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49章漏网之鱼

作品:《 洛冰沈时谦

        “我可以去问景明,一个常年在酒吧喝的烂醉的人,从他嘴里套话很简单的,爸。”

        “你在威胁我?”魏长空皱起眉头,一张苍老的脸上宛若刀刻的风霜,此刻都化成凌厉的刀剑,从眼神中刺向季风,“你别忘了你拥有的一切都是谁给的,你是魏氏的人,鼎盛跟你有什么关系?”

        “……”

        季风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魏长空已经冷着脸摆了摆手,“出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忙。”

        季风知道自己再说也说不出什么名堂,只能起身走出书房。

        “最近我很忙,没事不用来找我。”

        身后响起魏长空冷漠的声音。

        季风的身影微微一滞,在门口定了一会儿,最后点头阴沉着一张脸走了出去。

        “少爷,路上小心。”

        管家站在门口给季风关上车门。

        季风原本要发动车子走,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摇下车窗问道,“最近除了秋丽还有什么人来这儿见过我爸么?”

        管家笑了笑,“少爷,这事儿我不好说,您也别为难我。”

        季风点点头,车窗缓缓升上,将他的脸掩在车里。

        管家说这话的意思,那就是有人来过了。

        …….

        两天后,慕子澈跟颜莫莫两个人在郊区的一家废弃工厂门口碰了面。

        “人呢?”

        “在里面呢!”

        颜莫莫得意地一脚踹开工厂破旧的大门,“我就让朋友放了点儿风,说晚上这边设了赌场,有人望风,绝对安全,这小子就巴巴的跑来了。”

        “你这属于绑架。”慕子澈朝着颜莫莫挑了挑眉,“想上江城日报么?”

        “得了吧,”颜莫莫瞥了慕子澈一眼,“要真是这小子绑架了洛洛,我能上法制新闻,姑奶奶我弄死他。”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这话朝着工厂里面走去。

        工厂早就荒废了,里面地上厚厚的一层灰,走进去吃了一嘴的灰尘。

        扬起的灰尘里面,有个小平头男人被绑在一根锈迹斑斑的粗钢管上面,听到有人的动静,着急忙慌的喊着救命。

        他眼睛上被绑了眼罩。

        慕子澈看到眼罩的时候差点没笑喷。

        “你给她绑的?”

        “我才没这么变态的嗜好,我一哥们儿绑的。”颜莫莫有些嫌弃地看着张石眼睛上一对“胸部”的眼罩造型。

        张石看不见,听觉倒是分外的灵敏,一听两个人的对话就知道是绑架自己的人来了。

        他也是吃过亏的人,也不敢耍横,直接就服软了,“大哥大姐,我哪儿得罪你们了,你们说,我一定改,你们是哪条道上的?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吧。”

        “放了你?”颜莫莫勾起嘴角,“你老实交代我要找的人被你藏哪儿去了,我或许可以考虑。”

        “藏人?”张石连连摇头,“我是老实人啊,不干绑架这种事情的。”

        “你还老实人,你给我老实交代,三天前,你干了什么!”

        “三天前?”

        “对。”

        “三天前我刚被放出来

        不久啊,什么也没干,在家睡觉呢!”

        “胡说!”颜莫莫气的不行,“你没去医院么?”

        “没有啊。”张石听到医院两个字依然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我又没生病没怎么样的,干嘛要去医院?”

        慕子澈盯着张石看了一会儿,“是么?三天前,你刚被放出来是吧!”

        “对啊,刚放出来,就几个朋友一起吃了顿饭,然后就各回各家了么这不是。”

        “那,你家沙发缝里面的两万块是怎么回事?”

        慕子澈嗤笑了一声。

        戴着眼罩的张石明显一愣,他沉默了几秒钟,支支吾吾道,“那就是我朋友给我凑的!”

        “朋友凑到,这么整齐,还都是连号的?”

        慕子澈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根钢管,在地上划过,刺耳的声音在张石的耳边响起,他浑身一颤。

        “说,是不是有人雇佣你做什么了,三天前。”

        “没有,绝对没有,三天前,我就是在家睡觉呢!”

        听了这话,慕子澈依然是一脸的淡定,颜莫莫压不住了,她猛地跳起来朝着张石的脸上就是一巴掌。

        “啪”的响声在废旧的工厂里面回荡了好一会儿。

        颜莫莫脾气暴躁,根本不是慕子澈这种慢性子的人。

        她恶狠狠地反手又是一个巴掌,“妈的,信不信老娘剁了你,还不老实交代,你三天前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去医院了?”

        张石被两巴掌打的眼冒金星,晕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嘴都麻了,说话的时候都有些支吾不清,偏偏还是一口咬定自己三天前是在家睡觉。

        颜莫莫扬起手还要打,被慕子澈拦住了。

        “你拦着我干什么?”

        “这么打,手疼。”慕子澈看了颜莫莫一,目光难得的清冷。

        颜莫莫愣了愣,捂着自己的手掌站在一边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慕子澈掂量着自己手里的钢管,右手臂扬起,然后在颜莫莫都还没来得及看清的情况下直接一棍子朝着张石的小腿砸了下去。

        “啊…….”惨烈的叫声在工厂里面回荡,张石跪倒在地上,双手依然被束缚在后面的柱子上,但是一条腿已经像是断了一样挂在一边。

        渗人不已,就连颜莫莫都皱起眉头来,浑身发毛。

        “小子,”慕子澈手里的感官抵着张石的肩膀,“你可能还不知道你得罪了什么人,我来帮你回忆一下,三天前,你都干了什么,怎么样?”

        张石痛苦的吐着酸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慕子澈的钢管抵着他的下巴,抬起他的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目光狠戾。

        “三天前,你刚出狱,跟你那帮狐朋狗友一起吃了一顿羊蝎子火锅,之后你一个朋友给你介绍了活儿,说是能让你挣钱,你就去了,跟几个人接了头,只需要你们跟着一个姑娘,把她抓起来就行!这样就能拿到钱,是不是?”

        “大哥……大哥…….放了我,我什么都说,都说。”

        “哐当”一声,钢管砸在一旁,扬起灰尘。

        颜莫莫吓得浑身一颤。

        这一瞬间的慕子澈仿佛不是她认识过的那个人一样,狠戾浑身都是寒意,仿佛,仿佛,仿佛是跟沈时谦一样的人一样。

        &nb

        sp; 可是他明明是个油嘴滑舌的无赖啊。

        “说吧。”慕子澈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并没有注意到颜莫莫看向他的目光已经发生了变化。

        三天前,张石刚从拘留所被放出来,几个朋友一起吃了一顿羊蝎子火锅,这些都跟慕子澈查到的一模一样。

        “吃饭的时候,老四问我最近是不是缺钱,我说是,他就说可以给我介绍活儿,让我帮人做事,不是很难,只要跟着那人后面晃一圈就行了。”

        “那人是谁?”慕子澈问道。

        “一个男人,左边脸上有一道很长的刀疤,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大家都叫他刀疤哥。”

        “他让你做什么了?”

        刀疤让张石和另外几个男人一路开车跟着洛冰,在医院门口堵住了洛冰,然后守住了医院所有能让她躲避的地方。

        “刀疤,他,他也没告诉我们这是为什么,他没让我们绑人啊!”

        张石靠在柱子上到抽着冷气,断裂的一条腿让他渐渐呼不动气了。

        “大哥……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真的就这么多了。”

        “他给你们的车,有车牌号么?”

        “我…….我不记得了。”张石低着头,浑身抽搐。

        慕子澈踢了一脚旁边的钢管,钢管在地面上刮过,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此刻显得十分渗人。

        “我知道,我知道。”张石连忙点头,“我知道,那辆车车牌号…….”

        从废旧工厂出来,慕子澈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医院么?这边有个人受伤了,地址是…….”

        颜莫莫一路上都没敢说话,她心里面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慕子澈,好像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他一样。

        “莫莫。”

        “啊……”颜莫莫吓得惊呼了一声,甩开了慕子澈的手。

        “你怕我?”慕子澈愣了愣。

        颜莫莫咽了咽口水,连连摇头。

        她不喜欢有暴力倾向的男人,之前讨厌沈时谦就是觉得他这个人冷酷得很,越看越是能家暴的人。

        “这个张石,除了他之外,他所有参与过这次行动的同伴,都死了。”慕子澈收回自己的额手,扶着方向盘,淡淡道。

        “什么?”颜莫莫一开始还在想为什么慕子澈已经知道除了张石之外还有别人,偏偏只找张石一个人。

        “那他。”

        “你找人跟着他带他来了郊区,应该是打乱了对方的计划,让张石成了漏网之鱼。”

        “所以,所以其实我们也算是救了他。”

        “现在看来是。”慕子澈笑的有些勉强,“你刚刚的反应,让我很受伤。”

        颜莫莫愣了愣,“有么,我就是,我就是被吓到了,你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

        “我只对敌人这样,伤害我的亲人朋友的人。”

        颜莫莫抬起头,看向慕子澈的双眼。

        他的双眼很清澈,颜莫莫认识这么多人,很少能见到这么清澈的一双眼睛,她以前以为洛冰的双眼就就已经是一双很干净清澈的眼睛了,现在发现,原来慕子澈也一样,有一双,让人多看一眼就再也忘不掉的眼睛。

        “对不起啊。”


如果您觉得《洛冰沈时谦》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2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