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349各自为政

作品:《 大神崛起

        常委会后,很长一段时间,马成龙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一切似乎难得的风平浪静,王耀中和秦书凯琢磨着,河湾乡拆迁的事情,已经拖了很长时间了,市纪委洪书记那里还在等着回话呢,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由王耀中负责把这件事做个了结,到河湾乡跑一趟,调查清楚所有情况后,形成文案,向洪书记做出汇报,王耀中看了一趟,却发现那几个打自己的人都在原位。

        王耀中到河湾乡的那天是个好天气,阳光特别卖力的释放能量,把一行人晒的脸上冒油。

        王耀中和纪委副书记朱志牛还有一个秘书,轻车简装,直奔河湾乡以前的拆迁现场,看看情况。

        这是王耀中第二次来到这里,第一次来时的经历还记忆犹新,尽管车内几人尽量的谈笑风生想要在领导面前把气氛搞的轻松一些,王耀中还是有些气闷,毕竟作为纪委书记曾经在这个小地方被一帮人侮辱痛打一顿,这样的经历,估计一辈子也不会再发生第二回。

        好在,王耀中想当时打自己的人,都已经受到了该有的惩罚,否则,让自己怎么能心平气和的再次来到这里,调查群众上啊访的事件。

        车子很快停在了河湾乡政府西边的一个村的村头,远远的,王耀中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的用手擦了擦自己的双眼后,他终于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在村头不远的一家拆迁人的房屋附近,一个长着鹰钩鼻的联防队员和一个小个子联防队员,正手拿电啊警棍,正如狗一样的四处晃悠,这两人正是上次殴打自己的那两人。

        从两人的着装和状态看,两人应该还是处于正常工作状态。王耀中心里很生气,想了想,让司机把车开到村子另一头,然后才下车,直奔当地老百姓家,要知道具体的情况。

        王耀中进村里,跟老乡们打听,在村头拎着电啊警棍乱转的两个联防队员听说因为犯错误被开除过,为什么现在又重新出现在拆迁现场呢?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一位老大爷很不屑地说,小伙子,看上去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怎么问这么弱智的问题,您说的事情,我们都清楚,但是这两人都是河湾乡党委书记于志农的亲戚,前一阵是听说因为什么事情牵扯到,但是有关系出点事也没有什么,停职了几天,只当是休息了几天没来,这阵子早就正常回来上班了。

        旁边的一个年轻人说,尤其是那个鹰钩鼻子,自从回来后,对大伙的态度更加凶狠了,经常对大伙炫耀说,在这里,他就是老大,就是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王耀中都被他亲自教训过,还怕斗不过几个没权没势的小老百姓。

        王耀中听到这里,简直要气炸了,县里开个常委会议研究处分,可是这是什么处理决定,什么开除决定,原来都是蒙骗自己的花招,私底下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眼里,从另一个角度说,就是没把自己一个纪委书记被打的事情放在眼里。

        朱志牛等人看出王耀中的情绪有些激动,于是试图安慰说,王书记,很多事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还是不要早下结论比较好,老百姓有的时候不一定了解最真实的情况。

        王耀中生气的说,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怎么就不是真实情况,最真实的情况就是当时打我的人现在不仅没有受到开除的处分,现在还在我眼前晃悠,很好,普水的很多干部确实有水平,我是见到了。

        朱志牛知道王耀中年轻,脾气上来倔的很,担心有什么差池,惹毛了他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来,便忍住了,什么话都不敢说。

        王耀中又问老百姓,上次打人事件中的派出所副所长听说被免除职务了,这事是真的吗?最近有没有到河湾乡来?

        老百姓笑着说,你怎么能相信这个话呢,上次的事情过后,当地派出所长反而被调动走了,那个打人的副所长虽说是表面上背了个什么处分,可他已经成了代理所长,主持派出所所有事务,手里的权力反而更大了,听说,就这阵子,就要磨上正所长的位置了。

        王耀中不禁疑惑的问,这个副所长也是乡里党委书记的亲戚,否则,怎么能得到这样的照顾?

        老百姓说,那倒不是,不过这个副所长的来头靠山听说来头更大,是县里什么公安局长,还是常委什么的,有了这么硬的靠山,人家哪能不提拔当所长呢,过几年说不定做副局长呢。

        此时的王耀中心情恶劣到了极点,跟老百姓道谢后,王耀中和朱志牛等人走到村外无人之处,王耀中对朱志牛说,朱副书记,有件事你尽快帮我了解一下,必须很具体。

        朱志牛问,什么事情?

        王耀中说,上次的事情中,被处理的还有一位河湾乡的副乡长,当时的处理意见是免职,你帮我查一下,这个人现在究竟被免职了是不是跟那些人一样,都只是欺上瞒下的走过场。

        朱志牛说,行,这事情交给我来办。

        本来王耀中准备在拆迁地好好的走访一番,把具体情况弄清楚一下,没想到一到这里就遇到了这么闹心的事情,王耀中吩咐秘书和朱志牛留下来,再详细了解一下各方面的情况,自己则坐车离开,他想着,自己必须赶紧回去,把这些意想不到的新情况跟秦书凯好好的沟通一下。

        王耀中现在很乱,在普水只能跟秦书凯商量一下下一步的工作究竟该从哪里下手,还有那些仍旧在眼前耀武扬威的人,究竟该怎么处理?王耀中想到一定要出这口气。

        现在,河湾乡的人糊弄自己,县里的常委里面还有人在护着糊弄自己的人,这样的做法简直就是把自己当猴耍,如果不是因为上面有人做保护伞,底下人是绝对没有这么大的胆量的,毕竟自己还是普水的纪委书记,所以这件事的根源不在底下,而在上头。

        回到县区,王耀中摘掉秦书凯在办公室,于是到了秦书凯的办公室,关起门来后,把这件事跟秦书凯说完后,秦书凯也是大吃一惊,毕竟这事的处理结果是一而再的上了常委会讨论过的,常委会上的事情竟然没有执行到位,这件事的幕后最终主使显而易见是谁了。

        秦书凯说,兄弟,这件事暂时千万不能说,只能先憋在心里,你记住,上次咱们悄悄的动作,抓住了赵王道的把柄把赵王道扳倒了,这事一出来就跟马成龙和他的那帮兄弟结下了梁子了,这段时间内,他们一定会密切注意我们这边的动向,你听我的,君子报仇,不急在一时,咱们还是要稳住劲慢慢来,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王耀中说,关键我忧闷啊,琢磨着,这些人敢这样大胆的糊弄我,这背后撑腰的人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我这心里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你都不知道,今天我到河湾乡看到那两人站在那里的时候,我真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你说这样的事情说出去谁信,我这个纪委书记当的,真他妈窝囊透了,连自己的安全都保证不了,还去调查拆迁事件中受害的百姓情况,就算是把情况调查清楚了,我又怎么能保证自己能帮助老百姓伸张正义啊。

        秦书凯理解王耀中此时的心情,于是劝慰说,算了,你没有在基层工作的经验,这样的事情,发生也不算奇怪,这底下人有底下人的活法,以后你就会明白了,天子离的太远,当地的一把手那就是一方诸侯啊,要不怎么很多人都想从市级机关里下来争着到下面当县委书记,县长呢。

        王耀中问秦书凯,目前这种情况下,拆迁的事还要继续调查吗?

        秦书凯说,当然要继续调查,你记住了,只有手里有了东西,才有了跟那帮人斗的武器,想要立于不败之地,手里的证据越多越好。否则,你就是跟马成龙摊牌,马成龙还是嘴上一套背后一套,糊弄着。就说,扳倒赵王道这件事,很多人就不敢和我们作对,老虎不发威,就被人当着病猫。

        王耀中答应秦书凯,这段时间会让下面的人悄悄的调查,要弄出结果。

        当天晚上,朱志牛从河湾乡调查回来后,把事关那位副乡长的事情跟王耀中作了汇报。

        朱志牛说,自己带人私下到河湾乡政府了解了一下,跟原先王书记预料的一样,那个副乡长所谓的免职果然也只是走过场,现在跟所有乡里领导成员一样,不仅参与班子的分工,还分管较为重要的工作,这说明乡里对于这为副乡长的处理也只是流于口头而已。

        王耀中听了朱志牛的汇报后,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思想准备,但是心里还是很生气。

        王耀中说:“朱书记,以你今天在河湾乡调查的结果看,这河湾乡的拆迁上,问题严重吗?”

        朱志牛皱了皱眉说,书记,我们纪委做事就是讲究证据,虽然以前听了不少关于河湾乡拆迁说什么官商勾结的事,但是没证据我不敢说,从几次上啊访的情况来看,这次拆迁问题肯定是有的,只不过,到底严重到什么地步,我现在心里也没底。”

        朱志牛了解王耀中现在的心情,对于河湾乡拆迁事件的调查,巴不得像调查赵王道一样,很快有实质性的进展,这样一来,王耀中才能把憋在心里的那口恶气痛痛快快的释放出来。

        王耀中和秦书凯正忙着调查河湾乡拆迁上啊访事件的时候,马成龙已经有点亟不可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