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九十五章 乾卦生精灵,骷髅吐谏言(大章)

作品:《 山海为龙

       

黄泉古道尽头,骷髅雨下的越发的激烈,一下下的敲击在熊垣带着的骷髅头盔上,让熊垣情不自禁的弯下腰,减少自己跌倒的次数,可即便如此,他的身上也早已经被砸的各处淤青,疼痛难忍了。



       

筋疲力尽之下,熊垣近乎绝望的坐在了骷髅堆上,茫然的看着四周,如同浓墨的漆黑将他全身紧紧的包裹着,看不到周围的半点景象,只有不断砸在身边的骷髅弹射起来的疼痛,让他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莫非我的猜测是错误的?往骷髅雨最密的地方去,并不能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熊垣的心里闪过浓郁的阴暗之色,当初他落到这里的时候,就敏感的察觉到了骷髅雨下落的密集程度是有问题的,一边浓郁,一边稀薄,在他的猜想之中,如果这里有什么机缘,那一定应该是藏在这骷髅雨的浓密之处。



       

可他在心脏跳动四十三万次之后,也就是大约五天时间,他一直深入到这骷髅雨里面,骷髅雨越来越密集,而他随身携带的东西几乎快用完了,吃的,喝的,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可这依旧没有看到丝毫的不同的东西。



       

熊垣扭头,看向了来路,来路茫茫不可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真的选错了吗?实际上这机缘不在这里,而是在骷髅雨稀薄的那一边?”一想到这个结果,熊垣就有一种近乎崩溃的感觉。



       

他已经回不了头了!



       

就在这个时候,熊垣的耳边突然传来了细微的沙沙声。



       

“声音?



       

这地方竟然有声音?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熊垣惊的急忙站了起来,竖起耳朵仔细倾听,这次,他终于听清楚了,确实有极度细微的声音在他的正前方,那骷髅雨的密集之处传来,熊垣只觉得浑身一激灵,全身都充满了力量,至少,他之前的坚持是对的。



       

三步并两步的向着声音的方向冲过去,细微的声音逐渐变大,熊垣也终于听清楚了这声音里究竟是什么。



       

“鬼~”



       

“鬼~”



       

“鬼~”



       

一声接着一声,连绵不绝,时刻不曾停歇。



       

漆黑之中,熊垣只觉得这个声音分外的耳熟,直到他的脚下被骷髅块绊了一下,才猛然醒悟过来,这不是他进入九幽之下第一天时,路过荒原,听到的那个诡异的骷髅喊叫的吗,当时自己还觉得诡异来着。



       

莫非它这是被黄泉古道上的大水给冲下来的?



       

满心欢喜的熊垣有些失落,原本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些线索,这没想到这仅仅是一个玩笑似的结果,一个在黄泉古道上茫然大叫的骷髅,也仅仅是给了他些许慰藉罢了。就在这个时候,那骷髅的声调猛然高了起来,直接向着骷髅雨更密集处。



       

漆黑之中,熊垣自然而然的跟了上去,在一声声鬼鬼的叫声中,埋头向着骷髅雨深处冲去,这一冲就是一天,熊垣的双腿如同灌了泥浆一般沉重,跌倒的次数也越来越多,突然,熊垣再一次跌倒,连滚带爬的跌入到了一个大坑中,不断的翻滚着向着大坑内部跌落。



       

鬼鬼的叫声在这一刻也变得更加的急躁了起来。



       

终于,熊垣的头撞在了石头上,陪着它顶了一路骷髅雨的兽骨终于变成了碎片。



       

这个坑内有光!



       

光明如昼!



       

熊垣终于有机会抬头查看周围的景象,只见光明外一道道漆黑如墨,上点缀着星星斑点的锁链在头顶上交织出骇人的网络,锁链上散发着恐怖至极的神威。



       

每当锁链转动时,总有星辰之景象在锁链四周流转,仿佛那黑暗就是星空中的万古长夜,即便是大日的光芒也难以穿越。



       

在这锁链之下,捆绑着一个发光的模糊生灵,那光芒落在熊垣身上时,熊垣就感觉到自己的灵性有了些许的活泛。



       

在熊垣之前,一个七拼八凑的骷髅四肢匍匐,朝圣一般的抬头看着那模糊身影,发出了呜呜的声音,激动,悲伤的感觉从它的身上散发出来,强烈的影响着周围的环境。



       

这骷髅竟然在哭。



       

熊垣艰难的摊开身体,尽量让光芒照耀在身上更多的地方,好让自己恢复些灵性,恢复些许的图腾之力。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没力气去同情一个骷髅了,只是觉得心有戚戚,悲伤莫名。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熊垣的灵性终于恢复了一成之后,那骷髅终于停止了哭泣,艰难的站起身来,向着熊垣这边走来。



       

“你……是,是人族??”骷髅上下打量了一遍熊垣,再三确认之下,才终于敢确认了似的。



       

熊垣点点头,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骷髅,腿骨应该是鸟骨,细长细长,胸骨看着应该是虎豹一般的骨头,两个手臂更是奇葩,竟然是两个硕大无比的肩骨,上面破破烂烂的,往头上一遮,就能挡住来自头顶的骷髅雨的冲击。



       

看到熊垣点头确定,这骷髅竟然激动的浑身颤抖,仰天悲呼,比之前更加悲切,哗啦啦的声响之中,那一身拼凑而来的骨骼散落在地,整个骷髅上下只有头颅还在,轻飘飘的落在地上,面朝着熊垣,嘴巴开合,如此三番,才终于发出了声音:“人族,帝颛顼之子,莫离,见过人族同乡,不知故国安好?”



       

熊垣倏然一惊,急忙起身,惊问道:“你是滴颛顼的儿子?”



       

“是啊,我是帝颛顼之子,残破之躯,本应羞愧见人,只是久不曾见故乡之人,这才敢于上前。”莫离的骷髅头低了一下,哀伤道:“现在帝颛顼如何了?颛顼之国还好吗?我的兄弟们过的怎么样?”



       

“都还好,都还好!”



       

熊垣看着骷髅头,将自己所知道的帝颛顼的事情说了一遍,从帝颛顼砍伐建木,绝地天通开始,到帝颛顼征战北海,与觚竹氏厮杀于北荒,将觚竹氏逼迫的不得不割让半个北海给他。然后又说道帝颛顼正在巅峰之时突然归隐,将颛顼之国迁移到空桑山上,隐匿于大荒之外,不在人间出现。



       

自帝颛顼之后,帝挚,帝喾分别治理人族,乃至于现如今的帝放勋,已经有近五百年了。



       

莫离听着,又哭又笑,听到高兴处便仰天长啸,听到悲伤处又忍不住低声抽泣,五百年的沧桑巨变,人间换了几代共主,几代大帝。许久之后,莫离的情绪才终于平缓了下来,感叹道:“想不到大荒已经过去了五百年,当年我来的时候,我父才刚刚当上人族共主,等我一觉醒来,我父竟然已经隐居了。这一觉睡的时间真长啊。”



       

在他缓缓的叙说中,熊垣也终于弄明白究竟在这莫离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曾经的他身为颛顼之子,奉颛顼之命探查九幽之下,查看乾卦踪迹,结果没想到才刚刚发现了乾卦的些许痕迹,就遭遇到了莫大的恐怖,一身血肉凭空化作了乌有,然后倒在了黄泉古道上。



       

“无数年来,我一直在重复着一个梦境,在梦里我身上有一件我必须要完成的事情,我必须回去,必须要把我知道的消息带回去,为了怕我自己忘记,无数年来,在那个梦里,我一直在疯狂的大叫归,归,归,可惜那个梦做了无数年,没想到兜兜转转,我竟然又回到了这里,这次只怕我真的再也回不去了。”莫离的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悲伤。



       

无数年来,他以为自己逃离了这绝境,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踏上故乡,没想到自己醒来的时候,竟然是自己当初所面对的最绝望的场景。



       

“人族,我的同胞,赶快离去吧,趁着你还有体力,还有力量,赶紧离去吧!”莫离劝告着熊垣。



       

熊垣摇摇头,道:“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得到一个消息回去的,而是要把这消息的源头给拿到手,不得到这个,即便我回去又能如何?迟早不过是枯骨一堆,和外面的骷髅不会有半分的区别。如果你没什么要说的,那就把路让开吧。”



       

“你想自己动手?你知道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是什么?”莫离的骷髅头一蹦三尺高,恨恨道:“当年我要不是不知好歹,擅自动了这里面的东西,凭借我父亲给的保命之物,如何能逃不出这里的凶险,要知道,我可比穷蝉成神还要早上三年。



       

你这小子,看你一身的气息,撑死了也就合境境界,何必如此找死?就算是死,也帮我把消息传出去好不好?传出去消息再死?”



       

“你这个死人的话有点多啊!一直说要让我给你传话,给你传话,可是你却连话都不曾说全,我如何能给你传话呢?”



       

“你只要活着离开这里,自然就算是把我的话传到了,不是我不给你说全,而是我还想保住你的性命,你若是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自然可以活的逍遥自在,若是知道了,只怕再无一丝的安稳,一辈子都是。”



       

“那你觉得我来这里是因为巧合吗?”熊垣起身,抬头打量着眼前锁链的种种变化,道:“我为乾卦而来,今日得见乾卦,如何能不取一卦而归?”



       

“你……你……你知道,你竟然知道?这不可能!乾卦的消息即便是我父亲,他所知的也应该不多,不然不会派遣我下来寻找,你是如何得知的?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人族新晋的第一伯爵,晟伯罢了,对了,我还是人族这一代的万象之主,可惜万象图录被我留在了瀛洲之内镇压瀛洲,不能动用,让我这万象之主的名声有些不太符合!”



       

“人族第一伯爵,万象之主?知道第一伯爵的事情不足为奇,无数年来,人族出了好几个第一伯爵,可知道万象图录的却不多,甚至连万象之主这个称号在人族当中都少有流传,即便是我,身为帝颛顼之子,也不曾亲眼见过万象图录,更不用说有机会得到万象图录的认可,成为万象之主了。”



       

莫离感叹道:“原本我以为这是人族当中又一个试探,没想到竟然让一位人族的万象之主过来了,那我再隐瞒下去也没什么必要了,毕竟告诉人族的万象之主,还是告诉人族的帝颛顼,本上并没有区别。



       

你说的不错,这里就是乾卦,八卦之中的起始之卦,也是八卦中最重要的一卦,你看到那发光的生灵了吗?在我的感应里,它身上的乾卦之力浩浩汤汤,如同大河,如同大湖,绵延不觉,仿佛,仿佛……”



       

“仿佛它就是乾卦孕育出来的一样,是乾卦之中的精灵!”熊垣看他说了半天,忍不住给他补充了上去。



       

“对,仿佛他就是乾卦之中的精灵一样,得见此生灵,就等于见了乾卦。”莫离的骷髅头在地上蹦跳了一下,宁愿花费力气重新飘起来,也不愿意在这同族面前再将那些禽兽之骨装在自己身上,空洞的双眼看着那生灵,寒声道:“可是,在这之上,你可看到了那一根根锁链,四十九根锁链锁死了整片天地的所有生机,即便是乾卦也无法挣脱出来,你再看照耀在我们身上的光芒,这便是乾卦自身的力量,仅仅不到三十丈而已。



       

当年我就是一时鲁莽,轻易动手,这才让这锁链上的力量侵袭到了身体,不得不死去这么久,哪怕是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算是什么东西了。



       

我的同族,莫要轻心,不要轻易尝试,这些锁链邪气至极,我这一身下场就是你面前最深刻的教训了。”



       

“只要你心中向着人族,我就认可你是我人族的一员,如果我能离去,那么就必然带你离开这里!”熊垣轻声安抚着这帝颛顼的孩子,随即道:“你放心,我会小心的,这乾卦是我拼死也要修炼的东西,可终究是我活着,才能好好修炼,真要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说着,熊垣跨步上前,随意挑选一根锁链仔细的观摩了起来,查看着这锁链的走势,变化,每一个锁链中间的衔接部分,每一次动荡形成的星辰景象,只是越看,熊垣就越觉得心惊,就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突然,其中的一个锁链星辰景象猛然爆发,让熊垣的心神一阵恍惚,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景象。



       

那星辰景象竟然让他感觉到了些许的熟悉。




如果您觉得《山海为龙》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42763/ )