窿。

        慕白如刀般凌厉的眼神,环视着陆莽、弥隐和侍候的众人,良久,指着小舞对众人说道:“她,是鹿小主,是本王子的伴读,希望你们今后能像对本王子一样敬重她、爱戴她!……若敢有冒犯不敬之举,本王子绝不轻饶!”。

        “呃?……是,主子!”

        众人都被说愣了,弥隐更是眼神闪烁变幻,他心里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忙率先跪下应承着,“是,弥隐谨遵王子令”。众人一见也都齐刷刷跪倒,惶恐应着,心中都暗自庆幸,之前没有得罪过,这个不知是何来头的女主。

        慕白申斥完,示意虎啸将低头耷拉脑、没了气焰的陆莽,带出去查验伤口。自己则拉着小舞的手,坐回大案后,温柔看着,并轻拍着后背安慰。

        弥隐和众人更彻底明白了,二王子对这个鹿小主,那真是非同一般的好!对她犯的错不但不责怪,还明晃晃偏心袒护。

        此后,再无人敢对小舞不敬。

        陆莽和小舞大闹后的一个午间,陆莽无意发现小舞正趴在一根很细的树枝上,费劲地够树枝顶端的一个大果子。陆莽本就是个热心肠,性格豪爽,对事向来拿得起放得下,一见小舞遇难事,二话没说,仗义出手相帮。

        不打不成交,小舞和陆莽发现在玩这件事上,他俩还真是志同道合、志趣相投,遂都摒弃前嫌成了搭伙的玩伴。加上弥隐不时带些新鲜主意和器械加入,他们抓鱼打鸟,每日中午课间,玩的是酣畅淋漓、不亦乐乎,自然收获也越来越多……

        到后来,午间茶点时,小舞常常只象征性对付两口,摔句“我出去玩了”,不等回话就跑了个没影。只留下话到口边,就看不见人影的慕白,独自尴尬。

        龙吟和虎啸都看不过去,几次想要把小舞抓回来,慕白都苦笑着制止,“算了,随她去吧”。

        小舞、陆莽的嬉闹声,会从开着的窗子里,不时飘进慕白的耳内,想着小舞疯玩开心的样子,慕白嘴角会荡起淡淡笑意。

        后来,小舞的本事越来越大,午间出去的时间越来越早,回来的时间也越来越晚,常常带着一身泥土,也常常带着小鸟、小兔、小狐狸甚至小猴子回来。

        慕白命人,在自己昭德殿的后花园专设一角,给小舞饲养这些带回来的小鸟和小动物。

        很多时候,小舞也常带了各种被划、被咬,甚至被烫的伤回来,小舞皮实,并不在意,但慕白却会强行给她清理包扎。最重一次,小舞竟摔断了胳膊,慕白气的责罚随侍侍卫,未照看好主子之责。

        侍卫们都觉的委屈,直呼跟不上,也管不了,侍卫们对给小舞当差都心不甘情不愿。

        侍卫的抱怨让翠儿头疼不已,因为她的话,小舞早已当耳旁风。没有王后在身后支持,翠儿已经震慑不住小舞,虽然她有王后让管控小舞的授意,但她只是个随侍身份,对主子的事指手画脚,光二王子慕白这关,她都过不。之前,小舞母后就因她太淘,可没少揍她,但她依旧玩心太重,从没改过。唉!她自己又能如何呢?翠儿对小舞是头疼不已。

        慕白心里明白,小舞总好像有使不完的精力,上树下水无一刻老实,自己都说不听,何况是那些侍卫呢?

        最后还是慕白对一筹莫展的翠儿和龙吟、虎啸交代,“算了,随她去吧,她怎么觉得乐就怎么着吧……好在小姑娘皮实,只要看护她不受大的伤害,其他就由着她折腾……这么小就离家,也是可怜!”。

        侍卫们得了二王子宽赦的话,才感如释重负。


如果您觉得《天地生吾有意无》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193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