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679:止个痛

作品:《 村花小妻凶又甜

        徐洲也是这两人回了锦绣店的时候才知道韩谦予已经过来了,回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媳妇儿,似乎再说,这么大的事儿都不用跟我说的吗?

        杜宝秀看着他,一脸的无辜,“我以为你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徐洲很是惊讶,他跟何生才从市里回来啊,回来之后也没人说起这事儿啊,他怎么会知道?

        “可是,你们回来的时候不是先去的照相馆吗?韩谦予一直待在照相馆啊!”杜宝秀说道。

        徐洲听着,又看了一下韩谦予。

        韩谦予非常善解人意的对他点了点头,“是啊,我一直在那边,等到琳琳上学,才跟着她一起去了学校!”

        “我们到的时候琳琳已经去上学了!”徐洲连忙说道,也不追究谁的问题了。追究不了。“来了也好,琳琳以后就归你管了!”

        本来,徐洲还想着,这人来了,还能帮忙点别的事儿,可一想到这人明年夏天就要高考了,略微思考一下,便放弃了。

        什么也没高考重要,这个时间,还是让他待在琳琳身边好好复习吧!

        有韩谦予在,徐洲也不用担心照相馆的事儿!遇到琳琳解决不了的事儿,韩谦予肯定会出手。

        这么一想,他也就安心的走了,家里这边有岳父岳母,就算有什么事儿,人也不得吃亏,这样就行。

        于是,叮嘱他们早点洗洗休息,便回屋跟杜宝秀说起这事儿了!

        听徐洲说他要出门,杜宝秀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要跟着一起,可是,这个想法刚冒头,就被掐灭了!

        她手上还有那么多活儿,肯定不能不管不顾就跟着一起出门的!

        于是,一张脸顿时皱巴成了一团。

        徐洲瞧着,忍不住伸手在她的脸上揉了揉,然后才笑道,“我跟张二宝借个淘汰下来的照相机,遇见什么好看的,都给你拍下来,回来让你慢慢看!”

        “……行吧!”杜宝秀想了想,觉着聊胜于无,这才点头,有些不情不愿的应道。

        徐洲瞧着,就觉着他媳妇儿怎么看怎么可爱!于是,没忍住,低头,在她脸上吧唧吧唧的啃了几口。

        原本还有点小情绪的杜宝秀:“……你别瞎闹,门还没关呢!”

        “没关也没事儿!”徐洲放开人,特理直气壮的说道,“咱们是夫妻,亲亲我我光明正大!谁也不能说啥!”

        “还说啥呢?”堂屋里,想起方琼的声音,“赶紧收拾收拾准备睡觉!明天还得早起呢!”

        徐洲:“……”

        杜宝秀:“……”

        “好嘞,妈,咱们马上就睡!”徐洲冲着门口喊道。

        好在,方琼也就是听见他们的声音,才喊了一声提醒,并没有多说什么,见他应了,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听见关门声,一直屏住呼吸的杜宝秀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着还一脸笑嘻嘻的徐洲,杜宝秀没忍住,伸手在他的身上捶了一拳。

        “唔!”徐洲捂住被捶的部位,痛苦的闷哼了一声。

        杜宝秀吓了一跳,忙凑了上去,一脸忧心的询问,“没事儿吧?这么疼的吗?我用了太大力吗?”

        她……她就随随便便捶了一下啊!没有用太大力气啊!

        抬头,果然见他一脸笑,杜宝秀:“……”

        “嘿嘿嘿……”徐洲没忍住,乐的不行,“就你这么点力气,怎么能打疼我?”

        只可惜,话刚说完,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

        吓得其他屋里的人,纷纷跑出各自的房间,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儿。

        “徐洲,我嫂子她拿刀杀你了?”这是院子里何生喊的。

        “拿刀应该不至于!”这是声音稍小一点的韩谦予。

        “不拿刀能喊这么凄惨?”何生不信。

        而西屋里,刚进屋准备休息的方琼,也推开了门,匆匆的过来查看了。

        “怎么回事儿啊?”门没关,方琼也就没敲门,进来,就看见自己的女婿一只脚站着,另外一只脚缩着,一张脸都扭曲了!而她家女儿,则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

        日子过得顺风顺水,已经让徐洲忘了他是体制如何特殊的人!他跟徐琳两人,完全想法,一个痛感敏锐,一个几乎痛感迟钝。

        他媳妇儿这一脚,可算是让他想起来这件恐怖的事儿了!

        至于杜宝秀,显然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顿时后悔自己的冲动!

        他就想逗她玩儿,她竟然还跟他认真了!

        “没事儿啊!”徐洲强忍着疼,对着进来的方琼,跟看着方琼进来才敢进来查看的何生韩谦予,强笑着说道,“不小心踢到桌腿了!”

        大夏天的,穿着凉鞋,踢到墙角跟桌腿那种滋味儿还是挺难受了!大多数都有过这种不幸的体验,因而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就理解并同情了!

        “哎哟,这是真疼!”何生说道,他有一回是踢到门上的,疼的他以为自己脚指头要断了一样!“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哟!”

        “没事儿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韩谦予问,他觉着自己的未来大舅哥脸色有些不正常啊!

        “没事儿没事儿!”徐洲连连摆手,他要是因为被踩了一脚就去医院,这张脸就甭要了!“缓一下就行,你们都洗过了吗?洗过了就早点睡!”

        “简单的冲了个澡!”韩谦予说道。

        “我早洗过了!”何生道。

        徐洲挥手,“赶紧回去睡觉!”你们在这里,我不好发挥,我还得咬牙忍着不能喊疼。

        方琼见自家女婿的冷汗都冒出来了,不免担心,又怕自己在这里,女婿好面子,不敢喊出来,因而,叮嘱了几句,便拉着另外两个人出去了,还非常好心的把他们的门给关了起来。

        “对不起!我不是……”人一走,杜宝秀就满心愧疚的道了歉,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徐洲一把推到了门上。

        杜宝秀:“……”

        猝不及防被抵到门上的杜宝秀,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就在她想这人是不是打算踩回来的时候,徐洲却忽然开口了。

        “媳妇儿,忍不住了,止个痛先!”

        杜宝秀:“……”她怎么给他止痛?

        没等她开口询问,那人便低下了头,一下子就堵住了她的嘴巴。

        杜宝秀:“……”

        好吧,这下子,她算是明白怎么止痛的了!

        门外,听见关上的门咚的一声响,还都吓了一跳,好在,后面就没声了,几个人这才反放心。

        各自回屋睡觉去了。

        方琼也回了屋,刚进屋,杜如斌就起身问了。

        “怎么回事儿啊?徐洲叫那么惨?”

        “没事儿!”方琼不想让杜如斌也跟着操心,忙说道,“脚踢了下桌腿!没多大事儿!”

        “没多大事儿他叫那么惨?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杀猪呢!”杜如斌说道。

        刚说完,大腿就被啪的打了一下。

        “瞎说什么呢?”方琼皱着眉头说道。

        “那臭小子陷害我!”杜如斌冷哼一声,自己都没好好收拾他。

        “陷害你个头!”方琼冲他翻了个白眼,“多大的人了,还跟孩子计较!再说了,孩子让你留下来帮忙,那是看得起你,你要是个邋里邋遢的小老头,你看人孩子乐不乐意你留下来?大不了每年给你点钱,就把你打发了!”

        “瞎说!”杜如斌听了方琼的话,顿时就不赞同了,“我女婿才不是那样的人!”

        方琼:“……”

        合着,不好也是你说的,好也是你说的?

        “睡觉睡觉!”方琼不想跟她说,浪费时间。“向里面躺躺!”

        杜如斌:“……”

        几个房间的灯,一个接一个灭掉,至于是不是睡觉,怎么睡觉,那就不得而知了!

        第二天,众人就发现,徐洲杜宝秀这对小夫妻,两个人的脖子上的同一个位置,都被种了一颗草莓。

        不过,两人的态度就天差地别了,一个恨不能躲在屋里不出来见人,而另外一个,招摇过市,恨不能所有人都问一问他脖子上的那颗草莓是哪里来的!

        只可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越是这般想,众人就越是集体眼瞎,愣是没有一个人问他怎么回事儿,这让徐洲非常的郁闷!觉着这些人,从上到下,都非常的不可爱。他只是想嘚瑟一下啊,都这么的不配合!


如果您觉得《村花小妻凶又甜》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282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