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章 审判会

作品:《 最强挂机大佬

        韩天峰见状不妙,急忙瞪着李家众人喝道:“敢太岁头上动土,我看你们是活腻歪了,还不快滚!”

        同时他心里对江山也更多了几分怯意。

        仅仅凭气势就能将四级高阶的李青山重伤,光这一手他就自愧不如。

        “我……我们走。”

        李青山一声令下,伸手让旁边的李青江扶住,这才有力气转身。

        结果身子还刚转到一半,咽下去的那口鲜血便再也压制不住喷涌而出,溅的李青江满脸都是。

        李家众人尽皆大惊。

        他们连李青山是怎么受伤的都不知道。

        那姓江的竟然如此可怕。

        还好刚才没有动手,否则此刻只怕已经成了一地的尸体……

        众人心里哆嗦着,一个个再也无法保持冷静,更顾不得什么形象了,如飞似的往树林外奔逃,生怕走迟了一步对方就会反悔。

        ……

        中午时分,一行人回到了万道学府。

        学校审判院大厅。

        审判会会长方旭正襟危坐,面露威严。

        在他右侧,还坐着一名须发花白的老者,他面色深沉,看不出喜怒哀乐,但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让在场所有人都不敢直视。

        这是学校三位副校长之一的韩阳秋。

        同时也是韩天峰的叔叔,华汉国能排进前十的修炼世家韩家嫡系,放眼整个华汉国修行界,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在两人的下方,站着陈宇和韩天峰,以及与此事有关的众多学员。

        这些学员东倒西歪,站的站,躺的躺,其中有十几个都身受重伤,缺胳膊少腿的也足足有八人。

        方旭盯着陈宇:“被告,你可认罪?”

        “自卫伤人,我何罪之有?”

        陈宇暗暗扫视了一眼周围,心中有些焦急。

        那不靠谱的酒鬼师父怎么还不来?

        自己刚回学校就被带来了审判院,根本没时间回去搬救兵。

        不过按理来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整个学校都轰动了,她不可能不知道,总不能是喝醉了或者没在家吧?

        方旭沉着脸道:“自卫?你可有证据?”

        陈宇陷入了沉默。

        唯一的证人赵清风,已经被韩天峰给灭口了。

        要是还有一张“诚实卡”就好了……

        陈宇暗中打开了系统刮刮乐,今天的五次机会还没用,要是能刮出一张“诚实卡”,那在场的学生全都可以是证人。

        可惜他一连刮了五次,也只获得了一张“初级治疗卡”。

        该来的不来!

        陈宇心里有些郁闷,正为难之际——

        “我能做证。”

        一道气喘吁吁的声音传来,一名中等身高的少女跑进了审判大厅。

        她面色微红,眼神有些怯弱的看了眼四周,深吸一口气走到了大厅中央,朝审判台上一拱手:“九号学院赵清风门下学生易小小,见过各位老师。”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

        这件事情自始至终,易小小都没有参与进来,她怎么跑来作证了?

        最诧异的当属陈宇。

        之前为了那张“顿悟卡”,他可是把易小小给得罪透了,做梦也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会跑来给他做证人。

        这心胸,这气度,好人啊……

        陈宇在心里暗自赞许之余,更多的是惭愧。

        不过他也同样不明白,易小小根本没参与这件事,她能作什么证?

        易小小说道:“在训练开始的第八天早晨,我准备去溪流中抓鱼充当食物,不曾想半路见到林强和赵信等人鬼鬼祟祟凑在一起,像是在商量什么事情,我出于好奇就暗中跟了上去,结果听到他们在商量围攻陈宇,夺取仙灵草的计划。”

        “放屁!”

        赵信躺在地上捂着胸口怒道:“纯属胡编乱造,若真有此事,你跟在身后,我们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你。”

        易小小摇了摇头:“我修为高于你们,你们察觉不到也正常。”

        “……”

        赵信憋的脸红脖子粗,冲着易小小嘶吼道:“你跟我作对,你对得起小雅吗?”

        “我……”

        易小小神情有些黯淡。

        片刻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坚定道:“可我也要对得起我死去的老师!”

        “肃静。”

        方旭目光一扫,盯着易小小道:“闲话少说,之后呢?”

        “之后我就跑去找赵清风老师了,可是赵老师赶到时,据说陈宇已经突围而出,跑进灵兽山脉深处去了。”

        方旭听完皱了皱眉:“也就是说,陈宇与其他同学的打斗,你并非亲眼所见?”

        “我没见到。”

        易小小鼓了鼓勇气,如实道:“但据我之前听到的,我想陈宇应该是出于自卫才伤人的。况且,他实在没有独自与数十名同学为敌的理由。”

        “你既非亲眼所见,如何能作证?”

        方旭罢了罢手:“退到一旁去吧。”

        “可是……”

        易小小迟疑了片刻,最终退到了旁边。

        “陈宇,你性情暴戾,连伤十余名同学,致八名同学终身残废,如此狠毒的手段,实属罪大恶极。眼下证据确凿,你还有何话说?”

        韩阳秋冷哼一声站起身来,看了眼方旭道:“方会长,按照校规,此罪该如何处置?”

        方旭沉吟了片刻:“残害同学,且情节严重,按照规矩当废去修为,斩断双腿囚于牢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此甚好。”

        韩阳秋点点头,看了眼下方的韩天峰。

        韩天峰笑的嘴角都快裂开了。

        这个处罚方式,是他早就跟韩阳秋打过招呼的。

        目的就是留陈宇一口气,日后再把他弄出去交给李家,到时候自己与李家之间的协议,也算是彻底达成了。

        “且慢裁决!”

        站在大厅外的老头子江山朗声道:“此事只怕没这么简单,赵清风尸体尚未回来,死因也全是韩天峰一面之词,依老朽之见,还是再等上几日,把一切彻底查明,再做决定不迟。”

        “事实就在眼前,还有什么好查的?”

        韩阳秋看了眼方旭,催促道:“即刻行刑吧。”

        现在校长和另外两名副校长都不在家,越早处置越好,若是等到柳清音回来,恐怕事情就不好办了。

        方旭无奈的叹了口气,喝道:“执法者何在?将陈宇斩断双腿,废去修为,打入大牢。”

        “是!”

        站立在大厅两旁的四名执法者,立刻朝陈宇走来。

        “审判会?公平公正?真是可笑!”

        陈宇将背上大刀摘下,“锵”的一声拔刀出鞘,冷冷的扫视着四周:“去你娘的审判会,我陈宇今日纵然战死,也绝不接受你们的狗屁裁决!”

        他心里很清楚,眼下韩阳秋一手遮天,就算自己再怎么辩解,也只是徒劳。

        可惜啊!

        陈宇心有不甘。

        他才刚来到这水蓝星,如今名师有了,外挂也开了,修为也开始猛涨了,眼看就要装逼打脸了,没想到却要死了……

        老天爷你怕是在玩我吧?

        厅外江山和秦家兄弟都是无奈的摇头,叹了口气。

        他们虽然感觉韩天峰有问题,但并无证据,而眼下柳清音也不在家,面对手握重权的韩阳秋,他们实在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