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2萧淑惠母亲遇害

作品:《 梦中案情

        滴滴滴

        阴冷的医院走廊里,高远山一个人在抢救室门口靠着墙,眼神内敛,似乎在思索着是何人所为。

        “高警官,不知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一位穿着白大褂,年过花甲的老人从电梯间走了出来,看见高警官赶忙迎了上来。

        这是宝安市医院的院长徐邱,刚上任一年不到,上一任院长因涉嫌一件医药走私案被革了职,这才返聘了徐老来暂代这院长的职位。刚好那个案子是高远山接手的,徐院长一听是高远山查案时发现了濒危的病人,这才赶忙赶过来。

        “徐院长客气了,我们在探查一个新案子,这位老人家是我们保护证人的母亲,我接到消息说她有危险,便过来一看。徐院长大可放心,我刚才看到了凶手,应当不是医院的失职。”高远山伸出手与徐院长重重的握了一下。

        “那就好,你也知道这年头医患关系紧张的很,我们自然是不希望这些惨剧再发生。这样吧,我们把这位病人升到单人病房,有专人看护,高警官你看怎么样?”徐邱领了高远山的情,既然是警方关照的病人,有点特殊待遇也是可以的,这个风波过了再说吧。

        高远山抬手制止:“那倒不必了,徐老不是我说你,自从当了院长后,你可不要忘了行医的初心啊!舆论是一回事,只要问心无愧就好了,人民会理解的。”

        “是是是,我倒是越活越回去,但我这不也是给整怕了嘛,才过去几起患者家属恐吓医生事件。这年头一心救死扶伤的人少了,感激这些辛辛苦苦的白衣天使的人也少了。我心疼啊,哎,我跟你说这个干啥?小高啊,有空来找我喝茶,我那边还有病人就先走了。”高远山看着徐邱的背影有些感慨,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各司其职怕是最难做好的吧。

        人们在这个社会总是扮演着各种角色,专一心而终,谋一事至久,怕也是难上加难。徐老是个好医生,却也还是会被舆论所左右,高远山在心中为其哀叹。

        徐院长刚走,李麒便走了上来:“刚才赵芸芸来了趟医院,就是找医生开了几副安眠的中药就回去了。”

        “你是说她刚刚才来到医院?”高远山摸着下巴上因为没时间打理而长起来的胡渣,这么说刚才那个行凶之人不是赵芸芸?那会是谁呢?

        “去调一下医院的监控,就503走廊里面那个电梯的监控。”这时抢救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医生走了出来:“你们谁是病人家属?”

        高远山走上前:“家属不在,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跟你说没用,病人急需进行心脏搭桥手术,需要家属来签署一份术前通知书。你不能联系上她的家属,还有手术费用也要去交齐。”这个医生拉下口罩,神情冷漠的说,一面还递上了文件夹:“如果您代病人家属签字的话,出了什么事情可是让你全权负责的。”

        末了还补了一句:“你可要想清楚,病人可坚持不了太久。”

        抢救室的护士走了出来,在医生耳边低语了几句。医生看看高远山,又点点头:“高警官,我们院长说这是保护证人,可以先给他进行手术,但是您最好尽快通知其家属。”说完便同护士一起返回了抢救室。

        高远山拿出手机拨打了王副警的电话,电话接通后,那头传来孩子的声音:“爸爸,你是不是又要去工作了,明明答应今天陪我的。”王副警安抚了一下孩子,向电话里说:“老大,不说好今天晚上放我一晚的假吗?”

        高远山想了想,好像前两天王副警是这么说过,说要陪孩子去看个电影,倒是自己给忘了,有点尴尬的清清嗓子说:“咳咳,那个我就记得你的联系方式,你帮我调两个人,把萧淑惠送来宝安市人民医院。”

        “行,我说老大,你不能多存几个人的手机嘛,就这点小事,你放心好了给你安排妥当,吓得我还以为要出任务去。”王副警欢天喜地的挂了电话,按高远山说的,让两个值班的警员把萧淑惠送到了宝安市人民医院。

        “高警官,监控录像查了,不是该医院的护士,在一楼储物间发现了这套护士服,那个储物间没有安装监控。没有指纹,也没有其他线索。”

        “离那个储物间最快离开医院的门是通往哪里?”

        “是西门,出去走过一个大概五十米的小巷子就是云台路,这个时候是云台路夜市出摊的时候,我们现在去追也追不到了。”

        “如果从西门绕道正门进来要花多长时间?”

        “如果是走路那也太远了,那边巷子隔开了,可得绕十分钟。我觉得不是赵芸芸,时间上赶不及她从警局来医院再绕走。”

        高远山和李麒一问一答,却还是没有头绪。

        这时萧淑惠被送了过来,在得知自己母亲险些被害死,脸色吓得惨白,在得知母亲去做手术后,反倒来质问高远山:“谁让你同意手术的?出了什么事你负责吗?医药费谁出?国家吗?我哪有钱啊!”萧淑惠颓坐在走廊边,失声痛哭:“我怎么那么命苦啊!我就这一次犯了错,贪了财,老天爷怎么就如此对我。报应啊!报应啊!”

        突然想到什么,从臂弯中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看着高远山:“是不是赵芸芸那个……女人?是她害得我妈,医药费应该她来出,没有错医药费该是赵芸芸出。反正她生的好,不差那点钱。”

        李麒觉得萧淑惠可能是要说赵芸芸那个贱人,只不过在警察面前终归是临时改了口。

        高远山平静的告诉她:“赵芸芸不是凶手。”

        “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不是她?那你们去找凶手啊,你们不是警察吗,你们还在这干什么?去找凶手啊。”萧淑惠一脸的不敢相信,站起来推了李麒一下。还企图用拳头打在李麒身上,被高远山拦了下来。

        “我认为,你可以告诉我们谁是凶手!”高远山平静的注视着萧淑惠:“你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不是吗?”

        “哪,哪有,我,我怎么知道凶手是谁……”萧淑惠别过眼支支吾吾的,最后咬了咬嘴唇,不再言语,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时不时抬起头看一下手术室。


如果您觉得《梦中案情》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225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