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939章 不怨

作品:《 蒋小秋盛嘉言

        永怀帝陷入了老父亲的焦虑中,除了国朝的国家大事,他所担忧的,就是婉秋的将来。

        他每每看到婉秋,都是一副忧虑的样子,看得婉秋十分不自在。

        “父皇,可是儿臣有哪里做得不对,让您担心了?”

        小秋自省了一下,是不是她平日里花在绣嫁妆上的时间偷偷减少,被父皇发现了?

        “父皇是担心你出嫁以后照顾不了自己,算着时间,太子殿下也快回到大天帝国了,也许过不了多久,大天帝国便会派人来提亲,到时候便是想反悔也来不及。”

        小秋眨了眨眼睛,“父皇还想着反悔吗?殿下能看得上我已是不易,父皇想让别的女子做大天帝国的太子妃?”

        永怀帝默然,这样问的话,他当然是不想的。

        可是……

        “父皇,您应该担忧太子殿下回去大天帝国之后,会不会深思熟虑之后反悔才是,这世上比我美丽多姿的女子比比皆是,他有什么理由非娶我不可?”

        小秋看得很明白,她公主的身份在国朝算得上尊贵,在大天帝国便于寻常百姓无异,说实话,她到现在都不太明白为何厉天涧会选择自己。

        大概看她长得漂亮吧。

        “胡说,朕的女儿朕还不知道?他要娶你的理由可多着了,总之你安心待嫁,只等着帝国来人就是。”

        永怀帝说得言之凿凿,不许婉秋妄自菲薄。

        婉秋点点头,没发现她偷懒就成,主要厉天涧送来的那些书太过精彩,以至于她舍不得放下,只好对不重要的嫁衣变得敷衍起来。

        小秋觉得她要嫁给厉天涧这件事还是挺好的,平白多了这么许多书可以看,而且他说了,在大天帝国里还有许多许多呢。

        ……

        日子一日日地过着,转眼间,一年过去了。

        小秋的嫁衣已经完工,早已不用每日还要从看书上分出去时间。

        对此她很高兴,然而永怀帝和德妃却并不高兴。

        “这都一年了,大天帝国那里居然还没有动静,莫非他们是真的反悔了不成?”

        德妃心里那个焦虑,再怎么样也该来人了,后宫中已经有人拿这件事儿说项,阴阳怪气地说还是早点给婉秋指人,别异想天开地等着,到最后生生拖成了老姑娘。

        德妃性子内向,又不善于辩解,于是每每只能忍气吞声,心里却是真心为小秋担忧。

        若是太子殿下当真反悔了,就赶紧说啊,他们也好尽早为小秋筹谋。

        永怀帝神色平静,眼底却眸色深沉,“应该不至于如此,十天前婉秋不是还收到了太子殿下送来的东西吗?这一年里那些书籍玩意从未断过,说明太子殿下并非将她忘记。”

        “可是为何就不能送封信来说一说?除了每月的那些东西,大天帝国也没有别的消息,如何让人不忧心?”

        “只能再等等,那是大天帝国的太子,总不能咱们为婉秋找好了出路,那边有了动静,得不偿失。”

        德妃只得作罢,回去了清

        芷宫还不能在婉秋面前表现出异样来。

        不过小秋倒是自己察觉了,于是找了个机会劝慰她。

        “娘,太医都说了您近日忧思过甚,对身子不好,若是因为儿臣的婚事如此,儿臣就罪过了。”

        德妃眉头立刻皱起来,“婉秋啊,你就不着急?你如今的年岁可经不住耽搁,说亲都是要提前的,若是大天帝国那里反悔了,国朝里合适的人选也被挑光了,你可怎么办啊。”

        “那儿臣就陪着娘和父皇。”

        小秋想都没想地说,她压根就没把成亲当成一回事,对她来说,还不如多看几本书来的重要。

        “胡闹!娘平日里太纵容你了,你怎么可说出如此轻率的话来?女子大了都是要成家的,你一辈子留在我们身边,等我们老了,走了呢?谁还能照顾你?”

        德妃也舍不得婉秋嫁出去,可她更舍不得她以后一个人孤独终老。

        婉秋很少听见德妃这样的口气,乖巧地赔了不是。

        “娘,国师常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儿臣的婚事也是如此,若儿臣与太子殿下有缘,此事自然不会有意外,若是没有,您就是再担心也无济于事。”

        小秋笑眯眯地拉着德妃的手,“有那个时间,不如儿臣给你念个故事听?昨日从书里看到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呢,娘想不想听?”

        “你呀……”

        德妃被她哄得没了办法,只得摇了摇头,心想自己还不如一个孩子看得通透。

        ……

        如此,又过了个半年,朝中对福灵公主亲事的猜测与好奇达到了一个顶峰。

        几乎所有的百姓臣子都关注着福灵公主的亲事,一些之前没有被厉天涧看上的女子酸溜溜地编排,“还以为太子殿下会对公主多青睐呢,也不过如此。”

        “就是,若是当初换了咱们去太子殿下身边,兴许这会儿就已经是大天帝国的太子妃了。”

        “说起来福灵公主也是可怜,皇上都给沈大人指了婚,这朝中适合婚配的青年才俊可没几个了。”

        “那也是她心高气傲的后果,谁让她敢将心思打到大天帝国太子的头上?竹篮打水一场空,能怪得了谁?”

        “真是可惜了,本来还以为福灵公主会是公主里嫁得最好的一个,啧啧,真是造化弄人。”

        宫外如此,宫里亦是如此。

        妃嫔在德妃面前含沙射影,有时候还会有不长眼的公主皇子到小秋面前嚼舌根。

        好在永怀帝严惩了几次,众人才知道福灵公主依然是永怀帝的掌上明珠,也就不敢再造次。

        不过德妃终日唉声叹气,让永怀帝很少再来清芷宫,倒是时常将小秋叫过去。

        “你可怨父皇当初那样的决定?若是父皇没有动那样的心思,这会儿你与沈文远的亲事应该已经筹办起来了。”

        永怀帝生出了后悔的意思来,或者他不该为了安抚沈文远,那么着急给他指婚才是。

        婉秋成了这件事里最平静的那一个,“儿臣不怨。”


如果您觉得《蒋小秋盛嘉言》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2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