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章 寻路?寻鹿?

作品:《 隐语破之冬墨世妃

        月黑风高追人夜,明月照我路难逃。

        矛盾吗?不矛盾。

        这月亮时隐时现,在树林子里的的时候吧,它藏在云后面,害得她撞树上好几回;路两边光秃儿的时候它偏偏又出来,直挺挺地照着。你知道我是在被人追杀呢么,可不可以配合一下?

        朗朗月光一下,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女子,骑着一匹连毛色都看不清的跛马,玩命地往前飞奔,远处似乎还传来阵阵蹄声,看来追她的人离得不远了。

        耳边似乎还响着阿爹那断断的话:“路,一定找路……”阿爹啊,脚下就这一条路,用找么,你这话跟没说一样,这算是哪门子隐语?

        后面的乱蹄声越来越近,似乎还能听有人在喊叫:“她在那,快追,要活的!”

        月光下,前面出现了一片树林,林黑,看不清里面,往外透着一股子阴森之气,偏在这时,月亮又躲到云后了。路只有这一条,不进也得进!

        那姑娘一咬牙,驾着马,就往林子里冲。

        可是,那马到了林前,就像面前一堵墙一样,突然停住了。姑娘一点防备都没有,手紧紧地拽着缰绳,人却一下子飞了出去,却又被缰绳带了回来,眼看就要被马蹄踩到。她及时一松手,从马蹄下滚了出来,打了几个滚,撞到路边的石头上,停住了。

        姑娘躺在地上。头顶上的树枝被风吹得乱摆,树叶落得她一身。她顾不得疼痛,起身去牵马。可是那马却一扭头,凭那姑娘怎么拽,都不肯走了。

        “马爷爷,走啊,他们要追上了。”姑娘都快哭出来了,就差给马跪下磕头了。 记住网址m.qbyqxs.com

        那马见状,突然长哮一声,躺下了。对,不是死了,是躺下了。

        此乃马中戏精是也。

        “你不跟我进去,就等着他们把你杀了,肉剁下来烤着吃!”姑娘气呼呼地松开缰绳,跑到林子里去了。刚进去,那恼人的马立刻起身,悠闲地吃起路边的草来。

        不多时,五六个壮汉举着火把骑着马赶到了林子外,其中一人看到了那无主的跛马,便停下来,四处观望了一下,对其他人道:“她在这里下马了,看来是进林子了,大哥,咱进去吧。”

        另一个白衣的男子说道:“等等,这条路以前我们走过,不记得还有这片林子呀?”

        领头的男子低头想了一下:“难不成,天黑我们记错了?不可能凭空就出一个林子。”

        白衣男子往林子里望了望,仿佛想起了什么,道:“这,难道是走林吗?”

        领头的男子一惊,“走林?不能吧,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能被我们几个遇到?”

        旁边的人马上接着道:“要真是走林,那咱们真得进去瞅瞅了,遇到走林,那可就是找到冬墨山的入口了。”

        领头的男子听到这里,嘿嘿笑了起来:“那咱哥几个可就捡到大便宜了,就算是没抓到那小娘们儿,得不到勒家的赏钱,能到冬墨山,捡几块石头,那可了不得了,够三辈子花的,哈哈哈。”

        其余男子听到了,立刻精神了,跟着领头的一起哈哈大笑起来。只有那白衣的男子皱着眉,若有所思。

        “老三,你还合计啥呢?走,进林子里去。”

        “大哥,没事,我总觉得有点怪……

        “老三,你是不是看林子黑,怕啦,不敢进啊?”

        “二哥,你别瞎说,谁怕啊,咱们黑岭帮怕过谁呀?我就是怕这要真是走林……”

        “就算真是走林,那小娘们儿都敢进,我们几个大老爷们,还不敢了?”领头的两眼一眯,“走,跟我进去,大家都小心点儿跟住了,把火举高点儿,眼睛都睁大点儿,仔细找着,别她藏在哪棵树后头,被她跑了。”

        领头的说完,骑着马冲进了林子里,其余的人也跟着进了林子里,林子外,只剩下那一匹跛马,跟没事儿似的继续吃着路边的草。

        这儿哪还叫路了,刚进林子的时候还有一条土路,越走越窄,两边的树根都伸到路中间了,无从下脚,一会儿功夫,她已摔了五六次,膝盖生疼。姑娘停下脚步,弯下身子揉了揉膝盖,却又看到了磨破了的手掌,星星点点的血印子上,还有一条红得刺眼。

        爹,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我怎么什么都感受不到?就连你明明告诉我的,我也没有办法解。想到这里,姑娘一阵伤心,一颗混着灰的泪珠儿,从她脸颊滑过,嗯,就像一条面条没夹住,从汤碗里掉在了泥地上。

        突然,她直起身,远处传来了领头的男子的喊声:“他妈的,这是什么鬼地方,打着火都看不清。”

        “大哥,这道没办法骑马了,咱下来走吧,反正那小娘们儿也没骑马,她肯定不能比咱们走得快。”

        姑娘连脸边的泥道道都来不及擦,拔腿就跑。

        是不是该找个地方躲一下?照这种跑法,肯定会被追上的。可是……

        阿爹说了,找路,路!

        可是,脚下的这条路,已经不能称为路了,又能救她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跑,玩命地往前跑……

        终于,有路了。而且,不止一条。

        那月亮终于千呼万唤地从云里又出来了,格外的亮,不知道是为了让姑娘看清脚下的路,还是让那伙恶徒看到他们要追的人。

        借着月光,姑娘发现,脚下的路变宽了,甚至旁边的树枝渐渐地离她远去,不会再伸手阻拦她蹒跚的脚步。姑娘心中一喜,看来阿爹的话,有门了。

        但是,你这路边又出来一条小岔路是怎么个情况?

        若不是月光这么明,这么倔强,她是万万不会发现,在这大路旁边,还有一条小岔道。腻腻歪歪地把两排小树隔开,中间的草有气无力地趴在地上,像是被什么人,嗯,或是动物踩出来的一条,勉强称之为路的路。

        姑娘就站在岔路口上,傻了。

        选哪条?一条生,一条死,选错就完了。

        突然,隐隐约约的,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小路上跳过去,还微微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那是一双眼睛。

        鹿的眼睛。

        黑暗中,一只鹿从小路上探出头来,刚刚好,让那对美丽的鹿角撩开树的黑影,用它那充满灵性的眼睛看着姑娘。一人一鹿就这样在月光下定住了。那鹿角不禁让她想起了刚才摔在地上时,仰天望到的树杈。

        “她在那,快追!”

        姑娘一下子从恍惚中醒了过来。再不做出选择的话,怕是不用再选了。

        那鹿儿似乎也醒过来,回过头去,一下子钻回林子里,顺着小路,一眨眼就不见了。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不知为何,姑娘突然想到了这一句。也许,阿爹说的不是“路”,而是“鹿”。

        再一回头,已经远远地看到那几个恶徒的人影了。姑娘一咬牙,离开了大道,走上了那条小路。

        难道我错了?那月亮像是算准了时间,姑娘刚走上小路,就又藏到了云层里,眼前突然一黑,不知道脚下又多出来个什么东西,一下子又摔了出去,腿上钻心的痛。姑娘趴在地上,试了试,上半身好容易起来了,那腿却动一下如刀剜的一样。

        就在此时,恶徒们来到了岔路口,停住了。

        姑娘眼一闭,完了。果真是选错了,看来我命休矣。阿爹,你的隐语没破啊。

        姑娘不再挣扎,闭着眼睛等着,等着……怎么还没来抓我?

        睁开眼睛一看,那领头的还站在自己前面的岔路口,四处张望,嘴里还不停地嚷嚷道:“怪了嘿,刚才明明看见她在这的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是呢,我都看见她停住了,然后往前一走,就不见了。”穿白衣的老三十分肯定。

        “对对,和我看到的一样。”

        “我也是,我也是。”

        剩下的都跟着附和着。

        “难道是往前走了,我们没看到?走,再往前看看。”

        领头的一招手,这几个人都跟着顺大路跑了。只留下姑娘一个人趴在地上凌乱。

        怪了,离得这么近,不可能看不见我呀?这么大的一个人,趴在地上,一低头就看见了。见恶徒走远了,姑娘试着动了动腿,好像没那么疼了。她费力地支起身体,坐了起来。一抬头,看见那只鹿在不远处看着她。

        “小鹿,是你救了我吗?你是什么神灵吗,使了障眼法,让他们看不见我?”姑娘自言自语道,又苦笑着摇摇头。

        怎么可能?

        不过,要不是看见这小鹿,她也不能逃到小路上来,它也算是她的恩人了吧。

        那鹿仿佛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直径向她走过来。

        天啊,你真是一只神鹿吗?姑娘感到心跳越来越快,那种险境中突遇仙人得救的紧张刺激的感觉瞬间涌进了她的血液,让她感到激动不已,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那鹿走近了,注视着她那因为激动而愈发闪亮的眼睛,突然转过身去,后蹄腾空,照她身上踢了下去。不至损命,但足以让她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如果您觉得《隐语破之冬墨世妃》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23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