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章 冬墨修子

作品:《 隐语破之冬墨世妃

        “姑娘,姑娘!”小包子见姑娘从云阶上下来,连忙跑过来迎接。见到还有路不行在旁边,就先给路不行作了个揖。路不行见状便说:“既然玉珠姑娘来了,那我便放心了,我住北苑和姑娘所住的南苑隐香庭是两个方向,那我就先告辞了。”

        姑娘看着路不行远去的背影问小包子:“小包子,你们这儿有几个少主?”

        小包子说:“两个呀,这是二少主路不行,还有大少主,也就是将要继位的新主路无径。姑娘便是要做他的世妃呢。”说完小包子还嘿嘿傻笑了几声。

        这个小包子,你是在替我害羞吗?

        姑娘拉着小包子往回走,过了平台的院门,便低声问:“小包子,你们这位新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小包子眨眨眼,说:“姑娘今儿没见到大少主?”她又像自言自语般说道:“好像是听说新的世妃和世主在大典前是不能见面的呢。”

        “不过,”小包子冲着姑娘嘻嘻地笑着:“大少主可是我们这里最优秀的人呢,无论道法功文,还是理国论政,拙勤书院里没人能比得上他,姑娘可放一百个心在肚子里吧。”

        姑娘佯装生气道:“什么叫放下心来?我又没想什么,就是今天王族里的七大姑八大姨都见到了,唯独不见这个正主,我有点好奇罢了。”

        “是吗?”小包子坏笑道:“怕是姑娘现在不光是放下心来,而且还心花怒放了吧。”说完飞也似的向前跑去。

        “小包子,你给我站住,什么心花怒放,你……你……看我追上你的,掌你的嘴。”

        两人追追打打就回了隐香庭。

        还是隐香庭好,姑娘叫小包子搬来一个竹躺椅,放在丁香树下,又泡了一壶泌香的菊花茶,躺在树下赏起花来。

        这丁香树,总能让她想起什么来。

        “丫头,你快走!快走!”

        是阿爹。阿爹的腿上有一道深深的刀伤,伤口很深,似乎可见里面露出森森白骨,血不停从伤口流出来。他已经走不动了,一下子摔倒在地。

        “阿爹,你这样让我怎么走啊,大不了就一起被抓。”姑娘扶着阿爹倔强地不肯离开。

        “丫头,你信爹,我早知会有此大难,躲不过的。但是你,你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绝对……不可以落到……他们手里。”

        阿爹似乎连说话都没有力气了。这时,忽然从传处胡同口跑出来几个黑衣人,嚷着:“他们在那,快追。”

        阿爹一把甩开姑娘的手,坚持着最后的力气,对姑娘嘱咐道:“丫头,顺着这路走,过了清水河,就去找鹿。鹿,一定找鹿……”说完阿爹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站起来,迎着那几个黑衣人而去……

        阿爹……姑娘睁开眼。不觉间,几片丁香花被风吹落到她的脸上。

        鹿,一定找鹿……

        当时,她一直以为阿爹说的是“路”。现在看来,更像是“鹿”。如果真是这样,那阿爹是不是就知道她一定会到冬墨境世里,被灵鹿选为世妃呢?

        阿爹又是怎么能预知的呢?

        看来,命中注定她是离不开冬墨了。

        忽的,姑娘看到了一只彩蝶正在丁香花中轻飞曼舞,两对翅膀如同彩虹般,色彩斑斓。姑娘从未见过这么艳丽的彩蝶,不觉看呆了。

        她总觉得,这彩蝶好像在暗示她什么。

        在暗示她什么呢?

        “姑娘,你醒啦?”小包子抱着一个薄毯出来,“看来这个是不用啦。”

        姑娘叫小包子走近,指着彩蝶说:“你看,这彩蝶多好看,我从来没见过颜色这么许多的彩蝶呢。”

        小包子歪着头看了看,说:“我们这里的蝴蝶,多是黑或白的。不过,听去过翠明湖的姐姐们说过,那边倒是常见这样多色的彩蝶。别说,还真是好看,像彩虹长在翅膀上呢。”

        说完,小包子悄悄走过去,就要捉那彩蝶。

        “小包子,你要干嘛?”

        小包子回头,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轻声道:“姑娘这么喜欢这彩蝶,我捉来,养在咱们这里,可好?”

        姑娘摇摇头道:“不要,它本就不属于这儿,非要把它留下来,不情不愿的,它又怎么会快乐呢?它一定会想家的,必也活不过几日,还是任它去吧。”

        亦如现在的她。

        小包子这个傻丫头又怎么能看出姑娘的心思,见姑娘不要捉彩蝶,就“哦”了一声退回来,还有点失望呢,本以为可以大显身手,展示一下她的本领,她可是捕蝶捉鱼掏鸟窝的高手呢。

        “小包子,你的爹娘呢?”姑娘问“你不想他们吗?”

        “爹娘?”小包子又歪着头想了想,说道:“他们应该是在这冬墨城里的某一个地方吧?我也不知道。”

        姑娘惊讶地问:“你不知道自己的爹娘住在哪里?”

        小包子点点头,接着说:“别说他们在哪里了,连他们是谁我都不知道呢。”

        姑娘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拉着小包子的手说:“是不是你从小就被他们遗弃了?”没想到小包子还有这么惨的身世。

        小包子尴尬地干笑了两声,说道:“那个,不是那样子的。”

        她干脆坐在姑娘身旁,把姑娘茶杯里剩的半盏茶喝了,然后才对一旁好奇到眼快发绿的姑娘道:“我们冬墨境世有这样一条族制,每家的第一个孩子,不论男女,生下周岁之后,就送到这离天悬宇来成为修子,读学练道,习得各项本领,但从进入这里的大门开始,便和原家无半点关系。至于其他的孩子么,还是养在身边。而我们这些修子在15岁之后修学结束,特别出众的就去拙勤书院继续修学,其他的便开始做事啦。我今年16,已经修毕一年了,去年是在花房,今年便是侍奉姑娘啊。”

        看她还是一脸骄傲的样子,姑娘忍不住道:“这不是让你们生来就做这王族的奴婢么。”

        小包子笑着说:“姑娘此言差矣。虽然在这冬墨城里也有学堂,不过比起这离天悬宇的修院,那可是差远了呢。况且修子们学的书练的道,是为了保护冬墨不被外世侵犯。倘若真有外世者来犯,我们必是冲在前面,保护冬墨的这片土地。因此,每家的第一个孩子,不是为自己而生,而是为冬墨而生。若王族没了,那冬墨也就沉了,所以当然是要先侍奉好王族呀。”

        这样看来,确是有一定道理,毕竟和外世那比起来,冬墨人数甚少,而这里却又是多少人觊觎的地方。若真有一天被世人发现,必须有精兵强将才行。

        “只是,你从小就没有爹亲娘疼,不觉得失落么?”

        小包子摇摇头:“不会的,不曾拥有,也就不在乎喽。”这丫头偶尔也能蹦出几句有那么点道理的话。

        这时姑娘突然眼睛一亮,问道:“小包子,这么说,你也是会什么道法功文的啦?快给我露两手,让我瞧瞧。”

        怪不得那天,小包子一下子就把入木那么深的箭拔出,感情人家是有功夫在身的。

        小包子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说:“姑娘,我会是会,不过还是别让我露了,我……当年差点留我多修一年。你,你明白了吧?”

        “练一下,就一下嘛,你们是练的剑法还是什么,快让我看看,这里又没有别人。”这姑娘的兴致上来了,怎么能轻易就打消呢。

        “我们练的是剑……”

        “那剑呢?从没见你拿过呀?”

        “我们的剑都是……”小包子左右环看一下,确定没人才又小声说:“是隐在腰带里的……”未等小包子说过,姑娘便跳起来,要拉小包子的腰带查看。“让我看看,这剑是怎么藏在腰带里的,是软的吗?不会不小心碰伤自己吗……”

        小包子连忙用手拦着姑娘,“不是藏,是隐,哎姑娘你别拽我腰带,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我今天就要看,你要是不让我看,我就把你腰带解下来,到时候裙子松了,可别怪我呀。”

        就在两人嘻笑拉扯时,突然传来一声咳嗽。两人连忙停住,那姑娘一个惯力,差点没收住,摔在小包子身上。小包子则赶紧整理被姑娘拉歪的腰带。

        是紫炫姑娘,不知何时进来的,身后还跟着四个小丫鬟。


如果您觉得《隐语破之冬墨世妃》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23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