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无题

作品:《 师父总是太无情

        瞅着这双漆黑无白的眼眸,我这才认出,这披头散发的玉面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人妖那厮,因为他以如此面目示人,我亦曾见过,想想那日他的那番心黑手狠的作为,我不免狠狠的一哆嗦。

        好半晌,我才伸出一只虚空之手来,抚抚全身上下那倒竖的汗毛,强自镇定的问道:“为何?”

        “从今往后,你的是我的徒儿,你当唤我一声师父才是!”白染玉面微扬,傲然说道。

        师父?听得这话,我立刻想起二狗子曾说,你师父鹿非真人,很有些捉鬼拿妖的本事,四里八乡的村民们都称他是活神仙。

        想那老道在时,把我当作他捉鬼拿妖的诱饵,我拼上性命方才能换来两碗勉强果腹的清粥,如此想来,师父这样物什,可是万万要不得的。

        思及此,我便抬起眼来义正言辞不卑不亢的道:“白染尊上,您的救命之恩,我江离一直铭记于心,对于前次对您的冒犯,我这厢也诚心的道个不是,只是这拜师之事,却是万万当不起的,还请尊上见谅!”

        听得这话,人妖顿时双眉紧蹙,脸上露出了一副匪夷所思至极的神情来,他一瞬不瞬的瞪着我,我亦不甘示弱的回望着他,就在我二人大眼瞪小眼相持较量的时候,忽地传来了一阵猛力踢打的敲门之声:“白染,快把我家小白给我放出来!你若再不放,我可就进去了!”

        听得这声儿,我陡然一激灵,心中顿时涌起一阵狂喜之情来,刚想奔出去相迎,可未及转身便见黑狗那厮已然是闯将进来了。

        “老黑!”我眼中蓄泪紧跑几步扑上前去。

        “小白?!”黑狗大惊大喜之下也扑将过来。

        可我却猛地抱住了一团虚空,一个趔趄差点儿扑倒在地,而黑狗那货却虎虎生风的从我身旁呼啸而过,打眼狐疑瞅了一圈儿之后,便喃喃自语道:“哎?我家小白白呢?”

        见他如此,我这才想起,我早已幻回了真身,他哪里还能认得我,如此一想,我便哂然一笑迎上前去,而黑狗却忽地将身一转,一头钻到了床榻底下,许是我猛地上前,而他也忽地一撅,可怜我这张热脸差点儿就贴到了狗屁股上去。

        过了好半晌,才见黑狗那货从那床榻底下爬将出来哭号道:“小白白啊,我说你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你走了,可让老夫我一个人怎么活呀……”老黑越哭越伤心,越哭越大声,最后竟是左一把鼻涕右一把眼泪的瘫坐在了地上。

        “老黑,老黑,你别哭了,我在这儿呢!”我跑将过去拍了拍他背。

        却见他转过脸来瞅了瞅我继续号哭:“我在找我家小白,没找你!”

        “老黑,我就是小白,小白就是我呀!”我又拍了拍他背,认真说道。

        “小白?”老黑说着便嗅了嗅鼻子,“好像,是这个味儿!”

        “对啊,可不就是这个味儿嘛!”见老黑终于认出我了,我高兴极了,可黑狗那货却陡然黑了脸道:“小白,你做狗做的好好的,怎得恁的想不开突然又改做人了?可是遇到了什么想不开的事儿?说出来,也好让老夫给你排解排解!”

        “排解你个头啊?!我本来就是人好不好?!”我登时怒道。

        黑狗拿眼将我上上下下瞅了一通,苦着脸道:“可我瞅你这模样别扭得很,还不如那狗模样呢!我明白了,一定是白染那货把你变成这样的!”只见老黑双眼微眯,忽地转头怒对白染,一副嫉恶如仇的模样。

        “可不就是!”我脱口而出道,可说完此话顿觉不对,抬头一瞧,却见白染那厮正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瞧,一双眼睛冒着森森寒气,生生盯出我一身鸡皮疙瘩来。

        “别怕,有老夫在,谁敢欺负了你,咱就把他欺负回去!”黑狗说着便将我一把拉到白染面前大喝一声道:“白染,我问你,你把我家小白变成这副模样,到底意欲何为?”老黑为了增加气势,话毕还在桌子上狠狠拍了一下,我亦跟着震了震。

        可震完之后,我一咂摸老黑这话,顿觉不对,于是,我便悄悄拉了拉老黑得衣袖急道:“老黑,老黑,这话这么说,它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呀?我申老黑说话就这样,何况我是他师叔,比他年长十几万岁,它怎么就不合适了!”老黑一脸不听劝的模样。

        我正要再说,却见白染微微抬眼,拿眼风将我轻轻一扫道:“听师叔这意思,好像不太喜欢他这本来的模样?”

        “可不就是……”老黑话刚出口胳膊便被我狠狠的掐了一把,他一边呲牙咧嘴,一边急忙改口道:“不……不……我的意思就是吧,就是我家小白他如此俊俏一个后生,你把他变成一只小狗,它不大好!”听完老黑的话,我终于满意放心的松了手,可老黑却是一脸的沮丧。

        “小白?合着师叔您还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呢,就来找我兴师问罪!”白染摇了摇头鄙夷一笑道。

        老黑听得此话眉头一皱急忙转头悄悄问我道:“还真是,我都忘了,快告诉我,你姓什么叫什么!”

        “江……离……”我赶紧小声回道。

        “什么?张雷?”黑狗将脸皱作一团大声问道。

        “江水的江,别离的离!”只听一个重音响起,抬眼却是白染与我同说一话,我朝他眨巴眨巴眼睛,立马将脸一别,转而瞅向黑狗的鼻子尖儿。

        话落,白染嘴角立时扬起一丝揶揄的笑意来,老黑见状,便气呼呼的扭过头来瞪我一眼,我赶紧识趣的把嘴唇紧紧抿上。

        “不管叫什么,你……你就是不对,不是师叔我说你,你一个堂堂清微尊主,竟对一只……哦不……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道士下手,你……你你……情何以堪哪?”老黑索性拿出了长辈的款儿来。

        “手无缚鸡之力?”白染听得这话突然站起了身来,那双漆黑如潭的眸中陡然闪过两道耀目冷光,“想必师叔您还不知道吧,就是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道,夺走水云塔,捣毁南薰阁,大败鼠妖,重伤洛瑶,还大施妖风,将我清微几十位低阶弟子吹得不知去向!”

        听得这话,黑狗登时大嘴一张,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刷的转眼朝我瞧将过来。


如果您觉得《师父总是太无情》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3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